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六十九章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委屈的泪水聚集在她的眼眶里面打转儿,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强行将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转而露出一个极其好看的微笑看着叶希,“如果我说,我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你,你信吗?”

    叶希微怔了一下,微拧着眉头看着宁珍惜,“为我?”

    宁珍惜眼里面的泪水缓缓地滑落脸庞,她抬起手抹掉脸上的泪水,随后略带生气的看着叶希,缓缓的开口道,“叶希,你是我的男朋友可你的心里面却总是想着黎诺,你知道我的心里面有多么的伤心和难过吗?为了让你回到我的身边,为了让你重新爱上我,我才迫不得已的陷害黎诺的!”

    自己处心积虑的陷害别人,不止不知道悔改,还将责任推卸到别人的身上,宁珍惜太令他失望了。

    叶希深呼出一口气,健硕的身子身子向后靠着软椅,一双好看的眼眸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良久他才声音平淡的对宁珍惜道,“我们分手吧。”说着,他打开抽屉,垂下眼眸,看着静静的躺在抽屉里面的两张机票,拿出其中一张,丢在办公桌上面,“机票我已经帮你买了,下午的飞机,回去收拾一下吧。”

    宁珍惜原本苍白的小脸此时更加的惨白,她一双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发生这样的事,她料到叶希会和她提出分手,只是她没有想到,叶希居然做的这么绝,连机票都替她买好了。

    宁珍惜气鼓鼓的看着叶希,说话的音量陡然间提高,“分手?”但随后她便果断的拒绝叶希,“不,我不分手!”

    她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居然拒绝分手?

    叶希双眼一眯,不悦的看着宁珍惜,“宁珍惜,你要知道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分手却是一个人的事。”

    叶希的意思就是她再死缠着他也没有用了,他不可能再和她在一起了。

    宁珍惜眼里面委屈的泪水接连不断的滑落脸颊,“就因为我陷害了黎诺,你就要和我分手?凭什么?叶希,你凭什么这样对待我?对,我陷害黎诺的确是我不对,可我为什么陷害她啊!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背叛我在先,要不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怎么会..。”

    叶希霍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冷声打断宁珍惜的话,“宁珍惜!你给我闭嘴!”

    宁珍惜被叶希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坏了,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叶希,泪水接连不断的滑落脸颊。

    叶希几近失望的的瞪着宁珍惜,冷声道,“宁珍惜,拜托你,做错了事就要勇于承认,而不是将责任推卸到别人的身上!”顿了顿,他深呼出一口气,以此来平息自己心中无法言语的愤怒,待心中的愤怒减少了许多,他才开口对宁珍惜道,“我承认,前段时间我的确冷落了你,疏忽了你,对你不如从前了!可最近我正在努力弥补。”说着,他弯身从打开的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首饰盒,轻放在桌面上,“不止弥补你,还打算在今天晚上向你求婚!可是你,却做出差点害死黎诺的事情来,还将责任推卸到别人的身上,宁珍惜,你太令我失望了。你该了解我,我是不可能和一个心机城极深的女子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所以,分手吧。”这枚戒指,是他上次出差时,在国外买的,只是一直没有给宁珍惜罢了,前些天,他发现自己对黎诺动了心!那怎么行?怎么可能?他想一定是他和珍惜的婚事没有定下来,他才会对别的女子动了心思。于是,他将戒指拿出来,准备向珍惜求婚,然后和珍惜一起飞回美国,结婚。他想他和珍惜结婚以后,他就不会对别的女子动心了。

    谁知道,没等他向珍惜求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绝对不会和珍惜这样心机城府极深的女子共度一生的,他们必须分手!

    宁珍惜不由瞪大双眼看着静静的躺在办公桌上面的小小的首饰盒,她上前一步,拿起首饰盒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枚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

    原来叶希没有抛弃她,原来他的心里面有她,原来,他打算向她求婚的!

    可是她,可是她都做了些什么呀!

