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那个孩子是我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七十七章那个孩子是我的

    一边的程旭想都不想的伸出手拽住程爱佳的胳膊,一个用力将程爱佳拉近自己的怀里面,双手用力的抱程爱佳的身子,他抬起头一脸乞求的看着程傲天,“爸!爱佳的确有错,我也很讨厌她的行为,可她现在知道错了,您就原谅她这一次不行吗?”

    “爸~”程峰同样恳求程傲天。

    程远走到楼梯口处,仰着头一脸乞求的看着程傲天,“爸,原谅爱佳这一次吧,求你了。”

    程傲天的大手握成的拳头咯咯作响,他一脸心疼的看着满脸鲜血的程爱佳,“我也很想原谅程爱佳,可爱佳做出那么多伤害黎诺的事情,我怎么原谅她啊!”

    这时,卧室的房门打开,戴美静赤着脚跑到程傲天身前,双一软跪在程傲天的身前,双手抱着程傲天的大腿,仰着头一脸乞求的看着程傲天,“老公求你了,原谅爱佳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做伤害黎诺的事情了,求你了,原谅爱佳这一次吧,没有爱佳,我会死掉的!老公求你了...。”语毕,她的头贴着程傲天的大腿伤心的哭了起来..。

    “爸~”程家三个儿子同时开口乞求程傲天。

    程傲天冷着脸环视着家人,最后视线落在程爱佳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颊上,大手一挥,“罢了,这次就原谅你,但是你给我记住了,再敢欺负黎诺,就算你磕头磕死,我也不会原谅你了!”语毕,他甩开戴美静抱着他大腿的手,缓步走进卧室。

    “呼!”程爱佳在心里面暗自呼出一口气来,还好,她的头没白磕。她抬起头冲程旭感激一笑,“小哥,谢谢你~。”

    程旭将程爱佳从地面上扶了起来,让程爱佳坐在沙发上,冷声道,“不用感激我,要谢,就谢谢老妈吧,要不是她以死相逼,要不是她以琪琪威胁我,我是不会替你求情的,因为你不配!”说着,他冷冷的看了程爱佳一眼,又抬起头看着已经从地面上站起身的戴美静,“你要的,我已经做到了,你可以接受琪琪了吧?”

    戴美静冲程旭点了点头,“明天带着琪琪来家吃饭吧。”

    程旭深深的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随后转过身走出别墅大厅。

    程峰和程远见程爱佳没事了,便对戴美静道了句,“妈,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语毕,不待戴美静说什么,他们便转身离开。

    偌大的别墅大厅,只剩下程爱佳一个人。

    她傻傻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三个哥哥离开的身影,他们竟然都不关心她一下就转身离开!

    她知道,她的行为令三个哥哥很不高兴,特别是小哥程旭,甚至出言指责她。她知道这是她的哥哥们最后一次为她求情了。

    不过,这也是她最后一次需要哥哥们为她求情了,因为,黎诺已经被她伤得体无完肤,而她该得到的已经全都得到了,她没有理由再伤害黎诺了。

    从此,她只要和冷傲风相亲相爱,做程家的好女儿,过着幸福的生活就好。

    戴美静拿着医药箱下了一楼,几步跑到程爱佳身前,打开医药箱,为程爱佳擦拭伤口,一边擦,一边心疼的流眼泪,“傻丫头,怎么这么用力的磕头,万一伤了脑袋怎么办?”

    程爱佳垂下眼眸看了一眼,只看到老妈赤着脚,她的心里面一阵阵温暖,她的母亲为了给她擦拭伤口居然连鞋子都顾不上穿了。

    老妈对她的这份爱呀!

    她鼻子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妈,我没事,真的...。”

    ..........

