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找上门来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七十八章找上门来了

    呕,呕,呕!

    那股味道令程爱佳干呕了几下,差点吐出来。

    中年女佣缓步走到程爱佳身前,“少奶奶,这是夫人让您喝的,说是对身子有好处能让你...早点怀孕..。”

    哧!

    程爱佳想吐血,没搞错?

    古玉珍居然背着她将中药买回来了!还命佣人熬好了给她喝!

    昨天,她勉强和古玉珍一起去了老中医那里,老中医看了看她的b超单子,又给她把了把脉,而后对她说,她病的比一般人严重,能怀上孩子的几率很低。

    可以喝汤药补一下身子,或许有机会怀孕。

    怀孕的几率都很低了,她还喝毛汤药啊!

    当时,她就拒绝喝汤药,并且起身离开。

    古玉珍就坐在她的身边,明明知道她不可能怀孕了,明明见到她拒绝老中医了,却背着她将中药买回来了!

    真是气死她了,明知道她不能怀孕,却要她喝苦涩的中药!最主要的是她对某些中药过敏!

    程爱佳心里面气得不行,面上却挂着好看的微笑看着女佣道,下巴向电脑桌扬了扬,示意女佣将汤药放在电脑桌上面,“汤药放在这吧,我一会儿喝。”

    中年女佣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来,“那个少奶奶,夫人说了必须亲眼看着您将汤药喝下去...。”

    程爱佳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至极,古玉珍这是派人监视她了?!

    程爱佳怒不可遏,她强忍住心中快要爆发的怒气,心平气和的对中年女佣道,“放在这里,我会喝,我会等到婆婆回来亲眼看着我喝下去!”语毕,她抬起眼眸一脸冷漠的对女佣道,“满意了吗?”

    中年女佣就是再傻也看出来程爱佳生气了,她点了点头,“好的,我会这样转告夫人的。”语毕,她转身离开房间。

    中年女佣将房门带上的时候,程爱佳端起电脑桌面上的中药碗,用力的丢向房门,瓷碗里面的中药洒的满地都是,瓷碗撞到房门上,弹了回来掉在地面上,摔成碎片...。

    她一脸阴冷的看着地面上的对拼,冷哼,古玉珍,真当她程爱佳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古玉珍揣着无比兴奋又愉悦的心情回家。

    刚刚进入别墅大厅,中年女佣立即上前,从她的手中接过包包,并且蹲下身子为她脱掉鞋子,换上拖鞋。

    古玉珍缓步走向沙发,边走边问中年女佣,“少奶奶喝汤药了没?”

    “那个,少奶奶说,她要等您回来,在您的面前喝汤药。”中年女佣恭敬地回答。

    古玉珍已经走到沙发跟前的脚步顿住,转而上了二楼。

    推开门,一个浓烈的中药的味道传进古玉珍的鼻子里面,刺鼻的味道,令她忍不住的用手捏着自己的鼻子,她低下头看了一眼,见地面上满是中药汁和瓷碗的碎片,而程爱佳则不在房间内。

    见到这一幕,古玉珍怒了,她转过身走出卧室,来到书房门口,用力的推开房门,果然程爱佳正坐在办公桌前悠哉的上网购物!

    古玉珍几步走到电脑前,冷眼看着程爱佳,“你故意的?”

    程爱佳抬起头看着古玉珍,眨了眨好看的眼睛,故作不知的道,“什么故意的?”

    居然跟她装傻?

    古玉珍双眼一眯,伸出手指着卧室的方向,“汤药是你故意弄洒的吧?瓷碗是你故意摔破的吧?”

    程爱佳微微摇了摇头,“不是的,我打算等您回来亲眼看着我喝汤药的,可左等右等没有等到您,您也知道,汤药凉了就不好喝了,所以,我就率先喝汤药了,结果手一滑,汤药碗掉在地面上了,摔成那个样子了,而我,一闻到中药的味道,脑袋就会晕晕的,所以,来这里了,我已经让女佣收拾房间了,怎么,她们没收拾房间吗?。”

    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傻子也看得出来,那瓷碗是被人用力的丢在房门上,摔成碎片的!

