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一六章 态势与忧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太史慈赶回奉高城时,已经过了辰时,不过天还是黑蒙蒙的。天上的乌云不但没有散去,而是化成了点点冰晶,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天地之间一片静谧,连落雪声都依稀可闻。

    无暇去探查战场上的情况,太史慈直奔太守府而去。

    “子义回来了?昨夜战况如何?”议事厅内只有黄忠在,折腾了一夜,老将面容有些疲惫,但精神却很矍铄。见到太史慈,他似乎有些意外,但笑的却很从容,没有半点焦虑的味道。

    “还不就是那样。”太史慈撇撇嘴嘟囔道。

    他出发前,王羽为了让他不要掉以轻心,还特意拉着他进行了一番长谈。

    当时,王羽说的很夸张,首先分析了周边的形势,大抵上就是除了幽州之外,举世皆敌的样子,尤其是兖州的几个大敌,很可能怀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来进攻泰山军。

    而太史慈麾下的重骑兵虽然战力惊人,但人数实在太少了点,训练的时间也不够长,远没到形成战力的时候。

    总而言之,当前的局势异常危机,太史慈的勇武,是扭转形势的唯一指望。

    受了这么一番鼓舞,太史慈哪有不热血沸腾的道理?他当即领命,带着两百重骑和倍数于此的辅兵就奔龟山去了。

    龟山就在博县东北不远,离奉高不过几十里,若真有敌人试图奇袭,博县就是他们最后一个可以休整的据点。

    太史慈精心选择了伏击地点,耐心的等待着敌人,报着必死的决心,结果……

    “那鲍信好歹也算是一方诸侯,胆子咋就小成这样了呢?离山脚就差几百步,他就停住了,嘀咕了一阵子,突然下令要跑!他好歹有五千大军的啊,某麾下只有两百人,就算被伏击了,胜负亦未可知啊!”

    在龟山上吹了两天冷风,憋足了的力气却没宣泄出去,太史慈心中别提有多郁闷了。黄忠既然问起,他便絮絮叨叨的抱怨起来。

    “也许是他已经得到前方的战报了吧?”黄忠很有耐心的听着,时不时还见缝插针的附和几句。

    “某也这么觉得。”

    太史慈甩甩头,将满脑子的遗憾甩开,恨恨说道:“又是徐福搞的鬼,明明先前的探子都被他截住了的,怎么就赶在这个节骨眼上放过来了?一定是他算计好的,又来抢某的功劳!”

    太史慈和徐庶的矛盾,起因和过程都很诡异,纯属无妄之灾,黄忠不知道军师贾诩为何对此视而不见,但他本是有意当个和事老的。可现在一看,太史慈的怨念之深重,已经不是唇舌之力就能劝得动的了,在对方心中徐庶简直就是阴谋的代名词。

    “子义无须烦恼,鲍信不战而退,今后的仗还多着呢。”完全是下意识的,黄忠依照王羽常用的口吻宽慰道。

    “这某也知道,这次回来不就是想问问么。”太史慈左右看看,低声问道:“汉升兄,昨夜的大战到底打得怎么样?我军伤亡几何?战果呢?”

    “呃……”黄忠脸色一黯,继而长叹一声:“唉,兄弟们都是忠勇之人,但天意难测,加之昨夜的大乱,我军还是还是折损了近三成的弟兄;所幸黄巾军已被完全击溃,不复成威胁。对了,主公还亲手抓住了贼酋……”

    “抓到张饶了?”

    “不,是那位黄巾小天师。”

    “以四千对二十万,只伤亡千余兄弟,就能取得这样的大胜……”太史慈一脸神往的说了两句,突然发觉不对,黄忠说的好像不是全军,而是……

    “汉升兄,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我军折损的人手,都是你的麾下吧?”

    “公明出兵的时候,黄巾军已经彻底崩溃了,主公既然拿住了黄巾小天师,自然也没必要多造杀戮。”

    “……”太史慈嘴张得老大,他知道王羽的突袭计划,也很认可,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胜利来的居然这么容易。

    黄忠麾下的兵马?一共只有一百人好不好?折损三成,也就是三十个!这个伤亡比例确实很高,可想想突袭过程,再看看战果,这点损失完全就可以忽略不计啊!

