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要打,也该我打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七十五章要打,也该我打她!

    戴美静怒了,冷声喝着何叶,“何叶!你眼里面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了?”

    何叶强压住心里面的怒气压住,转过身几近无奈的看着戴美静,戴美静是她的婆婆,她真的拿戴美静没办法,“妈,正因为我眼里有您我才会这么做的,您眼里面只有自己的宝贝女儿,您只看到了自己宝贝女儿的伤痛却看不到别人的伤痛。无论爱佳做什么您都支持她,纵容她,甚至帮助她。我知道您觉得亏欠她很多,所以格外的疼爱爱佳,可是妈,您不能这么纵容爱佳的,您这样会将爱佳惯坏的,您这样会毁了爱佳的!最典型的例子就在眼前,某某人就是因为父母无限度的纵容年纪轻轻就轮、奸女孩儿,面对他的是十几年的牢狱生活。所以,妈您要是真的为爱佳好,就去劝劝她,别再伤害黎诺了!陷害无辜的人,会遭到报应的!我知道您舍不得打爱佳,就算她做错了事,您也舍不得打她,可我舍得,我会代替你教育爱佳,让她改邪归正!”语毕,她继续向门口走去。

    戴美静被何叶气得,嘴唇发青,她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冲何叶的背影大声的喝道,“不准去!”

    黎诺见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紧忙上前拉住何叶的胳膊,“何叶姐,别去,我不想再跟冷家有一丁点儿的关系。”

    何叶向前走的脚步略微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边走边对黎诺道,“黎诺那样的人不收拾不行,你就是太软弱了,才会一直被他们欺负。”

    居然无视她?

    戴美静上前两步伸出手拽着何叶的胳膊,“何叶,就当妈求你了,别再找爱佳的麻烦了行不行?她现在已经够乱,够痛苦的了,你就别再火上浇油了,行不行?”

    程爱佳痛苦?

    程爱佳是陷害别人的主儿,她痛苦?

    婆婆的话令何叶险些笑出声音来,她强忍住笑意好声好气的劝着婆婆,“妈,你就别再维护爱佳了,否则您会后悔的!”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她不肯放过爱佳和傲风了?

    戴美静的双手握成了拳头又放开,而后银牙一咬,“何叶,你非要妈跪下求你,你才肯放过爱佳和傲风吗?”说着,她双腿一软就要跪在地面上!

    何叶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婆婆,“妈,您这是干什么?”

    戴美静那双时刻泛着精光的眼眸里面此时含着丝丝的泪花,“我不准你找爱佳和傲风,你要是觉得打了他们才能为你弟弟出口恶气的话,就打我吧!”

    何叶彻底被戴美静击败了!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婆婆您胜利了,我不会找她们算账了,您起来吧。”

    戴美静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看着何叶,“真的?”

    何叶脸色一沉,有些不悦的看着婆婆,“妈,我虽然是个女子,可我也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

    听何叶这么说,戴美静才放下心来,她阴冷的瞥了一眼一直站在一边的黎诺,才站直身子。

    何叶抿了抿嘴,转过身回到病床上,顺便拉着黎诺的小手,“黎诺,医院的饭菜味道不错,留下来和我一起吃晚餐吧。”

    站在一边的戴美静见何叶冷着脸对待她,却和黎诺有说有笑,还要黎诺留在这里吃饭,她心里面气得不行,双眼一直阴冷的瞪着黎诺。

    黎诺自然感觉到戴美静极其不友善的眼神了,她知道自己若留在这里,只会令大家不愉快,便从床边站起身,冲何叶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来,“不好意思何叶姐,我不能陪你吃晚餐了,我突然间想起来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需要会公司一趟。改天,等您做完月子,我请你吃饭。”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气愤有些尴尬,黎诺留在的确这里不合适,何叶冲黎诺点了点头,“好,改天我们再约。”

    黎诺冲何叶挥了挥手,“再见。”语毕她又冲一直站在一边阴冷的瞪着她的戴美静礼貌的道了句,“程太太,再见。”

    程太太白了黎诺一眼,撇过头不理会她。

    黎诺早料到自己会遭到程太太的白眼,并不在意,她只身走到房门口,打开房门离开。

    出了房间,她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来,低着头心情低落的沿着走廊向前走。

    在她走到走廊尽头,准备进入电梯的时候,被人叫住,“黎诺?”