    古玉珍气急,“我是为了你好!为了冷家有后,你居然不领情?还将汤药弄洒,将瓷碗摔成碎片?”

    切!

    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说为她好?

    程爱佳忍不住笑了,从椅子上站起身,“婆婆,冷家不会断后的,我和傲风早已经决定,领养一个孩子。还有我是看在傲风的面子上才不跟你斤斤计较的,可你,却得寸进尺!每天恶言恶语我能忍则忍,可你,却强逼着我喝汤药?明知道我怀孕的几率很低,明知道我不喜欢喝汤药,你却要女佣监视我将汤药喝下去,你这是为我好?我告诉你,我对某些中药过敏,喝多了会浑身上下起红点的,呼吸苦难的,还有我不需要你为我好!请你出去!”

    古玉珍没有想到一向默不作声的程爱佳居然敢这样对她说话,她心里面恼怒极了伸出手指着程爱佳,“你太过分了,居然敢这样对待我?!”

    程爱佳面色一沉,双手环胸,斜眼看着古玉珍,“您要是再敢出言侮辱我,我不止会这样对待你,还会拉着傲风出去住!让你见不到你儿子!”

    居然让她见不到她儿子?

    这个女人不收拾不行了!

    “你!”古玉珍心里面的愤怒陡然间升至最高点,她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狠狠的甩向程爱佳的脸颊。

    程爱佳伸出手很轻易的握住古玉珍高高扬起的手的手腕儿,“婆婆,请您自重!”语毕,她用力的甩开古玉珍的手腕儿。

    古玉珍瞪大双眼,满脸诧异的看着程爱佳,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程爱佳居然敢这样对待她,惊讶至极,甚至忘记了开口说话。

    程爱佳没理会处于诧异之中的古玉珍,径自拿起电脑桌上面的手机给冷傲风打了个电话,“风,我们搬出去住吧,我受够了,也受不了了,婆婆整天明里暗里的讽刺我不能生孩子,明知道我怀孕的几率很低,我都跟她说了我对某些中药过敏,她拿着汤药要女佣监视我喝下去,我一时生气,便将汤药碗丢到房门上,婆婆知道了,生气极了,要打我耳光,风~我真的住不下去了...。”说着,她嘤嘤哭了起来。

    “她有没有打到你?”冷傲风的心一沉,问程爱佳。

    “没有。我及时握住了她的手腕。”程爱佳回答冷傲风。

    冷傲风放心的输出一口气,随后对程爱佳道,“妈,就站在你身边吧?将电话给她。”

    程爱佳转过头看了古玉珍一眼,随后将手机递到古玉珍身前,“你的电话。”

    古玉珍伸出手接过手机,有些不悦的问冷傲风,“有事?”

    冷傲风沉声的对古玉珍道,“妈,有什么事我回家解决,你离开房间。”

    听冷傲风赶她离开房间,古玉珍心里面气到不行,程爱佳恶人先告状不说,儿子还站在程爱佳那边,她冷冷的瞪了程爱佳一眼,顺手将手机用力的丢在地面上,打开房门离开,离开之时,用力的关上房门。

    力道之大,发出砰的一声。

    冷傲风靠着软椅紧皱着眉头,他早料到家庭战争会爆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严重到老妈对爱佳动手了!

    他捏了捏眉心,从软椅上站起身,顺手拎着西装离开办公室。

    他驾着车子回到别墅,刚进别墅大厅就看到老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伤心的哭泣着,他几步走到沙发前,坐在老妈的身边,“妈,这段时间,您对爱佳的态度的确不好,也难怪爱佳发脾气。”

    古玉珍没想到儿子会这么说她,心里面既委屈又难过,她抬起头看着冷傲风,“我承认,之前的确嫌弃她不能生孩子,对她有偏见,经常明里暗里的嘲讽她,可是这怪我吗?要不是你们隐瞒我她不能怀孕的事情,我会那么生气吗?再说了,今天我是名女佣拿汤药给她喝,可她却将汤药丢掉,还将瓷碗摔破,对中药过敏,直接告诉我就好,何必摔碗呢?摆明了在挑衅我,没将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冷傲风暗自在心里面叹了口气,大手轻轻的拍了拍古玉珍的肩膀,轻声道,“妈,爱佳也是气急了才会那样做的,我会好好的说她一番的,您就别生气了啊!”

