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勒令退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星期一早上历史系二年级的一、二节课,是中国哲学史。讲课的教授,名叫冯涛,不过历史系的学生更愿意亲切的称呼他为冯无情。这个雅号从他被评为历史系四大名捕之首时,就一直伴随着他,到今年起码有二十多年了,也就是说已经有二十多界历史系的学子们领教过了冯无情的手段。

    只从这个外号,即使没跟冯无情打过交道的学子们也可以很容易判断出这名教授下手之狠辣了。而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所以每个星期一早上大家起的都特别早,因为需要去抢位置。

    抢位置的原因当然不是学校安排的教室不够大,位置不够多。更不是冯无情的课上的有多么生动有趣。而是冯无情的课既没人敢逃,且前排的位置还没有人愿意坐。

    没人敢逃冯无情的课这得益于冯无情独特的点到方式。上课前,他就会让每个人用一张纸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在课后一个个的交到讲台,尤其变态的是整个过程他会一直监视着,据说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如果你想拿两张纸混成一张蒙混过关?你当冯无情的外号是白叫的?而让他抓到敢逃他的课的学生,重修绝对不是梦。

    据历史系代代相传的一个故事。曾经有一个历史系的前辈为了帮自己女友蒙混过关,直接拿了两张纸条跑到冯无情的面前,然后问道,老师你认识我不?看到冯无情疑惑的摇了摇头,当时还如孩子般天真的他就飞快的将两张纸条分别插进了已经放了一叠的纸中,然后狂奔出了教室。

    很有喜感的开头,却酝酿了悲剧的结果。冯无情当即制止了剩余同学的上交纸条的举动,用他的火眼金睛硬生生的从已经混作一团的点名纸中找出了那名老鸟混入的二张纸条,并将名字登记在案,然后?没有然后了,只有最后。最后就是在期末考试过后,拿到成绩单时这对同命鸳鸯中国哲学史后面跟的分数是两个华丽丽的零蛋。

    而没人愿意做到教室的前排。也是源于冯无情上课时的另外一个习惯。他在课堂上特别喜欢随手指着挨自己近的学生回答一些刚讲过的问题,而你如果没有回答上来,或者站起来乱说一气,那就说明你上课走神了,虽然不会直接让你不过,但是绝对会在期末分数上扣分,很多58分59分的孩子,基本上都有被他上课点名回答问题,而又答不上来的经历。

    这就直接导致了冯无情的课堂上,后排位置成了绝对稀缺资源。甚至曾经流传过有历史系的师兄专门靠抢冯无情课上后排位置赚钱的传说,据传最高峰时,一个位置能卖到两块钱,足够在一食堂吃一顿早餐了。

    所以当历史系302寝室的三兄弟洗漱完毕,慢慢晃悠到教室时,整个大教室的后排基本已经被占满了。

    “哎,只有在星期一早上跟星期四的下午,我才知道我们班上原来有这么多人!”杨涛望着已经挤的满满堂堂的教室,发自肺腑的感叹道。

    “我也明白为什么每次有领导下来视察,学校都要挑冯无情的课了!”陈楚凡跟着感叹了一句。

    “别废话了,找位置!”孟伟当先朝着教室内走去。

    三人围着教室整整转了一圈。终于肯定后排已经空不出哪怕一个位置了,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了稍稍靠前些的位置。

    三人刚坐好,杨涛便拿出了一叠信纸,开始奋笔狂书起来。

    “干嘛呢?”陈楚凡好奇的问道。

    “昨天领导布置的检讨呗,3000字啊,晚上就要念,我不赶紧写这只有一天时间,怎么写的完啊!”杨涛哀叹道。

    “话说你昨天晚上到底跟你们家领导说啥了?她竟然那么过分,让你写3000字的检讨,她不会是认真的吧?”陈楚凡好奇的问道。

    陈楚凡不问还好,这一问,杨涛当真是yù哭无泪,哭丧着脸说道:“我真的很冤啊!我先是告诉她你一下子多了两个女朋友,她就问我是不是很羡慕你,像我这种久经考验的情场老手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当时就义正言辞的告诉她,我一点都不羡慕你,还很鄙视你的用情不专!”

    陈楚凡疑惑的问道:“这很好啊,那你家灿灿应该表扬你啊,怎么还让你写检讨呢?”

    “我这不是还么说完嘛!”杨涛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然后她就开始八卦,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就把你跟你那二个女朋友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谁知道她突然问一句,是谁先提出来的一起做你女朋友。也怪我这个时候放松了jǐng惕,一时口快就承认了其实是我最先出的主意。然后,就悲剧了!”

