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被跳湖的青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广阔无垠的宇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无比神秘的。神秘的原因在与无法探究。因为我们无法到达,甚至无法观测到宇宙中亿万光年外的任何事物。而亿万光年的距离对于无限大的宇宙来说却是如此渺小,不过只是两个点中间的一条线而已。

    没有人知道,在亿万年前离地球数百亿光年外的某个星球上,曾有过一个将艺术文明发展到极致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哪怕一个种田的老农民,如果穿越到了地球上,都能被冠以艺术大师的称号。而他们的专注研发的科技,也主要是针对如何将他们的艺术成就能最大限度的传承下去,他们甚至为了自己的后代,在艺术的道路上少走弯路,发明了一种叫艺术基因的东西。在每个婴儿刚出生时,就注入他们的大脑。而艺术基因里承载的便是这个世界上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研究出的各种艺术知识。

    这个世界没有战争,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主要表现一年一度的艺术成绩大比拼上。

    可是这样一个安宁祥和的星球却因为一颗直接向他撞来的大型天体碎片而面临泯灭。在这个世界的人们得知自己的世界将会被毁灭时,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自救,而是如何将他们的艺术成就继续传承下去。所以在世界毁灭的最后的一段时间里,这世界的人们举世界之力,制作了无数个用与传承他们艺术成就的生物基因匣。无数的基因匣里面包含了这个世界里几乎所有与艺术有关的传承。音乐,美术,文学,思想,哲学等等。

    在这个世界即将被毁灭的最后关头,将艺术视若生命的人们将这些传承了他们艺术基因的匣子,从星球的各个方向shè入了宇宙之中。他们最后的奢望便是,在无限的宇宙中,会有跟他们类似的智慧生命,能将他们的艺术延续下去。

    亿万年过去了,无数的小匣子在宇宙被各种意外损毁。但是其中一个继承那个世界音乐细胞的小匣子,却幸运的躲过了无数的灭顶之灾,经过了百亿光年的旅程,来到了地球附近,紧跟着被地球的引力所吸引,向着地球飘落。

    #############################################################

    陈楚凡正落寞的走在学校内南湖边的水泥小路上,沿着湖畔的小路种着一排杨柳。正值三月初时候,杨柳枝条上已经鼓出鹅黄sè的嫩芽,一个个就像雏鸡的小嘴。本只是yīn沉的天气突然下起了雨,柳条在飘摇的风雨中轻晃,像是轻盈的少女正舞动着纤细的手臂。不时的还会有嫩芽,被雨点击落,轻柔的飘落在陈楚凡的头发上。

    陈楚凡却毫无所觉,他已经沿着这条小路来回走了三遍了。因为下着雨,往rì在小路旁草丛里约会的恋人们都不见了踪影。只有偶尔匆匆从此路过的学生,会对着这个在雨中不打伞散步的男生,投上一眼诧异的目光,随后便擦肩而过,不在关注。

    “又是一个失恋了的可怜孩子!”基本上每一个跟陈楚凡擦肩而过的同学们都做如此想。已经是二零零零年,大学里谈恋爱已经成了大学生们的必修课之一。所以学生们失恋后的种种古怪行为也已经成为了校园里靓丽的一道风景线。相比于失恋后的其他古怪举动,在湖边淋点雨又算什么呢?

    陈楚凡的确是失恋了,就在半个小时前

    今天是女孩的生rì,陈楚凡咬咬牙花了五十块钱买了一束玫瑰,又花了十块钱买了两张学校内部电影院的门票,便兴冲冲的跑到女孩所在的学校,想给女孩一个惊喜。

    对于一个穷学生而言,这已经是陈楚凡所能做到的极致了。陈楚凡的父母给予了他一副还算俊逸的相貌,跟一个健康的体魄,却没有能给他一个富裕的家庭。其实在八十年代,陈楚凡的家庭环境还算优越,他的父母是企业的普通双职工。在那个年代里,双职工的家庭足以是很多家庭羡慕的对象了。当时人们的思想还很单纯,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国有的企业会破产,工人们会下岗。所以陈楚凡的父母为了让陈楚凡健康的成长,在吃的方面从未亏待过他。

    陈楚凡小时候特比喜欢吃肉,他的父母便鸡肉、鸭肉、猪肉、牛肉每天想着办法换着样给他做。在那个物资贫乏的时代,做到这点真得很不容易,而陈楚凡也被疼爱他的父母养的壮壮的。

    可是好景不长,当到了九十年代中期,突如其来的国有企业改造,让他的母亲下岗了。一家人开始靠着父亲一个人的微薄工资维持生活,从前为了让陈楚凡健康成长,家庭生活费方面的支出一直很高,所以没有什么存款。当陈楚凡考上大学后,家里在支付了陈楚凡的学费后,就已经没什么钱了。陈楚凡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300,元,这还是从他父亲每个月1300多的微薄工资中,挤出来的。毕竟家里还要给他攒够第二年的学费。

    陈楚凡兴奋的在女孩寝室楼下的小卖部里,打通了女孩寝室的电话。

    “王林林,我在你们寝室楼下了。”

    “你来了?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今天是你生rì,想给你个惊喜嘛!快下来,我有礼物送给你!”

    “嗯好吧,我正好也有些话想跟你说!”

