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一尊凶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妖神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有了充裕的极品真气灵石,萧寒终于将这门【螭龙玄冰大真气】,修炼至一定火候。不过并未圆满。原因无他,萧寒如今境界尚低,才开9枚真穴,体内无法囤积太充沛的玄冰真气,化形出来的螭龙,也就数丈长,没有灭国屠城之威。遇到一般的真气境,可以依靠功法本身的品质,稍微越级挑战;但与诡变百出的妖侠对决,则会吃力。

    “现在要不断尝试,冲开第10枚真穴,达到真气境一段巅峰。并冲击真气二段。”萧寒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

    不过,两日后,便是墨痕公主远嫁东域的出行日。

    “一定要尽快离开烽火帝国,甚至脱离南域才行,否则始终骨鲠在喉。”萧寒开始思考出行日有可能发生的种种突发情况。

    一个时辰后,萧寒离开这座偏殿。

    ……

    萧寒居处。

    墨痕公主来了,胡姓真气境老者亦随同而来。

    萧寒将全身与头脸罩在黑色斗篷中,一道道寒冰曦光,闪烁不定。

    “云,两天后,我们便要出行了。”墨痕公主脸有忧色的道。

    “无妨。一切见机行事。”萧寒沉声道。

    那‘胡伯伯’,名叫‘胡成和’,开了30枚真穴,境界为真气三段巅峰,若能冲开第31枚真穴,则飞升至真气四段,精神层次与生命结构都会有所蜕变。但很难,第31枚真穴是一道天堑。

    “云先生…你的伤势恢复了,而且功力满盈,老朽在这里恭喜了。看起来,云先生修行的是冰属性功法。”胡成和略微试探的对萧寒道。

    萧寒知道,这老者是墨痕公主的心腹。因而对他还算客气,“区区一门玄冰真气,不足挂齿,江湖中的小把戏罢了。今次亏得公主殿下相救,在下才有复原的一天。在下一介江湖散修,既然承蒙公主殿下招揽,自然竭力保护公主殿下,一路上,护送公主殿下前往东域。胡前辈。出行的事情,是如何安排的?”

    如今,萧寒以墨痕公主从江湖中招揽而来的散修自居。他不再躲躲藏藏,故意大马金刀的放出螭龙玄冰真气,蒙混视线。

    “嗯…”胡成和深深看了萧寒一眼。旋即哑然失笑道。“云先生,近来,帝国正在通缉一名要犯,此人是**宗的少年‘萧寒’,年龄与云先生相仿。若非云先生修炼的真气功法,同那‘萧寒’截然不同,老朽肯定要误会云先生。便是那‘萧寒’。哈哈哈哈…”

    “哦?萧寒?”萧寒心中一震,旋即用漠不关心的口气道。“**宗的弟子?没有听说过。”

    胡成和一脸笑意。“此人刚刚在**宗崛起,真气一段,便惹下弥天大祸。云先生没有听说过他。亦不足为奇,据说此人修行一种‘灵龟真气’,古色古香,而且还是一名刀客。罢了。不说此人了。云先生,今次墨痕公主殿下出行。我们这些家臣,统统陪伴左右。另外,南宫夜将军亲率2000精锐,沿途护送。”

    “南宫夜将军?”萧寒一窒。

    “嗯。烽火帝国皇室十大名将之一,南宫夜将军,真气境四段的强人,是一名妖侠。帝国的基石与栋梁。皇上身边的红人。”胡成和慢条斯理的道。“云先生应也知道,从南域至东域,一路艰辛,路程漫长与遥远,少不了种种危机。譬如那些凶横的山贼与江洋大盗。而最令人担忧的,是至邪的妖族。若是由我们这些家臣护送公主殿下,实在难以披荆斩棘,顺利抵达东域。”顿了一顿,胡成和喟然叹息道。“我们从小看着公主殿下长大,何尝愿意让她远嫁到东域…哎,皇上真是狠心哩。”

    “南宫夜,真气四段,妖侠…”萧寒喃喃道,“这南宫夜,应不属于我们这一阵营吧?”