    黎诺的手已经按着电梯按钮了,听到有人叫她便转过头一看,正是妇产科的女医生,也是他的主治医生。

    黎诺冲女医生微微一笑,“您好。”

    中年女医生冲黎诺笑了笑,随后道,“黎诺,跟我来一下。”语毕,她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黎诺跟在女医生的身后到了医生办公室。

    女医生坐在办公桌后面,黎诺则坐在她的对面。

    女医生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沓资料,翻看了一下,随手双手合十放在桌面上,抬起眼眸看着黎诺,“孩子已经四个月了,你怎么不来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假如孩子健康的话,可以生下来,假如孩子不健康的话,就要趁早打掉...。”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声音极小,她实在不忍心对黎诺说出那样的话来。

    听到医生要她打掉孩子的时候,黎诺的手下意识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面,她死死的护着肚子里面的孩子,她抬起头看着中年女医生,眼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医生,阿姨,我不想做检查了,不管这个孩子什么样,我都会坚持把她生下来的,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要把他生下来,好好的照顾她....”其实,做检查的日子已经到了,只是她不想来医院,也不敢来医院,她怕,怕孩子不健康,她舍不得打掉孩子,可又怕孩子出生以后会痛苦....。

    中年女医生起身走到黎诺的身边,手轻轻的放在黎诺的肩膀上,给予黎诺无声的安慰,心疼的看着黎诺,“我知道一个做母亲的心情,也知道这个孩子对你来说很重要,可是黎诺啊,你要知道孩子若是不健康的话,你把她生出来,只会给她带来无尽的痛苦和折磨,所以为了孩子,你也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尽早得知结果,早早点做打算,再说了,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有百分之十的机会时正常孩子吗?你这么善良,你的孩子一定会健康的,放心的做检查吧,恩?...。”

    中年女医生说的,黎诺都知道,她抬起手将眼里面的泪水擦掉,微微点了点头。“好,我星期一来这里做检查。”

    医生听黎诺星期以来做检查,便笑了,她轻轻的拍了拍黎诺的肩膀,“这就对了。星期一,我等你。”

    “恩。”黎诺点了点头,而后跟医生聊了聊怀孕后期需要注意的事情,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才离开医生办公室。

    中年女医生将黎诺的资料收了起来,放在抽屉里面,这时,她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进来。”女医生抬起头看着办公室门口道。只看到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女性,踩着中跟鞋,挎着一个品牌包包缓步进入办公室。打眼一看,便知道对方是哪个豪门的贵太太。

    中年女医生冲对方露出一个职业微笑来,同时伸出手指着对面的椅子,对对方道,“请坐。”

    中年贵妇人缓步走到办公桌前,动作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她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一些资料来放在医生的办公桌上面,“医生,我儿媳有可能不能生育,这是她的资料,您帮忙看一下,看看她能不能有治愈的机会,为我们家,传宗接代。”

    中年女医生拿起桌面上的资料认真的翻看着,良久,她才将资料放在桌面上,抬起头看着中年女人,“您儿媳的病历我看了一下,在国内有很多这样的病历,说实话,她的病不好治。”

    中年贵妇人一听,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中年女医生见对方脸色变得难看,不禁一笑,双手合十放在桌面上,对对方道,“虽说您儿媳妇再怀孕的几率不大,但是也不是绝对的不能医治好,我接收了几个这样病例的女子,其中有百分之十的人再怀孕并且顺利的生下了健康的宝宝。”

    中年女医生的话刚刚落音,对方双眸里面便泛着金光,她瞪大双眼积极殷切的眼神看着中年女医生,“真的吗?医生,怎么医治?在哪里能治好?”

