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你出名了!你出大名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医生,他这是个什么个情况?怎么一直都昏迷着?”陈楚凡的病房里,一个看上去跟陈楚凡差不多大的少年,正询问着正好前来巡视病房的医生。

    这个少年叫杨涛,京城人士。是陈楚凡在学校里最好的兄弟之一,说是之一,其实陈楚凡的兄弟只有二个,除了杨涛,还有一个孟伟。他们都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杨涛是很阳光的一个男生。永远留着板寸的头发,浓眉大眼的很是招人喜欢。只是一双嘴巴特招人嫌,属于说话从不经过大脑那种。

    “病人的情况很奇怪,因为搜救及时,他在水中的窒息时间并不长。而且肺部也没有发现积水。被救上岸后针对xìng的抢救措施也很到位,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所以我也非常疑惑他为什么始终昏迷不醒?昨天给他做了各项检查,他的生命体征都非常平稳。他这个状况不像是昏迷,反而像是正在深度睡眠之中。”医生非常专业的回答道。

    “话说医生大哥,你的意思是他丫的就是睡着了?整整一天了啊!24个小时啊!就是只猪睡了这么久也该醒了吧?再说你见过这么能睡的猪吗?你敢专业点吗?你敢比我专业点吗?”扮相阳光的男生,有些激动说道,好友莫名其妙的跳湖,紧跟着就昏迷不醒,不由得他不激动。

    “猪醒了!”医生斜着眼睛,望了一眼正躺在病床上的陈楚凡,面无表情的说道。

    杨涛马上将目光转向了床上的病人。只见陈楚凡果然已经睁开了双眼,正茫然的四下张望着。

    “我专业吗?我比你专业吗?”医生白了杨涛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便转身走出了病房,走到门前突然又转过身说道:“你是病人的同学吧,到我办公室来办出院手续。学校医院可不是旅馆,不管住宿!”

    “我说陈楚凡,你没事装什么忧郁青年?去学屈原跳湖玩?人家那一跳能流芳百世,你行吗?你除了灌一肚子水还能得到啥?话说人家那时候的湖水该多清凉啊!死前灌几口那叫个舒坦,你灌进肚子那水臭到连鱼不小心呛一口,都得翻白眼,你冤不啊?”杨涛没有理会医生的话,冲着床上已经苏醒的陈楚凡问道。

    “我?什么学屈原跳湖玩?我压根没有跳湖啊!”刚刚醒过来的陈楚凡被杨涛的话说的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哟,做完了还不认了!拉完屎擦干净屁股,你是不是就敢说自己从不上厕所啊!谁信你啊!话说你没跳湖你怎么会被送到医院来?你没跳湖你跑南湖边上做什么?南湖的风景就那么好看?”杨涛毫不留情的讥讽着病床上的陈楚凡。

    “可我真没跳湖啊!那天我心情不好,就想在南湖边散散步。然后”说道这里,陈楚凡突然顿了顿,手不自觉的摸向后脑,整个人陷入恍惚之中。

    当时发生了什么?似乎自己的后脑被什么东西刺中,然后自己眼前一黑就栽进了湖里。可是自己的后脑完全不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了啊?根本摸不到什么伤痕。而且当时自己完全不像是落入水中的感觉?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后脑钻入,紧跟着自己像是进入了一个音符的世界,各种的优美旋律一股脑的往自己的耳朵里钻着,本身应该是很让人享受的音乐,因为太多太杂,反而成了让人闻之yù呕的噪音,让人难以忍受。

    被一阵杂音乐折磨完,刚松了一口气。自己似乎又到了一个摆满了各种乐器的大厅内,起码有几百种乐器!大到钢琴、古筝、架子鼓,小到短笛、口琴,还有许多自己根本叫不出名字的乐器。每样乐器都会飞到自己的跟前,然后一定要让自己用它演绎一段旋律才肯飞走,而只要有乐器飞到自己面前,自己似乎就自然而然的知道了乐器的演奏方法。就这样一直吹拉弹唱到他jīng疲力尽,才将所有的乐器一一的搞定。可当自己睁开眼睛,却是身在医院之中,难道自己真的掉到了湖里,去天堂里逛了一圈?可是天堂里难道都是乐器?

    “然后什么?没词了?还是不知道怎么编了?让我告诉你吧。然后你就跳湖了呗。别瞒了,瞒也没有用了。昨天整个中北民大都已经知道了我们文学院出了一个痴情种子,被女友抛弃后,舍身跳湖!到今天对面的武纺学院,旁边的政法大学,还有你那个林儿所在的化工学院,都已经知晓了你的事迹了!无数的美女都为你的痴情感动到落泪,无数的怨男都在为你的痴情欢呼雀跃,不瞒你说兄弟,你出名了!你出大名了!以你的事迹改编的顺口溜都已经开始流行了,我来念给你听听,化院的美女,民院的郎,政法的流氓爱刨墙。”杨涛见到陈楚凡说道然后,便没词了,就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陈楚凡,用嘲讽的语气一口气说道。

    “你们怎么会都知道我失恋了?”陈楚凡惊奇的问道。他没有在乎好友的语气。他知道杨涛就是这么一张嘴巴。但是自己失恋的消息根本没来得及跟人提起,自己就跌入了湖中,自己的好友又是怎么知道的?