    “这也没什么啊?你出的主意又不关你什么事。她生哪门子气啊!”陈楚凡非常难得帮杨涛说了一句话。直把杨涛感动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兄弟啊,我家那位要是跟你一样明事理就好了!她非说能想出这种主意的男人,绝对是个满脑子龌龊思想的混蛋,还让我好好反省这种充斥着封建主义的腐朽主意是怎么从脑子里冒出来的,是从脑子哪里冒出来的,左半脑还是右半脑。她就差没让我去医院把大脑解刨了!”杨涛垂头丧气说道。

    “所以啊,跟女人永远要留一手!”杨涛最后总结道,然后便不在理会陈楚凡,开始继续奋笔疾书起来。

    陈楚凡摇了摇头,他其实还是很同情杨涛的,只是写检讨他实在不是很擅长,所以也无法帮他分担什么。他便拿出了昨天晚上叶思颖给她的五线谱教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谁知道这一看,他就无法自拔了,直到冯无情走进教室,开始上课他都yù罢不能。而且看到关键的地方了,他还不时的拿笔在书上记录着什么,一点也不因为不是自己的书而有什么不好意思。

    似乎是体内的音乐基因在起作用,陈楚凡在学习这些枯燥的音乐符号时,竟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这种幸福感一直持续到第一节课下课,老肖在冯无情走出教室后,进到了教室里面。

    “陈楚凡在不在?”老肖面无表情的叫了一声,随后看到陈楚凡站了起来,便说道:“跟我出来一下。”说完,便转身走出了教室。

    看到老肖那一脸yīn霾的样子,陈楚凡哪里想不到肯定是跟张朋起冲突的事发了。

    “杨涛同学,这回我能不能过关可就全看你了!”陈楚凡冲着杨涛丢了一句,便站了起来在全班同学诧异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

    “杨涛,你到底行不行?”孟伟也在一旁,关心的问道。

    “放心吧,老大!等陈楚凡得了消息了回来了再说。”杨涛闻言笑了笑,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边回答着,还边到处张望。

    “看什么呢?”孟伟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看张朋那个杂种在哪啊!我就想看看他现在是不是很得意!”杨涛冷笑着说道。

    张朋当然很得意。虽然已经下课,他却并没有更大多数同学一样,在老肖跟陈楚凡离开后,便离开了座位到处活动,而是在跟他旁边的两个跟班眉飞sè舞加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一脸掩饰不住的喜意!

    “看来老三还是打的不够重啊!”杨涛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应该让他到医院住上两天,他才能知道厉害!”

    “有道理!”孟伟总结道。

    ###################、

    老肖直接把陈楚凡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陈楚凡,你最近是怎么回事?你跳湖的事情都还没完呢,怎么又在一食堂门口对自己同学大打出手!你让我怎么说你。”一进门,老肖便恼火的开口说道。

    “肖导,对不起!当时的情况有点复杂,我也是面对张朋的挑衅,一时没有忍住气,有些冲动了才出手,就动手打了张朋!”陈楚凡老老实实的回道。

    “这么说当时是张朋先挑衅你的了?这可跟我了解的情况不一样啊?你把当时的情况给我一五一十的说一遍。”老肖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说道。

    陈楚凡听到老肖放缓了语气,连忙将张朋如何拦住自己,然后出言攻击自己的过程,以及自己当时脑子一热,以及自己动手打人的情况都完整的讲述了一遍。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了!”陈楚凡最后说道。

    “哦?可是我听说当时张朋是以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在劝诫你不要在做傻事?有这个情况吗?”老肖又追问了一句。

    “他?劝诫我?肖导,我在你眼里是那么不识好歹的人吗?再说了,当时在场有那么多人,你可以随便去调查一下啊!自从我得了一等奖学金之后,那个张朋一直处处针对我!我都是能躲则躲,能忍则忍。这次实在是他太过分了,我才忍不住动手打他的。”陈楚凡有些激动的解释道。

    “哦!”老肖沉吟了一下,相比起来,他还是比较相信陈楚凡说的话的。而且张朋对于陈楚凡抢了他一等奖学金有所不满老肖也是心里清楚的,毕竟当时他亲自参与过奖学金的分配。

    “我跟你说陈楚凡,就算你有一万个理由,你动手打人就是不对的!今天就我们两个人,我也不跟你讲什么大道理,我就问你知道不知道别人张朋是什么身份?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你有没有想过你动手打了他会有什么后果?我告诉你,今天学生处已经给了我一份关于对你打人事件处罚的意见书,准备给你勒令退学的处分。你说我怎么办?”老肖语重心长的说道。

    “勒令退学?”陈楚凡有些惊讶,却并不显得很慌张:“我不就扇了他三巴掌嘛?这就要勒令退学?太狠了吧?学校什么时候对打架处罚这么严厉了?”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