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蛋疼的楚校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中北民族大学的楚校长今天确实很蛋疼,当然前提是他真能明白蛋疼这个词的含义。

    不过如果他真的肯不耻下问,找一、两个在中北民大厮混了两年以上的老鸟详细弄懂了蛋疼这个词的含义,他一定会发现蛋疼这个词真的可以完美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蛋疼的原因是今天不停响起的专线电话,楚校长感觉自己简直成了热线电话接听员了。从他今天进到校长室,接到第一个电话开始,他的座机就没停过。从他开始接听第一个电话到现在已经整整两个小时了,他除了接电话,什么事情都没能做。这不是夸张,今天的人民rì报上有一篇社论,他早上看到一半后有事情出去了,本准备下午一上班就给看完。可到现在,他都没能抽出时间瞄一眼就摆在桌头的那份人民rì报。

    中北民大校长的专线电话,可不是那些随便往电信里交点钱开通后,就满世界张贴广告,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的热线电话。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知道的。所以基本上打来电话的人,都是楚校长不得不寒暄两句的主。

    堂堂校长大人成了热线电话的接听员,甚至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你说他能不蛋疼吗?

    更让楚校长觉得蛋疼的是,每个打电话来的人套路都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先是随意聊聊近况交流下感情,然后就拐到一个叫陈楚凡的学生身上了。当然个人表述的话不一样,但意思基本上是一致的。陈楚凡这个学生,本质上还是个追求上进的大好青年,这次犯了错误也是因为年轻太过热血所以一时冲动,希望中北民大的师生们,能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网开一面,撤销针对陈楚凡同学勒令退学的处分。给这名学生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云云。

    更更让楚校长觉得蛋疼的是,当他把自己的专线电话电话线拔掉,准备稍微安静一下,去了解了解这个陈楚凡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然后,一切都在重复,电话那头聊不了两句后,陈楚凡又来了。

    更更更让楚校长觉得蛋疼的是,好不容易专线电话线拔了、手机关机了,内线电话又顽强的接进来了,就连几个学校的副校长都打电话到他这里来打听,关于这个陈楚凡受处分的事情。

    更更更更让楚校长蛋疼的是,他好不容易把所有电话都搞定了,学校音乐系的教学主任王教授跑来了,一进校长室就是一通炮轰学校对学生的处罚政策,等楚校长又是端茶又是递水,给老教授十足的礼遇,让老教授情绪平静了,把事情说清楚时,陈楚凡的名字又坚强的冲进他耳朵了。

    更更更更更让楚校长蛋疼的是,他拍着胸脯保证不会通过关于陈楚凡同学勒令退学的处分,好不容易王教授给哄走,然后专门跑到校长办公室让工作人员调取关于陈楚凡同学勒令退学的处分报告时,校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却告诉他,校长办公室没有收到过关于这名同学被勒令退学的处分报告。

    尊敬的楚校长的蛋不能在疼了,再疼,那就要碎了。

    二个小时的电话,让楚校长基本了解了关于陈楚凡会被勒令退学事件的始末,但却没能了解陈楚凡这个人。

    如果让陈楚凡知道,他让中北民大尊敬的楚校长蛋疼了一下午,甚至差点碎掉,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当楚校长回到校长室,大概十分钟后,工作人员送来了陈楚凡同学的档案资料。期间,重新接上的专线电话又响了两次,手机开机发现短信提示关机期间又有3个来电。

    楚校长今天一天接的电话,已经超过了以往一个季度的总和了。

    来电话的有京城的,有W市的,有主管部门的,有楚校长老同学的,甚至还有一个是楚校长的远房亲戚的。

    杨涛不知道,他打给李灿的那个电话,李灿不但给他大哥通了次电话,但还怕不保险,还给几个有路子的发小通了电话。

    韩小熙不知道,虽然只有八个叔叔阿姨答应帮忙,但是这八个热心的叔叔阿姨,深怕人单力薄办不成事,每个人都还给能跟中北民大校长或者副校长等学校领导,攀的上关系的朋友打了电话。

    叶思颖不知道,虽然她只联系了王教授一个人,但却是压垮楚校长脆弱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总之在这三个人的共同努力下,成功的让陈楚凡的名字铭刻在了楚校长脑海的最深处。

    楚校长的脑海中甚至已经开始播放这样的桥段,陈楚凡是zhōng yāng某位大佬的子弟,他隐姓埋名跑到中北民大来读书,碰到本地的纨绔子弟,为搏红颜一笑一怒出手后又想扮猪吃虎。等到那桎梏子弟发招后,才凸显能量,准备打脸。

    此时的他还没将陈楚凡这个名字,跟民大赫赫有名的跳湖男联系起来。

    所以楚校长不顾校长之尊,端坐在自己办工桌前,连看了一半的人民rì报都顾不上看。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专门研究陈楚凡同学的档案。从小小的一张出生证明开始,一直到现在就读中北民大历史系二年级,陈楚凡在档案袋里所有的文件资料,哪怕一张小纸片楚校长都没放过,全部仔仔细细的阅读了一遍。

    最后楚校长得出了一个让自己蛋碎的结论。这个陈楚凡哪里是什么隐姓埋名的贵公子,他完全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普通大学生吗?就这么一个普通学生,至于让你们一个个的像打了鸡血般的排队打电话来求情吗?不会你们合着伙玩我吧?