    中年女医生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地址和一个电话号码交给对方,“这个是一个老中医的电话号码以及住址,他的医术特别的高,有几位和您儿媳妇一样的患者,在他那里已经医治好了,您带着儿媳妇去那里,让医生给她把把脉,再开点中药,喝上一段时间,没准就医治好了呢。”

    中年贵妇人紧忙将纸张拿在手中,冲医生说着感激不尽的话,两个人又聊了一下,中年贵夫人突然间转移话题,“那个,刚刚从这里走出去的女子,来这里干什么?”

    女医生抬起头看着对方,“您认识黎诺?”

    贵夫人冲女医生笑了笑,随后摇头否认,“不认识,只是前段时间有个豪少奶奶和男子通奸的照片不是上了报纸头条吗?第二天,女子就成为豪门弃妇,我看那个女子跟那个豪门少奶奶长得蛮像的,就好奇的问问您。”

    “不会的,黎诺不是那样的人。”中年女医生想都不想的对贵妇人道。

    “我也觉得那个女孩子蛮好的,不像是上报纸头条的那个女子,话说,刚刚那个女子也是来你这里看病的吗?她也不能生孩子吗?”中年贵妇人一脸好奇的看着中年女医生。

    女医生抿了抿嘴,随后抬起头看着对方道,“不是的,那个女子命很苦的,她和丈夫离婚了,可是却怀孕了,只是孩子....。”

    ..........

    中年贵妇人和医生聊了很久,直到有人来看病,中年贵妇人才离开医生办公室。

    出了医生办公室,中年贵妇人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僵住,她双眼一眯,深深的看着走廊深处,“黎诺,居然怀了傲风的孩子!”

    没错,这位中年贵妇人就是冷傲风的母亲--古玉珍!

    **********

    这边黎诺刚刚离开病房,戴美静也离开病房,何叶也没挽留,跟婆婆闹得这么僵,婆婆留在房间里面也没什么意思了。

    黎诺心情低落的走出医院大门,这段时间,她一直工作到很晚才休息,一沾床就睡着了。她故意那么做的,她怕躺在床上睡不着的话,就会想肚子里面的宝宝极有可能不健全,她心里面就难受的很,她一整个晚上都会失眠睡不着觉的。

    可就算她不敢想,也改变不了宝宝可能不健康的事实。

    哎!

    她暗自在心里面深深的叹了口气,如今她只有乞求老天让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健康。

    她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轻闭着双眼,暗自在心里面无声的乞求着老天,“老天爷,求求您,让我的孩子健康吧,让我的孩子健康吧,让我的孩子健康吧...。”

    “啪!”就在黎诺无声的祈求老天爷的时候,她的脸上结实的挨了一个大耳光,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的感觉瞬间传遍她全身,她霍的睁开双眼一看,程太太戴美静满脸怒容的站在她的面前。

    戴美静离开病房以后,便快步走出医院,寻找黎诺的身影,她在医院里面转了一大圈,终于找到黎诺了,见到黎诺的那一刻,她心底深处的怒火,霍的涌上心头,她想都不想的走到黎诺身前,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狠狠的甩在黎诺的脸颊上,同时伸出手指着黎诺的鼻尖儿,“黎诺,你还是不是人了?你居然敢挑拨何叶对付傲风和爱佳,你的心好狠啊!”

    黎诺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疼痛的脸颊,她眼里面含着委屈的泪花看着程太太,但很快,她便将泪水咽回到肚子里面,冷着眼看着戴美静,“程太太,我没有挑拨何叶姐和冷傲风以及程爱佳之间的关系,我不过是跟何叶姐实话实说罢了,我也没有想到何叶姐会那么激动想要找冷傲风和程爱佳算账,关于这件事,我向您道歉,是我考虑不周,不该跟何叶姐说出那些事,让何叶姐那么激动,弄得你们婆媳俩发生争执。”说着,她弯身冲戴美静行了个礼,道了句,“对不起。”

    见黎诺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戴美静心里面的怒火才渐渐平息,脸上愤怒的神色消失了不少,她故意站直身子,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冷眼睨着黎诺,“看在你诚心道歉的份上,这次,就这么算了。”那语气,像是极不甘心就这么轻易的原谅黎诺似的。

    就这么算了?

