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殃及池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M国的小歌星?回国发展?”光子在嘴里沉吟了句心里便也有了主意。既然是叶枫的同学跟朋友,又是个唱歌的,来京城无非就是想出人头地罢了。在光子看来,这种北漂的小歌星简直多如牛毛。若说陈楚凡有什么特殊的,那就是运气够好,竟然能跟杨少、叶少扯上那么点关系。

    不过那又算什么呢?对于往来无白丁的光子来说,这种小人物从来就如蝼蚁一般,随便自己搓揉按捏都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谁也不会将这个小人物当回事。所以今天只能是这个陈楚凡运气不好,竟然搀和到了石少跟叶少两人的冲突中。

    想到这里光子便冷笑了一声,开口了:“叶少,今天这事谁是谁非咱们先不说,但是竟然已经这样了,总归要有个说法。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真的动起手来都不好看,不如这样,三儿,拿两瓶二锅头上来!”

    站在一边的王子山冲着畏畏缩缩躲在一边的服务员点了点头,自有人立刻便送了两瓶二锅头,放到了连便对峙的中间的桌上。

    叶枫这边没人说话,都在看着光子闹什么把戏。

    光子使了个眼sè,自有身后的小弟上前将两瓶二锅头拧开,光子才开口道:“听说叶少今天是在这里给朋友接风,那位兄弟是叫陈楚凡?听说还是混娱乐圈的!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两瓶酒,叫你朋友干一瓶,我们这边也出个人干一瓶,今天的事情就算揭过去了,你的朋友以后在京城里混也算多了些朋友,不然。哼哼!”

    光子的话里屡次把陈楚凡挂在口边自然是有用意的。这本就是**裸的威胁了。他承认不敢对叶枫怎么样,但是不代表他不敢对叶枫的朋友下手。这本就是很现实的事情,就算他真把陈楚凡怎么样,叶枫的后头的势力也不会为一个跟叶枫无关的人得罪他。

    至于叶枫本人找他麻烦又能怎么样?还是那句话,圈子的规则摆在那里,打一顿不痛不痒,搞严重了自然有人插手。叶枫被赶到国外刚刚才回来,心里应该比他更清楚真闹出事情的代价。叶枫你的确是京城这地界上的大哥之一,不过年轻一辈的大哥可不止你一个。

    光子的话到的确让叶枫微微皱了皱眉。

    很多事情正如光子猜测的那样。对于叶枫而言,怎么闹他都不怕。他的背后有人撑着,但是陈楚凡不一样,陈楚凡不过是个普通家庭出身,对于眼前这帮TZD来说。陈楚凡现在那点名气还真是不够看的。这个世界很现实,你没有势力不要紧,但是你没有势力还得罪了有势力的人,那就不光是要紧了,还要命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叶枫竟然交了陈楚凡这个兄弟,他就有本事护住陈楚凡。

    叶枫仗义。这是跟着叶枫厮混小一辈纨绔们的共识。即便陈楚凡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因为他跟石小坡的冲突,把陈楚凡牵扯进去,叶枫都会觉得过意不去。更何况叶枫把陈楚凡当成兄弟看待。所以虽然叶枫有把握能护住陈楚凡但是他自己兄弟愿不愿意扯进这趟浑水他却不想帮陈楚凡坐决定。

    不过光子这番话也把叶枫给得罪狠了。

    人跟人不同。在光子看来一个没有分量的小人物那是可以随时丢出去卖的,或许叶枫今天会因为自己的这样有些小人的说法心生反感,但是毕竟他不靠叶枫吃饭,而且大不了以后有机会摆一桌跟叶枫道个歉。说说软话诉诉苦衷也就过去了。他不认为叶枫会因为陈楚凡这么个小人物真的跟自己一辈子过不去。

    不过叶枫显然不这样想。他眯着眼睛狠狠的盯着光子,此时光子在他心中的仇恨值甚至超过了他的夙敌石小坡。至于眼前这个光子是怎么认出陈楚凡儿的。叶枫不是瞎子,他自然早已经看到了人群中躲躲闪闪的李德威。自然连着李德威一起恨上了。

    “很好,刘光耀,用我朋友威胁我,你是第一个人!”叶枫眯着眼睛说了句,转头望向也是一脸恼火的陈楚凡。不但他的眼光现在看向了陈楚凡,此时一餐厅对峙的人都将目光放到了仍旧坐在桌前的陈楚凡身上。

    什么叫殃及池鱼,这就是了。陈楚凡自然也是分外恼火。对于眼前冲突的双方来说,他不过就是个路人而已。今天吃完这顿兄弟给他准备的接风宴,他就要投入到他的工作中去。可偏偏一顿饭竟然惹出这么多事情,至于么?

