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偶遇也算道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卢嘉回过头,望着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黄媛媛,yù哭无泪。那一脸的悲愤,让一向欺负惯他了的媛媛姐都不忍直视。

    “我”卢嘉甚至不知道说点什么来表达此时自己内心的憋屈了。

    “你什么?”陈楚凡跟黄媛媛默契的齐声问道,两双目光满溢着好奇的神sè,似乎非常期待着卢嘉说出下文。

    “我cāo啊!!!!!!!”悲愤的声音在走廊间回荡着,此时再多诧异的目光都已经不会让卢嘉动容了,他已经完全习惯了啊!

    悲愤的卢嘉在短暂的发泄过后,便拿着陈楚凡交给他的词曲一溜烟儿的跑回寝室了。按照黄媛媛的对卢嘉的了解,此时这个作曲天才应该会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一天,用激情的创作,来抚慰自己内心所受的伤害与悲痛。

    “照你的说法,我这样刺激他一下,说不定他还能帮我把曲子编的更完美些?那我岂不是应该经常这么刺激刺激他?”陈楚凡眨巴这眼睛,用怪异的语气问道。

    “你这人还真**道!你就这样报答你未来的御用作曲家?”黄媛媛白了一脸贱相的陈楚凡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今天的黄媛媛一身职业OL的打扮,白衬衣,直筒裤,高跟鞋,很有修养的姿态,显得知xìng婉约,所以就连翻出的白眼都带着股知xìng美的味道。

    “人太厚道枉少年!”随意篡改了一番某句知名台词,陈楚凡才诧异的问道:“媛媛姐今天这是要做什么去?怎么这么一身打扮?”

    “找了份家教的兼职,今天第一天去上课。我穿这套怎么样?像老师吗?这可是我为了家教的工作专门去买的。”说着黄媛媛还在陈楚凡面前转了一圈。

    “像!太像了!别说老师了,教授都没你这气质!”奉承话是不要钱的,陈楚凡张嘴便来。更何况黄媛媛也当得起这夸赞。

    “行了啊,少贫!”所以说女人都喜欢口不对心,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洋溢着被人夸赞后的喜意。

    “对了,你那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还有,伯克音乐学院那边联系好了吗?”黄媛媛关心的问道。

    被黄媛媛关心的问话戳中伤心处的陈楚凡顿时乐不起来了,刚才斗嘴中完胜卢嘉的得意之sè转瞬间一扫而空。转而被一脸苦sè替代。

    “不知道啊,小田二郎那货的父母都来NY了。乔恩律师带我去找过一次他们,说是让我去给他们一家子道个歉。还好那一家子不肯见我,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拉不拉的下来面子,道歉的话说不说的出口呢。后续怎么处理的我就不知道了,一直是乔恩叔叔在cāo作,也一直没个准信。至于伯克音乐学院那边福伯答应帮忙了,应该是没有问题,不过小田二郎那事情没处理完,我也去不了啊!据说万一因为这事留下了案底,福伯都没办法把我弄进去了!”陈楚凡郁闷的说道。

    他愁的到不止是这案子久拖不决,还有每天闷在福伯的别墅里,跟一个jiān狡如狐的老人天天朝夕相处,实在是件让人觉得身心疲惫的事情。在豪华的居所,在可口的饭菜,都不能让这种疲惫感减轻分毫。

    “呵,小鬼子那家子人挺嚣张的嘛,本来就是他儿子有错在先,他们还先摆起谱来了,我还真不信了他们能把你怎么样了。这事说到哪情缘都是咱们儿占着理,不是他儿子先玩些坏心眼,你怎么可能去揍他?你也别太担心了!真要打官司了,姐去号召学院里所有目击证人去给你作证去。”黄媛媛就连安慰的话都带着一股子泼辣劲。

    “那我可就先谢谢媛媛姐了!”陈楚凡憋出一个笑容,学着古装电视里的侠客姿势躬身做了个揖,到是惹来对面热心大姐又一个白眼。

    “懒得理你!看你也挺jīng神的,我就放心了。时间不早了,没工夫跟你啰嗦,我先上课去了。今天第一天上班,可不能迟到了。”丢下这句话,黄媛媛便准备潇洒的直接闪人,只是刚走出两步像是突然又想起什么,转身说道:“对了,又来了封你的信,我这两天忙的忘了通知你了,你等下啊,我去拿给你。”