    你程太太就这么算了,可我黎诺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道完歉以后,黎诺站直身子,神色冰冷的看着身前的戴美静冷声质问,“可是您,您什么打我?你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权利打我?我想这段时间以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应该很了解,你该知道是你那个宝贝女儿和冷傲风欺负我,陷害我,羞辱我!可你,却跑过来打我的耳光?凭什么?你告诉我凭什么?”她不该令何叶姐和程太太起争执,她做错了,的确应该向程太太道歉,可程太太凭什么打她?

    戴美静没有想到黎诺变脸这么快,前一秒还卑躬屈膝的向她道歉,下一秒就冷声的质问她,她双眼一眯,“就凭你令我们爱佳伤心难过,我就打你!这次打你,下次见到你还打你,我见到你一次就打你一次,让你知道,欺负我们爱佳是要付出代价来的!”的确,一直以来是爱佳欺负黎诺,可那又怎么样?在欺负黎诺的时候,她的爱佳伤心不已,还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从此不能生育!若是没有黎诺的存在,她的爱佳会生活会很美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辈子没有孩子,家不是完整的家,有时候还会遭到婆婆的冷眼相待!这一切都怪黎诺,她不打黎诺打谁?

    黎诺气得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径自咽了口吐沫,随后冷声的对戴美静道,“我希望这是您最后一次打我耳光,否则,下一次,我会还手的!”语毕,她越过戴美静沿着大街向前走。

    黎诺!

    让她的爱佳伤心难过还有理了?还要还手?

    戴美静怒了!

    她踩着中跟皮鞋上前两步,伸出手拽着黎诺的胳膊,扯过黎诺的身子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狠狠的甩在黎诺的脸上。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戴美静居然还要打她,一时间黎诺怒了,她伸出左手很轻易的握住戴美静的手腕,随后扬起右手,用力的甩戴美静一个大耳光,她要打醒戴美静,她要告诉戴美静,她黎诺不是任人欺凌不还手的主!

    戴美静是出身豪门的贵夫人,力气根本抵不过黎诺,她挣脱不开黎诺的挟持,加上黎诺的动作快而准,她根本来不及躲开黎诺的耳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黎诺的手打向她的脸颊。

    黎诺的力道很大,她将心底深处一直以来受到的冤枉气全都聚集在右手上,她要狠狠的收拾戴美静一次,让戴美静以后再也不敢欺负她了。就在她的手将要打在戴美静的脸上的时候,她很清晰的听到,一道冷喝声,“住手。”

    熟悉的声音令黎诺的心微微一颤,她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看到程傲天就站在她们身前不远处。

    那一刻,黎诺的心里面难受极了,觉得很对不起程傲天,程傲天对她很好,可她却要打他的太太,她高高举起的手就那样停顿在半空中,最后无力的垂了下来。左手也放开戴美静的右手,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原地,满脸愧疚的看着程傲天。

    戴美静见到程傲天出现在她身边,心里面开心极了,她的手刚刚得到自由便走到程傲天的身边,双手很自然的环着程傲天的胳膊,“傲天,你代替我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女孩子,她就是冷傲风出轨的妻子,害得我们爱佳流产不说,还差点让爱佳成为人见人鄙视狗见狗鄙夷的小三。她呀心肠极坏,总是想着报复傲风和爱佳,就在刚刚到现在她还挑拨何叶对付爱佳和傲风呢,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恐怕何叶就去找傲风和爱佳算账了!就在刚刚她还想打我呢!真是气死我了!傲天,她力气很大,我打不过她,你代替我教训她去。”

    程傲天垂下眼眸看了戴美静一眼,随后抽出自己被戴美静环着的胳膊,缓步走到黎诺的身前,神色极其复杂的看着黎诺。

    缓缓地开口道,“黎诺,程太太是你的长辈,你不该动手打她的。”

    黎诺眼里面一下子就聚满了泪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大叔,对不起,我不该..。”

    黎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程傲天截断,他说,“要打,也该我打她!”语毕,他转过身走到戴美静身前,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狠狠的甩在戴美静的脸上,“美静,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明知道黎诺没有错,却偏偏将错安在她的身上,还