    她将首饰盒放在桌面上,越过办公桌跑到叶希的身前,伸出双手死死的搂着叶希的腰肢,边哭边苦苦的乞求叶希,“希,我知道错了,求你,求你,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真的很爱你,我真的不能失去你,没有你的日子,我怎么活下去啊!”叶希的心里面有她,只要她苦苦的乞求叶希,叶希一定会重新接受她的!

    叶希双手握着宁珍惜的手腕,轻轻的拿开宁珍惜搂着他腰间的手,可是,宁珍惜死死的搂着他的腰间,一时间,他没能拿开宁珍惜的手。

    他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厌恶的看着宁珍惜,冷声命令道,“宁珍惜,拿开你的手!”

    宁珍惜非但没有拿开自己的手反而更加用力的搂着叶希,“我不拿开,我不拿开,这辈子,我都要这样搂着你!”只要她死死的搂着叶希,叶希就不会离开她了。

    叶希心里面恼怒极了,他很想一把推开宁珍惜,可是,他怕脏了他的手,他压住心里面的怒气,对宁珍惜道,“宁珍惜,你的手太脏了,拿开。”

    他的语气很轻很淡,像是一阵微风似的,轻轻的从宁珍惜的耳边吹过,可这句话里面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针似的,狠狠的刺进宁珍惜的胸口处。刺得她的心疼痛不已。

    叶希居然嫌她的手脏?

    叶希是个有洁癖的人,他若是嫌弃什么脏的话,那样东西再好,他再喜欢,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将其丢掉。

    叶希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宁珍惜已经脏了,我叶希不会再要你了!

    她知道,她和叶希之间彻底结束了..。

    她抱着叶希腰间的双手渐渐松开,最后无力的垂了下来,泪水不停地滑落脸颊,她抬起手抹掉脸上的泪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叶希,“叶希,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叶希将头别过去,用动作告诉宁珍惜,他们之间,结束了。

    “呜呜呜...。”宁珍惜蹲下身子捂着脸伤心的哭泣着,“叶希,我从小就深爱着你,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呜呜呜..。”

    叶希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垂下眼眸看着蹲在他身边掩面而泣的宁珍惜,淡淡的开口道,“宁珍惜,其实你并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爱我。如果你真心爱我的话,你就不会为了环游世界而多次拒绝我的求婚,如果你真心爱我的话,你就不会为了多玩一阵子,偷走我特地为你准备的钻石首饰。如果你真心爱我的话,你就会多为我考虑一下,多在乎我一点,如果你真心爱我的话,我想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

    叶希的一番话,令宁珍惜停止了哭泣,她从地面上缓缓的站起身,仰着头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身前帅气的叶希,脑海里面想着两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良久,她喃喃的张了张嘴,想要告诉叶希,她是真心爱他的,可是她发现,她居然无法说出那句话,因为,曾经的她,玩过火了,以至于,她现在都没有资格对叶希说,“叶希,曾经的我爱你,很爱很爱,爱你胜过爱自己!”

    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抬起手将眼眶里面的泪水擦掉,转过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面上的机票和钻石戒指。而后转过身冲叶希挥了挥手中的机票和戒指,勉强挤出一抹好看的微笑给叶希看,“这枚戒指送给我吧,就当是我们相识一场的纪念品。”

    叶希单手插兜,微微点了点头。

    宁珍惜开心的笑了,“谢谢你。”说着,她将首饰盒打开,从里面拿出戒指,套在自己的手指上,还转过手背给叶希看,“好看吧?”

    叶希微微点了点头,“恩。”

    宁珍惜鼻子一酸,差点又哭出来,这枚戒指本该是叶希亲手戴在她的手指上的,却变成她自己给自己戴上。

    她强将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水咽回到肚子里面,疾步走到叶希的身前,张开双手,想要抱叶希一下,跟叶希做最后的道别,可当她靠近叶希的时候,她看到叶希那双好看的眼眸里面浮现出一抹厌恶的神色来,她苦涩一笑,她忘记了,叶希嫌她的手脏。

