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少年的满嘴胡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陈楚凡没有在乎福伯语气中的调侃,而是保持着一脸的严肃,开口说道:“既然长辈想听小子的奇遇经历,我也不敢隐瞒。只是说来有些话长了,那还要从我年幼时说起。我还记得那是我4岁那年,在家门口玩的时候,一个老和尚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说道这里,陈楚凡顿了顿,眉头微微皱起,像是在努力回忆一般,良久才继续开口说道:“那老和尚到是生得方头大耳,慈眉善目的样子,看上便让人心生亲切。我记得他当时好像是夸奖我眉清目秀,根骨奇佳,更难得注定与他有段缘法什么什么的,然后便用手在我脑袋上扶弄了半天,当时我便觉得一股热气从他手中传遍我全身。后来我才知道那动作有个专门的名字叫做醍醐灌顶。”

    福伯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楚凡在那里面sè生动的自吹自擂,怎么听这都像是某本武侠小说中的狗血情节,连TMD醍醐灌顶都给弄出来了。难道这个小家伙还真把自己当老糊涂可以随意糊弄了?虽然心里有些恼火,但福伯并没有打断陈楚凡的表演,而是面sè平静的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听着陈楚凡讲的传奇故事。

    “那老和尚在给我醍醐灌顶之后,就传了我两篇经文,给我留下了一本佛经,便飘然而去。您还别说,那醍醐灌顶还真是有用,当时我就觉得脑子特别清明。那老和尚传我的经文我竟然一字不漏都给记住了。”陈楚凡一脸的唏嘘,似乎还在为那天的奇遇而感叹着。

    福伯终于忍不住了,插嘴道:“的确有用,不然你怎么连四岁时候的事情都记得这么清楚,不错,不错!”

    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陈楚凡却像是听不出福伯嘲讽的语气一般,反而一脸正sè的点着头,赞同道:“的确,不然我哪可能还能回忆的这么清楚四岁时候的事情呢?”

    “好吧,别废话了,你继续!”福伯没好气的说道,他倒要看看这惫懒少年能编出个什么花样来。

    “老和尚传我的那经文便是那少林寺早已失传的绝学金钟罩跟铁布衫了。从那时候起我便一直勤修苦练这门绝学,而留给我的那几本佛经则是些佛门的不传法门。后来我长大了,自然功夫越发jīng深,这佛家法门也是颇有心得。更是因为小时候有这奇遇,我对那佛教文化充满了仰慕之情,十多岁那年便熟读《中华大藏经》。篇篇经文能倒背如流。后来便入得那归元寺,几次谈佛论道后,于那寺中主持到是聊出了莫逆交情。将实言相告后,禁不住他百般苦求,便应承了他,做那归元寺中方外金刚护法的虚职,哎”

    一番真真假假的胡话诌完,陈楚凡还学那世外高人仰天一叹,才悠悠的说道:“后来便是因为我悟到艺术于那佛理竟是有相通之处,便选择了到NW的茱莉音乐学院来留学,却没想到第一次将那佛门法门用在钢琴之间,竟是被福伯您看出端倪。我却也不好瞒您,将小子的故事说于您听了,您可千万不要外传才是!”

    “呵呵,那不知道陈同学的老和尚师傅,却是云游何方了?”福伯干笑了两声,对于什么不要外传的言语不置可否,反而开口问道。

    “家师乃世外高人,小子我也只有幸见过那一次而已。从那次后却也是在未曾得觅仙踪。”陈楚凡脸不红,心不跳,直接来了个死无对证。

    “WH市的归元寺,也算是名寺了,前些年回国一趟,到是专门应那地方zhèng fǔ领导的邀请,前去参拜过一次,却不知道陈同学竟然还是那寺中护法啊,不知道陈同学这个寺中护法的职司可得Z国佛教委员会的承认?”福伯又问道。

    “那只是寺中主持私人邀请,我也是勉为其难才答应的。毕竟小子这身世实在有些匪夷所思。那寺中主持虽然知道,但是也答应了小子不会随意泄露,又怎可能到那佛教委员会报备?”好嘛,一番滴水不漏说辞,到是让人查无可查。

    故事差不多听完了,福伯的雪茄瘾也过的差不多了,将手中的雪茄放下,福伯不急不缓的又继续问道:“哦,不知那归元寺的方丈清远法师近来身体如何啊?”

    “不知福伯说的是归元寺你几任主持啊?与我交好的却是那隆远法师!”

    “哈哈!”