    *********

    冷家别墅。

    冷傲风正坐在书房的办工桌前处理公司的事情。

    “当当当。”三声敲门响,不待冷傲风应允,对方便推开门进入房间。

    冷傲风放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向门口处,只看到老妈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进入书房,他微微一笑,丢掉手中的钢笔,健硕的身子靠着软椅,“妈,您照顾傲霜一整天已经很累了,就不要照顾我了,爱佳会照顾我的。”

    古玉珍端着托盘走到冷傲风身前,将托盘放在桌面上,再将托盘上面的咖啡杯子放在冷傲风的身前,而后坐在冷傲风的对面。

    冷傲风倾身向前,右手轻轻的端起了咖啡杯子。

    “傲风,黎诺怀了你的孩子,你知道吗?”古玉珍开门见山的问冷傲风。

    冷傲风端着咖啡杯子的手略微顿了一下,随后看着古玉珍,“你是怎么知道的?”

    古玉珍瞪大双眼看着冷傲风,“你已经知道了?”

    冷傲风微微点了点头,“恩,前几天才知道的。”

    古玉珍问冷傲风,“你打算怎么办?”

    冷傲风略微想了一下,随后对古玉珍道,“既然你已经知道黎诺怀孕了,你就应该知道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很有可能脑残或者残缺不全。原本打我打算要打掉那个孩子的,省得孩子生出来给我丢人现眼,可黎诺发誓,孩子生出来以后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就算了,随黎诺的便了,只要孩子跟我没关系,不让我因为那个残疾孩子被人耻笑就好了。”

    古玉珍不由深深的看着冷傲风问,“傲风,我只是打个比方,假如,假如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正常的,你打算怎么办?”

    黎诺的孩子是正常的,他打算怎么办?

    冷傲风略微怔了一下,随后一笑,“不可能啦,黎诺吃了三年的避孕药,那药对大人和孩子的伤害都很大,那孩子不可能正常。”

    “假如呢?”古玉珍神色严肃追问冷傲风。

    冷傲风脸上的微笑渐渐僵住,好看的眼眸直直的盯着身前某一处..良久才将视线落在古玉珍的脸上,轻启唇瓣,“假如,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正常的话,那么,我会抚养那个孩子,毕竟,他是我们冷家的血脉,我的孩子...。”

    古玉珍开心的笑了,她要的就是冷傲风这句话,黎诺固然可恶,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冷家的血脉,冷家的血脉绝对不能让黎诺那样的女子抚养的!

    只要确定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正常,她会不择手段的将孩子抢回来的!

    ***********

    程爱佳将额头上的伤口处理好,才离开程家,在路过夜市的时候,她特地买了一顶好看的帽子戴在头上,以免额头上的伤口被婆婆看到。只是帽子有点小,没有完全遮住额头上的绷带。

    她驾着车子回冷家别墅,车子里面,程爱佳并没有因为额头上的伤口而不开心或者是恼怒。

    她的脸上反而挂着淡淡的得意的笑容,她害得黎诺狼狈不堪,而她只是磕破了头,既保住了冷太太的头衔又保住了程家千金的地位,她赚了!

    只是,她忘记了,她在保住这一切的时候,失去了最最珍贵的亲情,程家人,除了戴美静会一如既往的爱她以外,其他人都远离她了....。

    程爱佳进入别墅大厅的时候,古玉珍刚好端着托盘下楼。

    见到程爱佳回来了,还戴了顶帽子,古玉珍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开口指责程爱佳,“去夜市了?天都已经黑了你才回来,没看到傲风工作很忙,都不给他泡咖啡,只知道逛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人家的妻子的!”

    古玉珍的训斥令程爱佳很不悦,很委屈,她的额头受了伤,脑袋到现在还晕的厉害,帽子根本遮不住她额头上面的绷带,可婆婆只看到她买帽子了,却看不到她额头上的绷带。

    她将心里面的不悦和委屈压住,勉强扯出一个好看的微笑给古玉珍,“婆婆,我有急事要办,才会忽略傲风的,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听程爱佳这么说,古玉珍心里面的怒气才降低很多,她端着托盘下了楼梯,进入厨房,在越过程爱佳的时候,淡淡的对程爱佳道,“到沙发那边,我有话对你说。”

    程爱佳头晕的厉害想要上楼休息,可婆婆却要她去沙发那边,她抿了抿嘴,对古玉珍道,“婆婆,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古玉珍向前走的脚步顿住,转过头几近不悦的看着程爱佳,“一找你有事的时候,你就身子不舒服,你有身子舒服的时候吗?孩子孩子不能生,又不会照顾老公,除了家里面有点钱以外,你还有什么优点啊?”

