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3章 缠绵不尽 (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高官的征途:女关长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于是他就用抱住汪妙可大屁股的两个手把她的屁股扳开了一点点,然后就伸进去一个手指去捣弄她那朵菊花了。

    “嗯!”汪妙可用手拍了拍他的脸,然后又用自己吊在前面有脚弯起来勾了一下他的那条男人器官,嘟哝了一句说:“这是干什么吗?”

    “妙可!刚才帮你洗那个地方的时候,我发现那里真美,而且手指插进去时感觉到很强的压力,我想如果能把我的那个东西搞进去,应该会比搞前面更加紧吧,真得想体验一下!”彭雪有些淫荡在说着。

    “是吗?你真想搞呀?”汪妙可笑着问道,其实她已经是有了这个打算了,以前别人想要搞自己的那朵菊花之时,她都是坚决的拒绝了,因为她一直都认为自己和很多的男人发生过关系了,可以说前面的那个洞已经是被别个搞了无数次了。而菊花却只有彭雨搞过,所以她一直都想把这个菊花当成自己对彭雨忠贞的一个器官,只给他一个人搞,当然新婚之夜肯定是也要给他搞的。

    只不过是今天的新郎换成了彭雪了,汪妙可相信他是没有搞过女人的菊花的,所以就想让他在自己身上来尝这个鲜,这样他也就算是有了一个更加难以忘记的新婚之夜了。

    “是!真得想!可以吗?”彭雪边说边继续用手在拔弄着她的那朵菊花。

    “嗯!现在你是我老公了,当然你想搞哪里都行呀,这是你的权利,我有义务要配合你的。但是为了让我们的新婚之夜更加的浪漫和刺激。我想今晚就把所有的洞都奉献给你搞。你要一步步的来!”汪妙可很是淫荡地边说边用脚在继续勾弄着彭雪的那条男人器官,只见他的那条本来就已经是跃跃欲试的男人器官果然很快的就又挺了起来,真得就像是一挺大炮那样斜斜地指向了空中。

    “所有的洞?”彭雪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他有点不太明白,还有什么洞可以搞呢。

    “对!那个地方你刚才都已经是搞得我有了三次的**了,接下来就是上面的这个洞了!”

    “你是说嘴巴?刚才不是已经搞过了吗!”

    “是!但是刚才只不过是会了搞下面而用的一种**手段而已,我现在想你专门来搞它,并且在里面射了,不要抽出来,我要把你射的东西都吞进去,这样才会最有意义了!到了。你把我放下来吧!”两个人说话这么久,慢慢走的话也早就到了床上了,主要的是彭雪一边背着汪妙可一边在原地跳了起来,想增加她和自己身体接触部分的摩擦力。

    “哦!”彭雪把汪妙可往床上一抛,然后就反过身来面对着她了。

    “你过来一点!先扒在床上!”汪妙可拉了一下彭雪。

    当彭雪有些迷惑的扒在了床上时,汪妙可却把他的两条腿弯了起来分开,然后就把他的屁股给扳开来了一点点。

    “哦!***!”彭雪马上就发出了欢快的叫声了,原来汪妙可把他的屁股扳开以后就把自己的舌头落在了上面那朵男人的**上面了,围着那朵菊花就转起圈来了。

    一个男人如果不是常去那些桑拿**的场所,是绝对很少会享受到这种服务的,没有几个女人会很随便的就像狗一样去舔一个男人的屁眼的。因为女人天生就是矜持的,即使有这个想法也不会轻易的去做,何况那个地方可是排泄废物的,想起那些废物的样子就会让人反胃的,还要去舔?那是很让人害怕的。

    所以说彭雪的这个地方应该也算是很敏感的,被汪妙可一舔就扭动了起来,也是身不由己的就叫出了声音来。

    汪妙可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免得盖住了自己的眼睛并且老是在他的屁股上扫来扫去,一不小心还舔着自己的头发了。

    因为有了汪妙可的口水的润滑,加上彭雪本身就有了一点**,所以他的那朵本来是闭合的紧紧的菊花居然张开了一点口子,看上去也还是很漂亮的一个东西。

    汪妙可的舌头灵活的在彭雪那朵菊花上面的那一圈皱褶肉上舔着,这会见那中间露出了一个小孔,于是就舔到那个中间去了,并且很快就成功的把自己的舌头前端插进了他的直肠里面去了。并且轻轻的转着圈,像一个镙丝钉一样慢慢的边转边往里面推进。

