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M国的警察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爹地,你思想怎么这么封建啊!你呆在M国这么多年,都算半个M国人了,还一天到晚鬼佬鬼佬的叫。再说了,现在是恋爱zì yóu,为什么我嫁人还得受国籍限制啊!而且我现在就生活在M国,接触的Z国人那么少,您这到底是想我嫁出去,还是不想我嫁出去啊!”苏秀清不满的说道。

    “我可没有干涉你恋爱zì yóu的权利。只是不让你嫁鬼佬而已。我可跟你说,不让你嫁鬼佬可不是我的意思,那可是你死去的爹爹把你托付给我的时候,跟我再三强调过的,以后你只能嫁Z国人。我那老兄弟也是你的亲爹啊,一直到死就跟我说了这么一个愿望,你忍心不听他的话嘛?哎”福伯终于吐露出了一直不让女儿跟外国人谈恋爱的原因。

    福伯的话倒是勾起了苏秀清对已逝的亲生父亲的哀思,女孩儿久久没有言语。在福伯肩膀上揉捏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动作。

    福伯伸出手在女儿的手背上拍了拍,接着开口说道:“好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别想了,不过今天这个小子,我到觉得还不错,你们可以试着交往一下嘛。又不是要你马上嫁给他,多了解了解,说不定就挺适合你的。”

    “爹地,别人已经有女朋友了!”女孩儿的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继续说点什么,放在一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苏秀清离开了福伯的身侧,走到了手机前,看了看来电号码冲着福伯俏皮的一笑,说道:“媛媛姐的,估计是打来感谢您今天盛情的款待呢!”

    说完女孩儿按下了接听键,黄媛媛有些急促的声音随之传来:“清清,你爸爸在吗?”

    “在?你找他有急事?”苏秀清疑惑的问道。

    疑惑是因为黄媛媛电话里的声音很焦急。刚刚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如此急迫的找自己爹地呢?

    “是的,叫福伯接个电话吧,有急事!”听到自己媛媛姐急迫的语气,苏秀清赶忙将电话交给了自己的父亲。

    “喂,媛媛呐?找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事啊?”福伯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将电话放在耳旁,慢悠悠的问道。

    “福伯,陈楚凡闯大祸了,现在已经被jǐng察带走了。我这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才冒昧的打电话给您!”黄媛媛在电话中焦急的说道。

    “哦?你别急,慢慢说,到底什么事情,把事情经过说清楚了!”听到陈楚凡竟然被jǐng察带走了,到是让福伯感觉颇为古怪。这小子挺能闹腾啊,刚刚还在自己屋里吃饭呢,走了这才多久?负责送他们的车都还没回来呢,这小子就闯祸闯到能被jǐng察带走?

    “福伯是这样的,我们回来后”老人不紧不慢的言语,到是让黄媛媛镇定了下来,在脑海中大致整理了一下语言,黄媛媛将晚上回到学校后,发生的一切都跟福伯完整的说了一遍。

    “哦,那个什么小田二郎伤的很严重?”沉吟了片刻,福伯才开口问道。

    “嗯,看上去真的很惨,整个胳膊被掰断了,骨头都露了出来,还被陈楚凡打的吐了血!”

    “呵呵,小伙子火气重啊!”福伯不咸不淡的点评了句,“这样吧,媛媛。事情我大概清楚了。你也不用急,我也挺喜欢那个小伙子,我会想办法的!”福伯在电话中安慰道。

    “那谢谢您了,福伯!”

    “恩,那先挂了,”说完福伯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当电话中忙音传来,黄媛媛便挂上了电话。福伯在电话中答应帮忙,让黄媛媛悬着的心放下不少。这时寝室的门却被推开,一群人挤了进来。

    “媛媛姐,这事咋办?我们是不是也该到jǐng察局去一趟,在把情况给详细说明一下。”卢嘉拖着一脸青肿的脑袋,一进门就开口问道。

    跟在他身后的有沈波,乔森,还有几个平时于陈楚凡交好的同学。

    “该说的都说了,该记录的都记录了,我们在去有什么用?”黄媛媛没好气的说道。

    “不行啊,媛媛姐,咱们撒手不管太没义气了。而且看那个小田二郎被打的不轻,不会被起诉吧?到时候被栽个故意伤人罪的罪名,陈哥的麻烦可就真大了。”卢嘉今天表现的比谁都积极。

    “这能怪谁?谁让他下手没个轻重的!”黄媛媛也是一脸的郁闷。刚刚放下的心,又被卢嘉的几句话说的七上八下起来。虽然不过跟陈楚凡认识一个星期时间,可是还是对这个少年有着好感,更何况身在他乡,每一个同胞黄媛媛都挺看重的。

