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一一章 明火暗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张饶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对策也很有章法。

    然而,以他的才智,临时想出来的对策,哪怕再怎么完美,碰上了奇计百出的王羽和老谋深算贾诩精心讨论,反复推敲的奇谋,最终也只有中计,中计,再中计的下场。

    黄巾诸将听命而去。

    面对匪夷所思的攻击,他们的脑子已经彻底乱了,只有将希望寄托在对小天师的信仰上面,所以,当张饶表现出信心和魄力后,他们无条件的服从了命令。

    可张饶忽略了一件事,连营太大了,虽然天空中的天火接连不断的落下,但相对于数十里方圆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

    奉高城头的歌声曲声虽然响亮,但也就是前营听得清楚,到了中军附近,就已经微不可闻了,后军压根就听不见。

    所以,哪怕是流星火雨开始落下,驻扎在后营和中军外围的士卒,也没有立即陷入恐慌。没有先前的铺垫,士卒们还没来得及疑神疑鬼呢,将恐慌带给他们的,是从中军赶来的将领和传令兵。

    “王鹏举招来天火突袭我军,小天师已经做法抵御了,大家不要怕!”

    这些安抚人心的言词,在已经陷入混乱的前军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本来相对平静的中军和后军,却如同狂风吹过,一下就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个是天火?”

    “不是天火是啥?你看,那里又落下来一个。娘咧,烧死一大片啊,这可如何是好?”

    “糟了,小天师已经抵挡不住了,人说王鹏举是武曲星转世,俺原来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啊!”

    “大汉朝四百年,一共只出了四位冠军侯,一百年才出一个,不是武曲星转世是什么?”

    “怎么办?俺们要怎么办?”

    浓重的黑暗中。火光显得极其明亮,哪怕离得很远,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连营内部的照明措施相对较少,所以,对一众发号施令者来说,就是很特别的感受了。

    只见远处火光时而闪现,近处影影绰绰全是人,各种惨叫狂呼充斥耳边,反应再慢。也知道安抚的话起反效果了。

    “不要乱,小天师才是天命所归。王鹏举只是占了突袭的便宜,小天师刚刚在入定,就醒了!王鹏举依仗法力,逆天行事,忤逆了黄天,罪恶滔天!黄天很快就会降下惩罚,让他死无……啊!”

    如果没有最后那声惨叫的话,传令官们声嘶力竭的呼喊确实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但现在。效果正相反。

    喝令声戛然而止,发声者颓然而倒。换在先前,肯定会有人上前搀扶,入了黄巾,就都是兄弟,兄弟之间,自然要互相照料。就算普通士卒不肯。将领们的亲卫也不可能放弃职责。

    然而,现在,却没一个人敢于上前探看。

    望着倒地不动,或者还在挣扎的身影。士兵们遍体生寒,不由自主的向后挪动着脚步,迟迟不敢转身。

    天罚?一定是吧?若非天罚,怎么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死了?前一刻,他还中气十足的大喊大叫呢!

    “逃啊!”有人发了一声喊,然后迅速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黄巾兵们头也不回的逃开了,仿佛下一刻,那具尸体就会变成僵尸,跳起来把他们吃掉一样。

    “用信仰武装起来的战士很强,可一旦信仰的甲胄被剥去,他们就会变得比从前还要懦弱……主公果然有洞彻人心之能。”

    因为没人回头,所以也没人看到从帐篷后转出的身影,也没人看到他手中的弓箭,听到他的低语,更没人会看到,倒下的那具尸体的胸口,正插着一支利箭!

    射声,既是官职名,武帝处设的八校尉之一,同时,也是军队的名称,北军五营之中的弓箭部队,就以此而命名。顾名思义,即冥冥之中,闻声即能射中意思,代表箭术高超。

    黄忠训练出来的这支部队,最开始的时候,练的就是这个。部队成员的箭术还比不上他们的主将,但在黑暗中取准,却也没多大问题。

    降落之后,特战队的任务就是将混乱扩大。

    试图稳定军心者,杀!

    试图组织部队者,杀!

    试图引火照明者,杀!

