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离别(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在家里呆了短暂的十多天时间,陈楚凡便再次坐上了回到W市的火车。这应该是在家呆的时间最短的一个暑假了,但是却又是感觉过的最充实的一个暑假。

    在刘姨的电话中得知已经帮他联系好了M国的茱莉音乐学院,不过学院的名称对于陈楚凡来说不过是几个汉字符号而已。走上学习音乐的道路,不过是近几个月的事情,所以陈楚凡从来没有刻意的留心过世界有名的音乐学院。不过听刘姨的介绍,这所学校在全世界都是很有名气的,到是让他感兴趣了不少。

    为此他还专门跑到网吧去查询了关于M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的一些基本信息,知道了这是一所坐落在M国纽约市林肯中心的一所音乐学校。有很多名人在内任教,除此之外便没有搜索到其他什么信息了。2000年的网络资讯还是不够发达啊。

    火车到达W市的时间是晚上九点,陈楚凡没有通知任何人,所以自然没有人来接车。已经在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自然不会再保留自己的床位,所以陈楚凡便直接打的到了清水湾会所。自从离开学校后,这已经是陈楚凡的暂居地了。

    陈楚凡的回归得到了乐队一帮子人的热烈欢迎。被一群人拉倒街头的路边摊上很灌了几瓶啤酒才放过了他。被灌的晕晕乎乎的少年,回到会所自己房间后,便倒头就睡。最近一段时间很奇怪,三不五时的在陈楚凡睡着后,都会做同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面总是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深情的呼唤他,只是用的语言却让他很恼火,因为他竟然听不懂。

    要知道我们的陈楚凡可是懂六、七种语言的牛人啊!

    前几次的时候,陈楚凡还不觉得什么。不过连续做了几回同样的梦,就让陈楚凡很是蛋疼了。本以为是在家里见到父母的原因。可今天已经到了W市,却也不例外,刚刚进入梦乡陈楚凡便似乎又在梦中感觉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趴在自己的旁边喊着他什么。可陈楚凡想要触摸它时,却毫无例外的失败了。就当陈楚凡的耐心耗尽,准备要将这该死的东西给一脚踢开时,梦醒了。

    天已经大亮,昨天夜里迷迷糊糊的到头便睡,没有拉上窗帘,刺目的阳光透过玻璃直接照到了陈楚凡的脸上,晃的眼睛有些发花。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陈楚凡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昨天已经在给刘姨的电话里汇报了自己到了会所的消息,刘姨便让他在会所等着自己,今天将领着他去办些必须的手续。

    整整三天时间便在忙碌中过去,陈楚凡便跟着刘姨在学校、档案局、公安局,M国驻W市的领事馆,几处地方来回奔波着。总之需要陈楚凡亲自到场的手续,便在这三天内基本上跑完。然后用刘姨的话说,小陈同学可以继续放假了,不出意外一个星期后,便能踏上他出国留学旅程。

    闲了下来的陈楚凡立刻便给韩小熙去了电话。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韩小熙豪迈的逃下了所有的课程,两个人便成天腻在一块,风景区已经转遍了,两人便每天看看电影,逛逛公园,玩玩游戏。总之把情侣间能约会的内容,都压缩在了这几天里。

    终于得到了刘姨的准确的消息,机票已经订好,就在后天的中午。陈楚凡即将离开这个呆了二十一年的国度,前往一个陌生的国家,开始人生中一段重要的旅程。

    站在韩小熙家的院外,陈楚凡拉着小姑娘的手,在小姑娘的耳边轻声说道:“小熙,后天就要走了,明天晚上得请学校那帮人吃个饭啊。”

    “不行,我妈说了,明天晚上得到我家吃顿饭。”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陈楚凡一愣,摸了摸脑袋,傻笑着说道:“嘿,这是同意咱俩那事儿的架势啊!话说,该不会你爸你妈准备在我走之前让咱俩订个亲什么的吧!”