    “不行。我得去看看!那个小田二郎把我打成这样,我都还没报jǐng呢。凭啥陈楚凡把他打了就得带走。”说完卢嘉就准备转身离去。

    卢嘉现在已经在心里将陈楚凡看成铁哥们了,甚至隐隐有些崇拜的情绪在里面。不谈其他的,便只说今天陈楚凡帮他狠狠的出来这口气都让卢嘉感到分外的痛快,虽然陈楚凡本身的动机或许不完全是为了他报仇,更多的或者是球球因素,但这并不妨碍卢嘉此时对陈楚凡的无限感激之情。

    “诶,对啊!卢嘉,我们也去报jǐng!”黄媛媛眼睛一亮,似乎这的确是个办法。不管有没有用,先多往小田二郎身上多泼点脏水再说

    “发生什么事了?”苏秀清看到自己父亲挂上了电话,一脸疑惑的问道。

    “那小子一回去就闯祸了,听媛媛说,把一个rì本人打的挺惨,现在被带到NewYork,Police,Department去了。”福伯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啊?为什么?”这个消息让苏秀清同样觉得意外。

    “小伙子火气重了些,不过那小rì本也该打!”福伯说到这里顿了顿,考虑了片刻才对着自己女儿说道:“这件事我还是打算帮那小子一把。这样吧,我跟乔恩打个电话,我就不出面了。你跟他一起去把那小子先保释出来。”

    “干嘛要我去?保释有乔恩叔叔自己去不就行了?”女孩儿出声抗议道。

    “你现在不是读的法律吗?以后考完了律师了总要接触这些东西,去跟你肖恩叔叔多学学。”福伯不容置疑的说道。随后拿起了手旁的电话

    陈楚凡不是第一次进jǐng察局了,但却是第一次进M国的jǐng察局。

    虽然是休息rì,还是下班时间,但是这个挂着N.Y.P.D牌子的zhèng fǔ部门,却没有陈楚凡想象中那么冷清。仍旧有不少人还在这栋里忙碌着,从亮着灯的房间数便能看出来。紧跟着他便被带到了一个标有SchoolSafetyDivision的大厅内,一个看上去胖胖的jǐng官接待了他。简单被问了句是否需要辩护律师后,陈楚凡便被丢进了jǐng察局内的羁押室。

    这跟陈楚凡想象中的流程不同。不过他并没有纠结于这些。因为此时他的头脑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

    虽然从动手揍小田二郎开始他一直表现的很冷静,可那只是表面。与他心神相依的球球的所受的伤害,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而此时冷静下来,少年的第一感觉不是害怕。而是自己打轻了!

    是的,他竟然没有考虑自己现在的处境,而是在懊恼不久之前怎么下手不更黑一点,总之是要来这里一趟,干脆便把气出够才好。

    很明显在中北民大时的肆意嚣张把这孩子惯坏了,他甚至没有考虑这里可不是Z国,更不是中北民大。这里可没有想着法为他脱罪的涛哥,跟习惯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陈所长。而且他打的可不是流氓混混,而是一个rì本的国际生。

    而他没有感觉害怕的理由很可笑,仅仅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有道理。是那个小田二郎想杀死自己的宠物,所以自己才奋起反击。少年的思想很简单,因为道理在我这边,所以我便心安。很朴素,令人发指的朴素。

    整整懊悔了个把小时后,他感觉困了。

    困了便该睡。

    所以他打算将就着在这里睡一觉。

    虽然于想像中的处理流程不同,但是羁押室的环境跟国内却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这次他分了个单间,比在国内时的通间看上去要高档些。

    当然也只是看上去,冰冷的床铺跟简单的被褥也的确只能将就。

    可这时,羁押室的大门却被打开了。

    门外刺目的强光,让已经习惯了室内昏暗的灯光的陈楚凡觉得有些刺眼

    陈楚凡被送来时负责接待他的那名胖jǐng官正在看刚刚收到的受害者伤情报告。

    跟巡jǐng办理陈楚凡的交接手续时,这名jǐng官还不以为然,简单的看了下现场笔录,只以为是两个学生打架,下手重了些而已。当时这胖jǐng官还在想着,这种事情学校内部处理不就完了吗?至于送到自己这里吗?

    可是看到这份伤情检验报告,胖jǐng官不由得倒吸口冷气。他觉得自己刚才真是太天真了,如果真只是两个孩子打架,就能打出这种效果,以后他的麻烦估计会多很多啊!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