    她仰着头勉强扯出一个好看的微笑给叶希看,“叶希,再见。”语毕,她越过叶希,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叶希一直背对着宁珍惜,看都没看她一眼。

    宁珍惜走到门口时,转过头看了一眼叶希,当她看到叶希都没有目送她离开时,她知道,叶希的心里面彻底没有她了。

    帝豪大酒店vip客房。

    软床、上,黎诺缓缓的睁开双眼,她四下环视了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面,左手还挂着吊瓶。

    她双手放在肚子上面,感觉到孩子还在而且肚子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时,她才放下心来。

    她平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脑海里面想着今天发生过的一切。

    她要见小泉四郎到了帝豪酒店,服务员拒绝向小泉四郎通报她前来求见的消息,在她的苦苦哀求之下,服务员向小泉四郎通报她来这里求见他,原本已小泉四郎的身份和地位是不可能轻易的见她的,可小泉四郎居然很爽快的见她了。

    然后小泉四郎想方设法的让她喝下带有药品的水。

    最后,她差点被小泉四郎蹂躏了。

    想起自己的脸颊曾经被小泉四郎亲吻过,她胃里面一阵阵翻滚,差点呕吐出来。

    想起自己的双峰差点被小泉四郎看到,她气得双手握紧了拳头。

    她暗自深吸了一口气,才渐渐平息自己心中的愤怒。

    她反复想着事情的始末,发现这一切看上去像是偶然间发生的,可她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她甚至有种自己被人陷害出卖的感觉。

    蓦地,她从床上坐起身,掀开被子,右手放在左手背上准备拔掉左手的针管。

    一道好听的声音及时阻止了她,“黎小姐,你的身子还很虚弱,不能拔掉吊瓶的。”

    黎诺不由看向声音来源处,只看到一个年轻的小女孩双手端着托盘站在门口处,脸上挂着担忧的神色看着她。

    黎诺看着陌生的小女孩,不禁开口问道,“你是...。”

    小女孩端着托盘走到床边,将托盘上面的水杯递到黎诺的身前,“我是这里的服务员,是我们总裁要我留在这里好好照顾您。”

    黎诺接过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水,而后问小服务员,“你们总裁?程旭?”

    小服务员点了点头,“对,程旭就是我们总裁。”

    程旭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好了?安排住处给她,还要服务员好好的照顾她。

    心底深处有种暖暖的感觉涌上心头。

    黎诺又喝了一口水,才将水杯递给小服务员,同时问她,“小泉四郎呢?”

    小服务员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接过水杯,同时在心里面暗道总裁还真是聪明,知道黎诺醒来就会问小泉四郎,她按照程旭交代的回答黎诺,“小泉四郎被总裁和希少带走了。您不用担心和害怕,他们不会再让小泉四郎伤害您的。”

    黎诺右手一个用力拔掉手背上面的针管,然后用药棉花按住针孔。

    小服务员没有想到黎诺会突然拔掉针管,不由阻止黎诺,“黎小姐,你不能拔掉针管的。”可是,已经晚了,她的话,还没落音,黎诺已经将针管拔掉了。

    小服务员看着黎诺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向门口走去,在走到门口时,她对黎诺道,“黎小姐,我去叫医生来重新给你扎上吊瓶。”

    黎诺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小服务员身边,“不需要,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打吊瓶。”

    小服务员的小脸一垮,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可是总裁吩咐过,要我好好的照顾你的,可你连吊瓶都没有打完,总裁知道以后,一定会开除我的。我真的很需要这份...。”

    小服务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黎诺截断,“你放心,我会亲自向你们总裁交代的。不会让你丢掉工作的。”

    小服务员听到黎诺这么说,才放心的舒出一口气来。

    “带我去见你们总裁。”黎诺半命令的语气对小服务员说。

    小服务员点了点头,率先走出房间。

    黎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跟在小服务员身后离开房间。

    小服务员带着黎诺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感应门自动打开,一股浓烈的化妆品的香味传进黎诺的鼻子里面,那股香味特别刺鼻,令黎诺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她暗自拧了拧眉,转过头看着左侧的办公桌前,她想要看看什么样的女子居然用这么浓烈的化妆品,也不怕熏着!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子正在办公桌前美美的照镜子,她身前的办公桌上面摆满了化妆品。

