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人耍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六十八章被人耍了

    小泉四郎嘴角边的笑意更加的浓烈一些,“叶希平时可能真的不是那样的人,可是,这关系到近百亿的生意,一年里,我们三大珠宝商的销售额可达近百亿啊!冷傲风为了这一百亿的生意,为了拉拢我特地找了一个孕妇供我玩耍,叶希为了一百亿的生意不会这么做吗?”

    黎诺冷笑,“骗人!你们已经和冷氏珠宝公司签约了,叶希怎么可能将我送给你玩耍?立刻放了我,否则叶希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小泉四郎忍不住笑了,“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和冷氏珠宝公司签约了,可你要知道,我们和冷氏珠宝公司只签了一年的合约,一年以后我们会和别的公司重新签约的,你认为叶希时在乎你这样一个普通的职员呢,还是在乎一百亿的生意呢?总之,是叶希将你送给我的,信不信由你!”

    黎诺微怔了一下,一百亿啊,不是一千万,也不是一亿,是一百亿!

    叶希会为了一百亿的生意而将她送给小泉四郎吗?

    答案是,不会。

    她相信叶希不会抛弃她!

    也相信叶希的为人!

    只是,再相信叶希又能如何?

    她即将被小泉四郎蹂躏致死!

    而叶希也不可能赶到这里救她。

    等待她的只有被蹂躏的痛苦!

    当黎诺感觉到小泉四郎扯她的裤子时,她心中最后一点希望顿时消失不见,心同时跌进谷底!

    她双目空洞无神的望着头顶上方.....。

    绝望的泪水从她的眼角边缓缓的滑落下来。

    ***********

    与此同时,帝豪酒店总统套房。

    房间的客厅里面摆放着一张两张沙发,叶希坐在右侧的沙发上面。

    程旭走到酒架前,从上面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缓步走到沙发前,坐在叶希的对面,他身子略微向前倾,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个酒杯地到叶希的身前。

    叶希伸出手接过红酒,顺手将红酒放在茶几上。

    程旭喝了一口红酒,眼角的余光见叶希将酒杯放在桌面上,不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叶希,“怎么不喝红酒了?这不是你性格呀!”

    叶希垂着眼眸看着脚下的大理石,一副心情超不好的样子,淡淡的道了句,“没心情喝酒。”

    程旭不由一脸好笑的看着叶希,“因为败给冷傲风了?”

    败给冷傲风这句话,戳中了叶希的要害,他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便转过头不看程旭。

    程旭健硕的身形向后靠了靠,斜倚着沙发,开解叶希,“若是公平竞争的话,冷傲风根本不是你的对手,若是耍手段,你不是冷傲风对手。”

    叶希抬起头神色严肃的看着程旭,“你错了,若是耍手段的话,冷傲风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只是,我叶希不屑用那种卑鄙的手段罢了。还有就是这次的生意不是很大,根本无法一次性打倒冷傲风,所以,这次我让他赢!”他要的是一次性令冷傲风破产,一次性打垮冷傲风,所以,这次他才没有跟冷傲风竞争,先让冷傲风高兴两天,以后,他要冷傲风连赢的机会都没有!

    程旭看了叶希一眼,那眼神里面夹杂着丝丝的担忧的神色,但他很快收回视线转而看着手中的红得像血一样的红酒,缓缓的开口道,“希,冷氏集团的实力虽然不及叶氏,可你别忘了了,他身后还有程氏呢!就算我的家人都不太喜欢冷傲风,可他毕竟是爱佳的丈夫,冷氏有难,身为程家人,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到时候,你要对付的就不止是冷氏了,还有程氏。所以,想要彻底击败冷傲风,除非一次性令冷氏一点复活的希望都没有,程氏就算再有钱也不会填一个无底洞的!”他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看到程氏和叶氏对立。不想自己以后夹在朋友和家人之间为难。

    程旭的心思,叶希岂会不懂?

