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一五章 螳螂与黄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无数人在忙碌着。

    黄巾军在忙着逃命,开始还有人大呼小叫,到了后来,所有人都闷着头在跑,偶尔发出异声,大抵也是因为摔倒或互相碰撞之类的原因。

    王羽在忙着杀人,司马俱和张饶虽然一死一逃,但这两人手下都是积年悍匪,总有那么些个要名不要命的亡命徒。

    在杀了王羽就能名震天下的诱惑下,他们前赴后继的围攻上来,然后在王羽和狙击手们的双重打击下,尸横遍地。

    徐晃在忙着赶路,他已经发现营内的异常了,自然要赶过来救驾。刀枪不长眼,主公的武艺再高,也无法绝对保障安全,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哪怕只是受点伤,也是非常不值得啊。

    不过,无论逃亡者还是追杀者,他们都不是最慢的,最忙碌的是另一群人。远在大战开始前,他们就一直没闲着。

    “徐校尉,又有人往西边去了,要不要拦下来?”

    “真勤快呢。”徐庶嘴角轻轻一挑,露出了个充满阳光的微笑,只可惜在黑暗中,没人看得到,“这次就放他去,如果换成是曹孟德自己来,需得屏蔽战场,但既然来的是鲍信,就不用那么紧张了……唉,只怕这次又要惹子义将军不高兴了。”

    “不用继续屏蔽?”李十一听得一头雾水。

    老实说,对这个初来乍到,却转眼间就压到自己头上的新上司,他曾经也是很不服气的。他原来虽然只是个小兵,但跟在主公身边这么久,言传身教之下,早已今非昔比了。对谍报的理解和操作,都远在同僚之上。

    不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正跟徐庶接触过,他才发现,自己和对方别说比较,想跟上对方的思路都很难。依稀间,他甚至有了当日随王羽去洛阳的感觉。

    比如现在,他就完全搞不懂上司在说什么。

    两面受敌,是兵家大忌,但这一战的情况比较特殊,最危险的只有决战开始那一刻。如果敌人恰好在奇袭发动的前后赶到奉高,那这场战役就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在那个要命的时间段之内,敌人来的越晚,泰山军的损失就越大,最坏的情况,就是王羽等人失陷在营中,然后被身后之敌捡个大便宜。

    因此,兖州方向到底会不会有敌人,敌人是谁,什么时候会赶到,尽管这一系列问题都没有确切的答案,王羽还是做了充分的布置。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对战场进行屏蔽。

    泰山军的斥候部队数量有限,不足以进行彻底的屏蔽,但在开战前后,封锁奉高以西的主要道路还是没问题的。

    只要错过关键的时间点,就算敌人的兵力很多,一样讨不到多大便宜。

    就在昨天,安排在巨平、汶阳一带的细作有了回报,就在黄巾主力兵临奉高城下的同时,一支五千人的部队从相邻的济北国越境而来,气势汹汹的直驱奉高,为首的正是济北相鲍信。

    情报显示,以济北军的行军速度,眼下应该已经到了博县一带,如果鲍信采用急行军的方式,天亮前就能到达奉高。

    现在城中虽然还有些守军,但主力却已经出城去了,要是真的被偷袭一下,恐怕……而且,这事儿跟太史将军有什么关系?

    “据我的分析,鲍信此人外宽内忌,行事时不喜欢动脑子……”

    “可是,外间风评,都说鲍使君宽厚爱人,沈毅有谋啊?”李十一大奇,不等徐庶说完,就反问道。

    “所以说是外宽内忌啊。”

    徐庶悠然一笑,解释道:“吾虽没当面与此人接触过,但观其行可知其人。酸枣会盟之后,鲍信对曹操极为推崇,曹操所以能整合诸侯兵马进兵洛阳,其人出力不小。然则,在成皋之战中,若非他不肯放权,并有多番掣肘之举,曹孟德纵然不敌徐荣,又岂会败的那么惨?”

    “徐校尉的意思是……”李十一若有所思。

    “他推崇曹操,无非是借鸡生蛋的套路罢了。他自知声望家世不足以服众,故而由得曹操在人前风光,待事成之后,他再仗着手中的雄厚实力,与曹孟德争权。这样一个人,你能指望他有一往无前的气魄吗?”

