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飞舞的拳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此时小家伙正努力的张开肿胀的双眼看向他的主人,像是泪水的液体正从球球满是委屈的小脸上滑落。跟球球心念相通的陈楚凡,看得出小家伙有很多委屈想像他倾诉。于是他将球球捧起,贴向自己的脸颊

    又是一次恍若梦境的体验,陈楚凡看到了球球被小田二郎抓走后遭遇的一切,也体会到了小家伙此时无比恐惧的心情,而且球球刚才因为在没有任何乐器跟声音辅助的情况下,强行的沟通与自己的联系让幼生期的它jīng神力消失殆尽,它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辅助自己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小家伙身上的伤势虽然看上去很可怕,却没有想象中严重。但也不是短期内能恢复的。

    陈楚凡的脸sèyīn沉的可怕。

    摸着小家伙惨兮兮湿漉漉的身体,看着客厅里摆放的那个水桶,跟桶里还冒着热气的水,心情并没有因为球球的伤势不算严重很好些,反而是在感受到球球刚才所经历的苦楚后,更加愤怒了。

    即使始作俑者小田二郎整个右臂触目惊心的伤势,跟那阵阵惨绝人寰的哀嚎,都没能让少年愤怒的情绪减轻分毫

    “天啊!”黄媛媛在片刻的愣神后,也冲进了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幕,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

    “帮我抱抱球球!”听到女孩儿的惊呼,陈楚凡终于有了反应。他转过身将手中的球球小心翼翼的递给了身侧的黄媛媛,在女孩儿下意识的接过球球后,少年再次爆发了。

    沉默中的爆发。

    没有任何言语,少年只是蛮横的举起一个有如赖皮狗般在地上滚动哀嚎的小田二郎,将他按在了墙上,一拳又一拳的狠狠的捶打在了他的身上,换来的便是小田二郎阵阵惨呼,跟哭天抢地的求饶声。

    “咳咳,求咳,.求你了,别打咳咳打了,我不行了,噗”在呼痛的间隙,突然喷出的一口鲜血,溅到了陈楚凡的脸上,让整个现场变得更加触目惊心。

    可少年却毫不动容,脸上的鲜血在白炽的灯光照耀下,泛起鲜亮的sè泽,让少年看起了有如从地狱爬出的魔神,而握起的拳头就好像正在挥舞的鼓槌,带着特有的节奏,扬起然后落下,于小田二郎的身体接触后,发出“噗噗”的闷响。

    小田二郎已经完全被打懵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从大门突然被踢开,陈楚凡的身影在他眼前晃过了一下,他的大脑便一直被剧痛所袭击。一波接一波的疼痛甚至让他完全无法思考,只能下意识的发出阵阵痛呼,跟拼命的张嘴求饶,甚至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某些部位都已经疼的麻木,似乎不属于自己了一样,这种感觉让他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他是真的还不想死啊!

    他的目的达到了,成功的激起了陈楚凡的怒气,也成功的让陈楚凡动手揍了他,可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甚至来不及发挥自己引以为豪的空手道二段实力。

    而此时小田二郎的寝室外已经聚集了一大片人,有跟来的乔森,沈波,卢嘉,还有被陈楚凡那一声暴力踹门发出的巨响所惊到的附近寝室的学生们。

    此时所有人都已经呆住了。屋内血腥的场面让这些醉心于艺术的学生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应该立刻上前去制止陈楚凡的暴力行为,也有人也在被震惊后,第一时间跑回了自己的寝室,忙不迭的抄起了电话,拨打了911。还有人有心上前制止,却被陈楚凡那状若疯狂的气势给吓住了,不敢上前。

    就连对小田二郎恨之入骨的卢嘉,在门口围观的人群中,看到小田二郎此时被打的样子时,都忍不住脸直抽搐。

    这真的是那个平时跟自己嘻嘻哈哈,插诨打科的中国少年吗?这真的是那个在舞台上挥洒自如,弹出的琴声甚至让著名的指挥都赞不绝口的钢琴师吗?这真的是那个看上去人蓄无害,赢了一把游戏能在这些人面前洋洋得意炫耀半天的同学吗?

    没有人想到,当这个中国少年发起怒来时会如此的

    可怕!