    他冲程旭露出一个让程旭放心的笑容来,“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在家人和我之间为难的。”

    听叶希这么说,程旭才放下心来,他晃了晃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后对叶希道,“其实论卑鄙,你真的不及冷傲风,你知道他是怎么战胜你的吗?他率先出和你们叶氏同样的条件,然后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三大珠宝商的特殊癖好,泰国最大的珠宝商stefan先生是个同志,而且喜欢身形健硕的年轻男子,冷傲风在夜店找了一个身体强壮的退伍兵。朴再宇则爱财,冷傲风给他百分之零点五的佣金..。”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一下,抬起眼眸看着叶希,想要看看叶希知道冷傲风的手段以后,是吃惊还是嘲笑冷傲风的手段卑鄙。

    要知道叶希可是一个感情淡漠的人,无论什么事,叶希都会处之泰然,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叶希的脸上出现平静以外的神色了。

    他相信,这一次,叶希的脸上一定会出现其他的表情的。

    可当他抬起眼眸时,看到叶希面色一片平静,一点反应都没有时,他愣了一下,随后坐直身子,身子向前倾,好看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叶希,“冷傲风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战胜你,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叶希好看的嘴角向上翘了翘,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来,“意料之中,冷傲风的手段我领教过,什么卑鄙的事情他都可能做出来,所以,他能给stefan献男人,又能给朴再宇佣金,一点都不奇怪啊!”

    意料之中,,所以表情平静!

    那么意料之外的呢?

    程旭双眼一眯,“可是,你知道他是怎么拉拢小泉四郎的吗?”

    叶希淡淡的回看了程旭一眼,随后将酒杯里面的红酒一口喝掉,而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没兴趣知道。”语毕,他单手插兜向房间门口走去。他来这里是想喝酒,消遣,散心的。不是听程旭八卦的。尽管程旭的八卦是为了让他了解冷傲风的为人和卑鄙的手段。可他没兴趣知道冷傲风怎么样卑鄙的,那样只会污了他的耳朵。

    程旭没有想到叶希对冷傲风的为人和手段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将酒杯放在茶几上,从沙发上站起身,看着叶希的背影问道,“真的没有兴趣知道?”

    叶希边向前走边冲程旭摆了摆手,示意程旭,他对冷傲风不感兴趣。

    “真没劲。”程旭坐回沙发,拿起红酒瓶子,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小声的嘀咕着,“还以为,你对小泉四郎喜欢蹂躏孕妇这件事感兴趣呢,想不到,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已经走到门口的叶希听到程旭的话,猛然间顿住脚步,随后,像风一样的速度回到程旭身边,一只手抓着程旭的胳膊,力道之大,一把将程旭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你说什么?小泉四郎爱好什么?”

    程旭正在倒红酒,冷不防被叶希拽了起来,红酒洒了他一身,他不禁抬起胳膊挥开叶希拽着他胳膊的手,同时微拧着眉头看着叶希,“你疯了?”

    叶希的手并没有被程旭挥开,他上前一步,双手抓着程旭的衣领,将程序拽到自己的身前,红着双眸质问程旭,“说,你刚刚说小泉四郎爱好什么?”

    程旭从未见过叶希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间愣住了.....。

    叶希焦急不已,用力的拽着程旭的衣领,冲程旭大声的吼着,“回答我!小泉四郎爱好什么?”

    回过神儿来的程旭轻声的回答,“小泉四郎有个特殊的嗜好,他特别喜欢蹂躏孕妇,直到孕妇流产为止。”

    喜欢蹂躏孕妇,直到对方流产为止?

    叶希傻了!帅气的脸颊苍白一片。

    刚刚他亲眼看到黎诺来帝豪大酒店求见小泉四郎!

    如果小泉四郎知道黎诺怀孕了...那么...叶希不敢想下去了。

    他放开程旭的衣领,用最快的速度跑向房间门口,同时吩咐程旭,“立即去拿小泉四郎的房间钥匙!”话刚落音,他的人已经离开房间了。

    程旭立马给客服部打电话,命令道,“立即找到小泉四郎的房门钥匙,做总裁专用电梯上来。晚一秒钟,辞了你!”挂断电话以后,他跟在叶希的身后离开房间。

    房间里面。

    小泉四郎见黎诺双目无神的望着头顶上方,一副认宰认割的样子,不禁得意一笑,“乖乖地顺从我就对了,大喊大叫的多影响情调啊!”语毕,他大手向下一扯,轻松褪掉黎诺的裤子,黎诺的下身,只穿了一条**。

    小泉四郎一脸猥琐的看着黎诺苍白的小脸,大手放在黎诺的胸罩上,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上掀开...。

    黎诺感觉到自己胸罩一点一点的被小泉四郎掀开,一股屈辱感瞬间涌遍她全身,她轻轻的张开嘴,将舌头放在自己的双齿间,就算是死,她也不允许自己被小泉四郎玷污的!

