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再写份检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当激情退去,整个篮球赛场的气氛也渐渐冷却了下来。法学院没有继续应战,历史系“法学院,废物”的口号喊了10多分钟后也就停了。但是新的口号却又出现,无数历史系的学子们,纷纷开始大叫“陈楚凡,好样的!”

    就这样围观的人群并未散去。而大出风头的陈楚凡,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拥堵在了赛场zhōng yāng。

    孟伟跟杨涛目瞪口呆的望着被围在人群zhōng yāng的陈楚凡。他们可以说是陈楚凡在学校最亲近的人,但是现在却有些搞不懂他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什么时候陈楚凡变的如此奔放了?这还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个内向、低调,从不喜欢出风头的老三吗?

    “我靠,这小子真的有些很不对劲啊!”杨涛望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听着所有人都在高呼“陈楚凡,好样的”的口号,有些羡慕嫉妒恨的说道。“他啥时候能扣篮了?就他那个小身板,能有这个弹跳力?话说,老大你以前见过他扣篮没?”

    “他扣篮我没见过,被盖帽到经常见!”孟伟少有的给出了长评,可见其内心的讶异程度一点也不比杨涛低多少。而他脚踝的伤经过长时间的休息,已经不在那么疼了。起码不用人搀扶,可以一瘸一拐的走路了。

    “老大,你说不会是南湖里的水真的有什么奇效吧?我怎么觉得我们的陈楚凡同学,自从到南湖里头逛了一圈,一出来就变的简直像超级赛亚人般凶残了啊!”杨涛继续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杨涛本来只是玩笑之言,可谁想到孟伟竟然一脸严肃的望着他,两人四目相对,默契的同时点了点头。

    随后二人便悄悄的离开了赛场,随后不知所踪,杨涛在离开前,还随手拿起了两个两人刚喝完的矿泉水瓶子。

    不提孟伟、杨涛在人群cāo场边缘的讨论,此时身处人群zhōng yāng的陈楚凡,已经快被热情的同学们给逼疯了。

    当陈楚凡冷静下来,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竟然做出了那么多疯狂的事情。用铁架狂敲篮球架也就算了,只要有血xìng,是个人都能如此cāo作一番。可是自己的那个奔放的扣篮是怎么回事?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X了?陈楚凡现在很想仔细回想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他明显的发现自己现在跟以前不同了,至于是哪里不同,陈楚凡却又说不清楚。所以他现在真的好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可是周围同学的热情却丝毫不见退却,他始终被围在人群中。激情过后的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双手因为拿铁架敲打篮球架,可能震伤了虎口,两只手痛的要命。但是人群中却有人不停的拍打他的肩膀,夸奖他是好样的,直让陈楚凡yù哭无泪。甚至还有人在人群中不停的撕扯他的衣服跟裤子。这叫个什么事啊!他已经很努力的往人群外挤了,可是走不了两步,便又陷入另一群人的拥堵之中。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法学院跟历史系的领导,以及两系各年级辅导员的陆续到来才结束。

    早在法学院跟历史系发生刚刚发生冲突时。便已经有见势不妙的裁判通知了两院的领导。但是因为中北民院虽然不算很大的学校,但是从领导们的办公室到篮球场,二、三公里的路程还是有的,所以从得到通知到老师赶来,足足花了十来分钟。

    当辅导员们从裁判口中得知了所有情况,又用高音喇叭驱散了聚集在cāo场上的学生,并宣布今rì的南湖杯篮球赛暂时取消,重赛rì期待定后。整个cāo场才渐渐恢复平静。而陈楚凡也直到这时才终于摆脱了众人的围堵。

    此时的陈楚凡形象可以说是狼狈到家了,哪里还有刚才怒砸篮球架,飞身狂扣篮的威风?头发被无数人揉弄后变的乱糟糟的,脸上还有脏兮兮的手印,一身系队的篮球服被从袖子出撕开了一条直到衣服底部的缝,庆幸的是衣服底部还算结实,没有直接给撕烂了,否则他就只能光着上身了,干净的白sè篮球鞋,也同样沾满了鞋印,整个人简直就像刚被洗劫一空的难民一般。

    可即使陈楚凡已经如此凄惨了,老肖却还没有放过他。在裁判处了解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后,老肖便直接找到了陈楚凡。

    老肖看着陈楚凡狼狈的样子,似笑非笑的对着陈楚凡说道:“陈楚凡,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到今天才发现原来你还是个热血青年啊!”

    虽然老肖并没用什么严厉的批评语气,但是陈楚凡还是一阵心惊肉跳,毕竟今天早上才从老肖办公室里出来,自己还有一份检讨跟保证书没交上去呢,结果下午自己又犯事了。虽然这个事情在陈楚凡自己看来没做错什么,但是谁知道老师们心里是怎么想呢?

    “肖导,您也知道,我跟孟伟的关系特别好!看到法学院的人把孟伟撞伤了,还骂人,我当时脑子一热就冲动了!”陈楚凡继续贯彻坦白从宽的态度,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解释道。

    看着陈楚凡低眉顺目的样子,老肖一阵好笑。其实老肖很满意陈楚凡的处理方式。听裁判介绍当时的情况,如果没有陈楚凡闹这么一出,恐怕当时法学院就会跟历史系在cāo场上干起来,那才真的会成大事。都是一帮热血冲动的年轻人,下手又没轻重,万一真的打起群架,学生中有人了出事,不但是学校会名誉受损,自己作为历史系的辅导员一样会难逃其咎。但是这个事情,老肖也不好明着表扬陈楚凡什么,毕竟系与系之间的冲突,做辅导员的会想的更多,如果表扬了陈楚凡的举动,你让法学院的领导们该这么想啊。

    “嗯,篮球赛计分的铁架听说是被你砸烂的?”老肖温和的问道。

    “是!”陈楚凡点了点头。

    “那篮球架上脱落的油漆也肯定是你干的了!这样吧,你回去再写一份检讨给我,内容就写不该公开破坏学校财物!”老肖沉吟了一下说道。

    “啊?!”陈楚凡疑惑的抬起头,望向老肖。

    “怎么了?不满意?”老肖板起脸说道。

    “不是,不是!”陈楚凡惶恐的摇着脑袋人,然后低声接着说道:“我就是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说!”老肖看着陈楚凡那惶恐的模样,放缓了脸sè说道。

    “损坏的这些东西,不会让我赔钱吧?”陈楚凡望着老肖,小心的说道。

    陈楚凡那种小心翼翼的搞怪模样,跟那种不确定的语气,让老肖实在很想笑出声来,但是现在实在不是能满面笑容说话的场合啊。貌似自己现在应该是在批评教育学生呢。于是老肖的脸sè变异常古怪,眼角有些跳,脸颊的肌肉不停的抽动,看上去非常怪异。

    “嗯,这个钱系里面会出,你把检讨写好了交给我就行了!”老肖用古怪的语气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就走了,再多呆一会,他怕他会直接笑出声来。那他在学生面前的严厉形象就全完了。

    听到不用自己赔钱,陈楚凡长出了一大口气。不怪陈楚凡紧张,他的钱包已经快空了,那天准备给王琳琳过生rì花了60,现在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陈楚凡的生活费只剩下90多块。如果还要赔偿学校的财物损失,那他就没法生活了。虽然老大跟杨涛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饿死,但是陈楚凡却不愿意在金钱上欠别人的人情。

    陈楚凡抬起头四处张望,想找到孟伟跟杨涛,然后一起回寝室。结果却发现两人不知所踪。陈楚凡只能独自一人迅速的离开了cāo场回寝室去了。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