    喝瓶酒到是没什么,不过这喝的更是面子。若是放在以前,一瓶酒喝了便也喝了。谁让对面的人来头大呢?不过现在的陈楚凡可不是曾经那样没有想法的人了。经历的多了,陈楚凡也有了自己的脾气。

    叶枫够纨绔了,自己还不是跟他兄弟相称。福伯够大牌,对他一样礼遇有加,对面这群人不过是投了个好胎,凭什么就能在自己面前上鼻子蹭脸?再说了,在陈楚凡看来,正儿八经有本事的纨绔们肯定都有正儿八经的事情做,哪会这么不顾体面跟人在外头赌气争斗?自己又凭什么要给这帮天天混搭的人面子?

    有了这种想法,陈楚凡便也懒洋洋的站了起来。那做派跟气势学足了叶枫惫懒时的模样。没办法陈楚凡接触最多的纨绔就是叶枫这货了。杨涛虽然跟他相处的时间更长,但是这家伙跟他的交往中除了话唠了些,从来没有什么纨绔的气势。所以陈楚凡也只能像叶枫学习了。你别说,这番做作还真有叶枫平时百分之八十的神韵。

    “就是喝瓶酒?早说啊,闹成这样至于吗?”此时陈楚凡就连懒洋洋的口吻都跟叶枫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一样。

    只看陈楚凡此时的样子,叶枫就知道自己这个兄弟心情怕是也不好了。想来是不会给对面那群人好脸sè看了。不由得眼中露出了欣赏的神sè。

    要知道当年Z国解放后曾经有过最为黑暗的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的爷爷就是因为从未像那时的权贵低头,所以在那场浩劫中凄凉的死去。他的父亲则继承了他爷爷的宁折不屈的xìng格,或者也正因为这样才一直在军中发展。因为政坛上的尔虞我诈的确不适合叶家人,而到了叶枫,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更是把军中那种一往无前宁折不弯的气势学了十足。

    否则他也不会无法无天到敢直接调兵痛殴对面的石少了。而陈楚凡此时的做法到是对极了他的胃口,不由得暗自感叹着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而事实上,陈楚凡的所作所为也正朝叶枫想像中的方向发展着。甚至比叶枫想像中的还要大胆。

    此时陈楚凡已经一步三晃的走到了放着两瓶白酒的桌前。提起了瓶子,冲着站在桌前的光子问道:“你的意思是,我把这瓶酒干了今天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是!放心,你把这瓶酒干了,今天这事就算揭过!”光子点了点头。

    不过光子显然高估了自己的面子,而石少明显没有体会到光子的用心良苦,又在一边发话了。“揭过?哪有这么容易揭过去?叶枫今天可是拿酒杯甩了我!一瓶酒就揭过去?你不是会唱歌吗?把这瓶酒喝了,然后就在这里给我们唱上一曲,今天这事就算了。”

    其实石少并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今天继续闹下去对自己也没有好处。但是他的想法却比光子更要激进。如果说在光子眼中陈楚凡这样的小人物就好像蝼蚁一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那么在石少眼里,那简直就连蝼蚁都不如。让他伸手捏一下,他都觉得是掉身份的事情。

    只是既然陈楚凡是叶枫的朋友,他石少却想让陈楚凡多丢些丑才好,当然丢丑的是陈楚凡,但是落得却是叶枫的面子。你叶枫不是牛B吗?你在牛B,在你给朋友的接风宴上,我却可以让你的朋友当众像戏子一样给我唱歌。

    只要这事发生了,在圈子里传出去。大家自然知道这是叶枫向他石小坡服了软。这才是石少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他甚至有些感谢眼尖的光子认出了叶枫旁边有这么一个戏子兄弟了。

    要知道三年前他挨的那场打他可从未忘记过。虽然叶枫被赶出国了,但是他同样被禁足了半年。他被禁足的那半年里指不准就成了圈内的笑柄。这让一向好面子的他自然是对叶枫恨之入骨。

    而今天却是他找回场子的大好机会啊。

    只要陈楚凡今天当众把歌唱了传出去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叶枫在他面前认了怂。你叶枫亲自出面接风的好兄弟给你的对头当众唱起了小曲,这对石少来说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他还不愁陈楚凡不答应,他叶枫也就罢了,你陈楚凡一个小P民,难道也敢在他面前摆谱?笑话!

    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