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痛不欲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六十四章痛不欲生

    程爱佳向前走了两步远,便扯痛了刚刚烫伤的地方,她微微拧了拧眉头,一边挣脱古玉珍的挟持,一边祈求古玉珍,“婆婆,我的腿疼,能不能以后再去医院?”

    古玉珍只是转过头看了程爱佳的腿一眼,便淡淡的开口道,“腿疼正好去医院,让医生好好处理一下伤口,那样你的腿就不会疼了。”语毕,她更加用力的拽着程爱佳的手腕,强行拉着程爱佳向前走。

    程爱佳被迫跟着古玉珍下了凉亭的台阶,沿着小路一直向前走,很快到了别墅的车库,黑叔正在擦车。

    古玉珍拉着程爱佳走进车库,吩咐黑叔,“去医院。”而后,她打开副驾驶座位的车门,冷声命令程爱佳,“进去。”

    程爱佳的左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心里面急的想哭,一旦去了医院,她不能怀孕的事情就会婆婆知道。

    她想要求助冷傲风,可她又没带手机。

    古玉珍见程爱佳不肯上车,面色一沉,冷声命令她,“上车!”

    程爱佳知道这次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

    反正她不能怀孕这件事,古玉珍早晚都会知道,与其被古玉珍拖去医院做全身检查,不如在这里对古玉珍直接挑明,横竖都是死,想到这里她握成拳头的左手渐渐放开,她抬起头看着古玉珍,抱着必死的心态开口道,“妈,其实....。”

    这个时候中年女佣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道,“太太,太太,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出车祸了!正在凌霄医院做手术呢,医院来电话,要家属赶过去签字,您赶紧去医院吧。”

    傲霜出车祸了?

    古玉珍的脑袋嗡的一下,双腿一软,险些倒在地面上,幸好程爱佳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

    古玉珍紧忙上了副驾驶位,同时吩咐黑叔,“去凌霄医院。”

    那边程爱佳的嘴角边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的淡笑,还好傲霜在这个时候出了车祸,不然,她死定了。

    她打开后车门,上了车。

    黑叔载着古玉珍和程爱佳直奔医院而去。

    黑叔驾着车子到医院的大门口时,刚好冷傲风也到了医院。

    一行人匆忙的进入医院,直奔三楼骨科手术室。

    四个人出了电梯,就看到主刀医生焦急的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

    古玉珍脚步踉跄的跑到主治医生的身前,双手拽着中年医生的衣襟,“医生,医生,我的女儿怎么样了?我的女儿上的很重吗?”

    中年医生双手拿开古玉珍拽着他衣襟的手,对他道,“放心,伤者没有生命之忧。”

    呼!

    古玉珍放心的呼出一口气,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来,“那就好,那就好。”

    可医生接下来的话,却将古玉珍打入地狱,“只是,伤者的双腿保不住了,需要做截肢手术,请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面签字。”

    傲霜的双腿保不住了?

    古玉珍那张布满中文的脸上充满了震惊的神色,她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医生,“你在开玩笑吧?”

    冷傲风和程爱佳同时一惊,他们都没有想到冷傲霜伤的那么重。

    中年医生神色平淡的看着古玉珍,“你觉得我们做医生的,会和病人的家属开这种玩笑嘛?”

    这么说,傲霜的双腿真的保不住了!

    她宝贝女儿失去珍贵的双腿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

    古玉珍的心疼的快要令她窒息!

    古玉珍顿时傻了,但是她很快回过神儿来,她径自咽了口吐沫,强压住心里面的疼痛,挑起眼眸冷冷的看着主治医生,“我命令你,保住我女儿的双腿,你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只要你保住我女儿的双腿,你想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她的宝贝女儿,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会失去双腿呢?一定是医生想多要钱,吓唬她呢。

    古玉珍嚣张霸道的态度令中年医生反倒不悦,他微微皱了皱眉,好声好气的对古玉珍道,“太太,我会尽量保住令千金的双腿,但是..几率微乎其微。”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尽量’这两个字了,古玉珍双眼一眯,“尽量?我命令你一定保住我女儿的双腿,不然我就拆了这家医院,将你们医院告上法庭,将你告上法庭,让你一辈子都做不了医生了!”

