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一三章 夜战八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任凭滚热的鲜血溅了满脸,胆子不算大的章木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被他从背后刺杀的亲卫拼命回过头,想看看杀死自己的凶手是谁,满脸都是不能置信和乞怜的神情。

    “保护小天师!”章木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对方身上,借势拔出刀,怒吼着冲向了下一个对手,势如疯虎。

    他的行为不是个例,去抓人的几个亲卫,几乎同时遭到了围攻,有的人不止被一件兵器刺中,当刺杀者拔出兵器的一瞬间,鲜血狂喷,直如个血葫芦一般。

    事发仓促,以至于司马俱完全没反应过来,他一直警惕着的对手是张饶,如果对方稍有翻脸的迹象,他会毫不犹豫的下令反击。

    在混乱的青州,类似的火并司空见惯,这一次要不是张饶展现出来的手段太多,众人都摸不清他的底细,早就有人动手了。

    现在,张饶已经底牌用尽,穷途末路了,若非有泰山军这个威胁,司马俱哪还会跟对方讲理?乱世中,拳头大的说的话才算数!

    然而,攻击他亲卫的人不是张饶的部下,或者说不全是,而是他努力收拢起来的那些溃兵!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疯了吗?”司马俱高声质问着,喊得声嘶力竭,声音中充满了惶恐和疑惑。其实,他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动手的大多数都是新兵,这些人或是自愿,或是被挟裹进来后,迅速转变了观念。他们身体壮健,士气高涨,虽然武技差些,可还是被张饶当做主力部队带到了奉高城下。

    这些人本来就是冲着小天师来的!

    “保护小天师!”

    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将原本围着张宁身边的押送者杀得一干二净,众人各持刀枪。在张宁身前形成了一道厚重的人墙,彻底隔断了张饶和司马俱望向张宁的视线,同时,数百道杀气腾腾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注视在两位大首领身上。

    司马俱以为自己懂了,其实他并不完全懂。

    与那些听起来神乎其神的高深法术相比,对刚放下锄头不久的新兵来说。张宁救死扶伤显示出的仁慈,才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无论生病还是受伤,在小天师手上,垂危之人总是能安然渡过危机,伤痛总是会远离。

    早在张饶正式举兵之前,小天师的事迹就广为流传了,特别是这些年的几次瘟疫。

    战乱和疫病本来就是相生相伴的,被丢弃在荒野的尸体如果不妥善处理,疫病几乎必然会发生。官府不作为,刺史焦和整天只会拜神求告。若非小天师出手,青州说不定要死多少人呢。

    神机妙算、无中生有的法术。对青州的山贼们很有吸引力,对普通人来说,救死扶伤的仁慈,才是最令他们心生感激和希望的。

    在这一刻,发生冲突的是价值取向。

    当司马俱等人发现,王羽的法术更高一筹,他们就不怎么将张宁放在心上了。左右就是个傀儡兼招牌而已,怎么摆弄不行啊?

    张饶更是早就在许攸的教导下,领悟比司马俱更深刻。更透彻。

    而新兵们的想法则简单很多。头领们没把他们当人看,小天师才是真正为了大伙儿着想的,何去何从,还用说吗?

    张饶踱了过来,看一眼持刀相向,战意十足的一众新兵,再看看远处的汉字大旗,他意味深长的说道:“顶多再有几柱香的时间……司马兄弟,你怎么说?”

    “杀!”司马俱眼中凶光猛闪,牙缝中吐出了森森寒气:“一起动手,杀光他们用不了多长时间,离了险境后,你我平起平坐,如何?”

    “好!司马兄弟果然痛快!”张饶也不得寸进尺,有张宁在手,今天虽然惨败,但日后还有翻本的机会,没了张宁,就算安全逃掉了,他也只能做个流寇了,死的无声无息那种。

    到了眼下这个时候,还留在二人身边没跑的,都是他们的心腹,装备比溃兵好,人数也多。听得大当家一声令下,贼兵们也是刀枪出鞘,弓弩上弦,杀气腾腾的围了上去。

    “兄弟们别犯糊涂啊,放下兵器,还有活命的机会!”形势是明摆着的,数百溃兵已经不成建制,就算化身成黄巾力士,也不可能抵挡得住贼兵的围攻。

    “泰山军很快就到,保护小天师,撑到泰山军杀到就成功了!”溃兵们也不是完全因为一时冲动,其中也有几个头脑清醒的人在,比如喊话的柏才。

    “你们自己找死,就别怪老子辣手了!弓箭手上前!”司马俱狞笑着一挥手,他压箱底的上百弓箭手齐齐踏前一步,森寒的箭矢,对准了昔日的同伴。

    缠斗混战的话,数百人坚持到泰山军赶到不难,但敌人有远程部队,站着挨打就是白白送死了。

    “不能傻站着等死,冲上去,跟他们拼了!”柏才怒吼着,扬起了手中的战刀。一边的章木眼中露出了歉然之色,他知道,若非为了照顾自己,柏大哥未必会冲上来。

    冲突一触即发之际,张宁古井无波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她的语气中多了一丝焦急:“都不要动手,司马师兄,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前一句话,她是对司马俱二人说的,后面那句话,却是对柏才等保护者说的。

    张饶大喜,趁势说道:“这就对了,大家同为教中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动刀动枪呢?咱们的敌人可是泰山军,是朝廷!”