    小服务员似乎也不习惯浓烈的化妆品的味道,她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而后很礼貌的对小秘书道,“刘小姐,黎小姐想要见总裁。”

    小秘书看看都不看小服务员和黎诺一眼,冷声回答,“不在。”

    小秘书的态度令小服务员很不爽,她加重语气的对小秘书道,“黎小姐是叶氏珠宝公司的高级设计师和设计部经理,总裁特地交代我,要好好的照顾她。”

    小秘书听到黎诺是叶氏珠宝公司的人,还是总裁特地关照的人,立马放下手中的小镜子,从椅子上站起身,冲黎诺弯身行了个礼,而后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还礼貌的对黎诺道,“黎小姐,总裁就在办公室里面,请进。”

    黎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小秘书,变脸还真是快呀!

    她缓步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程旭好听的声音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

    黎诺轻轻的打开房门,缓步进入总裁办公室。

    她以为程旭的办公室和外面小秘书的办公室一样,凌乱不堪,谁知道,映入她眼帘的是,一间很有书香气息的办公室,房门两边各摆放着两盆好看的盆景,左侧摆放着一张沙发和茶几,右侧是一个长方形的摆满了书的书架,房间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张办工桌,办公桌上面摆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程旭身穿灰色衬衫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桌面上的资料。

    黎诺有些讶异的欣赏着房间的设置,心里面暗道程旭的办公室跟他的人,也太不相配了。

    就在黎诺打量房间的时候,程旭半开玩笑的好听的声音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是不是觉得这个办公室跟我这个人极不搭调啊!”

    被程旭说中了心中的想法的黎诺,有些讶异的看了办公桌前的程旭一眼,又环视了一下房间的环境,随后道,“的确,这间办公室跟你很不相配...。”

    程旭不由一笑,心里面没有因为黎诺实话实说而感到不悦,反而觉得黎诺蛮可爱的,他伸出手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坐。”

    黎诺缓步走到办公桌前,坐在程旭的对面,面上挂着感激的微笑对程旭道,“旭少,首先谢谢您好心的照顾我,其次我想见一见小泉四郎。”她其实不想见小泉四郎的,但是有些事,她必须要弄清楚才行。

    程旭没有想到黎诺在差点被小泉四郎蹂躏以后,还敢见小泉四郎。

    心里面暗自佩服黎诺的胆量。

    他诧异的看了黎诺一眼,随后道,“小泉四郎已经被我们遣送回日本了,你见不到他了。”

    小泉四郎已经走了?

    黎诺心里面有些失落,有些事还没弄明白呢,小泉四郎就走了。

    她抬起头想要问程旭,叶希是怎么知道她来这里见小泉四郎的,可转念一想,觉得这些事还是亲自问叶希比较好。

    想到这里,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冲叶希弯身行了个礼,“旭少,谢谢您帮助我,还照顾我,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改天我请您吃饭。聊表谢意。”

    才进入房间不久,就谢了他两次了,知恩图报,是个好女子,程旭心里面对黎诺的喜欢又多了一分,他冲黎诺笑着道,“一言为定。”

    黎诺离开以后程旭继续工作。

    没多久,办公室房门被人敲响。

    他头也不抬的吩咐道,“进来。”

    小服务员推门而入,几步走到办公桌前,将手中的装画筒递到程旭的面前,“总裁,这是黎小姐的装画筒,落在房间里面了。”

    程旭看了一眼桌面上的装画筒,具叶希说,黎诺之所以来这里见小泉四郎,跟一个珠宝设计图有关看来,这里面的设计图对黎诺来说很重要。

    他放下手中的钢笔,一只手拿起装画筒,一只手拿起挂在椅子后背的外衣,急匆匆的走向办公室门口,正当他一只手放在门把手上面的时候,手机响了。

    他转过身回到办公桌前,将手中的装画筒放在办公桌上面,接听了电话。

    “程先生是吗?这里是xx医院妇产科,您的妻子刚刚出了点意外,肚子里面的孩子..可能保不住,请您来医院签字..。”

    琪琪怀孕了?

