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失败的谈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乐神无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一生寻觅了好几回,待我青丝绾正,发现,原来你以长发及腰。一次缘份结一次绳,我今生终等到,一世,就只能有一次的认真……”

    正是午后时分,陈楚凡那清澈的嗓音配合着沉静如水的钢琴声,在透过窗户洒进房间的日光之中缓缓流淌。嗓音里的情绪虚无缥缈,并不厚重,也不刻意,却带着淡淡的忧伤,犹如一滴滴蓝色的泪水,缓缓滴落。

    一句“一世,就只能有一次的认真”说透了爱情中的执着,也会让有感触的听众潸然泪下,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那一次的认真都能遇上对的人。

    歌声还在继续,那一字一句还在继续敲打着听者的心房,关于爱情的流行曲往往能在不经意间便打动那些易感的人,就比如此时在屋内,沐浴着阳光,静静聆听的少女。

    苏秀清痴痴的望着正坐在钢琴前弹奏的男子。歌颂别人爱情故事的醉人歌声从她的耳畔静静滑过,她的心头莫名的升起一丝悲伤的情绪。

    苏秀清不是不讲道理的女人,所以她从没有怪过陈楚凡,甚至对与陈楚凡一直跟她保持距离的做法还有一丝欣赏。毕竟不是什么男人都能在女友不在身边时,还能坚定拒绝一个明显主动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有一个富可敌国的父亲,将来还会继承这份遗产。

    可是越是欣赏却越让她欲罢不能。这似乎让她的感情走进了死循环,无法解脱。所以当男子的歌声停歇,女孩儿开始不自觉的哼唱起那首自己作词,男人帮她作曲的歌来。

    “我等你,半年为期,逾期就狠狠把你忘记。不只伤心的,还包括一切甜蜜……”

    少女的轻哼声,让房间内的气氛变的微妙,此时陈楚凡已经停止了演奏,房间里只有少女一个人在冬日里温柔的阳光下,哼着伤感而温柔的调子,不自觉的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迎着从窗外挤进的阳光,反射着点点光芒。,分外显眼。

    陈楚凡最怕的便是面对女人的泪水,他这一辈子只面对过一次,那是一个在中北大学的南湖畔的黑夜,没有灯光。没有月光,所以女人的泪水只是打湿了他的胸前衣襟,落进他的心里,却没有在他的眼中荡漾,所以他可以装作视而不见。

    但今天不一样,在温暖的阳光下,让那女孩儿眼中那还没有滴出眼眶的泪水如钻石般晶莹剔透。璀璨分明,哪怕近视的很厉害,也能看到女孩眼中那点点光耀。硬要装作没看到,难度明显太大了些。

    陈楚凡有些无措。手指开始无意识的在钢琴的键盘上拂动,却恰恰弹出的是这首《我等你》的伴奏,而且正好是女孩儿的KEY,于是钢琴特有的醇美声配合着女孩儿的轻声吟唱在这个略显拥挤的房间内响起。分外和谐。

    这是个温暖的午后,有阳光。有爱情,有歌声,还有二颗年轻而略带惆怅的心。

    “要等你,要证明自己,我可以纵容你在心底,也可以当你只是路过的人而已。爱到痛之极,才需要一段等你的限期,来遗忘自己。”

    短短的两段很快女孩儿就哼完了,而钢琴声也在女孩儿的歌声结束后渐渐停歇,当最后一个音符在空气消散,温暖的房间内再次变的安静,可伤感的情歌却好像仍在房间内回荡着。

    苏秀清安静的站在钢琴前,阳光从侧面的窗口滑落,照在女孩儿沉静的脸上熠熠生辉,一双溢满泪水的眼睛,静静的凝视着陈楚凡,四目相对,让陈楚凡能从女孩儿的眼睛中看出一丝执着跟坚定。

    “额?那个,难道你觉得这歌没写好?没写好你也不用哭啊,我改,我改还不行吗?”最终还是陈楚凡最先忍受不了房间内诡异的气氛,开口打破了房间本身的宁静。

    或许是明显避重就轻插诨打科的话语,让女孩儿懒得理会,女孩儿没有开口,只是仍旧那么站在那里,像尊唯美的雕塑。

    “好吧,不如我们好好聊聊怎么样?你看今天窗外阳光灿烂,挺适合聊天!知道吗?我还小的时候,碰到我爸爸休息,我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泡一杯热茶,然后陪着我爸在阳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漫无边际的聊天。想想这个画面过温馨的吧,绝对比我们现在这样傻傻的发呆要温馨多了!”陈楚凡从钢琴前站了起来,面对着女孩略带不安的说道。双手甚至因为紧张,而有些微微的颤抖。

    要说陈楚凡对眼前的女孩儿一点感觉都没有,陈楚凡自己都不相信。在M国时陈楚凡接触最多的异性,就是眼前这个女孩儿了,闯祸后在福伯家寄宿时每天傍晚的在海边林间的散步,在伯克音乐学院时女孩儿的探望,甚至在他荷尔蒙飞扬时,对眼前女孩儿产生的那一丝懵懂的幻想,这些都是女孩儿走进他心房的证据。