    中年医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了,在医学界也有着一定的地位和威望,却被古玉珍这样威胁,饶是脾气再好,他也怒了,他不悦的看着古玉珍,冷声道,“想要保住你女儿的命,就要截断她的双腿,保命,还是保腿你自己选择!”说着,他指着小护士手中的同意书对古玉珍道,“想要保住你女儿的命,就赶紧在同意书上签字,对患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再晚一会,恐怕你女儿的命都保不住了!”

    见医生生气了,古玉珍才相信医生没有欺骗她,她的宝贝女儿冷傲霜不止保不住双腿,甚至连命都有可能保不住?

    古玉珍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晃差点昏死过去,幸好一直站在她身边的黑叔及时扶住了她。

    黑叔将古玉珍搀扶到一边的椅子前,“太太,坐下休息一会儿。”

    相较于古玉珍的激动,冷傲风倒是沉稳了一些,他知道傲霜的伤势很严重,他上前一步,率先在同意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而后从衣兜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在医生的手中,“医生,在保住傲霜性命的前提下,能不能保住她的双腿?”

    中年医生在其他医生和护士看不到的角度下,将银行卡塞进衣兜里面,而后面色和蔼的对冷傲风道,“我会尽权利保住病人的性命和双腿。”

    *********

    第二天,黎诺没有上班,而是去了叶氏珠宝行,她要欣赏一下最新的珠宝设计,找回昨天那犹如狂潮般的向她袭来的灵感。

    她故意选择上班的时间去叶氏珠宝行,因为,这个时间去,不会碰到在叶氏珠宝公司上班的叶希。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见到叶希,见到叶希,她就会想起叶希关心她是因为她很可怜这句话来。这句话,让她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挫,让她觉得自己在叶希面前低人一等。

    总之,那句话令她很不爽。

    所以她不想见到叶希。

    那边,叶希到了公司,越过设计部门时,没有看到黎诺的身影。

    他微微蹙了蹙眉,越过设计部几步走到总裁办公室,推开门时,宁珍惜刚好在泡咖啡,见到叶希进入秘书室,宁珍惜紧忙将泡好的咖啡端到叶希的身前,一脸讨好的看着叶希,“希,刚刚泡好的咖啡。是你平时最爱喝的口味。”昨天回到家里面,她一个人站在阳台,看着璀璨的繁星,想着叶希为什么会移情别恋,没多久,她就想到了,叶希移情别恋是因为她对叶希不够好,不够关心他。

    所以,她一大早就起床,特地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公司,泡了一杯叶希最爱喝的咖啡。

    她相信,只要她努力对叶希好,叶希的心早晚会回到她身边来。

    可叶希却看都没看宁珍惜手中的咖啡,径自越过宁珍惜,走到总裁门口,推开房门时,顿住脚步头也不回的淡淡的吩咐她,“叫设计部门所有员工到会议室开会。”

    宁珍惜脸上讨好的笑容渐渐僵住,她没有想到自己起了个大早为叶希泡咖啡,她的心意啊,可叶希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叶希的心里面几乎没有她的位置了,现在连眼里都没有她了。

    她的心,渐渐下沉...。

    良久,她放下手中的咖啡,拿起电话通知设计部门开会。

    叶希进入办公室,便脱掉西装,扯开领带,坐在办公桌前工作,可翻开桌面上的资料以后,他心情烦闷的很,却怎么都看不下去。他将资料合上,起身拿着西装,离开办公室。

    宁珍惜才刚刚打电话通知珠宝设计部开会,那边叶希便走出总裁办公室,边穿衣服便向前走,走到宁珍惜身前,停住脚步。

    宁珍惜一阵窃喜,以为叶希要喝她的咖啡呢,她心里面美极了,叶希看到她的心意了!照这样下去,叶希会很快回到她的身边的。

    她脸上浮现出掩饰不住的欣喜的神色来。

    谁知道叶希却问她,“通知她们开会了吗?”