    何况这个陈楚凡还在前不久因为失恋跳湖,被学校处分。如果陈楚凡真是什么贵人,那个时候这群人就该着急了吧?楚校长只觉得,今天这件事处处都透着诡异。

    等一切都折腾完后,楚校长发现快到下班时间了,于是他急忙打了个电话,让工作人员下发了一个紧急通知,明天自己将亲自携学校主要领导视察文学院。

    马上就是下班时间,书面通知肯定是来不及了,于是这名工作人员,立刻给文学院去了电话。下达了楚校长的这一安排。文学院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也被学校的这一安排弄的手忙脚乱,赶紧通知了文学院的领导。

    学校领导以突袭的方式要来文学院视察,原因不明,当然需要慎重对待。于是文学院的领导又赶紧召开紧急会议。通知了文学院下的各系领导、辅导员等,一番折腾下来又是近半小时。所以当会议召开时早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所以文学院的一帮人集体蛋疼了。不过这也正常,文学院的事惹的校长都蛋疼了,校长能不给文学院的众人找点蛋疼的理由么?

    会议本身是无聊的,无非是校领导决定视察文学院是对文学院的重视,云云,然后要求文学院各系第二天要做好各项工作,以一个积极向上的姿态,迎接校领导的检查,等等。

    真正jīng彩的是会议之后。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校领导临时决定视察文学院,本就显得有些诡异,如果说没有原因,谁都不会相信。所以文学院方面肯定会想办法打探,所以各种消息在会议之后,基本都传到了学院里各个领导、辅导员、工作人员的手里。

    这时他们才知道,校领导之所以突然要求视察文学院,竟是因为一名学生,一名文学院历史系二年级的学生,一名被文学院学生管理处给予勒令退学处分的文学院历史系的二年级学生,他的名字叫陈楚凡。据说楚校长一个下午,什么事情也没干。就只顾着呆在校长室里研究这个学生的档案,而当档案研究完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文学院,将在第二天视察文学院。

    文学院的大多数人对这个学生没有什么印象。文学院数千学生,谁会没事干了,天天去看学生的花名册?不过也有人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

    比如张书记,比如王部长,比如老肖。

    张书记很烦躁,也很疑惑。他的烦躁是因为他的儿子张朋。中午时候历史系的冯教授专门给他打了电话,将自己儿子在课堂上的所作所为描述了一番后,直言期末考试自己的儿子铁定是要重修了,还让自己好好教育一下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直让张书记恨不得现在就将张朋拉到面前来怒抽几巴掌。

    他的疑惑在于学校怎么会突然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感兴趣。尤其是这个学生前不久还跟自己的儿子发生了冲突,还动手打了自己的儿子。当然对于这件事情他并不怕什么,毕竟按照自己的儿子说法,道理是在自己这边,学校怎么样也不可能太过分。可是自己儿子的话可信么?当张书记想到这里,却感觉有些坐不住了。

    王部长比较惶恐,他是文学院学生部的部长,给与陈楚凡勒令退学的处分也是他做出的,他有着不可推卸责任,而现在貌似学校摆出的架势是要给陈楚凡平反啊?因为关于陈楚凡的处分决定并没有上报到学校,如果不为了平反,学校需要专门为了这个学生来视察一出么?难道这个陈楚凡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尤其是王部长下午的时候,还给陈楚凡的辅导员老肖去了一个电话,催促他赶紧在学生部关于陈楚凡的处理意见上签字,好赶在下午送交到校长办公室走程序。想到这里他就直流冷汗,他甚至有些想感谢老肖了压住了那份了处分报告,万一真的送到学校那边,结果惹上了麻烦,那就不好了。毕竟王部长还有很高的追求,还想在学校里更进一步,把自己的行政级别在提一提,如果因为这件事情给学校领导留下不好印象,那就太要命了。

    更何况自己处理这事时,主要考虑的不是给张书记一个面子么?如果不是因为被打的是张书记的儿子,自己至于脑袋一热,就做出勒令退学的处分吗?想到这里,王部长觉得自己真的很冤啊!

    老肖则非常惊讶,自己早上才跟陈楚凡交谈了一通,提点他在学校领导那边想点办法,结果下午学校领导就因为他的事情准备视察文学院了。话说,这有点夸张了吧?陈楚凡什么时候能有这么大能量了?难道自己又走眼了?老肖差点就没忍住再次跑去跟陈楚凡当面谈谈了。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