    孩子要掉了?

    程旭的脸上显示出现震惊的神色,随后他的手一松,手中的电话和装画筒,啪啪,两声同时掉在了地面上,他略微平复了一下自己慌乱的心绪,便神色匆忙的走出办公室。

    黎诺走出帝豪大酒店门口,便打车回到叶氏珠宝公司。

    直奔总裁办公室而去,有些事,她要问叶希。她只想知道小泉四郎是否提前知道她去见他消息,而后故意放行,进而给她下药,想要蹂躏她。还有就是,叶希怎么会知道她要去见的人是小泉四郎,以及为什么突然间出现,出手救了她。

    她不是怀疑叶希出卖她,只是有些事情她必要要弄清楚才行。

    走到秘书室们,感应门自动打开,秘书室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秘书都不在,总裁肯定也不在了。

    黎诺微呼出一口,转过身准备离开秘书室,就在她转身之际,听到总裁办公室里面传出一道冷喝的声音来,“宁珍惜!你给我闭嘴!”

    原来叶希在办公室里面。而且还和宁珍惜在一起,两个人似乎吵架了。

    黎诺顿住脚步,心里面犹豫着是现在见叶希,还是等一会见叶希呢?

    犹豫了一小会儿,她决定等叶希和宁珍惜之间的事情解决以后再去见叶希。

    想到这里,她转过身走向秘书办公室门口,只是才走出两步远她便耳尖的听到叶希对宁珍惜冷声的道,“宁珍惜,拜托你,做错了事就要勇于承认,而不是将责任推卸到别人的身上!我承认,前段时间我的确冷落了你,疏忽了你,对你不如从前了!可最近我正在努力弥补。不止弥补你,还打算在今天晚上向你求婚!可是你,却做出差点害死黎诺的事情来,还将责任推卸到别人的身上,宁珍惜,你太令我失望了。你该了解我,我是不可能和一个心机城极深的女子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所以,分手吧。”

    宁珍惜差点害死她?

    黎诺的脸色微变,叶希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她眼角的余光撇看到宁珍惜的办公桌面上放着一个小磁带和一张褶皱的纸。

    她眼尖的看到纸张上面写着小泉四郎四个字。

    她上前一步,将纸张拿在手中一看,上面居然写着小泉四郎有蹂躏孕妇的嗜好!

    看着纸张被揉过的痕迹和纸张的新旧程度,黎诺断定,这张纸绝对不是今天才到这里的。

    也就是说,宁珍惜早就知道小泉四郎有蹂躏孕妇的嗜好。

    这下她想通了。

    之前宁珍惜不停的劝她去找三大珠宝商,还说小泉四郎是个好说话的人!

    她又拿起桌面上的录音带,走到宁珍惜办公桌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小录音机,将磁带放在里面,很快,宁珍惜给小泉四郎打电话的录音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

    原来是宁珍惜害了她!

    她的小手因为气愤而握紧了拳头,原本白皙没有血色的面颊,此时变得更加惨白。

    她不禁转过头阴冷的看着总裁办公室房门,那眼神好似两把利刃似的穿过厚厚的房门深深的刺进宁珍惜的心脏里面。

    想起自己被小泉四郎凌辱的过程,黎诺心里面一团怒火越滚越大越滚越大,愤怒的火焰几乎吞噬了她的理智,她很想冲进去,揪着宁珍惜的头发,狠狠的海扁她一顿,以此来宣泄心中无法遏制的愤怒。

    这么想着,她也这么做了,她丢下手中的小录音机,疾步走向总裁办公室门口。

    就在她伸出准备打开房门的时候,那边,房门在里面被人推开。

    黎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走出房间的是宁珍惜。

    她顿住脚步站在原地阴冷的看着身前。

    果然走出房门的是宁珍惜。

    见到宁珍惜走出房门,黎诺心中的怒火陡然间升至最高点,她上前一步扬起手照着宁珍惜的脸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已经走到门口的宁珍惜深呼出一口气,伸出手,握住门把手,向下一按,门开了,她打开房门,走出办公室。

    当她一脚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眼前人影一晃,随后她的脸上结实的挨了一巴掌,她的左脸火辣辣的疼痛瞬间传遍她全身,她下意识的捂着疼痛的左脸,睁大双眼看着身前甩她耳光的人,“黎诺,你敢打我?”