    叶希的话,像是一盆凉水似的从宁珍惜的头顶浇了下来,将她脸上那抹掩饰不住的欣喜的神情浇灭。

    宁珍惜脸上的欣喜的神色顿时僵住,瞪大双眼看着叶希,他不是来喝她为他泡的咖啡,而是问她通知开会了没有?

    她握着电话筒的手不由加大力气,勉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给叶希,“刚刚,通知了。”说到后面三个字时,她的声音,几近哽咽。

    叶希向前一步,感应门自动打开,他大步流星的走出秘书办公室。

    宁珍惜的手一松,电话筒啪的一声掉在了地面上。

    伤心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

    叶希匆匆的进入会议室,端坐在首位。

    设计部门的设计师们相继进入会议室,依次坐在他的下手。

    黎暖进入会议室时一边便看到端坐在首位的叶希了,今日的叶希一身黑色西装,黑白相间的条纹衬衫,帅气又迷人,她的心不受控制的为叶希加速跳动,她就是这么爱叶希,单单看他一眼,她的心都会为他加速跳动。她暗自呼出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激动的心绪,面上挂着职业的微笑缓步走到叶希的下手,动作优雅的坐在椅子上面。

    秘书办公室,宁珍惜擦掉脸上的泪水,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将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水硬生生的逼了回去,而后抱着资料去了会议室。

    叶希端坐在首位,一双好看的眼眸一直的盯着会议室的大门,眼见设计师们相继进入会议室,端坐在他的下首,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依旧烦闷,好看的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难看..。

    良久,他斜靠着软椅,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会议室的桌面。

    蓦地,会议室大门被人在外面打开,他左手敲打桌面的动作停住,抬起头看着会议室大门,他那双好看的眼眸里面泛着亮光,帅气的脸颊上充满了期待的神色。

    宁珍惜怀里面抱着资料神情落寞的推开会议室大门,缓步进入会议室。

    刚刚进入会议室,她就感觉到两道炽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不禁抬起头顺着视线来源处看去,只看到端坐在会议桌前的叶希,双眸里面泛着亮光看着她呢,她一怔,叶希的心里面还是有她的,瞧,他不是双眸泛着亮光看着她呢吗?

    她的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白皙**的小脸上布满了灿烂的笑容,她挺直腰板,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向叶希。

    而叶希在见到进入会议室的人是宁珍惜时,他的心不知为何一沉,好看的双眸里面泛着的亮光陡然间失去了色彩,那满脸期待的神色也渐渐褪去...。

    宁珍惜一步一步走向叶希,当她走到叶希的身前不远处时,她很清晰的看到,叶希眼眸里面的亮光渐渐褪去...。

    就算是傻子也都看得出来,叶希等待的人不是她!

    害得她空欢喜一场。

    她的心越来越沉重,向前走的步伐越来越慢......。

    她四下环视了一下,发现只有黎诺的位置是空着的,原来,叶希要等的人是黎诺。

    她才是叶希的女朋友,可叶希揣着兴奋的神情所等待的人却不是她。

    多可悲!

    一股股涩涩的酸楚涌上宁珍惜的心头,她鼻子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可这种场合,她不能流泪。她及时压住心里面的酸楚,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心绪。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叶希身边,将资料放在叶希的身前,而后向后退了一步远站在叶希的身侧。

    叶希垂下眼眸扫了一眼宁珍惜刚刚放在他身前的资料,随后看着右下首的苏珊,淡淡的开口问道,“黎诺呢?为什么没来开会?”