    “云先生,南宫夜将军乃是直接听命于皇上,而且他是妖侠,今次全权负责护送公主殿下之事宜,认真来说,我们都要听从他的号令。”胡成和略微有些不忿的道。“南宫夜将军,他一方面是护送保驾,另一方面则是监视公主殿下。整个帝国上下,都知道公主殿下不愿意远嫁,皇上定然是怕途中出岔子,唯恐咱们这些家臣维护公主殿下,偷偷帮助公主殿下逃走。老朽就听说,南宫夜对咱们这些人,有先斩后奏之权。哎……”

    “在下明白了。”萧寒微微点头,“胡前辈,咱们这边都有些什么人?”

    “服侍公主殿下的婢女200名,花匠50名,老嬷嬷50名,仆役200名,厨子50名,裁缝50人,乐师50人,工匠200人,马夫与车夫200名,肉身境护卫500名,真气境护卫由老朽指挥,有五人。都是墨痕公主殿下的心腹。对了,加上云先生你,我们这边,一共有六名真气境武者。”胡成和一五一十的道。“总而言之,咱们贴身保护墨痕公主殿下。若然遭遇到外敌,甚至于妖族,则全部由南宫夜将军率军抵挡。”

    ………………

    烽火帝国。皇宫。御书房。

    皇帝坐在一张书桌后,翻看着一本古旧书册。

    一名太监佝偻着背进入书房,低声道。“皇上,南宫夜将军来了。”

    “嗯…”皇帝淡漠的点了点头。

    很快,一尊身穿将军铠甲,龙行虎步的中年男子,步入书房。

    这中年男子一张脸略显狭长,乃是张马脸,不过双目神光炯炯,气势旺盛。他刚一进书房,整个书房的温度便上升了许多。一团真火时不时的在他身后燃烧着,曦光蒸腾,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一条条人影,在真火中挣扎,并发出哀嚎声。十分惨烈。

    “南宫夜,你的‘焚天大真气’,几近圆满,真火焚尽万物,能杀敌于无形间,千里锁魂,一念之间灼山煮海,气吞山河。过两年,你或可能拥有参加妖侠排行榜争夺赛的资格。在排行榜上谋得一席。”皇帝用欣赏的眼神看着南宫夜。

    南宫夜随意的站立着,他整个人气势如剑,又如一座险峻的孤峰,刺破青天,非同小可。“皇上谬赞了。”

    “嗯。今次护送墨痕前往东域‘吞天帝国’。路途艰辛,你趁此机会,可以多多磨砺斗志,煅烧精神。你现在开了35枚真穴,若能再开几穴,有望冲到真气五段。”皇帝点头微笑道。

    “皇上,这很难。末将天赋有限。这几年一直卡在瓶颈中,屡次冲击第36枚真穴无果。除非得到逆天篡命的宝药与机缘,否则很难寸进。不达到真气五段,末将很难挤上妖侠排行榜。”南宫夜眼中掠过一抹黯然之色。

    “嗯…事在人为。南宫夜。今次你若凯旋归来,朕向妖侠塔求恳,但愿能够赏赐下来一些圣药赐予你。”皇帝施恩布惠道。顿了一顿,皇帝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似乎看向冥冥中极遥远的某处。“南宫夜,你亦知道。烽火帝国的祖地,是在繁盛的东域。准确的说,我们烽火帝国,是东域大帝国‘吞天帝国’的一个分支。当年‘吞天帝国’一名皇子,率领部族来到南域,开创了‘烽火帝国’,他是朕的先祖。今次,朕好不容易联系到‘吞天帝国’高层,但愿藉此机会认祖归宗。”

    “皇上…”南宫夜犹豫了一下,亦还是出口道。“皇上真舍得让墨痕公主去做祭品?”