    可惜的是他生不逢时啊,如果是万恶的旧社会,他能给每一个女人名分,他真心有说服自己,说服家人,说服韩小熙跟叶思颖的冲动,然后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将眼前这个惹人怜爱的女孩儿揽入怀中肆意怜爱。

    可是不行。这不是矫情,而是在这个提倡男女平等,将一夫一妻制写进法律的时代,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对道德的背叛。好吧,虽然说陈楚凡在送出两个戒指的时候,已经把这种道德观丢到太平洋的海底喂鲨鱼了,可是即使没有这种道德约束,也还是不行,因为这个女孩儿过于尊贵的身份。

    陈楚凡不知道福伯具体有多少钱,但是只从一些小小的细节,比如福伯的保镖竟然是德国前特种部队最精锐的教官,比如他那栋在M国最为高档富人区内仍旧显得尊贵的别墅,比如他差点惹出国际纠纷,可福伯只是派出个律师就能让他安然无恙的继续求学,比如黄媛媛告诉他NY富豪榜上前五十必须有福伯的名字,都让他能体会到如果福伯的资产全部换成美钞绝对能把一群人给活活砸死。

    而在这个金钱就是地位的现代社会里。把苏秀清比喻成公主绝不为过,甚至毫不客气的说就凭那个养父的身份,苏秀清的身份甚至比很多小国的公主更为尊贵。让一个公主跟另外两个女人共享一个老公?好吧,清醒一下吧,梦里想想就能偷着笑醒了,现实里还是不要做这种美梦了。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陈楚凡甚至不确定上帝会不会嫉妒到再次派遣耶稣来人间找他算账。

    被迪卡星球的音乐基因砸中,他已经算是中了只有六十亿分之一中奖几率的大奖了,赢得两个优秀女孩儿的芳心。让她们同意一起跟自己携手相伴,这已经是齐人之福了,做人应该知足才算,如果世界上的好事都被他占完了,其他人怎么办?

    放弃另外两个女人来迎娶公主?或者这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男人来说都是最完美的选择。也是最接近童话结局的选择,灰小子跟公主的故事,也绝对足够励志,甚至陈楚凡真这么做了,然后等他们的恋情曝光后,指不准真有无数的家长开始让自己的子女学习钢琴,来圆自己下一代未来的公主梦。

    可惜的是陈楚凡却恰好是那百分之零点一的男人。他爱韩小熙的天真浪漫。他爱叶思颖的澄静如水,他对这两个在他人生最低谷时选择他,帮助他,陪伴他的两个女孩儿有着发自内心的感激跟爱恋。尤其是韩小熙,直到现在每每想到女孩儿曾经因为他被牵连,而在手臂上留下的那道伤疤,仍旧会让他觉得心悸。

    他对那两个女孩儿许下的承诺虽然不是誓言。但他却打算一一兑现。这无关品德,无关世界观、人生观、爱情观以及其他任何观。只是少年的本心而已。跟家世无关,跟钱财无关,跟任何东西都无关,或者跟最简单最直接的算术有关,二永远是大于一的,更何况跟两个女孩儿的感情发生在认识苏秀清之前。

    所以陈楚凡此时真的打算跟苏秀清好好谈谈。谈谈人生,聊聊理想,说说如何树立正确的爱情观跟人生观这样的话题。虽然对于爱情这个东西来说,男人永远没有女人专业,但是陈楚凡却觉得她必须得让眼前这个女孩儿清醒过来。

    古人说的好,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思前想后,陈楚凡终于鼓足了勇气,主动凝视起苏秀清的双眼,冲着仍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她的女孩儿,表情严肃、分外认真的说道:“秀清,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是被外星球派遣到地球上的特派专员,所以不如我们现在先放下别的事情,来好好聊聊关于地球的未来吧,咱们还肩负着拯救地球的重任呢!”

    静静的伏在琴架上一直望着两人的球球,听到陈楚凡的话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干脆的将整个身子缩成了一团,不在理会这对痴男怨女。

    “外星的特派专员?好吧,那么专员先生,您想跟小女子聊点什么?如果是约我到你的星球做客,我说不定会答应的哦!”女孩儿终于破涕为笑,两滴清泪也终于从眼眶中滑下,顺着绽放着微微笑容的脸颊悄悄滑落,轻轻的掉落在地板上,溅起一丝微不可查的水水花后,渐渐的蒸发,最后只留下二点微不可查的水印,跟女孩儿带着淡淡微笑的脸上一点点淡淡的泪痕。

    陈楚凡长出了口气。一个肯开口说话的女孩儿显然比一个一直沉默的女孩儿要好沟通的多。现在他需要做的是,让女孩儿认识清楚她正确的人生,虽然也许他将要说的很多话并不是他内心想说的,但他却必须要说出来。两人间继续这么不明不白的相处,让陈楚凡感觉愧疚的同时,对女孩儿也是种不公平。

    虽然在这个世界公平两个字本身代表的只是一个笑话。但是陈楚凡却不希望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发生。尤其是在这个秀外慧中为自己付出良多的女孩儿身上发生。

    “那是我们星球所有人的荣幸。不过在出发之前,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喝点什么吗?嗯,果汁或者可乐?”陈楚凡耸了耸肩,冲着终于肯开口说话的女孩儿问道。

    “有白兰地吗?尊贵的专员先生?”