    苏珊紧忙回答,“黎经理上午有事,不来上班了。”

    不来上班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黎诺不来上班,叶希感觉到自己的心里面空捞捞的...。

    ***********

    下了公交车,黎诺沿着人行道向前走,没多久,就到了叶氏珠宝行门口。

    她站在珠宝行门口仰望着一人多高的牌匾,好久没来这里了,可她对这里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

    她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而后拒不进入珠宝行。

    黎诺刚刚踏进珠宝行大门,就被眼尖的楚菲菲看到了,她像是一只小燕子似的扑到黎诺的怀里面,脑袋还我在黎诺的胸口处撒娇似的磨蹭着,“黎诺姐。人家好想你啊!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黎诺知道楚菲菲热情,可她没想到楚菲菲居然这么热情,直接扑到她的怀里面了。

    黎诺双手轻轻的推开怀里面的楚菲菲有些好笑的看着楚菲菲道,“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

    楚菲菲小嘴一撅,“来是来了,只是来的晚了点。”

    切。

    黎诺忍不住笑了。

    楚菲菲双手很自然的挽着黎诺的胳膊,拽着黎诺上了二楼,边走边道,“黎诺姐,是不是来这里欣赏最新的珠宝款式?”

    黎诺不由诧异的看了楚菲菲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喽。”楚菲菲想都不想的回答。

    黎诺点了点头,“恩,你猜的没错,我的确是来这里欣赏珠宝款式的,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

    “哦?”楚菲菲略带诧异的看着黎诺,在她看来,黎诺来这里出了欣赏珠宝以外,没有其他的了,她有些好奇的问黎诺,“那我没猜到的是什么?”

    黎诺冲楚菲菲笑了笑,便开口道,“我想你了,想来这里看看你。”楚菲菲是真心对她好的女孩子,她早已经将楚菲菲当成好朋友了,来这里,除了欣赏珠宝设计以外,她还想看看楚菲菲过得好不好。

    楚菲菲开心极了,小脸贴在黎诺的胳膊上,“黎诺姐~。”

    楚菲菲带着黎诺上了二楼,二楼有个小厅,小厅的四周靠着墙边摆放着展示柜,展示柜里面摆放着价值昂贵的珠宝首饰,只是,那些珠宝之中,至少百分之六十是叶氏珠宝公司的设计师们设计出来的。

    尽管那些首饰的款式黎诺都见过了,可她还是极其认真的欣赏着每一套首饰。

    蓦地,一套由月亮为主题的珠宝首饰映入她眼帘,一个一个半弯的月亮连接在一起,组成一条项链,项链吊坠则是一只小兔子,颇有嫦娥奔月的感觉,就在黎诺认真欣赏首饰时,一个好听又熟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面,“诺诺,好久不见了,你的气色比以前好看多了。”

    黎诺转过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只看到叶伟明双手端着咖啡,面带微笑的站在她的身边。

    黎诺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叶伟明,叶伟明是一个真心对她好的有善良的男孩子,可她却总是伤害他,对叶伟明除了愧疚,还是愧疚。想起上一次叶伟明伤心离开,她心里面更加的愧疚,她微低着头看着地面,小声的跟叶伟明打着招呼,“伟明,好久不见了。”

    叶伟明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冲黎诺笑了笑,将手中的咖啡递到黎诺的身前,“喝杯咖啡吧。刚刚泡好的。”

    黎诺明显的感觉到了叶伟明对她说话的语气和之前不一样了,他对她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的轻柔,可里面却没有了以往的柔情,似乎现在的叶伟明已经不爱她了。

    黎诺不由抬起头看着叶伟明,只看到叶伟明在冲她笑,他在看着她,可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许久未见面的老朋友一样,那眼神里面一点爱慕的神色都没有了。

    叶伟明不爱她了!

    他终于不爱她了!

    太好了!

    黎诺心里面开心极了,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来,她伸出手接过叶伟明手中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小口,而后点了点头,“恩,手艺不错,很好喝。”

    楚菲菲从叶伟明手中接过另一杯咖啡,极其自豪的道,“那是了,我们家伟明的手艺可不是盖的。”说完,她喝了一大口咖啡,滚烫的咖啡进入她的喉咙处,烫的她伸出了小舌头,“哇,好烫。”

    叶伟明伸出手宠溺的揉了揉楚菲菲柔顺的长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喝咖啡不能着急,瞧,又烫着了吧。”他的话,虽然在指责楚菲菲,可语气里面充满了心疼。

    楚菲菲小嘴一撅,“谁让你泡的咖啡这么好喝。”

    叶伟明忍不住一笑,“好吧,你喝咖啡烫着了,是我的错,下次,不泡咖啡给你喝了。”

    楚菲菲扬起小脸看着叶伟明,霸道的道,“那不行,我喜欢喝你泡的咖啡。”

    “不行,你会烫着的。”叶伟明拒绝。

    楚菲菲撇了撇嘴,妥协,“好吧,我下一次一定一定只喝一小口,绝对不会烫着自己的。”说着,她抬起头看着叶伟明,“可以泡咖啡给我喝了吧?”