    “原来如此。”李十一点点头,有悟于心。

    “所以,他没得到前线情报之前,会疑神疑鬼,不敢轻动。但时间久了,他会意识到我军在屏蔽情报,认为我军疲弱,很可能会亡命一搏。故而,既然胜局已定,我军就应该示敌以强,震慑敌胆,迫鲍信不战自退!”

    李十一知道,徐校尉这是在提点他,不同的情报,在不同的时间点,传递到不同的人手上,产生的效果截然不同。

    至于太史将军为什么会不满,那也简单,那位万夫莫敌的猛人在龟山吹了好几天风了,憋足了劲要打一场大仗,结果鲍信不战而退,他的心情会好才怪呢。

    借着黯淡的火光,李十一看了徐庶一眼,心中暗叹:新仇旧恨,这二位的关系算是彻底没法修补了。

    “不错。”徐庶微微一笑,对副手的领悟能力大为赞赏。

    “主公最担心的是曹操,如果是此人领兵前来,恐怕不会干等着奉高方面的线报,而是主动刺探,一旦发现我军在屏蔽情报,只怕会当机立断的挥军长驱而来。不过,他终究还是没选择最险的这招,而是玩了一手借刀杀人,我军此番方得以从容应对。”

    李十一这次就没什么疑问了。

    因为王羽的风头太劲,再加上两人做的事太过相似,所以曹操一直无法出头。可如果仔细研究一下此人,就会发现,此人的手段全然不在王羽之下,甚至犹有胜之!

    李十一转头向战场方向看了一眼,虽然空中已经彻底平静下来,可适才那一幕,却犹在眼前。神兵天降,这种战法别说做,就算想,又有几个人能想得到?自家主公战无不胜的神话背后,这些匪夷所思的手段才是根本。

    反观曹操,对方用的策略都是中规中矩的办法。

    诈败诱敌,利用白绕的性格,以及对兖州地势的陌生;然后以收服白绕的计划折服巨野李氏,李家的实力比曹操本身还要强,又不像荀家一样,与曹嵩打过交道,有段香火情,谁能想到李家会彻底投靠曹操呢?

    在巨野打了个转,曹操的势力已经扩大了十倍,然后他毫不犹豫的反身杀回了东郡,正在和于毒、眭固激战,眼见着就要将东郡收入囊中。与此同时,他还不忘挑动鲍信出手,给泰山军找麻烦。

    计划一环扣一环,不能说不是个强敌。

    “曹操此人最厉害的是对局势的判断,他明明已经将主公视作生平大敌,在巨野收服白绕之后,也大有机会横施暗算。可他却压抑住了这样的冲动,回头继续去图谋东郡。他若袭击我军,可能来个黄雀在后,不费吹灰之力的接收战果,但可能性更大的是,这一仗会打成烂仗,双方两败俱伤。”

    徐庶肃容道:“鲍信不过跳梁小丑罢了,曹操才是我军未来的大敌,须得严加提防!以此人的风格,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他不会来触主公的霉头,等他发动之时,定然是有了充足的把握,不得不防。”

    ……

    鲍信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小看了,在一直得不到确切情报的情况下,他最终选择了继续进兵。

    这一次的出兵,与其说是为曹操火中取栗,还不如说是他为了自家的前程做最后一搏。

    成皋之战中,曹操的损失不是最大的,他原本就只有五千兵,重整旗鼓后,也有三千余众。而鲍信砸锅卖铁凑出来的两万大军,却是一朝覆灭,回到济北后,也一直没缓过气来。

    鲍信的根基在泰山,而且和王匡一样,他也曾在何进的幕府中做事,两家是最直接的竞争者。王羽强势入主泰山,受到伤害最大,最直接的就是鲍信。

    所以,接到曹操的传信后,鲍信明知对方是在利用自己,还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了下来,并且发动起了所有的残余力量——五千兵马,以及鲍家在泰山郡内的人脉关系。

    之前的行动都很顺利,他成功的赶在王羽和黄巾军决战前,赶到了战场附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情报却中断了。

    这个意外导致他迟疑了几个时辰,至关重要的几个时辰!

    大军连夜赶路,到了龟山山脚下时,他接到了最新的情报,并且有了上述的认识。

    “天火?你确定?”