    程爱佳气得双手握紧了拳头,真想开口顶撞古玉珍几句,可是,她若是跟古玉珍吵架,冷傲风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为了冷傲风,她强行忍下这口气。

    她轻声的对古玉珍道,“我去沙发那边等着您。”语毕,走到沙发前,坐在沙发上。

    古玉珍不悦的看了程爱佳有一眼,端着托盘进入厨房,将托盘放在厨房的桌面上,便走出厨房,到了沙发前,坐在程爱佳的对面,她从身边的包包里面拿出一张纸递到程爱佳的身前,“这个是妇产科医生给我的一位老中医的地址,据说,这个老中医医术极高,已经医治好几个像你这样不容易怀孕的女子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一趟那里,求医问药,争取医治好身子早日怀孕。”她说话的语气,不是在和程爱佳商量而是在命令程爱佳。

    程爱佳心里面极其不愿意去,因为医生已经断定她不能在怀孕了,就算华佗在世也无能为力,而且老中医开的药方都是中药,而她最不愿意喝的就是中药了,最主要的是,她对某些中药过敏。

    她很想拒绝古玉珍的,可她知道,她若是开口拒绝的话,婆婆一定会不高兴的,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为了避免耳朵遭殃,她只能硬着头皮答应道,“好啊,明天我不去上班了,和您一起去老中医那里。”说完,她从沙发上站起身,“妈,我有点累,上楼休息了。”语毕,她只身上楼。

    在程爱佳越过古玉珍的时候,古玉珍淡淡的开口道,“看着平时挺能吃饭的,以为身体素质不错呢,谁知道什么都没干就累了,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这话也太难听了吧?

    程爱佳脸色一变,古玉珍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再这样下去,她还不得被古玉珍欺负死呀!

    她上楼梯的脚步略微顿了一下,半转过头神色冰冷的看了正靠着沙发悠哉的品着茶水的古玉珍的背影一眼,随后继续上楼。

    上了二楼,程爱佳没有回卧室,而是去了冷傲风的书房,她门都没敲,直接推开门进入书房。

    冷傲风刚好处理完公事,刚刚想从软椅上站起身时,就看到程爱佳撅着小嘴气鼓鼓的推开房门进入书房。

    他抿嘴一笑,坐回椅子上,伸出双手,对程爱佳道,“又谁惹我的宝贝生气了?”

    从古玉珍那里受到冤枉气,程爱佳原本很生气的,可见到冷傲风张开双臂,面带微笑的看着她时,她心中的愤怒,立即消失不见,她抿嘴一笑,几步走到冷傲风身前,**坐在冷傲风的大腿上,双臂顺势搂着冷傲风的颈间,有些撒娇又有些生气的道,“这个家除了你以外还能有谁惹我生气啊!”

    冷傲风不由一笑伸出手抚摸程爱佳的额头,在他看到程爱佳额头处的绷带时,不禁一愣,大手轻轻的摘掉程爱佳头上的帽子,见到绷带上面伸出斑斑血迹时,他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冷声质问程爱佳,“这个是怎么弄的?”

    程爱佳抿嘴一笑,伸出手握住冷傲风的大手,将冷傲风的手从她额头处的绷带上拿了下来,五根手指和冷傲风的五根手指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她抬起头看着冷傲风帅气无比的脸颊,“我自己弄的,为了得到父亲的谅解,为了不被父亲赶出程家。”

    冷傲风紧蹙着眉头问程爱佳,“为什么?爸,为什么要将你赶出程家?”

    程爱佳微叹了口气,“是黎诺啦,不知道她怎么认识老爸的,反正她将我们之间的恩怨全都告诉老爸了,老爸知道以后,认为我抢了黎诺的老公,认为我污蔑黎诺打掉我们的孩子,还认为我们让黎诺变成豪门**是极不道德的行为,老爸生气了,要将我赶出程家,幸好,三个哥哥加上老妈一起乞求老爸,而我拼了命的冲老爸磕头认错,老爸才没有将我赶出程家。但是,他不会像之前那样喜欢我了。”说到后面,程爱佳的声音哽咽了。

    冷傲风怒了,他双手推开程爱佳,让程爱佳站起身,而他自己霍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又是黎诺,她太过分了,我找她算账去!”