    黎诺一脸阴冷的看着宁珍惜,“宁珍惜,我不止敢打你,我还要打死你!”说着,她又扬起手狠狠的甩了宁珍惜几个大耳光。

    啪啪啪!

    几个大耳光下来,黎诺的手掌心通红一片,可见她力道之大。

    而宁珍惜的脸颊被她打的红肿不堪!

    宁珍惜气鼓鼓的看着黎诺,要不是黎诺,她也不会和叶希闹到分手这个地步,她冷声对黎诺道,“黎诺,你别太过分了!再敢动手打我,我就报警了!”最好关个十年八年的,才解恨。

    黎诺冷笑,冲宁珍惜扬了扬手中的小录音机和小泉四郎有特殊嗜好的纸张,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着宁珍惜,“报警吧,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怎样卑鄙无耻陷害同事的小人!”

    宁珍惜脸上的嚣张气焰立即消失不见,转而出现一抹慌乱的神色,黎诺若是将那两样证据交给警局的话,那么她极有可能犯罪,说不定还会坐牢。

    她上前一步想要抢走黎诺手中的证据,黎诺却快她一步,将小录音机和资料塞进自己的包包里面,而后伸出脚放在宁珍惜的脚下用力的绊了宁珍惜一下,宁珍惜的脚下一个不稳,纤瘦的身子重重的跌倒在地面上。

    疼痛随之传遍她全身。

    她很快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站在黎诺的身前,一脸阴冷的看着黎诺,“黎诺,你别以为有证据就能将我怎么样!小泉四郎已经滚出中国了。你就是拿着证据到警局,也没有犯人,而我不过是打了个电话而已,到了警局,我只要做个笔录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可是你呢,差点被小泉四郎凌辱,还有你怀孕的消息就会被所有人知道!到时候,你将会成为珠宝设计界的名人,因为你是第一个被小泉四郎蹂躏的孕妇珠宝设计师!”

    黎诺的脸色一沉,去警局她无所谓,被所有人知道她险些被小泉四郎蹂躏她也无所谓,可她怀孕的消息绝对不能被人知道,她怕冷傲风若会和她抢孩子!

    虽然冷傲风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并且说明不会要她身上的任何东西!

    可程爱佳无法生育了,冷傲风和程爱佳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冷傲风若是知道她怀着他的孩子的话,一定会不顾廉耻的要这个孩子的。

    而她,力量太单薄根本没有能力和冷傲风争孩子。

    想到这里,她原本难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一双小手死死的护着自己隆起的腹部。

    见黎诺默不作声的站在原地,宁珍惜得意的笑了,她就知道黎诺在乎自己的名声!

    她上前一步,走到黎诺的身前,伸出手抢过黎诺的包包,从包包里面拿出录音带和小泉四郎有嗜好的资料,而后,她将黎诺的包包丢在地面上,将资料撕成碎片丢在垃圾桶里面,又用力的掰手中的录音带。虽然这个录音带不能定她的罪名,可这个毕竟是证据,留在世上就是个祸害,要毁掉这个录音带才行。

    她双手卯足了劲儿用力的掰录音带时,总裁办公室的房门开了,叶希大步流星的走到宁珍惜的身前,伸出手从宁珍惜的手中抢过录音带,并且用力的推了宁珍惜的肩膀一下,冷着脸看着宁珍惜,一字一顿的道,“宁珍惜你给我听好了,以后里离黎诺远一点!最好别出现在她的面前,免得污了她的双眼。”说着,他冲宁珍惜晃了晃手中的录音带,“如果你敢靠进黎诺或者想要陷害她的话,我就将这盘磁带交到警局,还会去日本‘请’小泉四郎到中国来作证。到时候,后果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宁珍惜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叶希,那盘录音带对她来说没什么威胁,可要是加上小泉四郎的话,可就不一样了。

    一旦小泉四郎作证,她极有可能坐牢。她没有想到叶希居然如此的对待她,不仅阻止她毁掉录音带,还拿那盘录音带威胁她!