    “淋着雨在湖边来回散步,就瞧你那装文艺青年的德行,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你是失恋了好不好!更不要说,昨天你那个前相好的已经打电话来承认了!”|杨涛没好气的说道。

    “她说了什么?”陈楚凡连忙问道。

    “咋了,你还想着你的林儿回心转意?跟你破镜重圆?我们学校有人跳湖的消息传到她们学校了!她就打个电话到寝室问是不是你。电话正好老大接的,老大那德行你也知道,就直接把电话给了我!当时我就告诉她,没错就是你家老陈跳的,不过还好他命大,死不了!你猜她说什么?”杨涛故意斜着眼睛瞅着陈楚凡问道。

    陈楚凡没有接茬,因为太了解杨涛,指望他学会卖关子,除非马克思重生。话到他嘴里忍不了半分钟,就会全部给倒出来,整个就一话唠。果然才过了几秒钟,杨涛就忍不住继续说道:“告诉你吧,她让我代话给你,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别玩这种小孩子把戏,她是不可能回心转意的!我告诉她你在这里住院,她连看都没来看你一眼!你说你为了这种女人去死,你值得吗你?”

    “还有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是开玩笑,你们那点事都被人拔出来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被化院的女生甩了,原因是被政法学院的人挖了墙角。我今天到这里来之前,听说我们那栋寝室楼的男生正在号召大家伙儿的去政法学院帮你讨个公道呢!我估计这事情就是你那个林儿她们寝室那里传出来的!因为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么清楚!连你那个情敌叫王坤都已经人尽皆知了,他是政法学院二年级的高材生,据说还是**!”杨涛继续一口气的说道。

    “我”陈楚凡刚张口准备解释。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在昏迷时,外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而自己失恋那点事,竟然曝光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但是他刚蹦出一个“我”字,就被杨涛如机关枪般的一串话封住了嘴巴。

    “你什么你,你赶紧起来收拾东西。你不用跟我解释,我不需要听你的掩饰!老肖还在办公室里等着跟你谈话呢,有什么话你跟他说去!昨天晚上老肖守到大半夜,直到确定了你没事才走!你要是真出什么事,老肖的责任可就大了。据说老肖被学院领导狠批了一顿。你去见他可得小心点,他现在火气可大的很,今天早上两个可怜的孩子就因为跟着铃声进的教室,被老肖拉倒教室外面足足训了十分钟,我跟你说,三班这个两个孩子可都是被你连累的!所以,为了你能够尽快回去灭火,还大家一个朗朗乾坤,我这就去给你办出院手续了啊。”杨涛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病房。

    杨涛口中的老肖其实不老,只有26岁,是中北民族大学文学院历史系二年级的辅导员,也是陈楚凡他们这一届学生的保姆,除了不直接代课,学生的大事小事都归他管。如果陈楚凡当真出了什么事情,老肖倒真的要担天大责任。

    杨涛刚走到门口想了想,又不放心的转头说道:“陈楚凡同学,我可跟你说啊!你可别继续犯傻在医院里玩上吊什么的!万一玩脱了真的去见了上帝,然后上帝被你那傻样逗的活活笑死了,那事儿可就整大了。指不准传说中的教廷就要再发动一次十字军东征,然后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果生灵涂炭,尸横遍野,你的罪孽可就大了!到时候就算如来佛祖把你倒着吊起来抽,兄弟我也帮不了你了啊。”

    说完,杨涛看了一眼陈楚凡傻头傻脑,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走出了房门。

    陈楚凡也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真的没有想过要跳湖啊。虽然自己的确是可耻的失恋了,的确是被自己的初恋无情的抛弃了,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一切都是误会有木有!可是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相信自己,自己又能跟谁说理去!现在好了,一场误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己以后还怎么在学校里见人啊!陈楚凡狠狠的耍了耍脑袋,似乎只这样才能将一切苦恼甩掉!然后便开始准备动手收拾东西、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除非了床头柜上不知道谁送来的几个水果,跟地上一个应该是杨涛带来的盆子,就没有别的属于自己的东西了。简单的将水果放进袋子,陈楚凡便坐在床边想起心事。

    虽然杨涛的嘴巴大多数时候不是那么靠谱,但是陈楚凡相信杨涛不会在王琳琳的事情上骗自己什么!

    而在杨涛口中,王琳琳的反应真的让陈楚凡一阵心寒,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曾全心全意去珍惜的女孩子竟然在决心分手后,对自己如此冷漠。杨涛说的没错,这样的女人何止不值得自己为她去死,甚至根本不值得自己为她而伤心。

    虽然如此想着,但是想到自己的女人现在或许正在别的男人怀里撒娇,陈楚凡还是忍不住一阵难过!

    还好,没让陈楚凡胡思乱想多久,杨涛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病房内!

    “走吧,还愣着干嘛呢?还等着医院领导排队请你吃饭么?大名人?”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