    叶伟明不由笑了,大手捏了捏楚菲菲的面颊,“只要你不烫着自己,我会给你泡一辈子咖啡。”

    楚菲菲双眼一眯,开心的笑了。

    站在一边的黎诺,忍不住的开口问楚菲菲,“菲菲,你们在一起了?”是问句也是肯定句。

    叶伟明抬起胳膊将楚菲菲搂在怀里面,“哦,我们在一起了。”

    叶伟明不止不爱他了,还找了自己深爱的女孩,而这个女孩还是可爱的楚菲菲,黎诺打心底提叶伟明和楚菲菲开心,她抬起头用责怪的眼神看着叶伟明,“好歹我们也是多年的老同学了,你恋爱了,却不告诉我,是不是心里面只有女朋友,没有我这个同学了?”说着,她双眼一眯,戏谑看着叶伟明,“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男生呢,原来你和大多数男生一样,重色轻友。”

    “哪有?伟明经常在我面前提及你,担心你过得好不好。”楚菲菲紧忙为叶伟明辩解。

    叶伟明忍不住笑了笑,“好吧,我错了,我承认我重色轻友了。”

    “错了就该罚。”黎诺接着道。

    叶伟明挑了挑眼眉看着黎诺,“怎么罚?”

    黎诺抬起眼眸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佯装思考着该怎么罚叶伟明的样子。

    楚菲菲听到黎诺要惩罚叶伟明,顿时急了,“不行,不能罚,我们家伟明最近感冒了,身体不是很好。”

    看来重色轻友的不止是叶伟明,还由楚菲菲,“好吧,看在菲菲的面子上,从轻处理,请我吃顿饭。”

    “没问题。”叶伟明很大方的道。

    三个人在珠宝行聊了一会儿,便去了海天一居。

    *************

    叶氏珠宝公司,会议室。

    宁珍惜将有关会议的资料发给每一位珠宝设计师,而后回到叶希身侧站好。

    珠宝师门翻看着桌面上的资料。

    叶希倚靠着软椅,左手翻开资料,想要看看资料上面的具体内容,可他却感觉到胸口处闷闷的有些心烦意乱的怎么都看不去,蓦地,他将资料合上,从椅子上站起身,淡淡的丢下两个字,“散会。”而后大步流星的离开会议室。

    留下满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她们不明白刚刚总裁焦急的着急大家开会,为毛会还开,就散会了?

    唯独宁珍惜和黎暖知道内情。

    因为没有黎诺,所以会议还没开就结束了。

    叶希,越在乎黎诺了。

    宁珍惜的心疼的有些无法呼吸。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而后缓步走出会议室,上了公司的天台,双手放在护栏上,居高临下的欣赏着这座城市的优美风景。

    只是,风景再美也无法抚平她心底深处的创伤。

    黎暖起身,跟在宁珍惜身后上了天台,她几步走到宁珍惜的身后,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宁珍惜的肩膀,“珍惜,你没事吧?”

    宁珍惜转过身冲黎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有事。”她都看出来叶希心不在焉是因为黎诺,聪明的黎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黎暖上前一步,走到护栏前,双手放在护栏上,望着遥远的天空,“你打算怎么办?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叶希就会知道也会接受自己早已经爱上黎诺的事实。”,说着她转过头看这宁珍惜,“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你很可能会失去叶希的。”

    宁珍惜投给黎暖一个放心的微笑,“放心,就算叶希发现自己爱上黎诺,也不可能接受黎诺的。”语毕,她嘴角边一抹阴冷的笑容一闪而逝。

    医院。

    冷傲霜醒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坐起身掀开被子看看她的双腿还在不在,当她看到自己的双腿已经不在的时候,向疯了一样揪着自己的头发,“我的腿,我的腿!啊!啊!啊!”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从医院最高等的病里面传了出来。

    .......