    “不好意思!我们外星人从不在工作间里放酒精性饮料!”

    “那就果汁吧!”

    陈楚凡走到工作间的角落,从冰箱中拿出两瓶果汁,随后返回到女孩儿身边。斜倚着钢琴站好后,将其中一瓶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女孩儿。

    “说真的,秀清,你知道,我有小熙了,所以……”陈楚凡刚刚开口便被女孩儿有些咄咄逼人的质问打断了发言,“你只有小熙吗?那叶思颖呢?千万别告诉我你们间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好吧,刚说第一句话就陷入困局显然是陈楚凡没有料想到了,这让少年感觉有些恼火。当然更多的还是错愕。

    “你怎么知道的?”陈楚凡愕然的望着女孩儿问道。

    “一句话就承认了?看来你还是那么诚实!”女孩儿将果汁拿在手中玩弄着,有些落寞的说道。

    “不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跟叶思颖之间真的只是纯洁的男女关系!”陈楚凡揉了揉鼻子,挺理直气壮的说道,显然不打算笑纳女孩那句关于他很诚实的夸奖。

    “那么你是想在我面前标榜你的专一吗?”女孩儿抬起头。继续用她明媚的双眸,凝视起男孩儿的眼睛。

    陈楚凡溃退。他终于明白当一个女孩儿陷入偏执的情绪时,不是她肯开口就好沟通的,相反,当她肯开口时他的任务甚至比面对刚才那个沉默的女孩儿更为艰巨。起码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今天伶牙俐齿的苏秀清。更没见过眼光像今天这般清澈,不带一丝杂质的苏秀清,在这种目光的凝视下。他甚至无法去隐瞒什么。

    “好吧,你知道她们两个是最亲密的闺蜜,而且她们关系很要好,更重要的是我告诉过你。我跟她们是一起认识的,而且小熙又是那种喜欢热闹的性子,所以……”陈楚凡的话没说完,却再次被女孩儿打断了。

    “好了。你别说了,我懂了!其实我来找你是因为陈太拜托我通知你一个消息。”苏秀清打断了陈楚凡的解释。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微微低着头看着男人身后的钢琴,轻声说道。

    “哦?什么消息?”听到女孩儿转移了话题,虽然不知道他的话有没有达到本来的目的,但陈楚凡仍是感觉浑身一松,刚才短短的几句交谈对他来说,也很艰涩。

    “格莱美颁奖仪式向你发出邀请了,毕竟这对一个歌手来说,格莱美奖代表的是歌手在音乐上最高的成就,就算最终一无所获,能去露个面也总有好处,所以陈太的意思是建议你去一趟,她怕她自己说动不了你,所以委托我来通知你!”苏秀清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本身蕴含的含义所欣喜。

    “哦,那么刚才你说的那些好处都是陈太让你转述的吧?那你的意思呢?”陈楚凡不置可否的问道。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当然就是去咯!用陈太的话说,总归是没有坏处,再说你天天闷在公司里终究还是不好,能出去走走也不错!就算一无所获也算是出去散心了!而且据陈太说,你很有希望获得一个奖项。”苏秀清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哦!那就去吧,什么时间?举办地点在哪里?”陈楚凡很爽快的接受了女孩儿的建议。当然也正如女孩儿所说,他已经闷的够久了,也该出去转转了。更重要的是,他的第二张专辑已经基本完成,只需要录制完刚刚创作完成的那首单曲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而录制一首单曲,对他来说半天的功夫足够了。他也的确可以腾出时间了做些别的事情了。

    “晚会在下周六举行,举办地是M国洛杉矶STAPLES中心,不过主办方的意思是想要你提前三天去,所以算上时差两天后出发时间刚刚好,时间上应该没问题吧?你赶紧决定下来,我下午就去给你订好机票!”苏秀清详细的解说道。

    “两天后?”陈楚凡思考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决定道:“行,那就两天后出发吧,你不打算跟我一起去吗?顺便你还能回NY看看福伯。”

    “我刚才从NY过来,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打算到WH市一趟。”苏秀清突然展颜一笑,说出了让陈楚凡目瞪口呆的行程安排。

    “你要去WH市?做什么?”望着女孩儿变得巧笑嫣然的精致脸庞,陈楚凡突然感觉脑袋有些疼起来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