    动手打黎诺?!黎诺是个好女孩..。”说着,他忍不住说下去了,他伸出手指着戴美静的鼻尖,“你怎么下的了手啊!”刚刚他去医院看看宝贝孙子和孙女儿,见到何叶气鼓鼓的样子,便问了一下,才知道他的宝贝女儿对黎诺做了那么多事,伤害黎诺,欺负黎诺,凌辱黎诺,而她最心爱的妻子居然纵容女儿,包庇女儿,还帮着女儿一起欺负黎诺,想起黎诺一个人孤独无助被爱佳和冷傲风欺负的时候,他的心,真的好疼,好疼。

    他只在房间里面带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却没想到,刚驾着车出了医院大门口就看到戴美静打黎诺耳光,那一刻,他气愤不已...。

    戴美静以为程傲天会为她出气呢,正美美的等待程傲天甩黎诺耳光呢,却怎么都没有想到程傲天会转过身甩她大耳光,还开口指责她不对!

    她右手捂着疼痛的脸颊瞪大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程傲天,半天才开口道,“傲天,你...打我?”结婚这么多年程傲天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她,这一次为了黎诺那个小贱人,他居然动手打她?

    程傲天一脸失望又心痛的神色看着戴美静,“我打的就是你!你太糊涂了,怎么能那样纵容爱佳呢!你那样包容她,纵容她,不是为她好,你是害了她呀!”说到这里,他冷声命令戴美静,“美静,我要你向黎诺道歉!”

    戴美静眼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脸颊,她的丈夫不止甩了她一个大耳光,还要她向黎诺那个小贱人道歉?她一字一顿的对程傲天道,“不可能!”

    程傲天脸色一沉,“不道歉的话,我们夫妻之间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另外,你转告爱佳,告诉她,程家没有她那样的女儿,让她在冷家好好的生活吧。”

    程傲天的意思是,她不向黎诺道歉的话,他就和她断绝夫妻关系,还要将程爱佳赶出程家?

    戴美静不由大声的喊着程傲天的名字,“傲天!你为了一个外人,甩我耳光不说,还要和我断绝关系?还要将爱佳赶出程家?”

    程傲天转过头不爱看戴美静,冷声道,“对。”

    戴美静冷冷的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黎诺一眼,随后看着程傲天道,“程傲天,你太过分了,我不会向黎诺道歉的,要断绝夫妻情分的话,随便你!”说着,她走到程家专用车子前,在她打开车门的那一刻,程傲天冰冷的声音又传进她的耳朵里面,“美静,我警告你,不准再伤害黎诺,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踏进程家大门一步!”

    戴美静握着车把手的手略微顿了一下,随后向上掰了一下,车门打开,上了车吩咐司机,“开车”

    留下程傲天站在原地失望又无奈的看着身前渐行渐远的车子。

    一直站在一边的黎诺一脸震惊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程傲天不止不怪她还甩了自己的妻子一个大耳光!

    这一刻,她脑海里面忽然间浮上来一句话,一句何叶姐曾经对她说的话,她说,“黎诺,我公公是一个帮理不帮亲的人。”

    程傲天是个帮理不帮亲的人,为了她居然甩了自己心爱的妻子一个大耳光,还要将程爱佳赶出程家。

    这种大公无私的行为,令黎诺感动至极,她感觉程傲天就像是她的父亲似的,保护她,还包容她..。

    黎诺眼里面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缓步走到程傲天的身边,哽咽道,“大叔,对不起,刚刚我不该要动手打程太太。”

    程傲天将视线从渐行渐远的车子上收了回来,转过身满脸愧疚又心疼的看着黎诺,这个女孩啊!明明自己没有错,却总是向他道歉,明明受了那么多委屈,明明知道程爱佳是他的女儿,不止没有远离他,还对他那么好,发自内心的好,一时间,他心里面难过极了,眼角边甚至有些湿润了,他伸出手轻轻的拍着黎诺的肩膀,“别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请你原谅我的妻子和女儿对你做的一切。”顿了顿他又道,“孩子,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扛着,跟大叔说,大叔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欺负的...!”