    “让我死,让我死,让我死了算了,呜呜呜呜....”冷傲霜躺在病床上双目空洞无神的望着头顶上方,泪水,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地滑落到软枕上,软枕很快被她的泪水侵湿...。

    古玉珍坐在病床边握着冷傲霜的小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着冷傲霜,“傲霜,你别这样,没了双腿,你还有妈妈啊,妈妈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可以做假肢啊,到时候你和正常人一样。”

    冷傲霜转过头看都不看古玉珍一眼。

    那天,她苦苦央求老妈和她一起逛街去,可老妈非要看什么韩剧,《未来的选择》不肯陪她上街,倘若老妈和她一起上街,她或许就不会出车祸了。说起来,她的双腿没了,老妈有一大部分责任!

    古玉珍见冷傲霜不理会自己,更加的伤心难过,她从床边站起身,走出病房,出了病房她便蹲在地面上伤心的无声的哭泣着..。

    一直站在一边的程爱佳,见婆婆伤心的离开病房,便走到病床边,坐在冷傲霜的身边,一双手握着冷傲霜放在被子外面的小手,轻声的道,“傲霜,你别这样,这次事故很严重,能保住你的性命已经是不幸中万幸了。我们都知道你伤心、难过、痛苦,可你要知道我们是你的家人,你的至亲,你变成这样,我们心里面也很难受,特别是妈妈,她自从知道你没了双腿,晕死过去好几次,光急救室就进去两次了。她每一次晕死过去,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医生,能不能把我的双腿给我的女儿?”说到最后,程爱佳哽咽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她抬起手擦掉眼泪,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将眼泪逼回眼眶,“所以,你不要用这样的态度对婆婆了,她心里面的痛苦不比你少..。”

    躺在病床上的冷傲霜听程爱佳这么说,心里面更加难过,泪水犹如洪水般不断地滑落脸颊..。

    程爱佳心疼的将冷傲霜搂在怀里面,“傲霜,你还有我,有你哥哥,有咱妈呢,我们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

    冷傲风心情郁闷的不得了,前天傲霜还好好的活蹦乱跳的呢,今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失去了宝贵的双腿,他的心很疼,很痛,最最可恨的是,肇事者是嗑药驾车!醒来后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还愿意承担任何后果!

    他是一个男人,心再痛也不能像女人们那样,哭出声音来,唯有依靠着门框不停的吸烟,以此来减轻自己心里面那股无法言语的痛苦。

    冷傲霜一双小手紧紧的攥着被单,半歪着头看着倚靠着门框的冷傲风,“哥,是黎诺一定是黎诺和邱女士害我的,你要帮我报仇,哥,你要帮我报仇!”

    正在吸烟的冷傲风略微愣了一下,随后将手中的半根烟丢掉,大步走到冷傲霜的身前,“你说什么?你的腿没了,跟黎诺和邱女士有关?”

    冷傲霜点了点头,将当天的事情讲述给冷傲风听。

    听完以后,冷傲风沈呼出一口气来,淡淡的对冷傲霜道,“世故发生以后,我已经托警局的哥们仔细的调查了,肇事者酒架加嗑药,他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指使,撞上你,纯属意外....。”

    冷傲霜自然不相信了,她摔着冷傲风的胳膊一脸乞求的看着冷傲风,“哥,不可能的,你让警局的人再好好地调查一番啊!”

    冷傲风轻轻的甩开冷傲霜拽着他胳膊的手,径自站直身子,“我给那哥们一百万,让他彻底调查你的事故,结果,这次的事故还是意外,纯属意外。”

    哧!

    冷傲霜差点吐血身亡,她竟然这么倒霉!

