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灵感来了一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陈楚凡?”李三默默自语着,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而且还不止一次,可是一下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就这样,在脑海里不停的纠结中,李三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流氓聚集地。大概40多平米的小屋,一张旧办公桌,配个椅子跟一个沙发,便是办公室内的全部家当。满地的烟头,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清扫过了。办公桌上的一部电话,便是唯一像样的电器了,当然如果电话真能算是电器的话。

    李三刚拿起电话,正准备拨号出去让小弟打听打听这个人是何方神圣,突然却顿住了。他的目光放在了电话来电显示处刚刚拨入的号码上面,.电话是张朋打来的,看到这个电话李三便想起了张朋,想到了张朋,李三便想到了这个陈楚凡是何方神圣。

    “历史系,陈楚凡!尼玛的,不就是张朋那小子想搞的那个学生吗?难怪名字这么熟悉了!”想起了陈楚凡是谁,李三便放下了电话,冷笑着自语道:“嘿嘿,这下可真是巧啊!孙子想把你李爷爷我当枪使,这次还怕不能把你拉下水?”

    一时间,李三只觉得心怀大畅,本来的郁闷完全一扫而空。

    陈楚凡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个道上的某个大哥给惦记上了,他正一本正经的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旁边放了整整一大摞史书。

    跟叶思颖坐在音乐教室半天,等不来一点灵感,两人便离开了音乐教室。而陈楚凡在叶思颖的建议下,来到了学校的图书馆,专门找些杂史,野史上的小故事,寻找灵感起来。按叶思颖的说法便是,你竟然想写有历史沧桑感的歌,当然便该去史书中找灵感了。

    陈楚凡从善如流,一出音乐教室,随便吃了些东西,便独自跑到了学校图书馆的阅览室中。也亏了他如今一目十行还能过目不忘的阅读速度,不一会便从中寻到了一处合适的题材。

    故事的出处便是《洛阳伽蓝记》,这本书应算是本古代杂书,记载了不少的佛教典故,文学笔触、与朝代历史,以及地理人文。当然最终吸引到陈楚凡的还是其中的一个凄美爱情故事,故事的大意便是一名年轻的将领在一个小村中,偶然邂逅了一位美丽的女子,两人一见钟情且私定终身。但此时边境战火连连,这名将领被朝廷调至边境征战,乱世里兵荒马乱,战火不休,女子苦守将领不遇,青已逝,朱颜渐老,最终选择了在珈蓝古寺中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寻至女子所出家的伽蓝古寺,但却人事已非,尘缘已尽。两人站在雨夜的古寺中,最终只能执泪相望无语。

    凄美的爱情故事总能给人以感动,陈楚凡的灵感便也从凄美故事带来的感动中喷涌而出。他似乎看到了夜雨中的古寺,两个有缘无分的伤心人,雨中对视的情景。于是便连忙拿出纸笔写下一段歌词。

    风帘动,凄雨缠绵,愁思谁能懂,逝水,朱颜渐老,白发添多少。征鸿过尽,残城孤村,孤村之外你是否仍在撑?花落去,无言有泪便是又一载,想问情是为何物生死难相许。那时约定,今生厮守,守住红尘,守住你共度一生!一层层,是入山台阶深,我听闻,你仍是一个人。凄雨惹人烦,一夜梦醒几分,台阶上回荡的是再等。一层层,是入山台阶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倾塌的山门,斩断情缘苦等,今生有缘无分是我们。

    尤想念,曾经青,羡煞许多人,到如今,风华不再,如老朽枯藤。年华易逝,烟花易冷,请别再问我是否还认真。佛曾说,累世情深,便需要苦等。而我能,千年独候,只为来世真。如你愿等,来世过门,等梦长温,等我弹一曲古筝。一层层,是入山台阶深,我听闻你仍是一个人,凄雨惹人烦,一夜梦醒几分?台阶上回荡的是再等。一层层,是入山台阶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倾塌的山门,斩断情缘苦等,今生有缘无分是我们,珈蓝寺外夜雨盼永恒。

    一口气将歌词写完,陈楚凡长出了一口气。在他看来,写歌的工作便完成了一半,等有空闲了在照着这歌词再谱曲就行了。

    小心翼翼的将手中写好的歌词收好,心情大好的陈楚凡将桌上的野史书重新一一归类,放回了书架,便离开了已经呆了半天的图书馆。

    今天是星期五,下午便是第一次去刘姨那里上班的rì子,陈楚凡当然不敢怠慢了。寝室也未回,便直接出了校门,打了辆的士直奔将要上班的清水湾会所而去。

    清水湾会所坐落在W市的沿江大道上,是一片连在一起的三层楼的旧宅所改造。陈楚凡站在会所门口,看着那敞开着的老旧的复古木门,陈楚凡甚至以为的士司机将他送错了地方。还好,门内有眼间的女迎宾,看到陈楚凡呆头呆脑的在会所门口站着,便走了出来,彬彬有礼的询问道:“请问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职业素养很高啊!”看到那女迎宾一身正规的旗袍,陈楚凡哪能分析不出来她的身份。不由得内心暗赞了一声。原因无他,他这一身地摊货打扮,跑到这么一高档的会所门口,迎宾还能如此有礼貌的对待,职业修养肯定是没话说的,由此也让陈楚凡对将自己招进会所的刘姨更是高看了几分。

