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灵魂音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风帘动,凄雨缠绵,愁思谁能懂,逝水,朱颜渐老,白发添多少......”在淙淙古筝声的伴奏中,陈楚凡清冷的歌声在这个宽阔的房间内响起。

    陈楚凡不过唱了两句,坐在台下的张文友就不由得在心中暗赞了一声,完美!张文友虽然已经获得无数歌手难以企及的成就,但他可不是专业出生,更不是专业的评委,他对于流行音乐有着自己的理解。

    在张文友看来,界定一个歌手唱功最简单的一个元素就是live能力。这个现场能力包含着三个方面的要素,一是先天要具备一副好嗓子,二是后天音乐上的造诣,三就是具备较高的情商。

    前两个要素属于硬xìng条件,很容易理解。无疑陈楚凡已经完全具备了这两个硬xìng的条件。润如雨,厚如秋土的嗓音是多少歌手可望而不可求的好嗓子,只凭陈楚凡此时表现出的完美音sè,去做金嗓子喉宝的广告简直都不用做任何修饰了。

    而陈楚凡在乐器上的非凡造诣,歌唱时高音部分饱满圆润低音部分干净下潜,高低音转换间的收放自如,也充分说明了这个年轻人的后天音乐上的造诣不浅。

    要知道张文友可是听他的经纪人陈太说过,陈楚凡很擅长钢琴跟吉他二种乐器,可显然陈楚凡擅长的乐器不止这两种,此时他在台上俯首弹奏的古筝,同样非常出sè,这对一个歌手来说可是难能可贵的。

    尤其是他的编曲功底,更让张文友赞叹不已。他这还是第一次听原版的《珈蓝夜雨》,曲子跟刚刚乐队演奏的不同,非常简单的配乐背景,一开始两段间奏,到中间都是几个非常简单的音节,可偏偏就是这些最简单的音节,却比刚刚经过改编的显得繁复曲子更能扣人心弦。

    当然让张文友最为欣赏陈楚凡的还是他在演唱时所表现出的情商。当然这里的情商了不是为人处世的圆滑,而是一个歌手唱歌时的感情投入。这种感情的投入,不能过火,也不能太黯,要拿捏得当、恰到好处,细节处的气息处理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一厘。

    要看一个歌手的感情运用,最好的办法本来就是听他的现场,看他现场对于音乐的领悟能力。悟xìng好,才能充分理解歌曲所要表现的情感,唱的时候自然而然心领神会,而此时陈楚凡的现场表现出的对歌曲的理解,简直让张文友叹为观止。

    陈楚凡歌声中所蕴含的那种深入骨髓的哀怨和无奈,绝不仅仅只是一个爱情的情绪波动,更有人们对年华易逝,朱颜易老,事世变迁,沧海桑田的感叹。一首歌唱出一个人生,把一首纯粹的流行歌曲,唱成动人心魄的魔曲,甚至蕴含着动人心魄的力量,这尼玛是一个新人歌手可以做到的吗?

    如果不是陈楚凡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如果不是陈楚凡这个名字的确从未在乐坛出现过,张文友甚至涌起陈楚凡才是乐坛前辈的荒谬想法。

    加上昨天夜里张文友还专门欣赏过陈楚凡的英文专辑,专辑中多变的曲风,说明了陈楚凡的歌路并不单一,他既能很好的驾驭大气阳刚的摇滚曲,唱起轻柔婉转的情歌也显得游刃有余,这让张文友更加肯定了自己昨天晚上的判断,这个年轻人的成就恐怕真的会比自己还高。

    张文友不知道其他的评委是什么感觉,总之他纷杂的念头已经渐渐被陈楚凡的歌声所平复,静下心沉浸到了歌声中去。

    ......

    台上的两个女孩儿,可没有台下张文友的那么多感触。她们此时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为陈楚凡伴奏的情绪之中,虽然两人自从陈楚凡出国后,便没有在跟他有过配合,但是三人间却仍保持着独有的默契。温柔的钢琴声,悠扬的二胡声,与陈楚凡弹奏的古筝配合的同样堪称完美。

    韩小熙感觉一阵恍惚,她好像回到了学校百年校庆晚会的那个晚上,自己也是这么坐在台上拉着二胡,静静的看着专注的坐在古筝前边弹边唱的陈楚凡。除了今天台下的观众不是熟悉的同学外,其他一切对韩小熙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

    虽然是首悲伤的曲子,但韩小熙却能从这首歌中听出浓浓的爱意。因为她一辈子都记得,这首歌的问世,不过是源自于当时陈楚凡对她的一个承诺。

    而叶思颖虽然也回想起校庆晚会的那个夜晚,却又完全是另一番心情。她在陈楚凡的歌声中似乎回到了那个夏夜的南湖边,在蝉鸣蛙叫的伴奏声中,自己主动向这个男生表白,却换来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自己主动靠在男孩怀中找到了那瞬间的温暖,却最终选择独自离去的悲苦。

    如歌词中的情侣那般以后执手相看泪眼,或是真如小熙说的那样,不顾世俗的眼光放下心头的束缚跟小熙一起陪在这个男人的身边,这本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可是当叶思颖沉浸在陈楚凡此时的音乐中时,却让她渐渐有了决断。

    当女孩儿下了决心,弹奏的钢琴声中似乎更多了几许温柔的味道,就向她此时柔情似水的目光。

    陈楚凡似有所觉的抬头往叶思颖的方向望了一眼,当四目自然相对,情绪在歌声中发酵升华。

    ......

    “佛曾说,累世情深便需要苦等,而我能千年独候,只为来世真......”

    歌曲已经进行到第二段,已经下场跟自己经纪人站在台下的周经纶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这并不是因为他觉得陈楚凡在台上唱的比他好很多,而是他发现此时评委的表现太过诡异了。

    要知道在他演唱时,他还能看到台下评委脸上轻松的笑意,甚至在演唱中还有评委不时的交头接耳,看上去像是在低声讨论。当然那时候他还觉得有些沾沾自喜,毕竟今天可不是什么正式演出,而是争夺一首歌的归属。评委们需要相互探讨交换意见可是非常正常的。

    可现在陈楚凡在演绎时,台下却是诡异的安静。如果只是如此,周经纶还不会心怀忐忑,因为这可能说明评委们都不看好台上的歌者。可是评委们不但保持安静,甚至不少人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沉溺其中的痴迷表情,这个情况就有些不对了。

    难道这些评委都被陈楚凡的歌声打动了?周经纶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他的经纪人刘叔,心中不由得又是一紧,因为刘叔此时的表情同样是一副双眉紧锁,忧心忡忡的样子。

    “难道要输?”这个不详的念头刚从周经纶的脑海中升起时,陈楚凡的歌声也接近了尾声。

    “一层层,是入山台阶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倾塌的山门,斩断情缘苦等,今生有缘无分是我们,珈蓝寺外夜雨盼永恒。”一曲终了,陈楚凡的修长的五指,简单的拨弄了几下琴弦后,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房间内清冷的歌声已经停止,空气中还残留点点无奈悲凉的味道,耳边那悠扬动人的旋律却依旧在众人心底久久没有散去。评委们都很沉默,直到陈楚凡跟两个美女从各自的乐器前站前,鞠躬谢幕,房间内都一直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没人鼓掌?”张十三侧头问起身边的张四,却发现这个一向冷漠的小丫头,竟然罕见的显露出多愁善感的模样。

    “头,我要退役!”

    “你发烧了?”

    “我认真的!”

    张十三崩溃了!(未完待续。)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