    冷傲风不知道的是,他给警、局的人多少钱,邱女士就翻倍给对方.....。

    ********

    叶希离开会议室以后,没有回总裁办公室,而是到了停车场,驾着车子离开扬长离开。

    吃完午饭,黎诺和叶伟明以及楚菲菲分开。

    或许是心情好的缘故,她脑海里面又有了灵感。

    她哼着流行歌曲向自己公寓的方向走去。公寓距离她比较近,她怕到了公司脑海里面那点灵感又没了。

    到了家门口,她拿出钥匙插进门锁,一边开门,一边哼着,“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

    “黎诺!”一道冰冷中夹着怒气的声音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

    黎诺被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抖,手中的钥匙掉在了地面上,同时她口中优美的歌声戛然而止。

    她愤怒的又诧异的看着突然间出现在她面前的叶希,“总裁,你来这里干什么?”其实她想问的是,我做错什么事了,让您老人家发这么大的脾气?

    他来这里干什么?

    他也不知道,总之,他听到她没来上班,便驾着车子来到这里了。

    叶希双手握成了拳头,气鼓鼓的看着黎诺,喝斥她,“你没去上班为什么不请假?”

    叶希从公司来到她这里,冲她发这么大的脾气就是因为她没有请假?

    黎诺暗自翻了个白眼,叶希又恢复希少的本性了,这么点小事就冲她发这么大的脾气。

    真是气死她了,她真的很想抬起脚,将叶希踹飞,不过,不上班没请假的确是她不对,想到这里,她暗自将心里面的不悦压住,心平气和的对叶希道,“总裁,我呢因为没有灵感,所以请半天假寻找灵感。行了吧?”

    叶希上下打量了黎诺几眼,见黎诺完好无损,脸色也很好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怒气就那样消失不见了,他弯身将地面上的要是捡了起来递到黎诺的手中,淡淡的对黎诺道,“下次记得请假。”语毕,举步离开。

    黎诺冲叶希的背影扮了个鬼脸,才打开房门进入房间。

    出了公寓,叶希几步走到自己的车子前,他抬起脚用力的踹了一下车子的轮胎,而后气鼓鼓的站在车子前,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在公司见不到黎诺,他的心慌乱,郁闷,在听到黎诺没来上班的时候,他又担心不已,鬼使神差的驾着车子到了黎诺的家门口,见到黎诺完好无损的时候,他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放下来。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似的,他的情绪总是因为黎诺而变动着..。

    蓦地,他脸色一变,情窦初开?

    难道他喜欢上黎诺了?

    不,难道是他爱上黎诺了?

    想到这里,他自嘲一笑,自言自语道,“不像话,我怎么可能会爱上黎诺呢!我可是堂堂叶氏总裁,纯情处男一枚!黎诺是谁?她可是怀着别人的孩子的女人啊!而且,我爱着的可是宁珍惜啊!”语毕,他又自嘲的笑了笑,才上了车子,坐在驾驶位,他脸上的自嘲的笑容渐渐消失,刚刚的想法的确不像话,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心总是被黎诺牵动着...。

    难道他真的爱上黎诺了?

    蓦地,他用力的甩了甩头,将脑海里面的想法抛开,一定是他最近跟黎诺接触的太多忽略了珍惜才会有这种想法的,他该多多和珍惜在一起才对,想到这里他启动车子,扬长离开。

    回到家,黎诺便将画笔和纸张放在茶几上,而后坐在地面上,开始话珠宝设计图。

    很快画出两套珠宝首饰设计图。

    看着自己的杰作,黎诺脸上尽是开心满足的笑容,她就是这样,喜欢自己设计出来的珠宝图。

    “啊~”她捶了捶有些酸疼的腰,从地面上站起身,走进厨房,闷了一碗米饭,炒了一个蒜苗又做了排骨汤。

    在炖汤的时候,她拿出自己曾经设计过有没有发表过的设计图,一张一张翻看着,这些都是她灵感来了时候,画出来的,每一张都是精品,她从中拿出两张,放在刚刚画好的设计图上面,打算将四张珠宝设计图一同交给叶希。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