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还有没有先来后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陈楚凡此时可不知道代表环球唱片公司负责这次“发掘未来偶像”活动的主要负责人是个对Z国充满厌恶之情,对Z国人更加没有任何好感的**主义者。

    所以他兴冲冲的将申请表交给了负责报名的老师后,便准备到教学楼去找间有钢琴的排练室去练习,为自己的新曲做准备。

    陈楚凡准备在选拔赛上表演时,自己用钢琴独奏的形式伴奏。只有两天时间,陈楚凡可没办法临时凑出一只乐队来。而即使学院有现成的乐队他也不准备申请乐队伴奏。毕竟校内选拔赛最重要的是表现自己。如果真的能够通过审核,在发行唱片时歌曲肯定也是会重新录制的。到时候自然有环球唱片公司内部专业的制作团队来cāo作。

    显然跟陈楚凡同样想法的同学很多,如果说平常时候学校提供的练习室绰绰有余的话,那么今天却到处都是人满为患。陈楚凡在遍布琴室的楼层徘徊良久都没有发现一处空出的琴室,这让他非常郁闷。

    不过幸运的是,当他准备暂时闪人换个时间在来时,偶然路过的一间琴室却正好有人从中走出,于是陈楚凡顺理成章的走了进去,“看来我的人品还真是够好啊!”少年心里感叹着。

    静静的坐在琴房内,陈楚凡照着卢嘉编好的曲子,跟自己那晚配出的歌词,弹奏并演唱着。虽然没有观众,但是在唱歌时,陈楚凡的脑海里自然而然的闪现出韩小熙的影子。想着远方的恋人,淡淡的柔情便混在柔和的钢琴声跟清亮的歌声在不算宽敞的琴室中回荡。

    球球也早在陈楚凡开始训练时,便从背包中爬出,静静的趴在钢琴上凝听着。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都失去了辅助主人的jīng神力量,但是作为一个听众它无疑是很合格的。整个身子趴在琴侧,两眼微咪,小脑袋随着陈楚凡的歌声轻晃着,不时的还摇摇它那只绒绒的尾巴,显然已经沉浸在了主人歌声营造出的柔情气氛当中。

    整个琴室也因为歌声中淡淡的柔情,显得分外温馨而温暖。

    “砰”,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将歌者营造出的温馨气氛打断,紧跟着两个衣着时尚到夸张,耳朵上还套着一堆耳环,染着金sè头发的青年旁若无人走进了琴室。

    琴声跟歌声戛然而止,沉浸在音乐中的球球也被惊醒,微眯的双眼瞬间睁大,四肢将身体撑了起来,满脸气恼的扭头望向琴室的门口处

    伯克音乐学院的学习作曲编曲或者学习流行唱法的学生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跟陈楚凡一样,只是纯粹的学生,怀着对音乐的梦想,一头扎入学院,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最后一朝成名天下知。这类学生当然是最多的。

    而还有一种,则是早已出道,在流行乐坛也有了自己的名气。然后因为种种原因又来到学院里进修。这类学生相对较少。

    当然像叶枫那般跑来学院只为度假的学生不在两列之中,他太特殊了,估计只此一个,别无分号。

    而前两种不同的学生当然地位不会一样。如果这是在中世纪的欧洲,跟陈楚凡一样的学生就好比平民一样,而后者则是伯克音乐学院中的贵族。贵族在平民面前往往是有优越感的。这也正好体现出了某些学院中已经有了点成就的小明星们的心态。而学院的教授也往往会不自觉的更加看重他们,这本无可厚非,毕竟他们已经证明过自己。

    虽然在学校这个特定的环境中,这种优势平常感觉并不明显,但是却实实在在是存在的。由此也可以看到,绝对的公平哪里都不会存在。哪怕艺术类的院校一样不能免俗。

    否则伯克音乐学院又怎么会容许有叶枫这样的怪胎存在呢?这货不管从思想还是行为方面看,都完全就是对艺术的亵渎嘛。

    而现在突然闯入陈楚凡正练习的琴房的,就正是为数不多的伯克音乐学院中的第二类学生,朴正源跟崔青皓,两个韩国国际生。在进入伯克音乐学院之前,这两人便已经是韩国小有名气的组合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在演艺事业蒸蒸rì上时,选择了跑到伯克音乐学院进修。

    因为早已成名,自然自视甚高。而学院内韩国人很多,也当真还有不少两人的崇拜者。所以两人一向都很骄傲。

    可惜的是陈楚凡既对韩国的乐坛不感兴趣,又是个只专注于玩自己音乐的新丁,可从未听过这两人的大名,自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脸sè。