    “不要。”程爱佳伸出手拽着冷傲风的胳膊,一脸乞求的看着冷傲风,“不要去。”

    “爱佳!”冷傲风紧皱着眉头一脸不解又有些生气的看着程爱佳,黎诺害得她差点被岳父赶出程家,她居然拦着他找黎诺算账?

    程爱佳怕冷傲风冲动的找黎诺,双手死死的抱着冷傲风的腰肢,头紧紧的贴在冷傲风的胸口处,“别去。我已经答应老爸今后不再和黎诺发生任何冲突了,若你现在去找黎诺,老爸立马就会知道,到时候,我们会被老爸赶出程家的。”

    冷傲风双眸里面泛着阵阵寒光,“那就任由黎诺这么猖狂?”

    “傲风,听我说,听我说,我们现在已经很幸福了,就不要管黎诺了,她就是看不得我们幸福才会屡次陷害我们的,这次已经是她最后的招数了,以后她再也陷害不了我们了。我真的不想再和黎诺纠缠不清了,我们和她之间的一切恩恩怨怨就此结束吧。所以傲风,求你了,就让我们和黎诺像陌生人一样,我们过我们的幸福生活,她过她的日子。”说着她抬起头泪眼汪汪的一脸乞求的看着冷傲风,“好吗?”说实话,她真的不想跟黎诺有任何的交集了,她只想和冷傲风快快乐乐的生活一辈子。

    冷傲风垂下眼眸深深的看着程爱佳,见程爱佳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环着程爱佳纤瘦的腰肢,勉强答应程爱佳,“好吧,我答应你,不再找黎诺算账了。”

    程爱佳开心一笑,脸颊紧紧的贴着冷傲风的胸膛,柔声的道了句,“谢谢你傲风。”

    冷傲风低下头,性感的薄唇轻轻的吻了程爱佳的脸颊一口,“你呀,就是太善良了!”

    程爱佳抿嘴一笑,仰起头踮起脚,粉红的唇瓣吻上冷傲风性感的唇瓣。

    冷傲风张开嘴,舌滑进程爱佳的口中域程爱佳的丁香小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双手托着程爱佳的**,抱着程爱佳走到办公桌前,将程爱佳轻放在桌面上,而后掀开程爱佳的超短裙,一只手退掉自己身上的舒服,一只手将程爱佳粉红色的底裤拨开,找准位置,一举进入程爱佳的体内,和程爱佳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没多久,偌大的书房里面布满了糜烂的气息~~。

    *************

    清晨,黎诺一早起床,下了楼,到公寓前的小公园里面散步,花园里面空气格外清新,黎诺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回到家,她给自己简单的做了点早餐,然后打开电脑,浏览珠宝首饰网页,下午时,她去餐厅吃了一顿美食,回到家已经十六点,困意袭来,她将自己丢在床上睡觉,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清晨。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

    起床以后,黎诺和往常一样,洗漱,做早餐,吃完早餐,又收拾了一下房间,看似她和平常一样,和实际上,她心里面紧张的很。

    因为今天是她去医院,给孩子做全面的检查,也就是说,今天她就可以知道,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否健康。

    打扫完卫生,她将抹布丢在地面上,双膝一软,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的双手轻轻的放在自己隆起的小腹上,“宝宝,求你,一定要健康哦。一定要健康!”