    冷傲风摆明了向着自己的老婆!

    古玉珍将眼里面的泪水抹掉,转过头看向别处,极不情愿地道,“放心,我不会因为她不能生孩子而针对她了。”她已经有孙子了,何必在乎一直不会下蛋的母鸡?原本她好心的给程爱佳喝汤药,是让程爱佳怀孕,假如程爱佳生孩子了,那么她们冷家的财产将全都由程爱佳的孩子继承,可程爱佳居然不知好歹的不领情!

    既然人家自己都不在乎不想怀孕,她这个婆婆着急什么?她又不是没有孙子!

    得到老妈的保证,冷傲风放心不少,他轻轻的拍了拍老妈的肩膀,“我先上楼,待会见。”语毕,他起身上了二楼。

    刚刚推开门就闻到一股难闻的中药味,味道之浓,令他险些呕吐出来。

    他四下看了一眼,见地面上满是瓷碗碎片,地面上和床单上全都沾满了汤药汁。

    而程爱佳没在房间里面。

    冷傲风脸色一沉,就算老妈做的很过分,程爱佳也不该这样的对待老妈!

    他率先打开房门叫女佣收拾房间,而后大步流星的走向书房。

    推开书房门一看,果然,程爱佳靠着沙发,双膝曲起,双手环着双膝,头埋在双膝间,伤心的哭泣着。

    “爱佳,我们谈谈。”说话间,冷傲风走到办公桌前,坐在软椅上面。

    正在伤心哭泣的程爱佳以为冷傲风能够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面安慰她呢,谁知道冷傲风居然要和她看看,根本不理会她伤心哭泣着。

    程爱佳擦掉脸上的泪水,几步走到办公桌前,坐在冷傲风的对面,见冷傲风寒着脸,她眼里面的委屈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脸颊...。

    冷傲风见程爱佳伤心哭泣,便从衣兜里面拿出手帕递到程爱佳的身前,“擦擦眼泪。”

    程爱佳接过冷傲风递给她的手帕擦掉眼里面聚集的泪水,又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才将眼泪止住。

    “爱佳,我知道自从你流产以后,老妈对你的态度大不如从前了,我也知道你之前受了不少的委屈,可是你就不能看在老妈抱孙子心切的份上原谅她,包容她吗?”

    不能生孩子一直是程爱佳的死穴,听冷傲风这么说,程爱佳心里面难受极了,她抬起头看着冷傲风,“就因为我不能生孩子,就要忍受妈的冷嘲热讽吗?你知道她的话说的有多难听吗?你知道我每天要遭到她多少白眼和奚落吗?傲风,我真的受不了老妈这样对待我了,今天还拿中药给我喝,我对中药过敏的,一闻到那股味道就忍不住的想要吐,她竟然命女佣监视我喝汤药。”说着,她双手握着冷傲风放在桌面上的胳膊,一脸乞求的看着冷傲风,“风,我们搬出去住好不好?再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我真的会发疯的!”

    冷傲风顺手握住程爱佳的小手,大手轻轻的捏着程爱佳的小手,一双好看的眼眸垂下,看着程爱佳白皙的小手,“傲霜截肢,老妈已经很难过了,我们若搬出去住的话,老妈肯定会难受的,我们就体谅她一下,住在这里好吗?”说着,他抬起头一脸期待的看着程爱佳。

    继续住在这里,她会疯的,这样的**婆婆谁遇到,谁倒霉,她可不想再在这里住下去了,“可是..我受不了了,婆婆她...。”

    程爱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冷傲风截断,“放心,老妈已经向我保证了,以后不会再因为你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出言侮辱你,更加不会让你喝中药了。她会像从前那样好好的对待你。如果,她若是做不到的话,我们立马搬出去住,你说好不好?”

    冷傲风都这么说了,程爱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就继续留在这里。但是,婆婆若是像之前那样对待我,我真的会搬出去住哦,就算没有你,我也会搬出去住的!”

