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这孩子又丢人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对,就是勒令退学!现在这份意见书就在我这里,就等着我签字,然后走手续了!你让我怎么办?”老肖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让陈楚凡有些脸红。

    “肖导,这事情是我不对,学校就算给我记次大过我也没意见!可是勒令退学太夸张了吧?”陈楚凡有些着恼的说道。

    “我告诉你陈楚凡,怎么处分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而且学生处的意见也有道理,刚刚给你全校通报批评的处分,你就又犯事!你这叫累教不改你知道吗?”老肖严厉的说道。

    陈楚凡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看到陈楚凡的样子,老肖叹了一口,想到眼前这个学生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便缓了缓语气又继续说道:“这次我也没什么办法帮你了,好在现在这份意见书还要我签字,我还能帮你压个一、两天,你趁着处分决定还没有发布出去,看能不能想想什么办法,找点什么路子,能让处罚变轻一点。如果等处分被发布出去了,在想撤销就难了。”

    “谢谢你,肖导!”陈楚凡诚心诚意的道了声谢,他知道老肖还是偏向着他的,让他满心感激。

    “张朋是什么身份,你自己也应该清楚,所以文学院领导你可能没法指望了,你想想别的办法!实在无法可想,你或者试着去跟张朋道个歉,看有没有用!”老肖深怕陈楚凡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还特意出言提点了一句。

    “知道了,肖导,真的很感谢你!我会想办法的!”陈楚凡诚心诚意的冲着老肖鞠了一躬。不得不说老肖这个人,有时候是严厉了一些,但对自己真的没话说。

    “好了,你先去上课吧!”老肖冲着陈楚凡挥了挥手。其实老肖心里也清楚,陈楚凡的家庭环境并不好,他如此cāo作也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他也不忍心一个好苗子,就这么被赶出学校。

    “那我先走了,肖导!”陈楚凡转身走出了老肖的办公室。

    回到了课堂,已经开始上课,不过冯无情是看到了老肖叫走陈楚凡的,所以当陈楚凡站在教室门口打了声报告,冯无情也没有为难他,只是挥了挥手让他赶紧进去。

    “什么情况?”陈楚凡刚刚坐下,杨涛便出言问道。

    “勒令退学,张朋那小子真够狠啊!”陈楚凡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难怪那个贱人看你被叫出去了,那么高兴。感情是直接就想把你赶出学校啊!啧啧,不行,正义的杨涛一定要帮助你打败邪恶的张朋!”杨涛一本正经的说道。

    其实这两人可真有点冤枉张朋了,勒令退学是学生部王部长的主意,张朋不过顺水推舟而已。不过说到底这事情还不是张朋惹起来的,这仇恨放在张朋身上还真没错。

    “你到底行不行啊?”陈楚凡不无忧虑的问道:“话说你要是不行,我这次可真完蛋了。还有啊,老肖说了,现在学生部的处分文件已经丢给他签字了,他只能拖一、二天的时间,他的意思是最好能赶在处分下达之前,把问题解决了,如果处分下达后,想撤销就有些困难了。”

    想到如果真的被勒令退学,自己将面对父母失望的脸,陈楚凡还是感觉有些担忧。

    “哼,你瞎担心啥!说了,你要真被勒令退学,你二哥我陪你一起退!你放心好了,我说有把握就是有把握!别说现在处分还没下达,就算真下达了,也得乖乖撤销了。”杨涛一脸傲气的劝慰道。

    “听你这么说,我越来越感觉咱们学校校长跟你有啥不可告人的关系了啊!”陈楚凡疑惑的望向杨涛,他是真不知道杨涛哪来的自信。

    “你才跟那个老头子有啥不可告人的关系呢,你就别胡想了,看你们家叶思颖给的书去!再废话,我可不管你了啊!”杨涛白了陈楚凡一眼。

    陈楚凡叹了口气,现如今他也无法可想了,只能指望杨涛真的能逆转乾坤了。只是杨涛对如何帮助他却一直忌讳莫深,直让陈楚凡完全摸不着头脑,他是哪里来的那么大信心。不过陈楚凡到也想的明白,反正现在自己是没辙了,就全交个杨涛cāo作去吧。

    “好了,那我就啥都不管了,一切看你。我看书了!”说着陈楚凡放下嘈杂的心事,拿起叶思颖给他的音乐基础教材,继续翻看起来。

    从陈楚凡被老肖叫走开始,张朋一直显得比较兴奋。就像现在,他时不时的会扭头朝陈楚凡坐的位置张望。他非常清楚老肖叫走陈楚凡是传达什么事情。所以他非常想欣赏此时陈楚凡的表情,如果不是此时正在上课,他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冲到陈楚凡跟前去采访一下陈楚凡,是否为动手打自己而后悔了。

    可惜的是,陈楚凡从进入教室坐下开始,只跟旁边的杨涛说了两句话,便把头一直埋着,似乎在认真看书的模样,让他完全看不到陈楚凡此时的表情。这让张朋有些扫兴。不过却并妨碍张朋开始YY此时陈楚凡的心情。

    “他肯定已经是追悔莫及了吧!”张朋暗自想着。他甚至开始幻想陈楚凡会不会在下课后,主动来找自己道歉?如果他主动找自己道歉自己又该如何羞辱他?他会不会不顾自己的嫌恶,还拼命纠缠着自己,只为让自己给他一条生路?甚至会不会为求得自己的宽恕而跪地求饶?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不管陈楚凡如何委屈求全,他都绝不松口。直到陈楚凡丑态百出,而自己也觉得羞辱够了这个穷学生,也算报了自己被抽之仇后,在假装宽厚的原谅他。当然,自己还要一脸无奈的告诉陈楚凡,虽然自己原谅了他,但是他的处分却是无法撤销的,因为他的处分是学校做出的决定!这是必不可少的步骤,最后就能欣赏一番陈楚凡那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那该是多么让人舒爽的一件事情啊!