    这辈子,她活得憋屈,活得太累,死对她来说其实是一种解脱,只是...她太对不起肚子里面的孩子了,尚未出世,就要跟着她一起离开人世...。

    小泉四郎那双泛着精光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黎诺那对快要暴露他眼底的诱人的双峰...。

    黎诺感觉到自己的双峰将要完全暴露在小泉四郎眼底的那一刻,她上下齿一同用力,打算咬断自己的舌头..。

    在这关键的时刻,黎诺听到“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在外面一脚踹开,随后,她看到叶希红着双眸突然间出现在她的眼前,他一只大手拽着小泉四郎的胳膊,一个用力,将小泉四郎拽到地面上,扬起拳头狠狠的击打在小泉四郎的脸上,而后抬起脚狠狠的踹了小泉四郎的**一脚。

    小泉四郎的**结实的挨了叶希一脚,身子向后退了两步远,便倒在地面上,他疼得冷汗直冒,甚至无法叫出声音来,唯有用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蜷着身子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叶希看都没看痛苦万分的小泉四郎一眼,他脱掉身上的外衣,盖在黎诺的身上,遮住黎诺满身的春光,然后弯身将身子瘫软的黎诺紧紧的抱在怀里面,下巴抵在黎诺的肩膀,愧疚对黎诺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黎诺很清晰的感觉到叶希的温暖的怀抱,她眼眶一湿,开心的泪水随之滑落脸颊,“叶先生,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虽然你讨厌我,可我知道,你不会为了一百亿的生意抛弃我的,...。”说完,她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叶希紧紧的将黎诺抱在怀里面,眼角流出心疼的泪水来,他性感的薄唇贴着黎诺的耳边轻声的道,“黎诺,你听好了,我不讨厌你,从来没有讨厌过你!”

    可此时的黎诺已经晕死过去根本听不到他说的话了。

    叶希见黎诺没有任何反应,便扳着黎诺的肩膀,看着黎诺的面颊,当他看到黎诺已经晕过去的时候,心一紧,他想都不想的抱着黎诺向房间门口走去。

    刚刚进门的程旭,见叶希怀里面抱着的是黎诺时,不由一惊,他着实没有想到,小泉四郎蹂躏的是黎诺!

    看着黎诺的脸颊被小泉四郎吻的通红,一股怒气没来由的从他的心底蹭的地升上他的心头,他抬起脚狠狠的踹了一下倒在地面上的小泉四郎的**一下,以此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小泉四郎,你他妈的死定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生气,总之看到黎诺挨欺负了,他的心没来由的疼了。

    此时,叶希已经抱着黎诺走到房门口,程旭伸出手拦住叶希的去路,“希,我这里有本市最好的医生,他们会好好的医治黎诺的。”说着,他拿出手机给医疗部打电话,冷声命令道,“立即要最好的医生来高级客房!”挂断电话以后,程旭又命令给他送来房间钥匙的保安,指着小泉四郎道,“看住这个贱人!”而后对叶希道,“跟我来。”语毕,他率先走出房间。

    叶希略微想了一下,随后跟在程旭的身后离开房间。

    保安则站在房间门口,双手放置在背后,冷眼看着蜷着身子捂着**的小泉四郎。

    叶希跟在程旭的身后到了一间高级客房。

    医生很快来客房,为黎诺检查身体,在得知黎诺的身体没什么大碍,肚子里面的孩子相安无事的时候,叶希和程旭同时放心的呼出一口气来。

    医生给黎诺挂上对孕妇无害的吊瓶以后,吩咐叶希好好的照顾黎诺,便离开。

    程旭则拍了拍叶希的肩膀,“我去处理小泉四郎。”