    冷傲风抿嘴一笑,伸出手捏了捏程爱佳可爱的脸颊,“你舍得丢下我一个人出去住?”

    程爱佳忍不住一笑,冷傲风就是这个样子,总是能在她生气的时候逗她笑,她故意板着脸对冷傲风道,“舍得!”

    冷傲风大手忽然间用力的握紧程爱佳的小手,一个用力将程爱佳从椅子上拽了起来,拽到他身前,而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身子向前倾,性感的薄唇准确无误的吻上程爱佳粉红的唇瓣。

    程爱佳举起粉拳轻轻的捶打了冷傲风的胸膛,“讨厌~呜呜呜~”就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冷傲风的舌顺势滑进程爱佳的口中,与她的丁香小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程爱佳装模作样的反抗了一小会儿,便热情地回应着冷傲风的吻,两个人热情的吻着...。

    冷傲风缓步走到冷爱家那边,双手托着程爱佳的**抱着程爱佳走到软椅前,将程爱佳轻轻的放在软椅上面,同时将椅子放平,用最快的速度褪去自己身上的束缚,大手拨开遮挡程爱佳私密处的底裤,一个挺身进入程爱佳,两个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

    凌霄医院。

    叶希走出电梯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撇看到刚刚关上的电梯里面,站着一个熟人,他两道俊眉微拧,古玉珍来医院干什么?

    就在他越过电梯时,他很清晰的听到古玉珍对冷傲风道,“傲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而且还是一个男孩!”

    他暗自一惊,难道冷傲风要对黎诺或者是的孩子做什么?

    那一刻,他心里面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的感觉,生怕黎诺和孩子出事,他紧忙回到电梯内,出了电梯,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停车场,驾着车子向公司的方向驶去。

    车子驶出不远,他就看到黎诺沿着大街边缘向前走,见黎诺安然无恙,他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来,他将车子停在黎诺的身边,打开副驾驶位置的车窗对黎诺道,“上车,我回公司,顺便载你一程。”

    黎诺没想到叶希这么快就从医院出来,还要载着她回公司。

    她本能的想要和叶希保持一定的距离,她略微想了一下,伸出手指着一边的大超市,婉言拒绝叶希,“不用了,我突然想去一趟大超市。”说着,她向一边的大超市走去。

    叶希想都不想的下了车,几步追上黎诺,和黎诺并肩而行,“我刚好想起来,家里面的洗洁精没有了。”

    家里面没有洗洁精了?

    就算没有了,也不用叶希这样的大老板来超市买洗洁精吧?

    叶希跟着她做什么?

    黎诺向前走的脚步略微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暂时,允许叶希跟着她,看看叶希想要干什么!

    其实黎诺来超市不过是为了拒绝叶希而已,她根本没什么可买的。

    可已经进入超市了,就要买点东西才行,不然动机太明显了,会令叶希难堪的!

    想到这里,黎诺便开始逛超市。

    而叶希则跟在黎诺身后,闲逛。

    黎诺见叶希总是跟在她身后,不由顿住脚步,转过身看着叶希,伸出手指着她的对面,“洗洁精在那里。”

    叶希原本想要继续跟在黎诺的身后的,可黎诺都那么说了,他不好继续跟着,他向前走的脚步顿住,转过身,向洗洁精专卖的地方走去。

    黎诺暗自舒出一口气,向婴儿用品专卖区走去。

    看到一双双可爱的鞋子,她爱不释手,买了两双可爱的小鞋子,还有小衣服,爽身粉,小被子,小袜子,洗澡盆等等...。

    她拎着一大堆婴儿用品走出专卖区,向收银台走去。

    因为东西太多,又有些沉,黎诺拎着东西走一段时间,停下来,休息一下,而后将东西一样一样的拎起来,继续向前走。

    只是,她才走出两步远,眼前人影一晃,紧接着她的手一空,手中的东西全都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中。

    黎诺不禁看着身前的叶希,他还没走?

