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6章 穆家惊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死亡轮回游戏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青衣少年正在大口咬着包子,不过最近这些天发生的突变,已经让他心性成熟许多,也警惕了许多,吃着东西的时候,还注意着四周。

    吃着吃着,他忽然看到前院之中,忽然走出了一个陌生人来。

    青衣少年见了,顿时大惊,他一口将口中的包子吐了出来,瞪着走过来的苏鹏。

    小乞丐看到青衣少年的样子,也感觉出不对来,回头,看到苏鹏,不由吓的大叫一声。

    “他……他是和我一起买包子的……”

    小乞丐记性也算不错,认出了苏鹏,他手指指着苏鹏,有些颤抖的说道。

    说着,他马上回头,道:“小松,你快跑!”

    然后,他作出了一个护卫的姿势,像是要挡住苏鹏。

    青衣少年听了,下意识的向外面跑了几步,可是跑了两步,他忽然停住,不再动了。

    “小松,你快跑啊!”

    小乞丐见了,不由大急叫道,这青衣少年听了,却是惨然一笑,道:“跑?我还能跑到哪里去……都被人寻到这里了……我已经害死了爹娘,害死了师傅,还要害死尕娃你么?”

    “呵呵,小小年纪,倒是懂得友谊两字。”

    苏鹏听了,微微笑笑,对这青衣少年说道。

    “你是什么人?也是来抓我的么?”

    青衣少年看着苏鹏,眼中露出一丝似乎绝望,也似乎解脱的神色。

    他已经失去了亲人,只相处了几天的师傅也已经死了,此时青衣少年已经萌发了死志,他只想临死之前。拼着耗尽性命,使用师傅留下的那件法宝,能多击杀几个赤旗道道人,玉石俱焚,也算够本。

    “呵呵。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赤旗道的人,也不是凉州人。”

    苏鹏微微笑笑,然后对着这青衣少年说道:“如果非要说关系,我可能还与你有些渊源……我问你,你之前是否认识了一个自称是青云门密修的道人?”

    这被小乞丐称为小松的青衣少年。心智已经在这两天成熟了不少,听了苏鹏的话,没有动摇,口中说道:“你是不是赤旗道的人,我又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假话,我也分辨不了……不过都到了这时候。我也不怕承认,不错,你口中的青云道人,已经在临死前收我为徒,我师父自称是青云密修一脉,是江湖之中的大门派……你们可会因为这个放过我?”

    “我已经和你说了,我不是来要你性命的。”

    苏鹏摇摇头。对小松说道。

    不过他也知道,这少年陡然遭受灭门惨祸,肯定不会轻易信任人,苏鹏想了想,道:“你不必说话,只需要站在那里,我自然证明我不是你的敌人。”

    说着,苏鹏默默施展法术,他的眸子之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

    “啊?”

    那青衣少年。忽然感觉一种奇异的能量笼罩自己,自己的心门,似乎不断的被什么敲击。

    “你不需要做什么,只是不要抵抗,我自然会证明我不是你的敌人。”

    这句话。忽然在少年心中响起。

    少年听了,不由吓了一跳,他左右看着,只看到距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的苏鹏,正对自己微微点头。

    那青衣少年想了想,知道对方这可能是什么法术,心中计较了一下,觉得反正自己就是一个不会法术的普通人,既然对方能在自己心里说话,自己躲了躲不过,不由咬咬牙,心头一狠,让那声音放任自流,任其在自己心中说话。

    他闭上眼睛,等待将要到来的可能是搜魂**的酷刑。

    可是,半晌过去,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

    相反,在他心底,忽然出现许多莫名的知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可是,忽然之间,他好像就知道了一片修炼的法诀。

    “青云密修-阴神篇?”

    这青衣少年,过了半晌,才缓缓张开眼睛,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之中,已经多了一篇修道法诀。

    只是这片法诀之中,只是总纲和为首的一篇,后面的,却没有在意识之中显现。

    少年先是惊奇,而后,脸色不断变化。

    慢慢的,他脸上不再是那种绝望的神色,他看着苏鹏道:“你……也是和师傅一样,是青云山的修士?”