    所以陈楚凡此时只是冷眼望着这突然闯入琴室的两个人。刨去明显染了颜sè的头发,中等的身高加上黄sè的皮肤,典型的东方人特征。此时陈楚凡还判断不出具体是哪国人。

    但陈楚凡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在进入琴室前将门口的牌子翻到了“使用中”那一边,所以两人突然闯入琴室的行为在陈楚凡看来很不礼貌。尤其是进入琴室后,两个人先是瞅了陈楚凡一眼,然后连招呼都不打,便直接闯了进来更让陈楚凡觉得很不爽。

    “嘿!新来的吧?不知道这间琴室是我们已经先占了的?”走在前面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红sèT恤,跟肥大的蓝sè长裤的年轻人抢先开口了,他就是崔青皓,年少得志让他的脾气一向不怎么好。

    陈楚凡有点变扭,不光因为崔青皓那听起来有些怪怪的英语发音,更因为那话中毫不客气的内容,跟颐指气使的神态。

    话说陈楚凡只在中北民大时候经历过上课时要抢位置的故事。自从留学到M国后,他还真没听说过学校的提供给学生练琴用的琴室还能人不在先占用的。当然某些教授的琴室除外。但是教授的琴室会在门口处标明教授的名字。而显然自己呆的这间琴室绝对是提供给学生用的标准琴室。自己还是等到别人用完才进来的呢。

    这抢位置抢的如此理直气壮,的确少见,也让陈楚凡颇为气恼。

    所以陈楚凡便也毫不客气的回道:“学校你家开的?你说占了就占了?”

    崔青皓的脸sè一变,正准备继续开口,却被身后那个穿着绿sè上衣的同伴拉了一下。

    “这位同学看上去挺面生啊?我叫朴正源,这位是我的同伴崔青皓,我们都来自韩国。看来同学不是我们大韩国人啊,竟然不认识我们。”语气到是比前面那人要客气些,但是同样趾高气昂的样子,让人看了一样讨嫌。

    陈楚凡没有立刻回应,他被这个自称朴正源极其自信的语气给惊到了。话说你谁啊?谁要认识你啊?

    这还不算什么,更让陈楚凡无语的是这家伙那句大韩国人!他还记得初中学历史,讲到朝鲜战争那一课时他曾经很努力的想从地图上找到朝鲜战争的发生地。可惜那时候对地理一窍不通的陈楚凡失败了。后来还是在请教老师后,才在中国地图的右上方,找到屁大点的那个小岛。

    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就是那个屁大点的小岛现在还被活生生的分裂成了朝鲜跟韩国两个国家,而韩国还是其中领土面积较小的那个。可现在对面的那人竟然敢自称大韩国人。这让陈楚凡觉得很不可思议,话说这个“大”字是怎么分析后得来的结论?这家伙的自我感觉也太过良好了吧?

    “原来叶枫说的没错,韩国棒子真的很自恋啊!”陈楚凡先是用国语低声感叹了句,才仰起头用英文回道:“我是Z国人,两位我还真不认识?至于大韩国在哪儿我更不是很清楚?带地图了吗?帮我指指?让我看看大韩国是Z国的几个大?”言语间,陈楚凡故意将两个大字咬的极重。

    一心低调但不等于会怕事,对于在自己面前摆谱的人,陈楚凡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话。而球球不愧是跟陈楚凡心意相通的好儿子,在陈楚凡话音落下时,夸张的用前爪捂着肚子,在钢琴上打了个滚,还发出吱吱的笑声。虽然球球究竟听没听懂主人的话,很值得怀疑,但是表现却绝对暗合了自己主人的心意。

    “Z国人果然都是些没有素质、没有礼貌的家伙。现在请你立刻出去,这间琴室是我们专门用来练琴的地方!”朴正源听到陈楚凡暗含讥讽的言辞脸sè也变了,他抢上前一步,一脸厌恶的瞟了眼陈楚凡,随后高昂着头一脸不屑的说道。高傲到让人感觉理所当然的态度,不知道的人看了,恐怕真以为学校是他家开的。

    而朴正源此时摆出的造型也很独特,完美的诠释了鼻孔看人的姿势,不过鼻子中没有清理干净的鼻毛让陈楚凡大倒胃口。

    “到底谁没礼貌?门口挂着“使用中”的牌子没看到吗?或者大韩国人的眼睛都是长着喘气用的?还有,凭什么让我出去?琴室哪里写了你们的名字?”别人用鼻孔看他,陈楚凡更不会有什么好脸sè。他将趴在钢琴上的球球拿到手中抚弄,眼睛认真的看着自己宠物,头都不抬的质问道。话的内容很冲,但语气却很平和。

    陈楚凡不在乎在哪里练琴,而且谱子也试的差不多了,让不让出琴室都是无所谓的事。可是他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给这两人让出琴室。不愿惹事,不代表会怕事。更不代表什么事情都得忍气吞声,话说学校琴室可不只这一间,两人偏偏找上自己,难道自己看上去很好欺负?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