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疯狂的少年(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陈楚凡不知道医院里,夫妻两人的对话。当然即使知道,他也没脸说什么。他现在除了自责便是愤怒。

    “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你还好意思说是她男朋友?”韩小熙父亲的话再他脑海里回荡着,他直到现在都无力去反驳什么。他能理解一个父亲得知自己女儿被伤害后的愤怒,所以对自己的失误,分外的痛恨。

    “自己一直以来到底是怕什么?”陈楚凡在心里默想着。凭空得了奇遇,身体因此而变的古怪,强壮,可自己却前怕狼后怕虎的,到最后甚至连自己的女人都没保护好!让她因为自己而躺在医院当中受苦!

    如果自己早些就能更加强硬一点,如果自己在西街时下手能更狠一点,这一切不是都不会发生吗?自己简直就是个混球!亏自己读那么多佛经,还在那归元寺跟那隆远和尚卖弄,却还没弄明白佛也会怒的道理。

    就这样默想着,陈楚凡一言不发的走出医院。

    走出医院,被凉风一吹,陈楚凡心头的一股邪火,并没有因为听到韩小熙没有大碍的消息而减弱,反而是越烧越旺。他停下了脚步,冲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兄弟说道:“老大,杨涛,你们先回寝室,还不到12点,跟门口校卫队那帮人说说好话,你们还能进学校!”

    “你呢?做什么去?”杨涛有些担心的问道。瞎子都能看出现在陈楚凡的jīng神状态很不对劲,虽然表情看上去非常平静。可是站在他的身边,杨涛却毫无由来的觉得浑身发冷。

    “别管我。我还有事要去做!如果今天不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我今天没法睡好!不,不光是今天,我一辈子都没法睡好!”陈楚凡冷冷的说道,语气有种说不出的讥诮。

    “你要去哪,我跟老二陪你去!”孟伟摆出老大的架势,可惜没有得应有的效果。

    “不用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能来医院陪我已经够了!如果还把当我兄弟,当你们的老三,你们就先回去!”陈楚凡摇摇头,拒绝了孟伟的好意,然后不容置疑的说道。

    孟伟看出了此时陈楚凡眼中的坚决,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三,小熙现在没有什么事了!你可别干什么傻事!”

    “放心吧,不会的!”陈楚凡简单的答了句,便转身就走。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夜幕当中。

    “老大,老三今天情绪真的不对。我感觉有点悬乎吗,你说他回去干嘛?不会是又去找那群混混麻烦吧?话说你有没有感觉站在老三旁边,浑身都能泛起一股寒意?”陈楚凡离开后,杨涛问口说道。

    “没事的,相信老三自己能处理好吧!我们回去吧!”孟伟没有理会杨涛的一连串问题。虽然他也感觉到了那阵阵冷意

    陈楚凡独自再次来到了西街,已经快晚上12点,学生们早已回到寝室。西街也变得冷清起来,绝大部分的店子都已经打烊,摆在街面的桌子都被收回店内,使得街面看起来都宽阔了许多。

    陈楚凡来到发生冲突的那家烧烤店门前,店门已经紧闭,但是阁楼上还亮着灯。昏暗的灯光透过小窗倾泻了出来,印在地面上已经凝固的血迹上,显出几分鬼气。

    西街的小店虽然大都是平房,可都配备了一个小阁楼。一般在这里做生意的小老板便睡在阁楼之上。

    “砰!砰!砰!”陈楚凡走到店门口,坚决而又有力的敲响了紧闭的店门。响亮的敲门声在寂静的街头回荡着,显得尤其刺耳。

    “谁啊!已经打烊了!”不耐烦的生意从屋内传来,却没有让少年停下手中的动作。他仍旧是一下接一下的敲着,也不答话。

    终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再次传来,紧跟着,店门被人打开。烧烤店的老板只穿着一条短裤,探着头,看着站在门外的陈楚凡。

    “是你?有什么事?”老板明显有些惊疑。今天陈楚凡一挑七的悍勇,给老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眼便认出了这个年轻后生。尤其是,他还穿着被血浸透了的半边血衣。

    “今天我走后,找我麻烦那些混混都到哪去了?”陈楚凡冷冷的问道。

    “你刚走,jǐng察就来了。除了被你踢断腿骨那个,jǐng察打了120,被送到医院。其他都被jǐng察抓走了!jǐng察还专门找我问话了,我可都是原原本本的把经过讲给他们听的,我还提醒他们你是正当防”

    “好的!谢谢!”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消息,陈楚凡转身便走,压根没理老板后面的话。只留下话还没说完的店老板,傻呆呆的探着脑袋,在门后发楞。