    兴奋中的陈楚凡没有听出女孩电话中的语气的犹豫,他还憧憬着如何送给女孩一个简单而浪漫的生rì。

    “|给,送给你的!”当女孩出现在寝室下面的小街道,陈楚凡将一直遮掩在背后的玫瑰拿了出来,准备献给女孩子,但让陈楚凡意外的时候,女孩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惊喜的接过自己的玫瑰,然后像以前一样用热情洋溢的语气冲他说:“楚凡,你真好,我爱死你了。”

    相反的,女孩并没接过他的玫瑰,反而显得有些尴尬。

    正是晚餐时候,下课归来跟从寝室出门准备吃饭的女生络绎不绝,不少女生带着善意的看着发生在寝室门口的一幕,不时的还有一阵娇笑声传来。

    但陈楚凡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微笑的表情开始变的不安。

    “怎么了?琳儿?”陈楚凡不安的问道,他开始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但是却还想求证。

    “对不起,楚凡,我们还是分手吧,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你是个很好的人,而且还那么有才气,你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这些话我本该早些跟你说清楚的。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真的对不起!”女孩低声说道,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回到寝室中去。

    “等等,琳儿,就算要分手,你也该给我个理由吧!”陈楚凡激动的上前一步,拉住了女孩右臂,阻止了她直接返回寝室。

    “你放手!”女孩怒斥道。

    “给我个理由,我转身就走!”陈楚凡激动的说道。

    “好吧,你跟我来!”女孩看着陈楚凡坚决的眼神,最终妥协了,她将陈楚凡带到了寝室后的小树林中。

    “直说吧,我有新男朋友了。”女孩的话像是把尖刀刺在了陈楚凡心头。

    “为什么?”陈楚凡木然的问道。

    “因为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楚凡!”女孩低声说道。

    “你想要什么?我知道你喜欢看电影,我今天特意买了票,我们可以一起去看!”说着陈楚凡慌乱的从兜中,翻出那两张学校内部的电影票。

    女孩望着有些慌乱的陈楚凡,摇了摇头说道:“你太穷了,楚凡!我们寝室的马晓晓你也认得。她过生rì,他男朋友请我我们寝室所有人吃饭就花了2000多块,她男朋友送的一支小小的唇膏,就要好几百块!而你呢?我想去步行街看场电影,你都要等到你奖学金拿到手了才肯请我去!今天是我的生rì,你却只能买2张学校里的廉价电影票来糊弄我!我不比马晓晓差什么,为什么就不能过的跟她一样!”女孩的声音,变的有些激烈,仿佛在告诉陈楚凡原因的同时也在说服自己一般:“你说我虚荣也好,庸俗也罢,都随你,但是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所以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说完,女孩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陈楚凡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站在小树林里。

    落寞的走出女生寝室后的小树林,陈楚凡竟然意外的看到就在女生寝室的大门口,自己曾经女友的一只手正被另一个男人牵着,而她的另一只手里正捧着一大捧蓝sè妖姬。二人正交谈着什么。陈楚凡呆呆的看着两人,突然心如刀绞。

    看着女孩手中那一大捧价值数百元的蓝sè妖姬,陈楚凡突然觉得自己手中的九支红玫瑰有如呆在天鹅旁的丑小鸭般可笑。

    这时,女友寝室的一群室友们,突然都从女生寝室的大门中走了出来,几人围拢在了女友跟那个男人的身边。似乎在商讨着什么,突然他看到马晓晓似乎往自己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拉了拉自己女友的袖子,说了什么,凑在一起的众人一起朝着他正站立的方向看来。

    陈楚凡突然感觉到无地自容,他抛下手中的玫瑰,迅速的转身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回到了自己的学校,陈楚凡不想回到寝室,又不知道去哪里,便径直走到自己常常与女友约会的南湖畔逛了起来。也就是这时,yīn霾的天空开始下起雨来。

    “我有新男朋友了!”“我要的你给不了”“你太穷了,楚凡!”女孩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陈楚凡的脑海中重放着,想起过往的山盟海誓,想到自己的初恋竟然只坚持了半年,就被女友无情的抛弃,陈楚凡只觉得一股不平之气,从脑海中突然冒了出来,让他只想发泄。

    于是他停下脚步,走到了湖边,面对着湖面,放声大吼了一声,“啊!”,叫声很大,引得几名路过的同学频频侧目。

    突然,一抹极其微弱的亮光混杂在从天而降的雨水中,笔直的冲着陈楚凡所站的位置掉落了下来,下一刻便接触到了陈楚凡的后脑处,随后直接钻了进去。而正站在湖边的陈楚凡,只觉得后脑处突然一阵被针刺般的疼痛袭体,随后眼前一黑,竟是一头向前栽去,前方就是南湖,而且没有护栏。所以可怜的失意人,一头栽入了南湖之中。

    “救人啊,有人跳湖了!”还好陈楚凡栽入湖中之前,曾大吼一声。吸引了众多的目光,所以他坠湖的一幕,被许多人看到。马上就有热心的同学一边高呼一边冲着陈楚凡跳湖的地方跑了过来,有熟悉水xìng的男生,直接跳下湖去,开始打捞跳湖的青年;更有冷静些的又不会水的同学,跑向寝室下的电话亭开始给老师跟120拨打电话,更有些八卦人士,开始跑回了寝室,通知自己的室友来围观校内几十年难得一遇的跳湖事件。

    当众人七手八脚的将陈楚凡打捞上来的时候,陈楚凡的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好在学校的老师跟120都已经及时赶到,经过医生简单的急救后,陈楚凡便被搬上了救护车,在老师的陪同下,被送往医院。没有人注意到,陈楚凡后脑勺的头发下,有一个细微的小孔,正在的快速恢复之中。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