    说完,黄媛媛急急忙忙的又是一转身,先往自己寝室跑去

    信自然是小熙来的。因为现在自己背的麻烦还没有处置好,陈楚凡又不想让远方的人为自己担心,所以自己已经被学校开除的事情便一直没有给远在Z国的小熙说过,所以雷打不动的每周一封信件照旧寄到了茱莉音乐学院。只不过陈楚凡早已经交代了黄媛媛帮自己代收。

    今rì来学院本就是只是为了将自己灵感来时的曲子交给卢嘉修改,现在事情基本上也办完了,又意外拿到了韩小熙的来信,陈楚凡便也没有了在宿舍内继续会老友的兴致。而是攥着那封厚厚的信,在宿舍外的小树林里,随便找了处yīn凉地背靠着树干席地而坐,然后拆开信封静静的看起信来。

    信里字里行间透出的味道有些不对啊?陈楚凡似乎嗅道了阵阵酸气。

    因为少了学院的生活,陈楚凡给韩小熙的信少了些学院生活中的趣闻轶事。到是讲人讲的多了些,比如卢嘉,比如沈波,比如乔森。当然还有黄媛媛,苏秀清,跟艾米丽。

    尤其是这些天跟苏秀清处的多了些,上一封信里关于这个女孩儿的描述也多了些。

    但显然这种重点讲人多过说事的信件,让远在Z国的小女友吃味了起来,就像今天自己收到这封信,往rì的情人间的蜜语基本不见了,娟秀的笔迹透着股明月清风的淡然,更令陈楚凡觉得不对的是,厚厚的一封信到是有大半在劝诫自己要珍惜这次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出国机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云云。

    可见女孩儿是真有些生气了。

    其实陈楚凡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花花公子,当然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或者说正处在青发育期的正常少年,见到美貌女子会忍不住品鉴一番或者心里YY一下的情况还是有的,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就好像在学校时,对叶思颖一样,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可是陈楚凡还是拎的清相处的界限问题,也从没动过什么不该动的心思。

    这或者便是属于纯粹jīng神层面的sè狼了。

    所以当认真读完韩小熙写出的那几大张,道理讲得极为通透的劝学文时,陈楚凡先是觉得很没道理。可仔细深思后,又不由自主的觉得背脊发凉。有种心底隐藏的那么一点点小心思都被人看穿的后怕感。

    话说韩小熙不是这么细腻的人啊?难道仅从自己的信中的只字片语便能分析出自己有时会莫名躁动的小心肝?这不科学啊。

    默默的将信折好,放回信封。陈楚凡的脑海里还转动着各种念头。这信还是要回的,只是如何回信得仔细想想如何遣词造句了。深刻的自我批评是少了不了,不然应付不了眼前小姑娘的酝酿出的阵阵酸气啊。

    陈楚凡的脑子里转动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站起身,正准备离去时,却意外地发现艾米丽正俏生生的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神sè复杂的望着自己。

    “HI,真巧啊!”少年放下心中的杂念,非常阳光的冲着树荫下的少女打了声招呼。对于这个在茱莉音乐学院第一个认识的少女朋友,陈楚凡还是心存好感的。

    “HI!”简单的打了声招呼,艾米丽走到了陈楚凡面前,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我听说你被学校开除了?”

    “哈,这都不是新闻了。半个月前的事情了。”陈楚凡说的满不在乎。

    “对不起!”艾米丽到显得很自责。“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邀请你跟我们一起吃饭,或许事情不会闹成这样。”

    艾米丽突然的道歉让陈楚凡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怒揍小田二郎导致被学校开除的事情跟眼前这个女孩儿联系在一起过,所以自然对于女孩儿的话,有些准备不足。

    “你想到哪里了?这事儿跟你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使我们那天没一起吃饭,小田一样对我有意见,他气的是教授让参加学校乐队的演出,抢了他的位置而已。”面对女孩儿的自责,陈楚凡觉得这是件很没道理的事情,所以这话在陈楚凡看来谈不上是宽慰,只是实事求是的陈述而已。可明显艾米丽不这样认为,因为她的神sè依旧歉然。

    “我知道,可是如果那天我不是表现出对球球的兴趣,或许他就不会对球球下手!你也不会因为球球而跟他冲突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所以真的很对不起。”女孩儿的语气仍旧满溢着自责,甚至眼角隐有泪光呈现,这让陈楚凡觉得很没道理。

    有些人出了事情,先想着是不是自己的错,而另一些人在出事之后,那双眼睛却总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这人跟人之间的区别,还真是大啊!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