    叶希转过头看着程旭道,“别弄死他。”小泉四郎活着还有用处,只是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出来。

    程旭微微点了点头,他不会让小泉四郎死的,他会让小泉四郎生不如死!他淡淡的对叶希道,“知道了。”语毕,他离开房间。

    偌大的房间里面,只剩下叶希和昏睡的黎诺。

    他的大手轻轻的擦拭着黎诺脸上尚未干枯的泪痕,当他看到黎诺的脸颊上被小泉四郎吻红的印记时,他大手握成的拳头咯咯作响,“小泉四郎!本少爷让你知道,碰了本少的人,会生不如死的!”

    *******

    帝豪酒店vip客房。

    宽敞的大厅正中央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饭桌和几把椅子,饭桌的前面是一个酒架,就加上面摆放着各种红酒。

    饭桌的右侧摆放着一张沙发,程旭和叶希并肩端坐在沙发上,两个人翘着二郎腿,冷着脸看着身前不远处倒在地面上的小泉四郎。

    此时的小泉四郎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捆绑着,一动也动不了。

    他上身赤、裸着,下身仅着一条**,全身上下布满了伤痕,有鞭伤还有刀伤,还有被拳头打红的印记,总之他设上各种伤口。

    有些新的伤口还在流血,他身下的红地毯,早已经被他的鲜血侵湿,看起来更加的红艳了。

    他的嘴被毛巾塞着,即使再痛,也无法叫出声音来。

    他身边站着两名保安,一个首重拿着鞭子,一个手中拿着匕首,两个人轮番上前,折磨小泉四郎,而小泉四郎痛苦无比却又无法叫出声音来,更加无法求救,他知道自己完蛋了,他一脸愤怒的看着叶希,那眼神恨不得将叶希杀掉也不解恨似的!

    程旭放下二郎腿,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酒架前,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缓步走到沙发前,为自己和叶希各自倒了一杯红酒。

    叶希接过红酒轻轻的喝了一口红酒,随后将红酒杯放在手中把玩着。边把玩着红酒杯,边看着眼前的小泉四郎,眼见小泉四郎用那种想要杀死他的眼神看着他时,他心里面不禁有些纳闷,照理说,小泉四郎做错了事,受到惩罚是理所应当的,他受不了惩罚和折磨应该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乞求他放过他才对。

    可小泉四郎却用那种恨不得杀了他的眼神看着他,这令他觉得很有趣,日本人是不是觉得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没错?就像中国日战争,南京大屠杀那样,做错了事反而觉得自己没错,根本不向中国人道歉!

    他冲站在一边的保安使了个眼色。

    保安立即会意,上前,将塞住小泉四郎的最的毛巾拿了出来,小泉四郎的嘴刚刚得到自由就大声的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杀人了,救命啊!”

    程旭抬起眼眸白了一眼正在苦苦求救的小泉四郎一眼,好心的提醒他,“白痴,你认为我会将你关在以一喊就会被人听到的地方吗?你还是省点力气闭上你的嘴巴吧,这里密封极好,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死了那个想要从这里逃出去的心吧。”

    小泉四郎一听,立马闭上嘴巴,一副想要杀死叶希也不解恨的眼神看着叶希。

    叶希悠哉的喝了一口红酒,随后挑起眼眸一脸轻蔑的看着小泉四郎,“怎么不服气?”

    “我呸!”小泉四郎张开嘴冲叶希的方向吐了口涂抹,虽然他的吐沫在半空中掉落在地面上面根本吐不到叶希,可他却感觉特别解恨!

    他极其鄙夷的回看着叶希,“卑鄙小人,先是打电话给我暗示我你送个孕妇给我,后来反悔了,闯进我的房间将黎小姐带走不说,还将我关起来折磨我,叶希,这个卑鄙小人!你他妈的不是人!”

    叶希脸上轻蔑的神色渐渐僵住,握着酒杯的力气不由加大了,他猛然间从沙发上站起身,几步走到小泉四郎的身前,蹲下身子,一只手掐着小泉四郎的下巴,迫使小泉四郎与他对视,他眯着双眼几近危险的看着小泉四郎,“你刚刚说什么?本少将暗示将黎诺送给你?”