    “你疯了,陈楚凡!别打了,,再打他会死的!”说起来时间似乎很长,其实从陈楚凡举起小田二郎,到小田二郎被少年的拳头打的鲜血直喷,不过几十秒钟而已。而站在一边的黄媛媛终于反应了过来,高声尖叫道。

    黄媛媛毕竟是个女孩儿,她的怀里还抱着刚刚受过摧残,还十分虚弱的球球,所以她也只能喊喊,却无法上前去阻止似乎已经失去理智的少年。这让她焦急万分。她不是同情小田二郎,但她不能让陈楚凡惹上大麻烦。虽然,现在少年似乎已经是惹上大麻烦了。

    不过她的高声叫喊,虽然没能阻止少年挥舞的拳头,到是叫醒了还在一旁发楞的其他人,乔森跟沈波,还有其他几个男生迅速的冲了上去,有人抱住陈楚凡身子向后拖,有人紧紧的拉住陈楚凡还在挥舞的拳头,还有人拼命的想掰开陈楚凡死攥着小田二郎的手掌

    当一群人终于将两人分开,在看小田二郎的惨状,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此时小田二郎失去了陈楚凡的支撑,立刻便像软泥般靠着墙壁瘫坐在了地上,脑袋无力扭在一旁,一溜血水顺着嘴角向下滴着,右臂呈诡异的外翻状,整个上身都软了下来。如果不是还能发出阵阵呻吟,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已经要挂了。

    可偏偏殴打小田二郎的始作俑者陈楚凡仍旧一脸冰冷的样子,更让所有人感觉心底凉凉的,他们毫不怀疑如果此刻几人松开紧紧抱住的少年,他还会冲上去继续揍已经倒在地上,无力站起的rì本人。

    事实也是这样,手被拉住了,陈楚凡还在试图用脚往已经不g rén样的小田二郎身上揣着

    整个过程陈楚凡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沈波,你赶紧去寝室把照相机拿来。”一边的黄媛媛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今天的事情绝对闹大了,看着小田被揍的接近昏阙的样子,黄媛媛可以想象即将发生什么。细腻的心思,让她马上想到要纪录些证据。

    沈波不明所以的看了黄媛媛一眼,但是媛媛姐一直以来在他心中的地位,让他没有多想什么,立刻转过身挤出被围满了人的门口,向寝室跑去。

    有热心的同学,冲到了小田二郎的身边,查看起小田的伤势,开始打呼小叫的让人赶紧拿来应急用的纱布,更多的人正拼命的将陈楚凡拉的离小田二郎更远一点,还有人站在场边看着惨烈的现场,不知所措

    总之,一片混乱。

    这个种混乱一直持续到凄厉的jǐng笛声跟救护车的笛声在校园内鸣起,当四名jǐng察跟数名医护人员同时冲到房间里

    小田二郎已经被几名医护人员弄到了担架上,抬入了救护车。前来处理突发事件的jǐng察还在跟现场的人简单的记录着口供。

    而陈楚凡趁着还稍显混乱的时候,冲着正无比头痛的黄媛媛低声交代了句,“帮我先照顾球球两天,不用带它去看兽医,让它多睡睡就好了!”

    随后没过多久,他便也在四个jǐng察的簇拥下,被带上了jǐng车。

    当jǐng车呼啸而去,喧闹无比的宿舍楼随着这两个人被两辆不同的车带走,才算重新恢复了表面的平静

    陈楚凡刚被jǐng车带走,黄媛媛在让沈波给手上的球球拍下几张照片,嘱咐沈波尽快洗出来后,便飞快的跑回了寝室。

    看到小田二郎被打的凄惨的模样,她知道今天的事情绝对小不了。心里忍不住暗自埋怨着不知天高地厚的陈楚凡,他难道以为这是在国内吗?出手打的还是rì本人,他难道就不想想后果?就算要出气,也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吧?

    可是现在埋怨也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得赶紧想办法弥补。所以跑进寝室的黄媛媛,将蜷缩成一个小团的球球小心的放在沙发上,迅速的拿起了电话,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打给谁好。

    黄媛媛首先想到的是Z国驻NW总领事馆,可惜的是今天正好是周末,而且已经是晚上。想来打去也没人会接的。紧跟着黄媛媛想到了福伯,犹豫了片刻,黄媛媛拨通了苏秀清的号码

    送走陈楚凡跟黄媛媛后,父女俩便一直在客厅里谈着心。

    “媛媛啊,今天这个陈楚凡你觉得怎么样?”福伯状似无意的问道。

    “爹地?你是怕我嫁不出去还是怎么着?我才多大啊?天天问我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的?”苏秀清不满的娇嗔道,然后站起身走到了自己父亲身边,开始揉捏起老人的肩膀。

    “才多大?20岁的姑娘了,你还以为你很小?在我们那会儿都是孩子他妈了。上次给你介绍那个叶伯伯家的小子你不满意,还有上次那个叫李什么来着的钢琴师,我觉得也不错,你还是不满意,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你跟爹地说,爹地去帮你物sè啊!但是有一点,不许找鬼佬!”上了年纪的人,就喜欢唠叨,福伯也未能免俗。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