    “哦、哦、哦….太爽了,妙可,谢谢你!”彭雪兴奋无比的说着。真得那种大肠头被一条温热而又灵活的东西在那里搅来搅去的感觉实在是太新奇和刺激了,让他一个男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扑哧、扑哧…”舌头的长度毕竟是有限的,汪妙可旋转了一会后,自己的嘴唇都已经是完全的贴着他的屁股了,也就是说休想再前进半分了。于是她就改变了策略,先是把卷起来的舌头抽出来了一点,然后再像男人搞女的**那样猛地往里面插去。

    男人还是有老婆好呀!彭雪在享受汪妙可舌头带来的快感时想到。毕竟他只有这一次才享受到了如酣畅淋漓的屁眼被舔,被狂插。同是他也感觉到自己太幸福了,汪妙可这样一个外表如此清纯的女人,在床上居然如此的风骚,而且还是一个厅局级的高官,在性生活上那么放得开,那真得是在外面是淑女,在床上就是荡妇呀!一个男人有几多的运气能碰上这样的一个女人呢。

    今后一定要对她好,不光是在精神上要对她好,就是在床上也要尽量的满足她,让她体验到一次次的**,让她充分享受到做女人的快乐。

    正当彭雪边想心事边享受那舌头深入直肠的快感时,汪妙可却停止了动作,把自己的舌头抽了出来,用手轻轻的揉搓了一下,然后拿过来一张纸巾把他的那朵菊花擦拭了一下,接着就一把把他翻过来了。

    汪妙可把彭雪翻过来之后。让他仰面朝天,同时也是把他的双腿屈膝并分了开来。然后她就扒了下去,用舌头舔起他的那两个蛋来了。

    “哇噻!真过瘾!”彭雪心里狂叫好,那温热的舌头轻轻的滑过那同两个蛋时真得太舒服了。

    可是更加舒服的事情接着发生了,汪妙可居然张开了嘴,就把他其中的一个蛋含进嘴里去了。并且在里面就像小孩吃糖一样的转来转去,那温热的口腔和口水把那个蛋包拢着,那种感觉到真得让彭雪都挺了一下身体,太舒服了。

    接着喘着粗气的汪妙可又换了另外一只蛋,以同样的口法把它放在嘴里面调弄。同时她还用手在轻轻的套弄着他的那根指着老天的**和那一簇黑毛。

    在这双重的刺激之下,彭雪的那条东西更是胀大无比了,已经是到了极度渴望插入女人**里去了。还好就在这时汪妙可已经是把他的那只蛋吐了出来,然后头往前伸了一点,张开那粉红而且水滤滤的樱桃小口,一口就含住了他的那个油光锃亮的**了,然后也只是轻轻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就把头住下压,彭雪的那根东西就慢慢的全部不见了踪影,只是看见汪妙可的腮都鼓得老高的了,同时还看见她的喉咙也是鼓了起来。

    “卟、卟…..”随着汪妙可嘴巴的上上下下,彭雪的那一条东西就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了,并且还发出了这种吞吐东西的声音。

    就这样吞吐了几分钟之后,彭雪都感觉到有点射意了,于是他就把她的头托了起来,同时自己也站了起来,这样当他站直了在床上的时候,汪妙可就跪在了床上,但是她的嘴却是一直没有把他的那根东西吞了出来,因为彭雪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头,让她的嘴始终是含住自己的那根东西。

    因为之前汪妙可已经是对他说过了,要在新婚之夜把的所有的洞都给他搞一个够,并且说了嘴巴虽然是搞过了,但是却并没有在里面射过,只是为插她私处那个洞的一种**手段而已。所以这个时候彭雪站了起来后就占主动的地位了。

    他是站着的,汪妙可是跪在床上的,这样汪妙可的嘴就是刚好他的胯部那么高,这样两个人都不吃力。于是彭雪就双手抱着汪妙可的头,开始了主动的攻击了。

    当他要插入的时候就把她的头猛地往前一拉,自己的腰猛地往前一挺。这样他的那个东西就瞬间没入到了汪妙可的喉咙深处去了,只看见她的喉咙明显的突出了很多,都可以看见一条大大的东西在里面钻入。

    当他要抽出来时,就把她的头往后推,同时自己的屁股往后退。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插,很快汪妙可的眼神都有一点泛白了,很是无神地看着眼前那根快进快出的**。因为那根大东西一直那么堵在了喉咙里面,自然而然是要影响一个人的呼吸的,何况她本身就是在做着剧烈的动的,所以很快就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而彭雪干得正起劲呢,他抱着汪妙可的头依然在一如继往的把自己的东西插来抽去,没有注意到她的这种反应是因为窒息,还以为也是像平时快要**时那样的神情恍惚呢。