    小泉四郎毫不畏惧的反问他,“不是吗?你们公司的女职员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孕妇不甘心我们和冷氏珠宝公司签约,想求我们改变主意!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和冷氏珠宝公司已经签约了,不可能改变主意了。可那个女职员却说,孕妇是为了明年的合约找我的,你自己说,那个女职员不是在暗示我,你们公司送个孕妇供我玩耍吗?”

    叶希气得额间的青筋顿冒,大手用力的掐着小泉四郎的下巴,冷声的对小泉四郎道,“借口!我叶希做生意光明正大,从来没用过那么卑鄙的手段!我们公司的员工更加不会那么做!一定是你在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找借口呢!可是小泉,你错了,我不会因为你说这些话就会放过你的!”

    小泉四郎见叶希气得额间的青筋顿冒时,心底一凉,难道他真的误会了叶希?

    他不由的回看着叶希,“叶希,真的不是你命人将黎诺送给我的?”

    居然还在怀疑他?

    叶希气得举起了拳头照着小泉四郎的脸上用力的打了下去。“我说过,我叶希也没那么卑鄙,近百亿的生意的确很大,可我不会为了生意出卖自己的员工的!”

    小泉四郎脸色猛然间变得难看至极,双眸一直的盯着叶希打向他脸上的拳头,眼见叶希的拳头就要打在他的脸上,他忍不住的开口道,“叶希,我想我们三个人个人都被你的女职员耍了。”

    混蛋小泉四郎,居然污蔑他的员工?!

    叶希的拳头在半空中加大了力气,用力的打在小泉四郎的脸颊上,一下,两下,三下,很快,小泉四郎的脸颊被叶希打得面目全非,嘴角边缓缓的流出鲜红的血液,眼眶子也被叶希打的发青,眼睛里面还布满了血丝。

    程旭见叶希快要将小泉四郎打死了,紧忙站起身,走到叶希身边,双手环着叶希的腰间,将叶希拖走。“够了,你会将他打死的!”

    叶希却用力的挣脱程旭的挟持,“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打死他!轻薄我的职员,还出言污蔑我的女职员,不打死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倒在地上的小泉四郎见叶希不打死他不罢休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音来,他“呸。”的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吐沫,而后对叶希道,“叶希,我都被你弄成这个样子了,你认为我会说谎骗你?”

    小泉四郎的话,令激动地叶希停止挣脱程旭的挟持,静静的看着倒在地面上狼狈不堪的小泉四郎,他看到鲜红的血液顺着小泉四郎的嘴角边缓缓地流淌着,又看到小泉四郎浑身上下都是伤痕,手脚都被绳索捆绑着...。那凄惨的模样,与他之前风光无限的样子,简直是天地之差....处于暴怒中的叶希渐渐的平静下来,他不再挣脱程旭的挟持...。

    ***********

    叶氏大厦。

    宁珍惜做在办公桌前认真的处理公司的事情,她嘴角边始终挂着开心的微笑,她已经给小泉四郎足够的暗示了,相信现在黎诺已经被小泉四郎蹂躏的不成人形了!还有可能流产!

    想到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会流掉,宁珍惜的心里面不禁觉得有些对不起那个尚未出世的孩子,可想到叶希将会被黎诺抢走,她心里面的那一点点的愧疚立即消失不见。

    她抬起头看着身前某一处,缓缓地开口道,“孩子,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要怪就怪你的母亲,不守妇道,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叶希原本就因为黎诺被人用过而不肯承认自己喜欢黎诺,现在黎诺又被小泉四郎玷污了,相信有洁癖的叶希,一定会嫌弃黎诺脏的,继而离黎诺远远的!

    到时候,叶希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想到这里,宁珍惜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烈一些。

    她将一切公事处理完以后,便拿出笔和纸张来,在纸张上面写出叶希喜欢吃的食物,从里面选出几样来,在百度里面搜索做法,然后将做法一一记在纸张上面。

    她要亲手为叶希做中餐,相信叶希看到她为他做的一切,看到她为他付出的心血,一定会被她感动的,继而重新爱上她。

    她将最后一道菜的做法写在纸张上面。

    这时,感应门开了。

    宁珍惜抬起头看着门口,只看到叶希帅气的身姿,进入秘书室。

    她开心不已,从椅子上站起身,面带甜甜的微笑走到叶希身前,柔声道,“你回来了!”