    从天上飞过来,降落到二十万大军的连营之中进行夜战,可以说,从突袭开始的一刻起,这一百人的命就已经丢了一半了,能保住命的,都是上天的宠儿。

    “除了主公跟大队人马动过手之外,其他人只是放放冷箭……”为了转移太史慈的注意力,免得他一直把仇恨锁定在徐庶身上,黄忠仔细讲述起昨夜的战况来。

    太史慈迷迷瞪瞪的听着,脸色忽红忽黑,变幻不定。

    从天上跳下来冲阵,以一敌千?这实在太令人神往了,早知如此,自己去看什么后路啊?如果当时自己也……

    “果然!”太史慈突然冒出来一句。

    “果然什么?”黄忠有些莫名其妙。

    太史慈下意识答道:“打仗还是得跟在主公身边啊!汉升兄你还是太稳重了,换了我,肯定不会只在一边放冷箭,而是直接包抄上去,看张饶那贼还能往哪里逃!”

    这句话显然在他心中盘旋很久了,所以说的很顺畅,说完他才发现不对,这话说出来,对黄忠未免有些不礼貌。

    “无妨,无妨。”黄忠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笑容宽和:“奇袭开始前,主公就已经与某谈过此事,他亦有意让你接手特战队,你既然也有这个想法,却是正好。”

    “当真?”太史慈眼睛大亮,一把抓住了黄忠的胳膊,甚至还摇晃了两下,这才自觉失礼,他抽回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汉升兄你……”

    “青州战事基本已经结束,接下来应该不会有大规模的战事,但周边群敌环伺,却也不得不防……”

    对没多少心机,行事直来直去,却又悍勇绝伦的太史慈,黄忠还是相当欣赏的。对方就是个纯粹的武将,如果非得拿世俗礼仪那一套往他身上套,只是自寻烦恼罢了。

    黄忠更佩服的是王羽,看人的眼光和用人的心胸就不用说了,更难得的是他的定力。主公也是个好冒险的人,不过,跟太史慈不同的是,他的控制力要强得多。

    “主公的意思是,未来一段时间,主要任务是休养生息,不会主动兴起战事,扩张领土,以免拉长战线,为敌所趁。”

    “不打济北?”

    “当然不打。”黄忠笑着摇头,对付鲍信很容易,但刘岱的主力就在东武阳,很难说泰山出兵的行动,会不会触动这位兖州刺史脆弱的神经,如果泰山跟刘岱开战,只会便宜了曹操而已。

    “济北国地域不大,却与平原、东郡、东平、鲁国都接壤,可谓四面受敌,又无险可守,占领此地,可谓得不偿失,还不如借着报复的机会,榨取点实惠呢。”

    “原来如此。”太史慈退后坐下,半闭着眼睛,将泰山、青州的局势在脑中推演了一遍,然后点点头,向黄忠抱拳道:“那慈就恭喜汉升兄出镇一方了。”

    他只是不喜欢思考而已,认真起来,在战略方面也是很有几把刷子的。

    青州就是后世的胶东半岛,以及环渤海的一片区域。三面环海的地势,使得青州在近年的历次海侵灾害中损失惨重,不过在战略上却很有利。

    以目前的态势而言,主要的威胁来自于兖州,徐州虽然态度暧昧,但反目成仇的可能性并不高。而王羽将平原让给了公孙瓒,来自北方的威胁也被消除了。

    待王羽移镇青州之后,泰山、济南两个郡国就成了前线,很显然,王羽打算让黄忠出镇一方,独当一面了。

    “某守泰山,公明守济南,主公移兵临淄,至少在这一两年内,青州便安若泰山了。之后的战事可能不会太多,多半只是在境内清剿残匪来练兵,不过看主公的意思,这些战事应该都会交给特战队,所以,子义也无须担心没有用武之地。”

    黄忠这话说的半真半假,王羽会扩建特战队,也会让太史慈领兵练兵,但境内的战事恐怕没他说的那么频繁,他只是想着安慰一下对方而已。

    “好说,好说。”让黄忠意外的是,太史慈的眼珠转了转,突然得意的笑了起来。待他追问时,对方却又神秘兮兮的不肯接茬,让老将好不纳闷。

    “主公现在何处?”太史慈东张西望的转移话题。

    “在后堂,与那位小天师……子义,你……”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太史慈探头探脑的凑到了屏风后面,贼兮兮的要偷听,黄忠哭笑不得,待要阻止,却又哪里来得及。

    好在他也不用担心太久,也不知太史慈听到了什么,片刻后,他就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似的,一下向后跳开,满面惊容的问道:“汉升兄,那,那小天师竟然是个女子?”

    “不错。”黄忠点点头,他初闻此事时也很惊讶,不过却也不至于惊讶成太史慈这样。

    太史慈吞吞吐吐的问道:“那她的容貌……”

    “呃,”黄忠大有深意的看了太史慈一眼,坦然答道:“她一直都带着斗笠,进到后堂时也是如此,子义何处此问?莫非有了君子之意?”

    “非也,非也,”太史慈把头摇得跟拨楞鼓似的,然后一句话,把黄忠的好奇心也给勾起来了,“某是为主公担心呢。”

    “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