    “小天师,您不能去,这两个贼子狼心狗肺,迟早会把您害死的!”张饶的话很有蛊惑性,保护者们却毫不动摇。

    “俺娘当初得了疫病,不是小天师的话,她老人家早就……俺娘说,受人恩惠,就要报答,俺不怕死。跟贼子们拼了!”

    “俺也是……”

    “对,和他们拼了!”

    众人叫嚷着不肯让路,将张宁阻在后面,司马俱与张饶对了个眼色,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肯定的意思,以及杀机。

    他点了点头,一直等着他号令的亲卫统领会意,扬声发出了号令。

    “开弓……”

    “吱呀……”绞弦声响成了一片。战场上突然安静下来,时间也像是静止了一般。

    张饶、司马俱脸上的狞笑;

    新兵们脸上或是悲愤,或是惊怒,但眼神中都充满了视死如归的神色;

    亲卫们木然举起了刀枪,常年的劫掠生涯,早已经抹去了他们心中是非善恶,只要对自己有利,就没什么下不了手的。

    张宁似乎还在叫喊着什么,语气完全失去了先前的镇定,但已经没人听得到了。随时会离弦而出的利箭,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任何人都无法改变。除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空中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呼啸声!那是一种撕破空气的尖啸声,声音凄厉而迅捷,仿佛一只巨大的雄鹰,展开双翼,从空中猛扑下来一般!

    突如其来的尖啸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抬头看时。发现天上确实有东西在高速接近,不是雄鹰,而是一个人!

    一个凭借大风筝似的器物。在空中飞翔,并且猛扑下来的人!

    “是泰山人!”

    “放箭,放箭!”

    司马俱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其他人都震惊得无言以对时,他便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不过这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弓箭手下意识的举起了弓,松开了弦,放出了一片参差不齐的箭雨。

    然而,他们指向的目标已经消失了,风筝上的人与风筝分离开来,像是飞鼠一样滑翔着冲向了人群;与此同时,轰然巨响声中,大风筝上火光闪动,一眨眼间,就熊熊燃烧起来,化成了一颗巨大的火球。

    天火的真相,就这么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了所有人面前,但没人为此感到欣喜。

    发现不妙的贼兵们齐齐发出了惨嚎,滑翔翼虽然变成了火球,但冲势却没变,其指向的目标,正是贼兵聚集得最密集的地方!

    发现大难临头,贼兵们再顾不得攻击敌人,他们疯狂的向外围奔逃开去,然而,摆出攻击姿态的密集阵型阻挡了他们,让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球砸到自己的头上。

    相对靠外的贼兵也乱成了一团,就算明知道对方用的不是法术,但应对来自空中的突袭,也是他们从未有过的经历。

    大多数人都在躲避,少数保持清醒的人大声叫喊着,提醒同伴,来自空中的威胁不仅仅是那个火球,操控火球的人,才是真正的威胁!

    事实证明了一切,伴着几道纤细而清冷,几至微不可查的弧光闪现,几个举着兵器相对的贼兵颓然而倒,那个‘空中飞人’挟着巨大的势头撞入人群,迎头将两名贼兵踹得飞起,撞得贼兵一片人仰马翻。

    几乎与此同时,巨大的火球也砸进了人群当中,激起了一片鬼哭狼嚎。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司马俱高喊放箭的余音尚在空中萦绕,战场的局势就已经彻底乱套了。

    贼兵们乱了,那个空中飞人却没闲着。

    不知何时,他手中多了一柄短剑,在火光的招摇下,挥动之间,如有群星闪烁一般。看起来很悦目,但其中蕴含着的却是凌厉的杀机。

    只见此人趁着贼兵还没回过神,如虎入羊群一般,往张饶和司马俱所在之处杀去,手下无一合之将,威不可当。

    司马俱看得胆边直冒冷气,指着敌人狂吼道:“不要乱,他只有一个人,围上去,杀了他!”他喊得声嘶力竭,仿佛不这样,就无法宣泄心中的恐惧一样。

    “来者何人?”

    张饶比司马俱多了个心眼,来人武艺高强,更兼胆大包天,自己这边足有数千之众,对方居然就那么闯进来了。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泰山军猛将虽多,但有这种胆魄和武艺的……

    “某乃泰山王鹏举,贼众还不速降?”来人一声长笑,声震八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