    “呵呵”

    一老一小两人目光相对,同时发出jiān诈的笑声,像极了两只狐狸。不过那只小狐狸还是略显稚嫩了些,远没有老狐狸笑的自然老道。

    “福伯可是压根不信小子所言?”笑的没有别人老道,陈楚凡便将笑容敛去,一脸严肃的问道。

    “你觉得我该信?”福伯反问道。

    “若小子能证明所言句句属实呢?”

    “怎么证明?证明什么?”

    “比如那金钟罩铁布衫的功法,比如那佛经小子能给福伯倒背入流吗,比如小子虽然佛门信物被收回,但那隆远老方丈的名片却还是随身携带。”

    “这”福伯的脸上今天第一次露出狐疑的神sè,看着一脸严肃的陈楚凡又不像是在开玩笑。这到让老家伙有些琢磨不定了。最开始时,他完全是带着看戏的心态,听眼前的少年随意忽悠,而现在听到少年主动提出可由证实自己所言,却不由得让他半信半疑起来。

    “不露几手,看来福伯是不会相信我了,说不定还以为小子出言欺哄,那可真是罪过!今天小子无状,便在福伯面前露上两手!”说完陈楚凡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书房的书柜前,拿起了搁置在书柜下方的大刀,摸了摸开过锋刀刃,又在手上随意挥舞了几下,由衷的赞叹了句:“不错,是把好刀!”

    “刀的确是好刀,还是我从一个据说祖辈是义和团将军的人手上收过来的,总重二十余斤,常人还真挥不动几下!”福伯也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颔首说道。

    “恩,那我便先用福伯这把刀证明我所练的功法!”说完,陈楚凡不等福伯反应过来,便将一只手放在了那宽大的办公桌上,而握着大刀的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向着自己的手臂砍去,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刀身竟被陈楚凡身上那层皮肤弹开,只在手臂下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这”福伯再次语塞了,他甚至走到了近前,亲手摸了摸陈楚凡被砍中的位置。只是柔软的皮肤,别无他物。

    “若您还不信,就只有您亲自砍上一刀了。”说完陈楚凡将刀锋一转,刀把递给了站在自己身边的福伯。

    福伯倒也干脆,直接接过了大刀,开口问了句“要不要运气?”

    见到陈楚凡摇了摇头,迅疾的一刀直接冲着陈楚凡左胳膊便砍了下去,当然结果依旧。

    “这功法验证完了,若您还不信,可要试试小子背诵那佛经?”陈楚凡望着一脸愕然的福伯继续说道。

    “哦?”李阿福有些犹豫了,难道这少年刚才所说的故事都是实话?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难道现在这个社会上还真有什么世外高人?还真有个什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和尚?

    李阿福犹豫间,书房却被敲响了,将手中的刀放回书架,李阿福才沉声说道:“进来。”

    走进书房的是福伯的佣人,她恭敬的冲着福伯深施一礼才开口道:“老爷,饭菜都准备好了。”

    菜是好菜,酒是好酒。

    尤其是吃了一个星期的西餐,当看到六道纯粹的Z国菜摆在眼前时,那诱惑力可是极大的。

    土豆炖牛腩,红烧小鲫鱼,老姜闷黄鸡,清炒小白菜,酱烧嫩排骨,跟一盆黄灿灿的黄花鸡蛋汤,看上去都让陈楚凡食指大动,只觉得自己今天果然不虚此行,就连刚刚在书房里给福伯表演的一通也值了!

    尤其是面前还放着一碗自己叫不出名字的金黄sè的粥,鲜香的味道一直侵扰着着陈楚凡的嗅觉。

    陈楚凡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动筷了。可主人还没发话,便只能强自忍着。

    “这瓶八十年陈酿茅台可是我的珍藏,陈同学,陪我这个老头子喝一杯?”福伯没有动筷,到是指着放在桌前的那瓶茅台酒冲着陈楚凡说道。

    “爸,钢琴师不能喝酒的!”没等陈楚凡说话,坐在陈楚凡对面的苏秀清到是先开口了。

    “谁说不能喝酒?”福伯脸一板教训起自己的女儿,“前两年陪你去看的那个什么海上钢琴师,那里面的钢琴师不就跟个拉琴的边喝酒边弹琴边唱歌吗?”

    “那是电影,电影跟现实是不一样的!”苏秀清争辩道。

    “有什么不一样?电影里能弹?现实里就不能弹了?”

    眼看着父女两为了自己喝不喝酒的事争吵起来,陈楚凡急了。

    他到不是觉得两人争吵有什么不好,而是这吵来吵去的,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吃上饭啊?所以他干脆的说道:“既然福伯相邀,我就陪福伯喝上一杯吧,不过先说好,我也就一杯的量,可不能喝多了!”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