    直到八点钟,她才从地面上坐起身,给苏珊打了个电话,要苏珊帮她请假。

    苏珊拿着手机走出电梯,听黎诺要请假,她关心的问道,“黎诺姐,你身体不舒服吗?”黎诺可是工作狂,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她绝对不会请假的。

    苏珊的关心令黎诺心里面暖暖的,她抿嘴一笑,“没有啦,我身体很好。只是,今天和医生约好了,检查身体。”

    “哦~原来是检查身体啊!”苏珊放心的舒出一口气,随后对黎诺道,“放心,我会帮你盯着那些妞们的,也会代你向总裁请假,你就安心的检查身体吧,检查完身体就回家休息,不要来上班了。”

    “恩,谢谢你,苏珊。”黎诺挂断电话,拎着包包离开公寓。

    这边,苏珊挂断电话以后,便向珠宝设计部走去。

    叶希站在苏珊身后深深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刚刚他走出电梯的时候刚好听到苏珊和黎诺通话,他耳尖的听到黎诺要请假,去医院检查身体,那一刻,他心里面有些慌张,有些害怕,怕黎诺身体又不舒服的地方,可当他听到黎诺请假只是为了检查身体的时候,他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来。

    他跟在苏珊的身后走向总裁办公室,蓦地,他停住脚步,今天是黎诺怀孕四个多月的日子,他犹记得医生说过,四个月以后就可以知道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否健康,怪不得黎诺要请假呢,原来,她要检查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否健康。

    ********

    凌霄医院。

    凌霄医院妇科检验室。

    其实,检查的仪器和普通做b超仪器的外表差不多,黎诺按照医生的指示平躺在病床上,她身边就是那位妇产科中年女医生,女医生率先将超声耦合剂,涂抹在黎诺的肚子上面,然后将b超探视仪放在黎诺的肚子上面,她的双眼直直的盯着身前的电脑显示器看。

    黎诺则轻闭着双眼,她不敢看显示器,生怕肚子里面的孩子会不健康。

    良久,医生将b超探视仪拿开,用纸巾擦干净黎诺的肚子,对轻闭着双眼的黎诺道,“起来吧,检查结束了。”

    黎诺缓缓地睁开双眼,半转过头看着中年女医生,轻声的问道,“医生,我的孩子....。”

    中年女医生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黎诺的肩膀,“别太紧张了,还有一个小时结果才能出来呢。”

    穿好衣服,黎诺出了检验室,下了楼,到医院的花坛旁边。

    花坛旁边有一棵百年老树,老树的枝干上面挂满了红绳,据说,这棵老树是千年老树,很有灵性,只要往它身上挂一根红绳,并且虔诚许下自己心中的愿望,那么许愿者的愿望就会实现。

    黎诺其实不信这些的。

    可她现在却非常的相信,她相信只要她将红绳绑在树干上,在虔诚的祈祷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健康平安,那么她的宝宝就一定会健康的。

    老树的旁边有一个小摊子,一位老爷爷坐在摊子前,卖红绳。

    黎诺缓步走到小摊子前,买了一根红绳,上了花坛,想要将红绳绑在树干上,可树干很高,她踮起脚还是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够着了,可是呢怕抻着肚子里面的孩子,她不敢太用力,所以,她一直够不到树干。她想请别人帮忙的,可是,周围坐在花坛边缘休息的人,除了老弱就是病残,没有人能帮助她。

    她只能看着树干,干着急。

    良久,她抿了抿嘴,一只手扶着大树的主干,踮起脚,一只手拿着红绳,瞄准树干一个用力将红绳丢在树干上,眼见红绳就要搭在树干上时,一阵微风吹来,红绳越过树干飘飘落落的掉在了地面上!

    黎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可爱的微风居然在这个时候吹来,还有比这个更巧的事情吗?

    她扶着树干,小心翼翼的从花坛上面下来,她缓步走到红绳前,弯身伸出手捡起地面上的红绳,可在她的手即将碰到红绳的时候,一双男士黑色品牌皮鞋映入她眼帘,随后,她就看到一只白皙的男子的手,将地面上的红绳捡了起来。

    随后,那只手的主人拿着红绳越过她向前走。

    黎诺立马站直身子,转过身没待看清楚对方的容貌便开口道,“那个先生,那根红绳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身前男子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那个背影不是叶希的背影还会是谁的背影?