    “嗯…”皇帝微微闭了闭眼睛,当他睁开眼睛时,目中爆射出精芒。“认祖归宗,必须要祖祭!而且,吞天帝国,至今沿袭了活人祭祀的族规!朕不送出活人祭品,怎能显得心诚?活人祭祀,乃是最尊崇的礼仪,可以感动祖神!今次,墨痕远嫁是假……”

    “可是,皇上,没有必要将墨痕公主作为祭品吧?在帝国内挑选一些质素不错的民女,岂非更好?皇上真狠得下心,牺牲墨痕公主?”南宫夜疑惑道。

    “哼!墨痕出生之时,天降异象,朕向妖侠塔一些大能请教,竟然得知,此女诞生,令朕有灭国之祸!朕若不在她20岁之前将其处死,烽火帝国将分崩离析,毁于一旦!朕亦将身首异处!”皇帝眼中闪过一抹凶戾之色,愈来愈浓烈。“宁可朕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朕!区区一个墨痕,牺牲便牺牲了,朕岂能容她颠覆皇朝霸业?今次祖祭,她是祭品!南宫夜你记住,若在途中,稍有异变,你可将墨痕就此处死,带人头回来见朕!祖祭之事,朕再另谋他法。或有可能,朕会亲自带着祭品,前往东域吞天帝国。总而言之,今次,若一切顺利,墨痕当可活着到达吞天帝国,作为无上祭品,活祭先祖,那是她最好的归宿;一旦有变,直接处死!”

    “末将遵旨!”南宫夜领命道。

    “嗯,出行之日,朕就不去送别了,省得见了心烦。朕容墨痕安然活了这许多年,已是仁至义尽!”皇帝挥了挥手。“南宫夜,你去准备出行诸般事宜吧!”

    ………………

    两日后,墨痕公主远嫁出行日。

    浩浩荡荡的队伍自烽火帝国皇宫出发,逶迤东去,前呼后拥十几里,旌旗招展,彩衣飘扬,车轮轧轧,鼓声咚咚,好一派帝王嫁女的威仪。

    烽火帝国当今皇帝虽未能前来亲自送行,但随嫁人员,宫娥彩女,乐工裁缝,技艺工匠,护卫武士等多达数千人,陪嫁物饰之丰更是令人炫目。足足装载了数十辆大辇!

    庞大的送迎队伍最中间,是墨痕公主的座驾,一辆八匹蛟马拉拽的青铜大辇。四周簇拥着墨痕公主的家臣。

    萧寒一身黑色斗篷,骑着一匹高头健壮蛟马,守护在公主座驾左侧。右侧方是胡成和。前后亦有墨痕公主的贴身护卫,真气境武者。

    在队伍最前面,是南宫夜大将军,率领1000名精锐开路;队伍最后面,有南宫夜的两名偏将,亦率领1000名精锐,殿后。

    队伍出了皇宫。十里长街,黎民百姓夹道欢呼。

    “哼~~~~”南宫夜骑的并不是蛟马,而是一匹有着上古狻猊血统的异兽,张牙舞爪,盛气凌人。

    此时,南宫夜眼中掠过一抹嘲弄的表情,“很隆重么?墨痕公主,大约你还不知道,你今次前去东域。并非远嫁,而是活祭…只怪你命运多舛,于我烽火帝国,竟有灭国之祸…嗯,这一路上。你老老实实便罢,若敢有半点异动,本座先斩后奏!”

    赫然,南宫夜眼中掠过一抹淫邪的光芒,回头朝墨痕公主的座驾瞧了一眼,眼中似乎在酝酿什么,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

    行路数个时辰…

    “南宫将军…”一名偏将,从后面骑乘蛟马冲了上来,这人乃是真气境二段,属于南宫夜的心腹之一。“南宫将军,末将刚才巡视过了,墨痕公主的亲卫队中,多了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奇怪人物。真气境一段。”

    “嗯?身穿黑色斗篷的奇怪人物?最近,举国正在通缉那**宗少年萧寒。遍寻不获,这少年若人间蒸发一般…这个…他应当没有可能混入皇宫,出现在墨痕公主的送迎队伍中……”南宫夜一窒,旋即弹了弹指甲。“张恒,你去盘查,看看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混入公主亲卫队中。嗯……顺便威慑一下公主与她身边的人,让这些人一路上都规规矩矩的。不至于出什么差错。”南宫夜玩味一笑。“你应懂本座的意思吧?”