    叶希顿住脚步,垂下眼眸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宁珍惜,同时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宁珍惜绝美的面颊,他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宁珍惜的粉红的唇瓣,轻点着宁珍惜的小鼻尖儿,轻轻的拂过宁珍惜两道柳叶弯眉....看着宁珍惜一如既往的美丽,他笑了,他轻启唇瓣,柔声的对宁珍惜道,“珍惜,你的唇瓣不点而红,小鼻子娇小而翘,睫毛黑又长,眼睛格外有神,眉毛犹如弯月般好看,你还是和从前一样,那么的美...。”

    听到叶希赞赏自己,宁珍惜心里面美极了,脸上更是有掩饰不住的喜悦,这不是叶希第一次称赞她貌美,可她却觉得这是叶希称赞她的所有的话语之中最好听的一段,她羞怯的低下头看着地面,小声的道,“我都老了,哪有你说的那么美!”

    叶希一只手掐着宁珍惜的下巴,向上抬,迫使宁珍惜与他对视。

    宁珍惜没想到叶希会突然之间这样的对待她,一时间错愕不已,甚至忘记了下巴被叶希掐的生疼。她瞪大双眼不解的看着叶希,为什么突然之间发这么大的脾气。

    叶希深深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多年的女子,心痛的问道,“你明明很美,明明很善良的。为什么?为什么你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想起黎诺差点被小泉四郎蹂躏,他的心疼痛不已,眼睛被一层水汽蒙上,有股想哭的冲动。

    蓦地,他用力的放开宁珍惜的下巴,转过身背对着宁珍惜,他怕,他怕多看宁珍惜一眼,他会忍不住动手打她!

    “我变了?”宁珍惜喃喃自语,更加不解的看着叶希背影,她什么时候变了?还变成叶希不认识的样子了!

    见叶希背对着她,看都不看她一眼,宁珍惜知道,此时的叶希生气了。

    她缓步上前,都到叶希的身后,伸出双手从背后轻轻的搂着叶希粗犷的腰肢,头贴在叶希的后背处,柔声道,“我没变,还是原来的珍惜,还是你喜欢的你认识的那个珍惜啊。”

    叶希的大手放在宁珍惜的手上,一个用力掰开宁珍惜的双手,甩开,转过身,冷着脸看着宁珍惜,“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将黎诺送给小泉四郎,你明明知道小泉四郎有蹂躏孕妇的嗜好,为什么还要黎诺找小泉四郎?啊?!”

    宁珍惜环着叶希腰间的双手,被叶希甩开,心里面很不是滋味,正想问叶希,好好的为什么冲她发这么大的脾气的时候,就听到叶希冷声质问她,为什么将黎诺送给小泉四郎。

    那一刻她明了,原来叶希已经知道了黎诺被小泉四郎侮辱的事情,前来兴师问罪的。

    眼见叶希满脸怒气恨不得甩她一个大耳光的样子,说宁珍惜不怕那是假话,可她很快令自己平静下来。

    她在陷害黎诺的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对策,所以,她不害怕叶希质问她。

    她故意瞪大双眼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着叶希,“希,你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黎诺找小泉四郎出了什么事吗?”

    宁珍惜的否认,令叶希心里面的怒气更加的浓烈了,他右手拽着宁珍惜的胳膊,一个用力将宁珍惜拽到他的身前,底下眼眸阴冷的看着宁珍惜,“宁珍惜,别跟我装傻,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你早在三大珠宝商来n市之前,就知道小泉四郎有蹂躏孕妇的嗜好,可你,却将那份资料藏了起来,故意隐瞒我小泉四郎有那个特殊的嗜好。

    紧接着你诱导黎诺找小泉四郎,然后又透露黎诺怀孕的消息给小泉四郎!还隐晦的提示小泉四郎,黎诺是我们公司送给他的。目的是为了明年能和三大珠宝商签约!”说到这里,叶希说不下去了,他放开宁珍惜的胳膊,将宁珍惜推到一边,“.....罢了,至于你是怎么陷害黎诺的,你心里面比谁都清楚!我不想再提。我只想问你,为什么要陷害黎诺,为什么要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害黎诺!”

