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讲讲道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朴正源跟崔青皓表演的歌曲,是很早以前他们的御用作曲家专门为两人创作的一首歌。可这首曲子拿到他们手上没多久,两人便于原来的公司决裂,两人也来到了伯克音乐学院继续深造。所以这曲子便一直没有变成歌曲而发行。而这次碰到这次活动,两人便专门将这曲子翻了出来,并配上了英文歌词。

    毕竟是混过流行乐坛,闯下过不小名声的歌星。加上了解两人声音而为两人量声订作的曲子。所以两人演绎的也的确比较完美。

    虽然卡尔曼还不是很满意。因为他感觉曲风并不是很适合欧美最近流行的偏向柔情的音乐。但无疑两人的演绎已经是今天最为出彩的了。所以卡尔曼心中也暗暗下了决定。

    “好吧,暂时就是你们了,两个幸运的韩国小子!”

    朴正源跟崔青皓走出评委间时脸上的笑容犹如夏花般灿烂。因为两人自觉发挥的不错,更因为两人表演完后卡尔曼先生那一番暗示xìng的问话。比如两人现在是否有合同在身,比如他们是否有自己的经纪人等等。

    卡尔曼先生甚至关心的询问了朴正源脸上的伤势是否严重,有没有可能近期复原。因为一些必要的宣传会需要两人的配合云云。

    很明显这意味着两人东山再起的机会来了。或许这次便是两人演艺事业的又一次契机。成为环球旗下的艺人,然后被大力包装宣传,大红大紫还会远吗?

    用得意都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两人此时美好的心情。而当他们走出评委间,看到正门口不远处等候卡尔曼出来要一个说法的陈楚凡几人时,他们的心情更加美好到无法形容了。

    有什么能比在令人讨厌的对手面前收获成功更能让人感觉愉悦呢?跟美女激情造爱到高cháo的那一瞬间?不,不够。因为也许当时身心的愉快是相同的,但是那一瞬间的快感绝对没有这时候内心的愉快来的持久。

    尤其是朴正源,在跟面无表情的陈楚凡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种快高cháo的感觉。只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内心中蓬勃的快感说不定就真会喷涌而出。如果不是那两个Z国人的身边还有一个金发美女相伴的话,他感觉自己一定会高cháo的。

    不过不要紧,美女的存在正好见证了Z国人的失败,跟自己的成功。朴正源志得意满的想着。不过,他不打算继续去挑衅两人,他现在可是即将能跟环球唱片签约的明星,犯不着跟一个可能会狗急跳墙的失败者去计较。

    尤其是他脸上的伤势还没好,可不能再添新伤了。

    崔青皓当然更不愿意在此时去触怒明显不好惹的陈楚凡。在琴室里的冲突,他是直接面对陈楚凡的那个,他当然知道这个Z国人的体内蕴含了怎样恐怖的力量。这也是在今天巧遇陈楚凡后他一直站在朴正源身边,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原因。

    不过虽然两人都没有去挑衅那个Z国人的打算,但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留在大厅。而不是直接离去。因为他们知道还有热闹可看。既然Z国人还留在这里,自然是因为不满突然被取消资格,准备质疑卡尔曼先生的决定。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所以他们想等在这里,等着看陈楚凡继续出丑

    陈楚凡此时眼里压根便没有两人。他并不是很看重这次选拔赛。之所以参加,还很认真的准备不过是为了想先混点小钱而已。但是莫名其妙的被取消资格,却让他感觉到了屈辱。凭什么?自己准备了整整两天,然后像个傻子般在这里等待几个小时,最后却只换来一句,你回去吧?而且是在自己没有任何违规的情况之下。

    这很没有道理,所以他要跟那位取消他比赛资格的卡尔曼讲讲道理。这已经不关选拔赛什么事了。即使现在某人改变决定,重新让他参赛,他都已经彻底没了兴趣。他继续留在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争取参加选拔赛的机会,而只是为了要一个理由而已。所以那两个韩国棒子的成绩好坏,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眼里现在只有那位叫卡尔曼的男人。

    而卡尔曼也没有让他等待很久。

    本来时间就不早了。一晚上审核三十多首曲子,评委们也的确很疲惫了。所以简单的整理完所有选手的数据后,评委室的门再次打开。七个人从房间中鱼贯而出。卡尔曼走在最后。

    陈楚凡不认识卡尔曼,不过一直在门口维持秩序的老师这时走了过来,提点了他:“走在最后面那位就是这次活动环球唱片那边的负责人卡尔曼先生了!”