    “我叫陈楚凡,应聘了贵会所的钢琴师职位,刘经理让我今天来报道的。”陈楚凡连忙解释道。

    “哦,你就是小陈啊!刘总经理跟我们交代过,你跟我来吧!”女迎宾有些好奇的望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大男孩,眉眼倒还清秀,人却很高大壮硕,穿的挺简朴,实在看不出竟是个钢琴师的样子。因为会所里的其他钢琴师,或许是缺少运动的关系,根本没有身体长的如此高大的壮硕,而且他们的衣着打扮也远比陈楚凡讲究的多,甚至头发都是长长,很少见像陈楚凡这样一头板寸头发的,天啊,他竟然还穿了双球鞋,弹钢师不是应该穿皮鞋的么?总之眼前这个大男孩,像运动员远超像钢琴师。

    “我叫小芸,在这里做迎宾。刘经理等下才会来,她说如果你来了,就先去人事签一份兼职合同。对了,刘经理很看好你哦,把你安排在C区,那可是整个会所最好也最为昂贵的消费区!看来,你的钢琴真的弹的很棒哦!”小芸领着陈楚凡向会所内部走着,嘴上还不停的说着,很喜欢说话的一个小姑娘。

    一进会所大门,便是一阵通透的清凉。放佛一道门便将屋里屋外隔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屋外是酷暑难耐,屋内则是清凉爽快。

    享受着清凉爽快的陈楚凡正仔细打量着会所的内部装饰。跟外部毫不起眼的旧外墙比起来,会所内部装修完全是两种极端,极尽奢华之能。当然觉得奢华或许也跟陈楚凡没有见过多少世面有关,总之他觉得头顶上那一个个白天便开着的晶莹的水晶灯非常的漂亮,墙壁上点缀的一幅幅jīng美壁画特别耐看,脚下软软的红sè地毯踩上去很是舒服,而且还很干净,一看便是经常有人打理。总之这里的一切,与陈楚凡二十多年的生活经历,完全便是两条平行线。“原来有钱人便是如此享受的!”陈楚凡心里暗想着。他却不知道,这清水湾会所,也只是在W市稍有些名气,全国比这清水湾会所装修奢华百倍的高级会所比比皆是。

    直到小芸的话在陈楚凡的耳边响起,才让陈楚凡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哦?小芸姐,会所里还分区的么?”

    “当然啦!我们会所是会员制,根据会员等级的不同分三个不同的区呢,C区可是最好的区了,等你上过几天班就知道了!”小芸骄傲的回答道。看来能在这里工作,是件让她感觉非常自豪的事情。

    就这样两人边走边聊着,一路穿过两道回廊上了一层台阶,才来到挂有人事部牌子的办公室门前。一路行来,让陈楚凡对会所有个大概认识的同时,也渐渐平复了初入这种豪华会所的不免生出的拘谨心态,人轻松了很多。虽然在会所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对陈楚凡的一身打扮投以古怪的目光,却都被陈楚凡华丽的无视了。

    其实内心深处,陈楚凡也难免感叹:“哎,还是没有经验啊,早知道是这种地方,起码该换套正式点的衣服啊!”感叹之余,难免觉得自己这一身装扮有些上不了台面,不过陈楚凡转念一想,就凭自己最近一系列类似超人的变化,在一群普通人跟前自怜自伤,似乎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就是这里了,你自己进去吧,我先下去上班了。对了,负责人事的经理也姓刘,我们都叫她刘姐。”小芸说完,冲陈楚凡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才转身离去。

    陈楚凡抬头望了望厚重的原木sè房门,随手整了整其实完全不需要整理的体恤衫,面sè自若的抬手敲了两下,厚重的门板发出两声“砰,砰”的声音。

    “还是实木的呢!”陈楚凡暗想着。

    PS:有点痛苦没有设定穿越了,结果别人写好的歌词实在不好意思直接拿来用混字数。只好自己狂编一通。如果哪位《烟花易冷》的粉,看了本章,千万别对那歌词吐槽。布丁自知没有方文山大大那么好的文采,却不得以cāo刀而为,莫怪莫怪!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