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疯狂的少年(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怕了!剩下的几个小混混是真的怕了。平常只有那些老老实实的学生怕他们,他们哪里怕过什么人?不就是打架吗?怕什么?比狠而已,他们吃的便是这碗饭。可是当他们发现,论打,打不过!比狠,也比不过的时候,他们醒悟了!想求饶了,可是晚了!

    陈楚凡没有理会那人的求饶声,见他们不主动上来了,便自己主动冲了过去,拳头继续飞舞,只是这一次,少年没有在对着鼻子打,因为自己全力打脸容易让人昏阙,昏阙后便不会哀嚎,没有哀嚎声,让陈楚凡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有点不爽。于是,如他所愿,羁押室内再次传出阵阵骨骼断裂之声,惨嚎之声。

    片刻后,整间羁押室,只有陈楚凡一个人还能站着。

    其他人,不是晕阙,便是躺在地上呻吟。

    陈楚凡走到了为首的老大跟前,蹲了下去,将那个小老大的脸摆正,然后开始继续在西街没有完成的讨论。

    “谁指使你搞我的?”声音很淡然,就像在问一个普通朋友一个很普通的问题。

    “你妈让我搞的!草!”手臂上的剧痛已经好了很多,但是这个流氓也知道自己这条胳膊八成是废了,当然对眼前的少年恨之入骨。仇恨是种很奇妙的东西,往往能带给人非凡的勇气,所以这小流氓头子做出了堪比烈士的英勇行径,而这种英勇行径也获得了少年的赞誉。

    “很有骨气,我很喜欢呢!真的,不是讽刺你!如果我一问,你就说了,那不是太没意思了吗?还有一晚上呢,咋过啊!”少年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歪起脑袋开始思考。

    要说心里不怕,那是假的,但流氓也有流氓的尊严不是?面对少年的温柔的恐吓,流氓头子干脆心一横,眼一闭,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在他看来,这里在怎么说也是jǐng察局,他不信一个学生还敢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所以一脸的硬气!只是当手臂上阵阵疼痛袭来时,让他实在忍不住发出低声呻吟,使得硬汉的造型,大打折扣。

    可能是已经思考完毕,少年摆正了歪着的脑袋。又开口了。

    “其实我是个爱好和平,反对暴力的人。而且我还是个坚定的佛教徒。不瞒你说,今天早上我还在归元寺跟个老和尚讨论佛祖以身饲鹰的伟大,讨论地藏菩萨悲天悯人的胸怀,讨论观音菩萨怜悯世人的慈悲,所以我真的干不出什么太过份、太残忍、太不人道的事情来逼问你”少年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手上也开始动作,他一只手握住流氓头子的右手手掌,另一只手则握住了流氓透明手掌上的食指,紧跟着毫不犹豫的用力向外一掰,又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整只食指高难度的跟掌背亲密无间的挨在了一起。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再次响起,被剧痛刺激的流氓头子,甚至抽出了被陈楚凡握住的右手,再次在地上翻滚起来。

    “所以,我所能做的最多也便是这样了。你用双手打我,我就折断你10个指头,公平合理,菩萨都不会怪我的!所以你千万别太早告诉我啊,还有九根指头,如果你太早说了,我怕我会不好意思继续冲你下手啊。”少年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凄厉的惨叫声并没有遮掩住少年清朗的声音,仍旧那么清晰可闻。

    “我还答应你,十个指头都折了,你还不说,我就不问你了!这里有六个人,还有五十九跟指头给我折!”

    说完,陈楚凡不顾流氓头子的挣扎,再次拿起了流氓头子的一个手掌,不过这次换成了左手,而另一只手也搭在了他的食指上。

    流氓头子再也不敢扮英勇了。他既没有烈士的觉悟,也不是个没脑子的傻B。惨叫了这么久,一直没有jǐng察前来查看,他已经感觉到今天情况不对了。

    “别掰了,我说,我全说,别啊”惨叫继续响起,陈楚凡的手很快,硬气的流氓老大话未说完,他便再次下手了,跟刚才一样,惨叫再次不绝于耳。

    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刚才还颇为硬气的老大,这下直接哭出了声来,眼泪鼻涕瞬间喷涌而出,英雄一下子便成了狗熊。

    而本来因为被陈楚凡打到骨折的其他小流氓们,目睹了自己老大的惨状,竟是吓得连呻吟声都不敢在发出,深怕这个凶神恶煞的少年,会转而注意到自己

    “嘶,这小子下手比老子还黑啊!妈的,他刚才说什么来着?还说他信佛,是佛教徒,还爱好和平,反对暴力。他要是佛教徒,那我不该去申请个耶稣当当?你说这种大学生中北民大怎么培养出来的啊!这得多么牛X的老师才能培养出这样极品的学生啊!”监控室里,正观看的jǐng察都被陈楚凡的表现刺激到了,忍不住到吸一口气,吐槽道。

    “可不是,心狠,手辣,嘴毒,身手还挺牛,真TMD人才啊!要现在大学生都他这样,我们都可以直接下岗想办法再就业了!要说这个袁富富今天可算是遇到煞星了,绝对要落个残疾!”另一人也感叹道。

    “他妈的,他残疾了还不好?被他打残的人还少了?三次因为故意伤人被抓,这还是有证据的,没证据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我上次还听说,这小子把别人一只手活生生剁了下来,不过苦主没敢声张,好像听说那个李三花钱帮他摆平的。”

    “别吵了,那家伙又说话了,看戏看戏!”