    “这样的大事,小的岂敢乱说?小的亲眼所见,当时漫天都是火,把几十里的连营都给照亮了,那景象简直……”

    信使脸色惨白,十足一副余悸未消的模样:“眼下黄巾大军已经溃散了,好像连小天师都被抓住了。可能是因为胜局已定,所以泰山的游骑才撤掉了封锁,去追杀黄巾了,小的这才能把消息传递过来。”

    “……”鲍信本还半信半疑,可从第一个信使开始,消息接连不断的传到,无一不证实了奉高城下那场战役的真实性,还有几家豪强派来了家中的重量级人物,一开口就劝说起来。

    “允节,大势已定,你还是不要多想了,趁着还没彻底撕破脸,不如干脆就此投效如何?骠骑将军虽然年少,但却也是个大度之人,他初定青州,正在用人之际,以你的本领,何愁没有出头之日?”

    “百万黄巾都在弹指间便灰飞烟灭了,你这五千兵又能有何作为?若是不想屈于人下,便速速退出泰山罢,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各种劝说纷纷扰扰,鲍信更是惊怒交集。

    惊的是此战的结果,原本谁都想着泰山会有一场恶战,连绵数月的那种,谁想到竟是一夜定了胜负;怒的是这些曾经信誓旦旦,要接应他入主泰山的豪强,竟然都打了退堂鼓。

    双重打击之下,他的殊死一搏之心顿时土崩瓦解,挥手下令道:“退兵,速速退兵!”

    命令一下,军列当即便是一阵骚动。

    本来走夜路就让士卒们心里很没底;路上走走停停,也很打击士气;等到前方情报一到,主将立刻下令退兵,更是把一个事实摆在了士兵们的面前。

    前方战况不利!

    鲍信的精锐在成皋已经折损得七七八八了,临时拉出来的这五千军队,大多数都是凑数的,一部分是郡兵,另一部分干脆就是民壮。

    这样的军队打顺风仗还好,发现局势不利之后,士气崩溃的极快,鲍信心神为战果所慑,没注意到这么多,等到军列开始骚动起来,他才发觉事情不对。

    正待设法安抚,却听得北面龟山方向传来了一阵惊雷般的轰鸣声。

    “隆隆……隆隆……”

    “这是……”鲍信脸色剧变。

    下一刻,一声尖锐的呐喊,为这一切做了说明,

    “敌袭!”

    听到轰鸣声时,士兵们已经脸色如土了,斥候的示警更是让他们肝胆俱寒。

    “稳住,稳住,来的是骑兵,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鲍信的反应不慢,第一时间做出了恰当的应对,靠着平时的威望和军中的老卒,他暂时稳住了阵脚。

    然而,当发出敌人进入火光照射的范围后,鲍信愣住了,他身边的亲信也都打起哆嗦来,上下牙齿的碰撞声清晰可闻。

    从黑暗中次第跃出的,是一匹匹高大的怪兽,每匹怪兽身上都覆盖着一层厚厚铠甲,正前方除了蹄子外,只露出两只暗红色的眼睛。

    怪兽背上,是一个全身被铁甲包裹的怪人,青面獠牙,巨齿红发。怪兽前进的速度不快,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座座会移动的小山,完全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

    “咯咯……”鲍信听见自己的牙齿在清晰地响。他感觉到勇气正从身体上溜走,很快溜得一干二净。他知道这怪物是什么,具装铁骑!

    中平五年,灵帝在京城阅兵时,曾在仪仗中配置了一队重骑兵,给在场之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对面的怪物开始进攻了,脚步踏在地面上犹如惊雷。它们的速度不快,却势不可挡,可如果人撒开腿跑,未必不能逃得性命。

    “逃啊!”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济北军迅速崩溃了,士兵们扔下火把,转过头,以生平能达到的最大速度向黑暗深处逃去。

    鲍信也放弃了徒劳的鼓舞士气的行动,他感觉从出兵开始,自己的行动就都在敌人的预计之中,这种仗要怎么打?他调转马头,扬鞭狂奔。

    “杀!”

    身后传来了一声断喝。

    让鲍信不解的是,敌人明明收获了一场大胜,但那声喝令声中却充满了愤懑与不甘,好像被人摆了一道的是对方一般。

    疑惑在心头一闪而逝,鲍信无暇多想,对他来说,如何在黑暗与敌人的追杀下保住性命,这才是最关键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