    陈楚凡冲着这位老师点了点头,然后在大厅众人的或嘲讽,或鼓励,或疑惑的目光中,走到那群人中间,拦下了正准备离去的卡尔曼先生。

    “您好,卡尔曼先生,我叫楚凡.陈,也就是今天第三十七号参赛者,我想知道为什么您会突然取消我的参赛资格!”陈楚凡尽量平静的问道。

    卡尔曼是典型的西方人,身高跟陈楚凡差不多。不过要比陈楚凡胖上少许,显得魁梧一些。尤其此时他的心情似乎并不很好,脸sè严肃,显得很有压迫感。

    显然他没有想到会被陈楚凡突然拦下,显得有些准备不足。不过他没有直接回答陈楚凡的问题,而是扭过头,冲着站在一边负责维持大厅秩序的老师问道:“他怎么还在这里?难道你没有通知他可以回去了?”

    “我通知了,先生。不过他想得到一个理由!而我没法给他!”这位老师耸了耸肩,无谓的回应道。

    做为学院的老师,他对每个学生都没有偏见。当然希望每个人都能有机会展示自己。所以这位老师对于卡尔曼突然作出取消陈楚凡资格的决定,同样很不理解。

    听到这位老师的话,卡尔曼皱了皱眉头,这才侧过头对着陈楚凡说道:“我现在很累了,需要回酒店休息,所以请你让开好吗?”

    这位高傲的先生,眼光根本没有聚焦在眼前的Z国少年身上。他甚至懒得跟陈楚凡解释什么,不过取消一个学生的参赛资格而已,还要自己亲自给他个理由?这个Z国人以为他是谁?

    “理由,卡尔曼先生!我在这里等了四个多小时,却被取消资格,如果您不能给我一个理由,我不介意继续在这里等下去。”陈楚凡此时心头憋足了火气,当然不可能被眼前这个高傲的西方人几句话,就给说走。

    “保安!保安呢?该死的,难道伯克音乐学院连个保安都没有?赶紧拉开这个小子,我没时间在这里耗着!”卡尔曼气恼的叫道。

    他已经没有耐心继续跟陈楚凡磨下去了。他今天的心情本就不好,参选的歌曲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他甚至自己都并不十分看好这张“未来偶像专辑”发行后的销量,所以他还得回去想些别的计划。

    不过显然他莫名其妙取消陈楚凡参赛资格的决定并不很得人心,并不是每个M国人都跟他一样对Z国人有那种莫名其妙的厌恶感,尤其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们,都是些醉心于音乐的艺术家们,在他们本就将国籍看的较之一般人更淡。所以他们对于卡尔曼独断专行的绝对同样感觉很不可思议。

    “卡尔曼先生,我觉得您需要给这位小伙子一个解释。不管怎么样这位学生也已经在这里等了数个小时,没有任何道理的取消的他的参赛资格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在评委室中已经跟卡尔曼起过争执的兰德曼教授也在旁边忍不住说道。

    “好吧,解释,该死的解释。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因为你是Z国人所以我取消了你的参选资格,这个解释你满意吗?Z国人懂什么叫流行乐吗?你们不是喜欢把脸上涂满油画,然后用古怪的唱腔来表演吗?我想告诉你,这一套在西方行不通的。对了?你们Z国人不是喜欢留长辫吗?你的辫子呢?”心情极度不好的卡尔曼完全丢弃了平rì里的风度,冲着陈楚凡冷嘲热讽起来。他本就是极端的**主义者,说这番话当然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但是整个大厅却因为卡尔曼这毫无风度的一番话,变的安静起来。环球唱片的工作团队,天天与卡尔曼接触的久了,他们非常这个倔强的中年人是个怎样的德行,尤其是他今天的心情看上去并不好,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他们都不会太过吃惊。可其他人不一样了。

    尤其是陈楚凡。他才来西方不久,接触的西方人也并不多。但是他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都对他都还是心存友善的,比如茱莉音乐学院的教授们,虽然他被开除,但他知道这并不是那些教授们的错,他们也只是按照校规行事,而来到伯克音乐学院,这里的教授虽然不像茱莉音乐学的教授那样重视自己,但是也从没有对自己有过什么偏见。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