    陈楚凡可不知道他此时的一举一动正被人监视着,他仍旧安逸的蹲在那里,饶有兴致的望着痛的死去活来,哭的撕心裂肺的流氓头子,

    少年也不再谈是谁背后指使的问题,而是跟流氓头子说起了自己今天的心路历程:“其实吧,我应该谢谢你们,因为今天你们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呐,就不能太老实,否则就被欺负。想通了这点,我便告诉自己,从今以后,谁敢让我心情不好,我就让他一辈子心情好不起来!今天我的女朋友被你们的刀伤了,这让我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所以如果我是你,我会赶紧想办法让我的心情能立刻好起来!我不是恐吓你,我只要想到我的心情继续这么坏下去,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我自己都感觉特害怕,真的。”

    “你别说了,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啊,都是三哥,啊,是三哥吩咐我们干的!搞你是三三哥的意思!我们也只是跟着三哥混混口饭吃。”流氓头子忍住痛,尽量连贯的说道,

    “哦?三哥?哪个三哥?我得罪过他?”陈楚凡听到这个名字很疑惑,自己似乎从没有招惹过一个叫三哥的人吧?

    “三三哥,就是李三!是你同学张朋跟王坤请三哥动你的!”流氓头子见少年有些疑惑,深怕少年不信,再来掰断自己一根手指,竟是神奇的一口气飞快的解释道。

    陈楚凡一听到张朋跟王坤的名字,心头好不容易压下去的一丝邪火,腾的一下又串上来了!只是他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仍旧一脸的沉静。

    好嘛,多大的仇啊!还找道上的人来弄我?还动上刀子!陈楚凡暗想着,可是想到动刀子,想到这群流氓竟然拿刀捅自己,陈楚凡又隐隐觉得不对!凭他对张朋的了解,找人教训他一顿他信,但是让人用刀捅自己,他张朋还没那个胆子跟魄力。

    于是他又开口了:“就这个原因?”

    有了疑惑,他便要求证。他不是jǐng察,没有自己去找线索的兴趣,所以他不但是又开口了,也又动手了!他再次拿起流氓头子的一只手,这次,另一只手放在了手掌的食指上。

    “等等,别啊,还有啊,我是还没说完!在你们学校南湖强jiān未遂那个铁熊,是我们三哥的朋友。你在南湖干翻了铁熊哥,害他被抓进去,所以三哥为这个也要搞你。正好你那两同学也有需求,所以啊啊!”

    “下次,我是说如果还有下次,别想着玩这种心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陈楚凡一脸厌恶的望着疼的在地上打滚的流氓头子。

    所有的疑惑便都解开。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唯一的疑惑便是李三是怎么知道在南湖出手的人是自己的?可是陈楚凡不打算在追究这个了。他只需要知道李三要搞他,结果没搞到他,却伤了自己的女友便够了。

    “这个三哥住哪?”陈楚凡冷冷的问道。

    “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啊!你别掰了,我求求你了,你行行好吧!他现在是红心的保安经理,我们每每次见面都是他那间办公室啊!”

    流氓头子这次到是说的实话,估计是坏事做多了怕遭报复,李三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从不把自己的住处告诉别人

    “原来那次南湖强jiān案是这个小子出的手!我就说嘛,凭中北护校队那帮草包,怎么可能那么牛X嘛,还能比我们先抓到流串犯,cāo!冒领的功劳,他们也好意思在我们面前炫耀啊!还什么加强了学校内的巡查力度,立竿见影起了效果,我呸!”

    “可不是咋滴,老子上次看个护校队队长就不爽,在陈所面前装大头蒜。陈所还为这事损我们一通,说什么民兵的抓贼效率都赶上我们正规军了,想起来憋气啊!不行,明儿我就要去跟陈所好好说道说道,那个什么奖金还没发下去吧,怎么滴也不能给那群杂种。”

    “对了,刚袁富富说的那个王坤,该不会是咱们所里王副所长的儿子吧?我记得王所的儿子好像也叫王坤来着?”

    “应该不是吧,没听那袁富富说是那个张朋王坤是这小子的同学嘛。王所的儿子上的是中北政法,我记得很清楚,刚上大学时候不是还请我们吃了饭嘛!这小子是中北民大的,两人压根就不是一个学校。”

    “这小子问这么清楚,不会是还准备出去后打击报复吧!”

    “恩,很有可能。他也差不多折腾完了,干脆把他放出来,我得好好教育教育这小子!这小子挺对我胃口,可不能让他做傻事!教训这些流氓无所谓,回学校去把自己同学玩残了,那事情就不好收场了。等会完事了,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去给你那小子说道说道。”|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