    她既难受又气愤的看着叶希,即使他们不再是男女朋友,叶希也不用对她这么狠吧!

    叶希没理会宁珍惜,径自弯身将地面上的包包捡了起来,同时将手中的录音带丢进包包里面,将包包递到黎诺的身前,轻声的道,“拿好自己的东西,别再被别人抢走了。”

    黎诺接过包包感激的看了叶希一眼,轻声的道了句,“谢谢你,救了我。”

    听到黎诺对他说出’谢谢‘两个字的时候,叶希心里面五味杂瓶,有些难受,他的女朋友陷害了她,而她却感谢他。

    他别过头不敢看黎诺,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黎诺,没资格看她,他淡淡的对黎诺道了句,“不必客气,救你,是我应该做的。”

    黎诺没再说什么,低着头,双手护着自己的腹部,转过身走出秘书室。

    在黎诺越过宁珍惜时,宁珍惜狠狠的瞪了黎诺一眼,臭女人,在这里我无法对你下手,出国以后,看我怎么在美国时尚杂志上爆料,让全世界的珠宝设计师们都知道,黎诺是一个豪门弃妇还差点被小泉四郎蹂躏!

    宁珍惜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一点意义都没有,便跟在黎诺的身后离开。

    叶希站在原地深深的看着黎诺的离开的背影,当她看到黎诺的一双手放在自己的微微隆起的腹部时,心里面划过一丝异样。

    他收回视线转而冷眼看着宁珍惜的背影,沉声道,“宁珍惜,黎诺怀孕的消息若是被外界知道的话,我就会将磁带和小泉四郎一起带到美国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怎么陷害自己的同事的!到时候身败名裂的是你!”

    黎诺和宁珍惜向前走的脚步同时顿住,一同转过身看着叶希。

    宁珍惜不由瞪大双眼看着叶希,不相信的语气问叶希,“叶希,你居然为了黎诺再一次威胁我?”

    叶希神色极其平静的回看着宁珍惜,“恩,就是威胁你,如果黎诺怀孕的消息被外界知道,我保证你会在第一时间,身败名裂的!”

    宁珍惜气得牙直痒痒,“叶希,你别太过分了!你要知道我们宁氏和你们叶氏可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要是叶希对她太过分的话,她就会求父亲取消和叶氏的合作关系,到时候,叶氏损失惨重。语毕,她双手环胸满脸得意的神色看着叶希,那眼神似乎在说,我宁珍惜不会被你吃的死死的,不止你会威胁人,我也会!

    叶希抬起眼眸有些好笑看着宁珍惜,“宁珍惜,你第一天认识我吗?居然拿叶氏威胁我?”

    宁珍惜脸上得意的神色瞬间僵住,叶希是什么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只要叶希想要做的,就会不顾一切的去做,他想要保护黎诺,就会不顾一切的保护黎诺,别说她拿叶氏威胁叶希了,就算她拿叶希的性命威胁叶希,恐怕叶希也不会吃她这套的!

    可她居然傻乎乎的拿叶氏威胁叶希,真是好笑!

    她自嘲一笑,“叶希,你赢了!我不会伤害还黎诺一分一毫的。”语毕,她转过身走出秘书室。

    而黎诺则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叶希,她着实没有想到叶希会为了她再次威胁宁珍惜,最令她震惊的是,叶希居然知道她心里面最担心的是她怀孕的消息会被冷傲风知道。

    心里面对叶希的无限感激化成三个字,“叶先生,谢谢你。”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