    已经在这里上了近两年学的陈楚凡当然知道这一片应该都是X院路派出所管辖。所以十五分钟后,陈楚凡便面无表情的走进了这间派出所。

    “小伙子有什么事?”大厅坐着一个值班的年轻民jǐng,看到陈楚凡走进派出所,出声问道。

    “我是来自首的!”陈楚凡淡淡的说道。

    “自首?什么案子!”陈楚凡的话,让年轻民jǐng一下子jīng神起来,甚至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对!自首,今天在西街打架斗殴!”陈楚凡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你就是那个在西街一打七的牛人?我靠,兄弟以前练过的吧?那几个杂碎都伤的不轻啊!你够狠!”值班民jǐng的反应有些出乎陈楚凡的意料之外,让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不过还好这位可爱的jǐng察似乎也没想着在陈楚凡口中得到答案,继续说道:“陈所正好还为这个案子呆在所里呢,我领你去。再说你自个什么首啊,吓我一跳。你那属于正当防卫。已经定xìng了!”

    “我想问问,跟我发生冲突那几个混混是不是还在你们所里!”跟着民jǐng身后的陈楚凡没有理会他的絮叨,反而突然开口问出另一个问题。

    “恩,都还在羁押室里蹲着呢!我估计会以寻畔滋事罪跟故意伤人罪起诉他们。”年轻jǐng察也不疑有他,爽快的直接回答了陈楚凡的疑问。

    刚说完,两人就已经走到一间挂着会议室牌子的门前,年轻的jǐng察敲了敲门,得到应答后,便将陈楚凡带了进去。

    正坐在会议室里五名jǐng察,有二名陈楚凡刚刚见过,分明就是刚刚在医院里跟韩小熙的父亲对话的两个jǐng察。

    “你怎么来了?韩书记让你来做笔录?”坐在会议室主位上的陈所长有些诧异的开口问道。

    “不是,我是来自首,打架斗殴难道不需要羁押吗?”陈楚凡平静的说道。

    “哦,同学你这案子已经定xìng为正当防卫了。你也别有心理压力。不过你竟然来了,正好走个程序,做个笔录。做完笔录就回去好好睡一觉,然后照常上课吧!没事的!”陈所长竟然出声劝慰起陈楚凡来。

    倒不是陈所长一向平易敬人,而是今天这案子伤的小姑娘身份有点特殊。竟然是市里政法委书记韩书记的姑娘。否则他也不会这么晚了,还从家里跑出来专门处理这案子。

    还好,这次出jǐng够快,将几名嫌疑人都及时抓到了。案情经过对周边人群的询问,也基本清楚了。尤其是那几名嫌疑人,都是在派出所有案底的一群渣子,便更加好办了。所以他才会了解案情后,便立刻跑到医院给韩书记做了汇报。

    可惜的是,陈所长的好心却不是陈楚凡想要的结果。此时的他外表平静,其实内心已经被心头邪火烧的快要爆发了。所以,即使是在派出所内,即使面对的是派出所所长,他也并未感觉半点怯场。

    “正当防卫?审都没审你们怎么知道我是正当防卫!”陈楚凡却没有理会陈所长的好意,反而出言质疑道,语气冷冽。像极了一个上级领导在训斥自己的下属一般。

    陈楚凡的话,直接让在座的几名jǐng察都一脸稀奇的看向他。难道这少年脑子烧坏了?没事还想被关在jǐng察局里玩?

    自己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明显让陈所长有些不悦了。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点都不识抬举?如果不是因为跟他一起的是韩书记的女儿,即使他真的是正当防卫又怎么样?他以为他真的能逃过一晚上的羁押?现在给他方便,他还在这里喘上了?

    所长毕竟是所长。也是有脾气的。更何况,会议室里还坐了其他四个下属。

    于是陈所长的脸也板了起来。他不在看陈楚凡,而是冲着坐在他下手的一名jǐng察说道:“小王,你去带这个同学到问询室做个笔录。然后让给他们学校打个电话,找人来把他接回去。”

    陈楚凡面无表情的听着陈所长对那个王姓jǐng察的吩咐。没有再吭声,只是站在原地侧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突然抄起了会议室里的一把椅子,猛的向着会议室内的窗户砸去。只听得“哐当”一声,玻璃应声而碎,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巨大的声响,也将会议室内的六名jǐng察给唬得集体愣了一下,竟是没人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而陈楚凡却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拍了拍手,然后平静的问道:“现在能羁押我了吗?不是还要我摊上个袭jǐng的罪名才肯羁押我吧?”言辞间有形容不出来的猖狂。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