    叶希向前走的脚步顿住,转过身看了黎诺一眼,“放心,一根红绳而已,我不会贪污的。”说着,他转过身,一个纵身利落的跳上花坛上面,抬手便将红绳绑在树干上。

    而后拍了拍手上面的灰尘,从花坛上跳到地面上,单手插兜几步走到黎诺身前,指了指身后的树干,“红绳我帮你挂上了,你可以去许愿了。”

    黎诺冲叶希感激一笑,“谢谢你。”挂红绳不是什么大事,她可以接受叶希的帮忙。

    语毕,黎诺越过叶希走到老树前,仰着头,双手合十,轻闭着双眼,暗自在心里面道,“求老天,保佑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健康,只要她健康,我宁愿减少十年的寿命,求老天保佑我的宝宝健康...。”

    叶希单手插兜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老树下面,一个女子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着...。

    黎诺就那样一直祈祷着,直到,她手机响了,才停止祈祷。

    她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一看,是中年年女医生打来的电话。

    她的手放在接听键上面,久久未能放下,她不敢接听电话,她怕,怕肚子里面的孩子不健康。

    叶希见黎诺紧张的不敢接电话,心里面有一丝动容,他知道此时黎诺的心里面很害怕,很紧张。

    其实,他心里面也有些紧张,有些害怕,他怕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不健康的话,黎诺会承受不住。

    他大手紧紧的握了握拳头,随后放开,举步走到黎诺身前,抢过电话,按了接听键,冷声的对对方道,“说。”既然黎诺不敢接听电话,那么他来接听。

    中年女医生听到男子的声音,不由怔了一下,“呃~黎诺..。”

    叶希看了一站紧张的站在他身边的黎诺一眼,压低声音声中年女医生道,“黎诺她..有些紧张。”

    中年女医生不由一笑,“告诉黎诺,不用紧张,她肚子里面的男宝宝是健康的。”

    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正常的?

    因为几率太低,叶希有些不相信,他怕自己听错了,便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中年女医生也很开心,她再一次一字一顿的很清晰的对电话那头的叶希道,“我说,黎诺肚子里面的男宝宝是健康的,虽然体质有点弱,可那个孩子百分之百是个健康儿童。”

    哈哈,哈哈哈!

    因为太开心了,叶希忍不住的笑出声音来,他转过头将手中的电话递到黎诺的身前,“你自己听听。”

    黎诺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直看着叶希的面部表情,当她看到叶希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时,她那颗高高悬起的心略微放了下来,她想,叶希既然笑了,就说明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正常的,一定是这样子。

    当叶希将手机递到她身前时,她毫不犹豫的接过手机,轻声的道,“阿姨?”

    中年女医生可以清了清嗓子,对电话那头的黎诺道,“黎诺啊,恭喜你,你肚子里面的男宝宝是健康的。”

    虽然她已经知道结果了,可亲耳听到自己肚子里面的宝宝是健康的孩子时,黎诺还是忍不住的流出激动的泪水....良久,她哽咽的对电话那头的中年女医生道,“阿姨,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中年女医生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她轻声的交代黎诺,“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没事常来医院做做检查。”

    “恩,阿姨,再见。”语毕,黎诺挂断了电话。

    叶希从衣兜里面掏出一个手帕递给黎诺。

    黎诺伸出手接过叶希递给她的手帕,擦了擦眼角边的泪水,而后她仰头望天,老天终究待她不薄,给了她一个健康的宝宝...。

    站在一边的叶希见到黎诺那么开心,他嘴角边浮现出一抹连他自己都尚未察觉的微笑来。

    黎诺仰头感谢上苍,给了她一个健康的宝宝,她发誓一定将宝宝抚养成人,让他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

    良久,她才收回视线,她用手帕擦干眼角边的泪水,便将手帕递到叶希身前,“谢谢你,总裁。”

    叶希伸出手接过手帕,好看的眼眸盯着黎诺白皙的面颊,此时的黎诺,因为开心腮边微红,嘴角边挂着淡淡的好看的微笑,双眼眯成一条缝儿,像弯月一样好看,那样子,可爱极了也俏皮极了,还比平时好看了许多,叶希的心,因为黎诺脸颊上的微笑,微微荡漾着,他压住心里面的悸动希黎诺道,“恭喜你。”

    黎诺冲叶希笑了笑,“谢谢。”

    接下来,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黎诺开口问叶希,“你来医院干嘛?”

