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陈同学厉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杨涛跟孟伟起床时,天sè已经大亮,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昨晚的五粮原浆龙,喝起来味道醇正喝完脸不红心不跳头不疼的的确感觉良好,所以难免喝多了些。所以睡到这个时候甚至忘了上课也的确情有可原。

    当两人收拾妥当,发现陈楚凡跟两个女生都已经离开房间后,便直接跑到大厅服务台去退房。服务台的收银员今天换了个挺妩媚的小MM在上班,于是在等待楼层服务员检查房间时,杨涛挺兴奋的跟收银员员MM聊了起来。

    弄得小MM小脸红彤彤的,给旁边的客户办理开房手续时,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总之现场气氛还是挺和谐的。

    直到小MM旁边的对讲机中,突然传来楼层服务员的声音,“1526号房间消费了杰士邦避孕套一盒!”

    在这之前现场气氛真的挺和谐的。

    ......

    服务台的收银员MM抬头,疑惑的望着前来退房的两个大男人。

    杨涛暧昧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未曾散去。

    孟伟一张黑脸更黑了几分。

    “有没有搞错!不可能哇!昨天就我们两个男的在房间,用那玩意干嘛?吹气球么?我们看起来有那么无聊吗?”杨涛愤愤的叫道,“再说了,我自己带的都没用完,干嘛用你们酒店的啊!”

    说着,为了证明自己,杨涛从上衣口袋中飞快的捞出三个杜蕾斯,还拿在手上得意的晃了晃。“你们酒店放的是杜蕾斯么?我昨天看了,明明都是杰士邦哇!”

    美女收银员MM的脸sè更怪异了。

    孟伟的脸黑的发红了。

    ......

    市里有条街,街里有座庙,庙里有好多罗汉菩萨,跟一个老和尚。

    街道依旧是杂乱无章,佛门依旧是虔诚清净。

    陈楚凡此时早已经忘了自己昨天如做贼般将杨涛跟孟伟房中一盒杰士邦拿走的事情,他正牵着小陈秋的小手,穿过杂乱无章的街道,来到了虔诚清净的佛门大门前。

    于是归元寺的寺门之外,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便开始仰着头,望着“归元寺”的金子招牌在温暖的阳光照shè下熠熠生辉。

    陈楚凡望了招牌片刻,将小陈秋的小手一拉,往回路走去。

    “爹,这都到了,你干嘛还要回头啊!”小陈秋疑惑的问道。

    “嗯,问的好,今天爹就教你第一做人的道理,叫礼多人不怪,咱爷俩儿今天是来求人办事,怎么也不能两手空空啊。以前穷学生一个到也罢了,现在你爹爹我怎么也算小有身家了,还是空这手来,不像话嘛。”陈楚凡摇头晃脑的教训道。

    “哦!”陈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便跟着自己老爹又转回了杂乱无章的街道,穿过街边一排烧着焚香的小店,来到了寺庙不远处的菜市场。陈楚凡称了一斤卤的香喷喷的猪头肉,买一只烤得油滋滋的大烤鸭,提在手上再次往归元寺的方向走去。

    “爹......”

    “嗯?”

    “和尚不能吃肉,你干嘛尽买些肉去?”小陈秋一脸迷惑。

    “你咋知道和尚不能吃肉?”陈楚凡比小陈秋还迷惑。

    “我刚出生的时候,我们交换过记忆嘛!”

    “额?那原来叫交换记忆?那你还知道些啥?”陈楚凡大骇,望着小陈秋骇然道。

    “爹知道的我都知道!”小陈秋胸脯挺的老高,无比骄傲。

    “那你说爹最喜欢啥?最讨厌啥?最希望啥?”陈楚凡眉毛鼻子都皱在一起双眼微眯一脸古怪的问道。

    这个问题太过宽泛,有点故意刁难的意思。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不管是小男孩还是小动物来说,从纷杂的记忆中读取这些东西都是件很为难的事。所以小陈秋偏着脑袋将胖嘟嘟的小食指放在嘴里思考良久才兴奋的想到答案。

    “爹最喜欢岛国女人,最讨厌岛国男人,最希望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全部不打马赛克!”

    嘈杂市井意味着人来人往,小陈秋nǎi声nǎi气的稚嫩声音配上惊世骇俗的话语,当即让身边不少没有见过大世面的叔叔阿姨们大惊失sè,纷纷将怪异的目光投以这对怪异的父子,更有牵着一个三、四岁大小小女孩儿的阿姨,闻言后一把抱起自己面sè懵懂的乖女儿,飞般奔离这对怪异父子身边,仿佛躲避什么洪荒猛兽。

    边飞奔着嘴里还念念有词:“世风rì下,人心不古,大流氓教小流氓。咱家小囡囡以后找男人可得眼睛擦亮点!”