    极度的YY,已经让张朋感觉只差一点就可以高cháo了,是的,就差那么一点点,高cháo的快感就会如即将爆发的火山般席卷而来,如果不是有人在这个时候推搡他手臂的话。

    “滚!”张朋有些出离愤怒了,所以很自然的扭头怒斥正推搡他的人,因为是怒斥,所以音量上绝对是有保证的,甚至教室中都能隐隐听到回声。但这真不能怪张朋同学,不论是谁在YY到最关键的时候,被外力打断都会很愤怒。

    但遗憾的是,张朋同学YY时选的地点不对,时间更不对,所以他悲剧了。

    伸手推搡他手臂的,是坐在他旁边的韩算,此时的韩算正一脸尴尬的努着嘴示意张朋往前看。等张朋意识到不对重新看向教室前方时,正对上冯无情yīn冷的目光。

    其实不止是冯无情正看着张朋,全班所有的同学都在看着张朋。从冯无情叫张朋起来回答问题,连喊三遍没人理会时,所有人的目光就都已经聚焦在了张朋身上,更别说随后那一声霸气至极,荡气回肠的怒喝了,威武的一个“滚”字,甚至让正在后排补眠的孩子们都瞬间清醒了过来。

    冯无情当然是认识张朋的,更是认识张朋的爹的。但是冯无情之所以叫冯无情,也是有他的道理的。首先冯无情资格老,资格老也代表着年纪大,资历高,这也代表着即使是学校领导也要给予他必须的尊重,其次既然叫无情,当然就更加不徇私情了,别说张朋的爸爸只是文学院的领导,就算是学校领导,冯无情也敢不给面子。尤其是冯无情那可是最好面子的了,这不是学生们的猜测,而是冯无情在他面对新学生时,第一节课必讲的内容。

    一般大学教授在跟新学生讲第一堂课时,都会自我介绍一番,然后才开始上课。冯无情也不例外,只是冯无情的第一堂课却主要是讲关于面子的问题。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我是个好面子的人,所以只要你们给我面子,我就会给你们面子。当然如果谁不给我面子,那我也不会给他留面子。说到这里,有同学会问了,那怎么才算是给我面子呢?很简单,对于你们来说不逃我的课,在我的课上认真听讲,那就是给我面子!反之就是不给我面子。在这里我要强调一下,凡是敢不给我面子的同学,我在这里向你们郑重承诺,只要你还在这个学校里,我就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给我面子为止。

    同样的话,他已经说了二十多次。所以也有二十多界历史系的孩子们可以证明冯无情的确是说到做到的典范。因为凡是给他面子,从来不逃课,也没有因为上课不守纪律被他记录在案的幸运儿,期末考试基本都会通过,哪怕是一个60的安慰分。但是如果被他抓到一次逃课或者不听讲的孩子,对不起,铁定重修!等来年继续跟下一届的学生来上他的课,继续想办法给他面子吧!所以敢不给冯无情面子的学生,真的很少,一届学生里面一般一个手掌都能数的过来。

    而敢像张朋今天这样不给冯无情面子的人,绝对是二十年难得一遇的。后无来者不敢说,前无古人是一定的了。

    所以冯无情很愤怒,所以张朋很悲催。

    “张朋同学的脾气不小嘛,听说你还是本届的学生会主席,不错不错,很有几分主席的气势了嘛!”冯无情盯着张朋的眼睛,不咸不淡的点评道。

    直到冯无情开口说话,张朋才算完全反应过来。冷汗瞬间浸满了内衣,忙不迭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惶恐的望着冯无情yīn森的脸,愣是没敢开口接话。

    “我一般不去佩服什么人,到是今天张朋同学的表现还真让我眼睛一亮啊。昨天晚上我还在发愁,因为大家的良好表现,导致这个学期学校给我的重修指标我怕会完不成了。真没想到今天张朋同学就主动站出来为我排忧解难了,谢谢你啊!”冯无情继续说道,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意思却很明确。张朋只能把头垂的更低了,他能怎么说?难道真的接一句:“老师,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冯无情明显也没想听张朋解释,说话后立刻就又接着开口了。

    “好了现在大家鼓掌,你们也要感谢一下张朋同学,因为他今天的表现,你们今年期末考试及格的几率大大增加了!”冯无情的话音刚落,下课铃声同时响了起来。

    不过全班的学生们,却没有理会刺耳的下课铃声,纷纷按冯无情的话鼓起掌来,热烈的掌声中,还不时的夹杂着某些人喊的口号:“舍己为人的张朋同学,我代表全班同学感谢你!”

    由此可见,张朋在班上的人缘的确不怎么样!

    杨涛也在热烈的鼓掌,边鼓掌还边冲着身旁的两人说道:“我还真没发现,其实冯无情还挺幽默的啊!你看那话说的,有水平啊!”

    “冯无情的话有没有水平我分析不出来,不过张朋今天脑袋有点抽风到是真的!你们说他脑袋不会被我们气病了吧?或者是我抽他时候用的力道大了点?打出了个脑震荡什么的?”陈楚凡接着杨涛的话茬说道。

    “嗯,敢在老冯课上玩个xìng,他脑子今天必须有病!”孟伟最后做了一句总结。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