    叶希也开口问黎诺,“回公司上班?还是回家休息?”

    两个人几乎同时问话。

    话才落音,两个人便忍不住笑了。

    叶希略微想了一下道,“我是来看姐姐和孩子的。”

    黎诺眨了眨好看的眼眸对叶希道,“我想回公司上班。”

    两个人又是同时开口说话。

    “噗嗤。”两个人同时笑了。

    这次黎诺率先开口,“我要回公司了,代我向何叶姐问好,告诉她,我的宝宝很健康。”

    叶希微微点了点头,“好。我一定把你的话带给姐姐。”

    黎诺冲叶希挥了挥手,便转过身向医院大门口走去。“再见。”

    叶希站在原地深深的看着黎诺离开的背影,直到黎诺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他才转过身进入医院。边走边想,该用什么理由见姐姐和孩子们呢?

    *************

    古玉珍一直站在中年女医生的办公室门口,倾听着女医生给黎诺打电话,当她听到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宝宝时,心里面无比的兴奋和雀跃,当她听到那个宝宝是个男孩时,几乎兴奋的差点尖叫出声,老天爷,她们冷家有后了!

    她满脸兴奋的离开医生办公室门口,边走边打电话,进入电梯,电话刚好接通。

    电话那头的冷傲风正坐在办公室处理公事,他右手拿着钢笔,左手拿着电话接听,“老妈,什么事?”

    “傲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而且还是一个男孩!”古玉珍说话的声音里面夹杂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和喜悦。

    冷傲风着实没有想到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妈,你在开玩笑吧?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健康的呢?”

    古玉珍强行将心里面的兴奋掩盖住,转而一字一顿的很清晰的对冷傲风道,“千真万确,我亲耳听那个中年女医生给黎诺打电话了,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

    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

    他冷傲风的孩子是健康的!

    冷傲风心里面开心极了,开心到脸上的笑意渐渐扩大,而且越来越浓!

    “傲风,你打算怎么办?”电话那头的古玉珍问冷傲风。

    电话那头的冷傲风只顾着兴奋和开心了,甚至忘记了回答古玉珍。

    古玉珍微拧眉头,难道..冷傲风不想要那个孩子?那怎么行?那个孩子可是冷家唯一的孩子啊!她必须劝劝傲风才行!“傲风,你听妈说,虽然那个孩子的母亲是黎诺,可那个孩子毕竟是我们冷家的骨血,我们不能不认那个孩子,更加不能让那个孩子和黎诺一起生活,傲风啊,为了孩子的将来着想,为了冷家庞大的事业有后,你还是...。”

    古玉珍的苦心婆劝还没说完,就被冷傲风打断,“妈,那个孩子是我的,我怎么会将孩子交给黎诺抚养呢!”

    “呼!”听冷傲风这么一说,古玉珍才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我们冷家啊,总算有后了。”

    兴奋之余,冷傲风不忘嘱咐古玉珍,“妈,关于孩子的事情,我想亲自告诉爱佳。”爱佳若是知道这件事,心情一定很不好,他想亲自跟爱佳解释,希望爱佳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和想法。

    ********

    冷家别墅。

    因为额头受伤,冷傲风强行将程爱佳留在别墅,让她在家里面好好的养伤,休息好了,再去上班。

    程爱佳其实既不愿意留在家里面的,哪怕额头到现在还有些晕晕的,她也不想留在家里面对着古玉珍那张臭脸。

    可冷傲风坚持让她留在家里面,她拗不过冷傲风,再加上自己的身体真的需要休养一下,她才勉强的留在家里面。

    此时,她正在上网购物,逛着品牌商店,购买喜欢的上品,玩的不亦乐乎。

    “当当当。”三声敲门响。

    程爱佳头也不回的道,“进来。”

    门在外面轻轻的被人打开,一股浓烈的中药的味道传进程爱佳的鼻子里面熏得程爱佳眉头紧锁,她转过头看向门口处,只看到一位中年女佣端着托盘进入卧室,托盘上面摆放着一个瓷碗,瓷碗里面装着乌黑又味道熏人的汤药。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