    叶希笃定自己陷害了黎诺,还说她变得如此可怕了,宁珍惜打心底发寒,她害怕叶希会因此离开她,可转念一想,自己做的很完美,叶希不可能找到破绽的。

    想到这里,她决定继续装傻,她一脸无辜的看着叶希,好看的眼眸里面聚集着委屈的泪水来,“叶希,你太过分了,居然这样污蔑我!第一,我没看到小泉四郎有蹂躏孕妇的嗜好的资料,更加没有将资料藏起来;第二,不是我让黎诺找小泉四郎的,是她自己要找小泉四郎,希望小泉四郎能够销售她设计的那条钻石项链!我是担心黎诺被小泉四郎赶出来,才会给小泉四郎打电话,让他帮忙照顾好黎诺的。我也是一片好心啊!怎么就成了害黎诺了呢?”说到这里,她蹲下身子双手掩面,忍不住的哭出声音来。

    事到如今还矢口否认?!

    叶希真想狠狠的甩宁珍惜一个大耳光,可他觉得宁珍惜连挨他耳光的资格都没有了!他从衣兜里面拿出一盘磁带和一张被揉成纸团的资料,用力的丢在宁珍惜的脚下,“这里面有你给小泉四郎打电话的录音!还有小泉四郎有蹂躏孕妇似的资料!你自己慢慢看吧!”语毕,他举步进入办公室。

    正在假装伤心哭泣的宁珍惜听到叶希有她给小泉四郎打电话的录音带时,顿时停住了哭声,她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录音带,原本好看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

    她将小泉四郎有蹂躏孕妇嗜好的资料故意藏了起来,然后诱导黎诺去找小泉四郎,最后她给小泉四郎打电话,隐晦的告诉小泉四郎黎诺怀孕一事,再加上她说黎诺是为了明年合约的问题去找小泉四郎,那么小泉四郎一定会认为黎诺是叶氏珠宝公司送给他的礼物。

    到黎诺找小泉四郎的时候,小泉四郎一定会毫不留情的蹂躏黎诺的。

    这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行事。

    而她没有留下任何把柄,就算叶希问她,只要她矢口否认,将一切的罪责全都推到小泉四郎的身上,那么小泉四郎蹂躏黎诺一事,就会跟她毫无瓜葛。

    可是,叶希却拿来她给小泉四郎打电话录音待和她丢进垃圾桶里面小泉四郎有特殊嗜好的资料,证据确凿,她无从抵赖。

    看着静静的躺在地面上的录音带,她不由苦涩一笑,任她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样,帝豪大酒店有录音带!

    她更加没有想那张小泉四郎有特殊嗜好的资料明明被她丢进垃圾桶里面了,却被叶希捡到!

    她费尽心思处心积虑的陷害黎诺,却被叶希逮个正着,她知道她和叶希之间彻底结束了。

    只是,她不能这样离开叶希,她也不能离开叶希,她这么爱叶希,没有叶希,她怎么活下去呀!

    她伸出手将地面上的磁带和那张资料捡了起来,放在办公桌上面,缓步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房门,不待叶希允许,她便推门而入。

    叶希蹲坐在办公桌前,双手合十放在办公桌上面,一脸阴冷的看着走到他身前的宁珍惜。

    宁珍惜走到叶希的对面,神色平静的看着叶希,缓缓地开口道,“没错,我是故意陷害黎诺的。”

    叶希强压住心里面的怒气,冷声的质问宁珍惜,“原因呢?”

    “切。”宁珍惜忍不住的笑了,那笑容里面夹杂着浓烈的嘲讽和苦涩。

    叶希居然问她原因?

    看来叶希的心里面真的没有她了,连她为什么陷害黎诺他都不知道。

    她心里面忽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她为了得到叶希的爱,而陷害黎诺,最后落得个蛇心毒妇的名声,可叶希居然不知道她为什么陷害黎诺。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