    孩子,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扛着,跟大叔说,大叔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欺负的...!

    这句像父亲保护自己的女儿的一样的话,令黎诺蹲下身子双手捂脸,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呜呜呜...。”她等这句话等了多少年?总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听到这样的话了,这辈子都得不到父亲的保护和关怀了,可现在,她居然听到了,她居然听到了...。

    程傲天蹲下身子轻轻的拍着黎诺的肩膀,“傻孩子,哭什么?”

    黎诺一直蹲在地上开心的哭泣着....。

    哭够了的黎诺从地面上站起身,

    程傲天将手帕递给黎诺。

    黎诺接过手帕,两个人走进医院的花园,并肩坐在花坛边缘,黎诺用手帕擦了擦眼里面的泪水,将后怕还给程傲天,“大叔,谢谢你,您给了我从未有过的被父亲保护的感觉。谢谢您,没有因为您的女儿远离我,反而站在我这边,保护我。”

    程傲天接过手帕,半转过头看着黎诺,微微一笑,“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你没有因为我的女儿对你的伤害而远离我,反而贴心的关心我。”

    “噗嗤。”黎诺笑了。

    程傲天不由好奇的看着黎诺,“笑什么?”

    黎诺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回看着程傲天,“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间觉得我们两个的性格好像,然后就忍不住的笑了。”

    程傲天略微想了一下,随后笑了,“你这一说,我才发现我们真的有好多相像的地方呢,其实我跟爱佳并没有太多的相似的地方没跟你倒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父女关系呢。”

    黎诺垂下头不让程傲天看到她脸上难过的神色,小声的嘀咕道,“我哪有那么好的命啊”别说像程傲天这样的慈善的父亲了,就是一个酒鬼父亲,她都没有。

    程傲天没注意到黎诺难过的神色,顺口问了句,“对了,你的父母呢?好像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呢?”

    黎诺将脸上难过的神色掩盖住,抬起头看着程傲天,“我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

    程傲天脸上的神色略微僵了一下,随后更加心疼的看着黎诺,“黎诺,如果相信大叔的话,就将大叔当成你的亲人,有什么事,告诉大叔,大叔不敢保证能百分百的解决所有问题,但最起码,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叔会竭尽权利帮助你的。”

    黎诺点了点头,“大叔。谢谢你,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程傲天,让她体会到了做女儿的幸福滋味,她从心底感激程傲天。

    医院妇产科楼层。

    何叶站在窗口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望着楼下黎诺和程傲天的身影,刚刚公公来看孩子,她将程爱佳和婆婆的事情全都告诉给公公,她相信一向帮理不帮亲的公公一定会为黎诺做主的。

    她拿婆婆没办法,可公公却能治住婆婆,见黎诺和公公聊得那么开心,她心里面很高兴,她希望有了公公的保护,黎诺不在受欺负,快乐的生活下去。

    “看什么呢?”叶希刚进房间就看到姐姐站在窗口处,忍不住的开口问。

    何叶转过身一看,是叶希和黎暖。

    她抿嘴一笑,“你们来了。”

    叶希几步走到何叶的身边,双手推着何叶的肩膀,“不是说产妇不能受风的吗,你怎么还站在窗口前了。”说着,他推着何叶向病床走去,在越过窗子时,他眼角的余光很清晰的看到了黎诺背对着他坐在花坛边缘,再见到黎诺背影的那一刻,他很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心一阵悸动,但这种感觉被他很快压住,他将何叶推到床边,让何叶躺在床上,还将被子盖在何叶的身上。

    见叶希这么紧张的照顾自己,何叶忍不住笑了,她从床上坐起身,掀开被子,“拜托你,现在又不是古代,生完孩子还要盖被子捂汗。”

    “注意一点总是好。”叶希执意将被子盖在何叶的身上。

    见叶希坚持,何叶不再反抗,乖乖地盖着被子。

    黎暖逗弄了两个小宝贝,便走到病床前,一脸羡慕的看着何叶,同时将买来的礼物递到何叶的身前,“何叶姐,恭喜你,生了一对龙凤胎。”