    饶是陈楚凡已经先跟杨涛后跟叶枫锻炼了许久的脸皮厚度,也禁不起被如此之多怪异目光的聚焦,更禁不起那句大流氓的评价,不由得臊红了脸,一把抄起还在那里感觉自己回答对了不良老爹提出的问题而得意洋洋的小家伙,一手提着刚刚买的卤肉烤鸭,飞速的消失在了这嘈杂市井当中。

    “呼哧,呼哧,以后当着你妈的面千万不能说这种话听到没!呼哧,呼哧!”站在归元寺的门内,陈楚凡认真的教训着自己生出来的宝贝儿子。

    小陈秋懵懂的点了点头。

    陈楚凡望着小家伙懵懂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想起小陈秋还是豚鼠模样时,趴在苏秀清胸口的sè样,不由得又是满头大汗,连忙又道:“也不能说M国的那些事,尤其不能跟她提你的秀清阿姨知道吗?”

    “知道了,爹!”小陈秋飞快的点着头,只是眼睛却不自主的望向陈楚凡另一只手提着的卤肉烤鸭的袋子,嘴角还有流出点点涎水。刚才陈楚凡的奔跑,松了本来扎紧了的袋子,阵阵肉香正从袋子里传出。

    “想吃?”

    小陈秋拼命的点头。

    “那爹刚才跟你说的?”

    “保证不跟妈妈说!”小陈秋掷地有声的稚嫩声音惹人发笑。

    “嗯,那行,那爹给你个鸭腿先啃啃!”

    ......

    寻到隆远大师的禅房前与惊讶的老和尚打了个招呼,陈楚凡一手拎着袋子,一手牵着小陈秋走进禅房之内。

    “陈居士,今天你这是何意啊?”隆远大师哭笑不得的望着陈楚凡左手拎着的卤肉跟烤鸭,右手拉着的啃完鸭腿后满嘴流油的胖小子,开口问道。

    “嘿嘿,大师请我再寺里吃了两顿,还帮了小子良多,今天专门带些吃食来拜访大师,顺便跟大师畅谈佛法,此不快哉!”陈楚凡半文半白的话让隆远大师连连摇头。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吃沾荤腥!罪过,啊,罪过!”隆远大师脸sè一肃宣起佛号。

    “凡有所相皆虚妄!何为荤腥?”

    “陈居士手上拿的便是!”

    “都说了皆是虚妄,何来荤腥?”

    少年耍起无赖来,老实的大师便没了办法,应了那句老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可见想当一个成功的流氓,熟读经书是很有必要滴。

    于是隆远最终选择苦着脸问道,“陈居士到底有什么事,不妨直言吧!莫耍和尚了!”|

    “这个小子其实是我儿子叫陈秋,只是在那官方还没身份,得拜托大师想想办法!”

    听到隆远大师如此说,陈楚凡到也干脆,直接将小陈秋拉上前一步:“叫爷爷!”

    “秃头和尚爷爷好!”小陈秋今天特别听话,还能举一反三。

    隆远大师望着已经有四、五岁大的小陈秋,又望了望略显尴尬之sè的陈楚凡,整个人没了言语,光秃秃的脑袋上渗出了肉眼可见的冷汗,慈眉善目的脸上五官不由自主的皱在了一起,看起来像极了个跟道长争师太失利后的老和尚。

    “陈居士行事果然是出人意表,出人意表,小陈居士果然伶俐可爱,可爱伶俐!”

    “大师,别尽说这些没用的啊,咱家这小子生xìng顽劣,所以想送到学校去请那些大德好好教育教育,偏偏没有户口,学校不收哇。你要是不帮我想想办法,这孩子以后学坏了,可都是您的罪过!”陈楚凡张口便又是一张大帽子扣到了隆远大师的头上。

    和尚晕头了。

    “陈居士,这里是归元寺,可不是那民政局,你这是找错了地方吧?”

    “隆远大师又唬我。民政局能搞定,我来这里干嘛?这小家伙啥都没有,没出生证,没有户口,没领养证,没档案,就连国产免费疫苗都没打过一针,我就这么带民政局去,他们还不得把我的宝贝儿子给扣了啊!”

    ......

    “这小家伙真是你儿子?”

    “当然,难道是您的?”

    “亲的?”

    陈楚凡犹豫片刻,咬咬牙。“亲的!”

    “我记得陈居士今年虚岁刚满21!”

    “是!”

    “小家伙有五、六岁了吧?”

    “差不多吧!”

    “居士果非寻常人,厉害!真厉害!”隆远大师撩起袖子,笔出大拇指。

    一边的小陈秋听的不耐烦了,“你这秃头好没道理,我爹爹找你商量正事,你怎么老在那里绕来绕去的,有完没完啊?”

    童言无忌,隆远一呆,脸sè羞红。

    “大师您看,这小子已经顽劣至此了,如果在不好好教育,怕是要翻天了啊!”一边的陈楚凡一副愤愤表情,想打又舍不得下手的样子,将一个慈祥父亲的角sè演绎的淋漓尽致。(未完待续。)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