    “呵呵,这倒不是,但是我所修行的却是是青云山的秘术,算是和青云山有一些香火情吧。”

    苏鹏微笑说道,他看那叫小松的少年似乎放松了警惕,便慢慢走了过去。

    他刚才,施展是自己的一项神通“同心术”,用了这神通,苏鹏将自己知道的青云密修-阴神篇的部分内容,传递给了这个少年。

    苏鹏走了过去,道:“我是因为其他事情偶然经过凉州临猗,然而在这里见到赤旗道的人行为诡异,间接打听到有以为青云的师兄在这里陨落的消息,我和青云一脉,有一些香火情在,便打探了下来,而寻到你,也算是意外,我当时只是觉得那位小兄弟行为有些异常,就跟了过来,却没想到见到了你。”

    那小乞丐听了,不由叫了一声,道:“原来是我买包子露出了破绽!”

    而那被称作小松的少年,听了之后半晌没有说话,忽然只见,他猛然跪在地上,对苏鹏“砰砰砰”连续磕了三个响头,对苏鹏说道:“请先生施展术法,主持公道,为穆晓松报得大仇!”

    苏鹏听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随即解开,道:“你先起来,我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且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自称穆晓松的少年,还是跪在地上,他的额头已经磕出了鲜血,可是他浑然不觉,只是眼睛发红,对苏鹏说道:“晓松也读过一些书,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我身负血海深仇,自己却又没有缚鸡之力,无法手刃仇人,只能请先生为我报仇,先生既然和青云有香火情在,自然也是侠义中人,若是先生不答应为小松报仇,我便在这里长跪不起!”

    说着,他又跪在那里,咚咚咚的磕下了几个响头。

    苏鹏见了,不由长叹一声。

    他本来见有这个机缘见到这少年,若是对方只是一个心智普通的人,自己不妨以保全他性命为条件,将他送出城去,再赠以金银,让他自行逃命,到时候再索要青云道人留下的宝物和传承,对方量也不会给。

    最麻烦的,就是对方心智坚韧,求到自己给报仇什么的,说实在的,苏鹏是在不太想沾染这些不属于自己的因果,可另外一方面,若是代价合适,苏鹏却还真想看看,青云密修传承,都有何种法宝,还有什么传承秘法。

    此时这任晓松这样求着自己,怕是不能轻易打发了。

    苏鹏走了过去,手搭在了穆晓松的肩膀上,道:“你起来再说。”

    说着,他手上一道真气渡了过去,从任晓松肩膀到了膝盖,穆晓松就感觉自己双腿不受控制直接从跪地状态站了起来。

    这是真气妙用,也是苏鹏这两天修炼的成果。

    只是穆晓松并不知晓,只是感觉神奇。

    但他也没真的继续跪下去,而是对着苏鹏,双眼通红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清楚。

    原来,这穆晓松,本是临猗城附近一个庄子之中的大富户人家,任家在那庄子耕读传家,是乡绅一流,有钱有地。

    穆晓松的父母都是天性良善之人,平时在庄子内外都是乐善好施,真正的是善人。

    只是本家嫡亲血脉之中人丁不旺,下一代之中只有穆晓松一个男丁,和一个大了穆晓松五岁的姐姐。

    本来,任家在那庄子里,过得还算不错,只是自从七八年前,迁过来一伙外姓之人。

    这伙外姓之人,人数不少,而且似乎极有背景,在凉州刺史面前都能说的上话。

    这伙人在穆晓松所在庄子之中经营几年,巧取豪夺,就霸占了不少土地,加上刺史府的官吏,竟然任命了那伙外姓人为庄子的庄主,更是助长对方的气焰。

    而穆晓松的父亲,是庄子里穆姓之中很有地位的人,被穆姓亲族之人推举,一同对抗那外姓的庄主。

    只是这位庄主,竟然十分豪横,见惹了众怒,不但不退让,竟然还使出了一条霸道计策。

    那庄主,竟然趁着穆晓松父亲不在家,强抢了穆晓松的姐姐到庄主宅子之中,然后要这外姓庄主的儿子娶了穆晓松的姐姐。

    穆晓松的家族当然不肯,前去夺人,可这帮外姓人竟然有几个不错的护院,夺人不成,穆晓松的父亲反而被打了。

    穆姓的人气不过,去过告官,那外姓人却狡辩,是穆晓松的姐姐和庄主儿子两情相悦,去被穆晓松父母拦阻,穆晓松的姐姐自己私奔过来的。

    当时穆晓松的父亲就连伤带怒,气的吐血,可是却没任何办法。

    那天晚上的时候,忽然又一个道人上门,打算借宿一夜。

    穆晓松家本来就很欢迎来往的道人和和尚等出家人,当天也招待了此人,只是因为家里有事,显露出一些情况。

    那道人看出来,说是受了主人家恩惠,请主人家说说困难,他或许有办法。

    于是,穆晓松就和那道人说说了家中的事情……(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