    “砰”的一声,是女孩羞恼之下用手敲打某个无耻之徒脑壳的声音,自从知道了自己家牲口有了刀枪不入的本事,韩小熙收拾起陈楚凡来便不在留手。

    “美不死你!同意咱俩啥事啊!订啥亲啊,你当我没人要啊,还赶着你走之前硬塞给你不成!”韩小熙闷闷的说道:“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谁家姑娘啊,被调教的这么野蛮,以后铁定没有人嘛。也就是我这身子骨能承受的起你的摧残了。不塞给我塞给谁啊。”陈楚凡摸了摸被敲打的脑袋,故作委屈的说道。

    看到女孩的脸sè有些变的不善,陈楚凡连忙又补充道:“说着玩呢,到是你妈这突然叫我去吃饭,总得有个说法吧。难道不是挑女婿啊?”

    “哼,是去给你上思想品德课呢,知道了吧!”小姑娘很是飞扬的说道。

    “哎,未来岳父岳母要给我上课我就认了,可是请同学咋办?”

    “改中午呗,总之晚上一定要去我家!”

    “可中午我本想带你到归元寺去吃素斋啊!”

    “去那里做什么?”

    “庙里有个老和尚,对我不错。上次带你去,他正好不在。现在要走了,总得去看一眼才是,不然便太失礼了。”

    “你怎么会认识和尚的?不过既然去看和尚,干嘛一定要去那里吃素斋?中午跟同学吃完饭在去不就好了!”

    “你说的也有理,不过去他那里,不混顿免费的素斋吃吃,总觉得像是少了什么啊!”

    “天啊,和尚的饭你都要混,你可真够无耻的!”韩小熙摇头叹息着。

    陈楚凡觉得女孩的言语严重打击了他的尊严,于是下一刻便把女孩的小嘴给堵了起来。

    夏夜的风,轻柔的吹着,送来的清爽让黏在一起的两个人久久不愿分开

    回到会所,陈楚凡随意冲了个澡,便趴到了床上。最近几天,那个同样的梦,越来越频繁的出现。这让陈楚凡很是不解。但是却也习惯了。甚至在梦中他都可以控制自己不刻意去抚摸那个一直叫他爸爸的东西。而今天当他进入梦乡同样如此,那个毛绒绒的小东西又出现了,只是今天,这个小东西顽皮了许多,竟然主动触碰起陈楚凡的脸来,梦境是如此真实,小陈同学甚至感觉到了被触碰的地方有些痒痒的。

    于是他又开始想把这个恼人的小东西给一脚踹开,不过当这个想法出现时,他再次从梦中醒来,天又大亮了。

    坐在床上,陈楚凡试图分析出这个梦境的含义。可惜的虽然他无聊时阅读过《周公解梦》这样的无聊书籍,可想来想去,那本书上也没有说过这样的梦代表的意义。无奈之下,只好作罢。今天是在国内呆的最后一天,可不能被一个不知所谓的梦境给破坏了。

    简单的洗漱后,陈楚凡便来到了学校。

    跟小熙约好的时间还没到,陈楚凡便信步走入了校园之中。

    将要告别这座呆了两年时间的校园,不免有些不舍。

    cāo场上看了看军训的新生那初见整齐的队列,南湖边瞅了瞅飘在水上的那层残花败柳,陈楚凡不由得重重的叹了口气。

    别离便是如此,不管有个多光明的前途在前方等待,却总难生出喜悦的情绪。

    情绪不高的往东二门走去,差不多到了约定的时间,昨天韩小熙应该电话通知了所有人到东二门集合,请大家吃顿散伙饭,自己在拍拍屁股走人,便也算是为自己短短两年的中北民大的学习生活画上一个不算圆满的句号。

    却恰好路上碰到个熟人,望了他一眼,便见鬼般的一低头,就准备从他身边溜走。

    “这不是张主席吗?这是要去哪啊?”陈楚凡很是恶趣味的拦住了一脸便秘表情的张朋,开口问道。陈楚凡倒不是存了什么找麻烦的心思,就要离开了,对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百般憎恶的人,现在看起来都不是那么不顺眼了。

    只是见到熟人,还是想打个招呼而已。

    “我我回寝室。”张朋低声回了句,便快步从陈楚凡身边走掉了,只留下陈楚凡站在原地颇为萧索的感叹了一声。

    来到东二门,所有人都已经聚齐了。二个寝室的所有人,还都带了家眷,就连久未蒙面的陈曦也在其中。十几号人显得队伍有些庞大。

    站在一群人中间,陈楚凡摸了摸脑袋,很是郁闷的哼唧道:“谁批准你们都带家眷了?你们也太不厚道了,这明摆是想吃穷我啊!”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