    可是强烈的窒息感让汪妙可在感觉到一阵阵的快感奔涌而来时,她的意识也是渐渐的模糊了,人好像是漂浮在云端里一样,感觉很舒服,也感觉到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似的。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彭雪却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头,让自己的那条东西无死死的塞在了她的樱桃小口里面,然后屁股就是一阵的抖动,一股液体就径直射进了汪妙可的喉咙深处了。

    “咕噜、咕噜…”汪妙可本能的有了几下吞咽的运作。然后**突然一挺,头就无力的垂了下去,人是真正的晕了过去,不过因为她在那窒息当中感觉到喉咙里一股滚烫的液体,很是有了一种变态的**。所以此时此刻的她即使是晕过去了,但是脸上还是带着笑的。

    “啊!”彭雪在射了之后,才发现**之下的汪妙可已经是晕过去了,于是赶紧把自己的那个还沾着汪妙可口水和前端还滴着精液的**给抽了出来,然后把汪妙可放平,一边揉搓着她的xiong部,帮她恢复自主呼吸。因为彭雪以前就已经是有过了把汪妙可搞得晕过去的经历了,所以这一次他倒也没有什么害怕了。

    由于这种昏眩是呼吸不畅和过度兴奋引起的,因此当彭雪把那长东西抽出来以后,也就想当于是把引起晕厥的原因排除了。吐出了彭雪那根虽然不算是最大,但也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出来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很快汪妙可的脸上就迅速的恢复了潮红。那xiong部上的**也就剧烈的起伏起来了。

    “醒了!”汪妙可睁开眼睛后,彭雪扒在她身边温柔的看着她。

    “嗯!别担心!这上正常现象!咳咳…..”汪妙可刚说了一句话,却咳了起来,因为喉咙里面好像总是有什么东西沾住了似的,上不上下不下的很不舒服,就像是有一口痰堵在了那里。

    “等一下,我去帮你倒一杯水来!”彭雪一见汪妙可这个样子,就飞快的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过来。

    “咕噜!”汪妙可吞了一口温水后,眼睛眨了眨,再咽了一下喉咙,发觉已经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想着可能是刚才彭雪射的东西没有完全吞落到肚子里面去,就有了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那脸都是红红的。

    “你去做什么呀?”彭雪看见汪妙可喝了水后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就很是关切的问道。

    “你看我这里是什么?”汪妙可抬起一条腿,露出自己的私处给彭雪看。

    “啊!怎么会这样呀?刚才明明没有搞这里呀,只是搞你的嘴巴,而且还是在你的喉咙里射的,难道力气太大了,从上面射到下面出来了?”彭雪看见汪妙可张开的私处一大滩的粘稠液体,就很是不解的问道。

    “傻了吧,你!”汪妙可嗔笑着用手点了一下彭雪的额头说道:“从上面射的东西怎么会从下面出来呢,那全部都到我胃里面去了!”

    “那你这里怎么这么湿呀?”彭雪说着还用手到她的私处抹了一下,感觉就是滑溜溜的。

    “哦!这是我刚才有了**,它自然分泌的液体呀,这个都不懂?”

    “啊!我以为你那个地方是要搞了才会**呢,怎么搞上面的洞下面也有**反应呀?”

    “是呀!女人的**是全身心的,就是说只要有**,全身都是会有反应的,呵呵,这都不懂,看来以后我得多给你来做一下试验,走吧,一起去洗吧!”汪妙可笑了笑后就推着彭雪往洗手间走去了。

    ………

    “妙可!你说你身上的洞今天都要给我搞一个够呢,现在已经是搞了两个了,你怎么又睡觉了,应该还有吧?”两个人洗完澡出来,彭雪见汪妙可什么都没有说就往床上躺下了,就扒在她的身边问道。

    “哇噻!老公,你还真是一个猛男呢!才搞完就想着又来了,我可要休息一下再说。不瞒你说,刚才你搞我的嘴巴搞得实在是大厉害了,在我体验到那中另类的快感的同时,我的嘴巴都是火辣辣的,估计有的地方都是给你磨破了皮呢,而且刚才你发现没有,我刷牙都刷了好几分钟,到现在好像还有你的那个味,所以我一定要静心的休息一下了~!”汪妙可看着彭雪说着,脸上是那种很幸福很满足的表情。

    “哦!那好!还真是有点累的感觉,不过这种累是我最想要的累,能够和你结婚,我真得就是累死在婚床上都值得呀!”彭雪听了汪妙可的话后就躺在她的身边搂着她很是痴情地说着。

    “呸!别说死这个不吉利的话,我已经是你的了,以后慢慢来就是了,何必急于一时呢,细水才能长流!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你想搞我,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的,来吧!先休息一下吧,还有一个洞今晚是一定要完成的!”汪妙可充满柔情的看着彭雪说,并且在说的时候把手放在了他的那个男人器官上了。

    ………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