    黎诺撇了撇嘴,不知道叶希跟着她干什么。

    她抿了抿嘴,上前一步走到叶希的身前,伸出手就要将叶希手中的东西抢回来,“我自己可以拿。”她的话才落音,那边叶希却径自拿着东西向前走。

    黎诺微拧着眉头有些无奈和不解的看着叶希的背影,他们已经说好了,不再有什么接触,这段时间明明保持的好好的,突然之间叶希这是怎么了?又开始可怜她了?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在叶希的身后。

    叶希为黎诺买的单。

    走出超市,叶希拿着东西到了车子前,将东西全都放在车子里面,而后为黎诺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

    黎诺略微犹豫了一下,随后坐在副驾驶位。

    叶希上了车子,倾身为黎诺系好安全带,才驾着车子离开。

    很快到了黎诺居住的公寓,叶希下了车,很绅士的为黎诺打开车门,待黎诺下了车,他才打开后备箱,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拎着走到黎诺的身前,“东西太多了,我送你上去。”

    黎诺想都不想的冷声拒绝,“不用,我自己可以。”语毕,她弯身从叶希手中拿过东西。

    叶希却没有给黎诺机会,径自拿着东西向黎诺公寓走去。

    黎诺脸色一沉,不悦的跟在叶希的身后进入公寓。

    叶希率先到了房门口,拎着东西等着黎诺。

    黎诺走到房门口处,打开房门,然后抬起头看着叶希,“总裁,这样的事,我自己能做,不需要你的帮忙。”说着,她弯身从叶希的手中拿过东西,打开房门进入房间,期间看都没看叶希一眼。

    叶希微拧眉头,在房门关上之前对黎诺道,“可有些事情,你自己做不来,没人帮助你怎么行?”

    黎诺关上房门的手略微顿了一下,随后对叶希道,“你错了,我能做的来,就算做不来,也不需要你的帮助,你的可怜,你的怜悯。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帮助我。最后一次可怜我....。”

    黎诺的话令叶希的身形一僵,他犹记得黎诺曾经对“说过的话,“当你的可怜用尽时,我该怎么办?到时候谁来帮助我?所以将你的可怜用在别人的身上吧,我不稀罕。”

    叶希站在门口深深的看着黎诺公寓紧闭的房门,良久,他才转身离开。

    **********

    冷家别墅。

    冷傲风和程爱佳在软椅上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直到两个人大汗淋漓,直到冷傲风将体内的热情全都释放在程爱佳的体内,

    两个人才结束....。

    程爱佳在上,冷傲风在下。

    程爱佳赤、裸着身子,****的摊在冷傲风的身上,她粉红的唇瓣在冷傲风耳边轻声的道,“风,我爱你~。”

    冷傲风抿嘴一笑,大手轻轻的拨开遮挡程爱佳眼帘的刘海儿,柔声道,“我也爱你!”

    程爱佳兴奋不已,起身,下了地面,开始穿上被冷傲风丢了满地的衣服。

    冷傲风却顺手揽住程爱佳的腰肢,让程爱佳背对着他,找准位置,直接进入程爱佳。他一双大手紧紧的附在程爱佳那对饱满的双峰上。

    “哈哈哈。”程爱佳忍不住笑了,半转过头看着冷傲风,“这样也行?”

    冷傲风一个挺身和程爱佳紧密结合在一起,“你说呢?”

    程爱佳但笑不语,热情的配合着冷傲风.....。

    良久,才结束。

    冷傲风起身体贴的为程爱佳穿上衣服,而后为自己穿衣服。

    程爱佳见冷傲风穿好衣衫,便走出书房,下了楼,到了厨房为冷傲风泡了一杯咖啡端进书房。

    此时冷傲风正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司的事情,见程爱佳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进入房间,他抿嘴一笑,放下手中的工作,端坐着身子深深的看着程爱佳玲珑有致的身躯。

    程爱佳将咖啡放在桌面上轻轻的推到冷傲风的身前,而后坐在冷傲风的对面,胳膊搭在桌面上,下巴放在胳膊上,嘴角边挂着满足的微笑,就那样看着冷傲风...。

    她和冷傲风刚刚做完,而后冷傲风工作,她坐在一边这样静静的看着冷傲风,她觉得这就是她此生最幸福的时刻,她的要求不高,能和冷傲风一直这样过一辈子就好!