    “末将明白!”那偏将邪笑了一下。“末将定让公主知道,出了皇宫,她一言一行,便得按照南宫将军的意思来,什么公主脾气,尽早都给收敛起来!”

    “嗯,去吧。”南宫夜意得志满的笑了起来。

    ………………

    “嘿嘿…混迹在这么多人中,恐怕没有谁会发现我吧?只要将南宫夜那厮瞒过去,小爷我大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南域。那些追杀小爷我的家伙,总该会给烽火帝国皇室一些面子吧?现在是皇帝嫁女,应当也没有人会怀疑到这上面来。”萧寒默默思考。“只不过,这一路上,我身穿斗篷,遮头盖脸,难免令南宫夜起疑,他是妖侠,要糊弄他,也甚是棘手。”

    就在这时…

    那南宫夜的偏将,真气二段的张恒,率领十几名肉身境武者,策马飞奔至公主座驾之前。“请公主停驾!”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胆敢阻拦公主座驾!”胡成和横眉怒目道。

    公主大辇身边的几名真气境武者,纷纷勃然变色。

    张恒冷哼一声,竟然直接看向裹在黑色斗篷中的萧寒。“你是谁?本座看你并不是墨痕公主的家臣,速速将斗篷摘了!”

    “放肆!竟欺侮到我们头上了!”胡成和本就对今次公主远嫁极为不满,本来,公主亲卫队与南宫夜,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那就罢了。现在,南宫夜竟然遣人来捣乱!胡成和老于江湖,岂有不知道南宫夜是想趁此立威。

    “废话!”张恒连眼角余光都不看向胡成和,眼睛里全部都是不屑。“最近帝国正在通缉一名**宗少年,你藏头露尾,恐怕有重大嫌疑。快快将斗篷摘了,否则,直接处死!”

    “太过分了!云先生乃公主招揽的江湖异人,岂容你说处死就处死,你将公主殿下置于何地?”胡成和暴怒发狂道。

    “嘿嘿…”萧寒心中发急,索性直接豁出去了。他深知,这时候若服软退避,肯定招来诸般怀疑,搞不好会露陷,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惊扰公主座驾?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立即下马,跪下,祈求公主原谅,否则,要你断手断脚!”萧寒厉声道。

    “哈哈哈哈哈!”张恒与手下尽皆狂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了天下间最大的笑话。

    “看来,你们真是想死了…那我就成全你们,送你们上路吧!”萧寒一声狞笑,赫然之间,一条五丈长的螭龙从萧寒体内冲出,一声咆哮,天寒地冻,一口冰魄寒气喷吐而出,瞬息之间,将张恒手下几名肉身境士兵冻成冰渣,粉身碎骨!

    那张恒万万没有想到,萧寒说动手就动手,凶残如斯。而且,他体内开14枚真穴,也就是普通真气境二段的武者,强也强不到哪儿去,恐怕还不如之前被萧寒击败的名剑山庄少年天才刘锋。

    “啊!!!!”

    顷刻之间,悴不及防之下,张恒左臂结冰,惊声惨叫,胯下蛟马已被冻成冰雕,他一个趔趄摔落下马,跪在地上瑟缩颤抖,一个呼吸不到,乌黑的头发上便结满冰霜,冷气蒸腾。

    “嗯,这就对了,你肯下跪求饶,可以免去一死。”萧寒语调阴冷。

    胡成和等人倒抽凉气,噤若寒蝉的看着萧寒,心道,这云先生,还真是一尊凶人啊,由他保护公主,恐怕是极好的,以免公主受辱…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