    对开始溃逃的士兵,他们却看都不看一眼,射杀了目标之后,便悄然追在溃兵们的身后,一旦有人现身或发声阻止,利箭就会如影随形的赶到。

    相对于偌大的连营来说,已经降落的几十个狙击手再怎么厉害,起到的杀伤力也是微乎其微,不可能将混乱全面扩大到整个连营。

    但是,狙击手们本来也不是这场奇袭的主力,他们起到的作用,只是将混乱扩大而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上火球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仰天看去,仿佛整个天空都在燃烧,在咆哮,恐慌终于彻底扩散开来。

    黄巾喽啰们狂呼着,奔跑着,没人知道哪里才安全,但谁也不肯停留在原地,好像脚步稍一停顿,牛头马面冰凉的手,就会搭到肩膀上一样。

    人吓人,吓死人,亲眼目睹者固然魂飞魄散,在这种末日般的气氛下,即便没亲眼看到,听到其他人的惨呼,也一样阵阵心惊肉跳。

    明火,暗箭!

    天火,天罚!

    到了大乱开始蔓延的时候,特战队造成的直接伤亡,总共也不超过五百,但造成的混乱,却百倍,千倍于此!

    哭喊声震天,随着溃逃势头的加剧,恐慌传播得越来越快,喽啰们哭嚎着,向着未知的黑暗深处逃窜。

    他们丢掉了兵器,一心只想向前,和当初受到小天师的鼓舞,化身成黄巾力士一样疯狂!只是这一次,他们冲击的对象不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同伴。

    只要前面有东西挡路,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推倒,然后毫不留情的用脚踩上去,一只,两只,无数只……军营内,没有他们推不倒的东西,军营外的壕沟一样也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

    溃逃的人群如同汹涌澎湃的海浪一般,从中军向外倒卷开来,将大半个连营摧毁殆尽。

    跑得慢会被同伴推倒,踩踏而死,可在喽啰兵们的心中,那些突然消失的同伴不是被踩死的,而是中了天罚,所以声也没吭一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跑得快也有可能撞上什么东西,或者是防御工事,或者是还保持了理智的督战队,又或者各种各样的杂物。跑在最前面的人,就如谚语中的兔子一般,没头没脑的撞上去,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或者一头撞死。

    被撞死的人,会在其他人眼中,变成天罚下新的牺牲者;受伤的那些会在心里庆幸,认为自己祖上积德,或者从前做了足够的好事,因此才在天罚下留得性命。

    在黄巾溃卒眼中,黑暗中的一切都变成了王羽调遣的天兵天将,遭遇到的一切不幸,都是王羽的法术所致。

    小天师与王鹏举斗法失败,已经驾鹤西去了,不然她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信徒被天火摧残?黄天也抛弃了自己的信徒,只能无声的看着大地上发生的惨剧,默默的流泪,却无可奈何。

    张饶已经彻底傻眼了。

    混乱初起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不妙,可还没等他设法补救,混乱就已经彻底扩散开了。

    在星月无光的夜里,发生波及全军的混乱,别说是他,就算是孙武复生,也不可能有办法补救。听着从黑暗中传来的哭喊呼救声,张饶知道,一切都完了。

    本以为和世家搭上线,就可以摆脱张角兄弟失败的阴影,利用对方的资源,再现黄巾力士的辉煌,成为争雄之路的开始。

    前面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全军溃散,军心也垮了,想要再收拾起来又谈何容易?就算能做到,对方会给自己机会吗?

    该死的王鹏举,该死的许攸,该死的老天爷!

    张饶在心里不停的咒骂着,咒骂着他可以想得到的一切人或物。

    他恨王羽太狡猾,恨许攸太无能,恨苍天和黄天太无情,不肯保佑自己这个虔诚的信徒!

    二十万大军一夜而溃,就算他们不会对后军的老弱造成影响,没了主力部队携带的粮草辎重,几十万人也没法去任何地方……对了,还有莱芜城西的那些巨大的壕沟。

    张饶突然有了明悟,从这场战争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中计了。敌人一直在巧妙的算计着自己,让自己将青州各路豪杰聚在一起,让自己攻入泰山,让自己自断后路,让自己驻兵城下,让自己自信满满,觉得前途光明无限。

    今夜的奇袭,是敌人早就准备好了的,就等着带着大队人马,一头钻进来呢,可恨自己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许攸对自己也只是利用罢了,利用自己消灭袁家的敌人,至于自己的前途,根本就没在对方的考虑之内。

    反倒是曾经被自己视为胆小鬼的管亥说的更对,王鹏举在示敌以弱,自己不应该按照对方的套路走。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还没到最后放弃的时候,还有希望!茫然四顾间,张饶发现,前军虽然摇摇欲坠,却还没出现逃亡的大潮。

    他的对策有不当之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的。

    “来人,去找小天师,带她一起去前军,不能让泰山人这么轻易的得逞,老子今天要跟他们拼到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