    冷傲风端起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随后将咖啡杯子轻放在桌面上,他抬起眼眸看了程爱佳一眼,见程爱佳心情不错,便缓缓的开口道,“爱佳,假如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健康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冷傲风的话,像是一盆凉水似的从程爱佳的头顶直直的浇了下来,令程爱佳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她瞪大双眼看着冷傲风,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令程爱佳有种天堂跌进地狱的感觉,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居然是健康的!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前一秒她还有种置身天堂般幸福的感觉,下一秒,她就因为冷傲风一句话跌进地狱里面了!

    心底深处涌起无数复杂的情绪,有愤怒,悲伤,无奈,震惊和难过。

    但她很快将多种情绪压住,细细的品味着冷傲风话中的意思,假如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健康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这句话看似冷傲风在问她,其实,冷傲风心里面已经做好了打算!

    她脑海里面千回百转,不停的想着,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可她脑海里面一片空白,想不出该怎么办!

    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勉强扯出一个好看的微笑给冷傲风看,“给我点时间,我考虑一下。”语毕,她转身离开,在她转身之际,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边滑落到地面上摔成碎片。

    程爱佳回到卧室,便给老妈戴美静打电话,电话刚刚接通,她便忍不住的哭了,“妈~。”

    戴美静正坐在别墅大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接到程爱佳的电话,又听到宝贝女儿的哭声,戴美静的心立即慌了,她霍的从沙发上站起身,紧张的问电话那头的称爱就爱,“爱佳怎么了?为什么哭?”

    然而程爱佳一直伤心的哭泣着,哭够了的她,哽咽的对电话那头的戴美静道,“妈,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健康的!我该怎么办呀?”

    戴美静的脸色一变,“怎么会这样?不是说那个孩子健康的几率微乎其微吗?怎么会健康呢?”

    程爱佳用力的摇着头,“我也不知道,总之冷傲风对我说那个孩子是健康的,还问我该怎么办?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戴美静到底比程爱佳多吃了很多年盐,震惊激动过后,她便镇静下来,她略微想了一下,随后对程爱佳道,“那个孩子还没有确定是健康的时候,黎诺就不肯打掉孩子,现在确定孩子是健康的,要黎诺打掉孩子是不可能的了。剩下的只有两种办法,第一,让黎诺带着孩子远走他乡,让冷傲风找不到她们母子。第二,找黎诺协商,孩子生下来,由你和冷傲风抚养。”

    程爱佳紧皱着眉头对戴美静道,“妈,第二种办法之前我都已经试过了,黎诺根本不要钱,更加不会将孩子交给我们抚养!唯一可行的就是要黎诺带着孩子离开国内,可那是在冷傲风知道黎诺怀孕之前,现在冷傲风知道黎诺怀孕了,他根本不可能让黎诺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不管黎诺带着孩子去哪里,冷傲风都会找到她们母子的!妈,我该怎么办呀?”说到这里,她急的直跺脚。

    电话那头的戴美静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地开口对程爱佳道,“那就将事情交给冷傲风,让他自己处理,你只要极力支持冷傲风将孩子带回来,由你当成自己亲生的抚养就好。孩子能不能归冷傲风抚养,关键看黎诺怎么办,你只要站在一边看着就好。”

    听老妈这么一说,程爱佳心里面慌乱的心绪才渐渐的平复下来,她略微想了一下,才对戴美静道,“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语毕,她挂断了电话。

    她缓步走出卧室,来到书房门口,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书房门。

    “进来。”冷傲风好听的声音透过房门传进程爱佳的耳朵里面。

    她轻轻的推开房门,进入书房,缓步走到办公桌前,坐在冷傲风的对面。

    冷傲风见程爱佳进入书房,不禁有些紧张的看着程爱佳,他很想知道程爱佳是怎么想的。

    程爱佳抿了抿嘴,一双好看的眼眸深深的看着冷傲风帅气迷人的脸颊,“傲风,我想了一下,决定...。”