    “谢谢。”何叶接过黎暖手中的礼物,放在床边的柜子上面。

    黎暖顺势坐在病床边,刚好紧挨着叶希,一脸讨好的看着何叶,“何叶姐,您身材还是那么好,一点都没变,真羡慕你。”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段时间叶希和黎诺几乎不说话,见了面也只是简单的打招呼,叶希貌似没有以前那么关心黎诺了,他的情绪似乎不受黎诺的影响了。有黎诺的地方,叶希几乎很少去,而有叶希的地方,黎诺也很少出现。

    她知道叶希和黎诺之间一定发生什么事,才致使两个人变得如此陌生。

    不过,她不想知道他们陌生的原因,她只想借着这个机会努力的追求叶希,让叶希在短时间内爱上她。

    刚好这段时间叶希教她管理公司,正将手中的工作一点一点的转给她,这段时间,他们接触的机会极多,她发现叶希止帅气,多金,管理公司荆条有序,做事非常的果断,她心里面更加的爱叶希了。

    刚刚她故意坐在叶希身边的,她想要闻闻独属于叶希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也想借机会和叶希亲近一点。

    叶希见黎暖坐在他身边,厌恶的拧了拧眉,从床边站起身,单手插兜几步走到窗口处,顺着窗口向下望。

    黎暖见自己刚坐下叶希就离开,一副不愿意她靠近他的样子,她心里面不禁有些失落。

    但她很快将失落的神色掩盖住,和何叶聊天。

    叶希站在窗口处深深的看着黎诺纤瘦的背影,见到她伤心哭泣时,他有种想要将黎诺搂在怀里面呵护她。不让她哭泣,当他见到黎诺开心的微笑的时候,他嘴角边也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来。

    他就那样站在窗子前,静静的看着黎诺纤瘦的背影,面部表情随着黎诺脸上的喜怒哀乐而变化着,只是,他的变化,他自己感觉不到。

    一直和何叶聊着天的黎暖,见到叶希的脸上时而露出开心的表情,时而露出生气的表情时,不由好奇,叶希看到了什么,致使他面部表情变化多端,她匆匆的结束和何叶的聊天,从床边站起身走到叶希的身前,同时顺着叶希的视线向下看了一眼,奇怪,楼下什么都没有啊,只有院落的风景和几个正在聊天的病人。

    她不由不解的看着叶希,是什么让他的面部表情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变化多端呢?

    “有事?”叶希感觉到黎诺的靠近头也不抬的问。

    黎暖暗自清了清嗓子,对叶希道,“希,何叶姐累了,我们走吧。”

    窗子下,那道身影早已经离开,叶希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看着站在他身边的黎暖,淡淡的开口道,“黎暖,希,是我的家人和朋友叫的,我们之间没那么熟,你可以叫我总裁或者叶先生。”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令黎暖好看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

    躺在床上休息的何叶听到弟弟这么对黎暖说话,差点笑出声音来,她的弟弟真是太有才了。

    和何叶道别以后,叶希和黎暖先后走出病房。

    叶希单手插兜大步向前走,黎暖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的跟上叶希的脚步,看着叶希健硕挺拔的背影,看着他帅气的侧脸,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好闻的独属于男子的阳刚气息,黎暖的心微微荡漾着,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着。

    她加快脚步伸开双手,挡住叶希的去路,“希,我们谈谈吧。”她要向叶希告白,她要告诉叶希,她喜欢他,爱他已经很多年了。希望叶希看在她这么爱他的份上,接受她的爱。

    又叫他希!

    叶希顿住脚步微拧着眉头看着黎暖,有些不悦的道,“工作的事情回公司再说。”语毕,他越过黎暖继续向前走。

    黎暖想都不想的伸出手拽住叶希的胳膊,仰着头看着叶希帅气的脸颊,“是私事。”

    叶希深深的看了黎暖一眼,便举步向前走,在他越过黎暖的时候,淡淡的对黎暖道,“什么事?说!”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