    冷傲风立即瞪大双眼紧张的看着程爱佳。

    程爱佳略微顿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我不能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是我今生的遗憾,不能让你有自己的孩子,我心里面愧对你,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对你的这份愧疚,刚好,黎诺怀孕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是健康的。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想让你将黎诺的孩子抱回来,我们养着,为了弥补我对你的亏欠,我发誓,我会将那个孩子当成我亲生的孩子抚养的。”虽然她和黎诺接触不多,但她知道黎诺是个倔强的女子,黎诺那么爱自己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将孩子交给冷傲风抚养,而冷傲风今生只有那个孩子一个血脉,他会拼尽全力将那个孩子抢回来的。而她,只要支持冷傲风就好,就让冷傲风和黎诺互相争斗吧,她站在一边卖呆就好,不管那个孩子是否归冷傲风抚养,对她来说都没什么损失,第一,抚养冷傲风的孩子总比抚养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要好上许多,第二,冷傲风就算得不到孩子,他知道自己有个亲生骨肉,就不会太责怪她不能给他们冷家传宗接代了。

    冷傲风根本没想到程爱佳会这么做,欣喜若狂,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程爱佳身前,双手捧着程爱佳的脸颊,性感的薄唇用力吻了一下程爱佳粉红的唇瓣,“爱佳,你真是识大体又懂事。”

    程爱佳抿嘴一笑,热情的回应着冷傲风的吻,她暗自在心里面加了第三条,冷傲风会越来越爱她!

    刚刚分开的两个人,此时又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室内满是激情...。

    激情过后,冷傲风体贴的为程爱佳穿上衣服,而后自己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顺手拿着搭在椅子上面的西装,边穿衣服边对程爱佳道,“我现在就去找黎诺和她商谈孩子的抚养权。”

    程爱佳的心一沉,冷傲风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黎诺吗?

    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可面上却挂着好看的微笑,她伸出手拽着冷傲风的胳膊,样子小脸看着冷傲风柔声道,“还是我去吧,你刚刚逼迫黎诺将孩子打掉,现在又去和黎诺商谈孩子的抚养权,黎诺一定会拒绝你的,还是我去吧,我们都是女人,容易说话。”

    冷傲风略微想了一下觉得程爱佳说的很有道理,他微微点了点头,“我和你一起去。”

    **********

    回到家,黎诺将买来的东西整理好放在衣柜里面,看着小孩子可爱的小袜子,她忍不住的拿着小袜子在脸颊上贴了贴,脑海里面还想着小孩子穿上袜子时的样子,想着想着她就觉得自己很幸福,幸福到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她将小袜子放了起来,随后关上柜门,

    柜门外,镶嵌着一块大镜子,她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伸出手点着镜中自己的脑门儿,“黎诺,光是想想你就觉得这么幸福,将来,孩子出生了,你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

    正在她开心的时候,电话响了。

    她没看来电显示便接听了电话,“你好。”

    “是我,我就在你公寓楼下,出来,我们谈谈。”电话那头的程爱佳对黎诺道。

    黎诺脸色一变,好心情在听到程爱佳的声音以后瞬间消失的无影踪,她冷声的对程爱佳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以后别再打电话给我,你的声音会令我恶心到想吐。”语毕,不带程爱佳说什么,她便挂断了电话。

    被黎诺挂断电话,在程爱佳意料之中,她冲冷傲风挥了挥手机,“瞧,我的电话她都挂断,别说你打电话了,更别说你想要孩子的抚养权了。”

    “现在怎么办?”冷傲风看着程爱佳问。

    程爱佳伸出手指着高高的楼层,“当然是上去找她喽。”说着,她打开车门下了车。

    冷傲风也下了车,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公寓。

    挂断电话以后,黎诺便将手机丢到一边,关机。

    她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似在看电视剧,实则脑海里面在想着程爱佳又找她干吗?

    想着想着,更加没心情看电视剧了,她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掉,顺手将遥控器丢到一边,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窗子前,向下望着公寓下面的美景,以此来舒缓心中郁闷的情绪,可她却看到冷傲风和程爱佳下了车子进入她公寓的单元。

    没搞错?

    居然找上门来了!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