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二九章 辽东公孙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子义居然也会求援?”秦风瞪大了眼睛。就连刚刚王羽亲口对他说,来年要提兵北上,去和公孙瓒并肩作战时,他都没这么惊讶。

    自家主公没看错人,冠军侯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性情中的豪爽,更是不比幽燕男儿稍逊,在青州无战事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倒是太史慈求援这事儿,着实令人吃惊。

    尽管相处的时间并不太长,但秦风对太史慈已经非常非常了解了,那个喜欢单骑踏阵,战必突前的太史子义,岂是个会主动求援,邀请友军来分战功的人?青州境内还有这么强大的势力,强大到让太史慈求援的程度?

    秦风的注意力迅速转移开来,目光死死的钉在王羽脸上,希望从对方的神情变化中窥得一丝端详。无关军情,纯粹是因为好奇。

    “君侯,莫非事情很棘手?”看到王羽的神情,秦风心中愈发惊异,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太史慈求援,然后所向披靡的冠军侯居然也皱起了眉头。

    秦风清楚的记得,当初面对徐荣这个令群雄退避的恐怖对手时,君侯都没皱过眉头,很快就做出了决断,可现在,他的神情居然这般凝重!

    这小小的东莱,到底藏了什么妖怪?

    “的确有些麻烦……”王羽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求援信。

    最初的惊异已经过去了,他知道为什么连太史慈都要求援,他遇到的对手比较特殊,是以管承为首的海贼,再加上一路诸侯!

    选定青州作为根据地的时候,王羽就有建立海军,或者说海上运输队的打算了。

    海路比陆路便捷得多,运输量也大,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与幽州的往来上。

    幽州与青州之间,隔着渤海和乐陵两国,这两国相对偏远,袁绍的控制力不强,但毕竟是在冀州辖下,袁绍想发兵攻来,也是很容易的。

    因此,这条运输线不但耗时耗力,而且风险也大,走海路就轻松多了。

    船队从东莱起航,可以横穿渤海湾,取直线到达公孙瓒的辖地右北平。渤海是华夏近海中,最平静的一片海,相对于风高浪急的东海、南海,渤海就像是个小池塘一般。

    据王羽所知,这个时代对航海应该不是很重视,只要他抢到这个先手,想成为海上的霸主应该不难。谁想这一次他的先知又落了空。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东莱这种地方有海贼并不奇怪,汉朝在航海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但也没有禁海令一类的东西。

    王羽记得前世的三国时代,孙吴势力还曾到过琉球,以至于更远的吕宋,不过那是在南方。江南水乡的航运本来就很发达,延伸到航海领域,有些特别的成就也没什么可稀奇的。

    在北方突然出现一个很重视航海的诸侯就很奇怪了,尤其对方还来自那么一个地方。

    辽东?

    在王羽的印象里,中原王朝从来就没重视过那里,一贯是把那里当做蛮荒之地遗弃着的,以至于这里养出了诸多恶寇,如隋唐时代的高句丽,宋代的女真,明代的满洲鞑子等等。

    但是,按照太史慈来信中的说法:辽东太守公孙度占领了东莱的东牟、牟平等诸多县城,将整个东莱南部都囊括其中,并设立了一个营州刺史职位,这就有些超出王羽的想象了,也难怪太史慈会求援。

    单是管承的数千海贼,构不成太大威胁,顶多花点时间就是了,但再加上公孙度,就很麻烦了。

    尽管王羽对这个时代的辽东了解甚少,但有些基本的常识是不会变的,公孙度是一方诸侯,**性比中原的诸侯还强,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一支成熟的海军!

    对方跨海而来,兵力应该不会太多,以目前青州军的实力,收复失地应该不难。但战事一起,想收尾就难了。

    万一公孙度也是个不认输的,正面打不赢,就采取反复骚扰的方式,那么,青州全境都会面临威胁。原本的天堑变成了前线,王羽的精兵简政、休养民力的计划就会彻底破产。

    如果公孙度再和管承那些海贼勾结起来,问题的棘手程度更是会成倍增长,想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只能设法建设一支强有力的海军出来。

    然而,在所有兵种当中,海军的消耗是最大的,无论时间还是精力。

    目前,青州的资源有限,想建海军就只能削减其他部队的开支,建立起来的海军,对于攻略中原又没什么帮助,实是得不偿失。

    况且海军的建设周期太长了,在海军成型之前,要如何处理与辽东的关系?放任对方占据自家的地盘?还是先打了再说?

    一系列的问题涌现出来,王羽只觉一个头有两个大。

    “秦校尉,你对辽东可有了解?”将事情简要说了一遍,王羽想先收集点情报再说。

    理论上来说,辽东指的是幽州辖下的辽东四郡,其中包括玄菟、辽东、乐浪和带方。其中的乐浪和带方两郡,辖地其实是在后世的朝鲜境内,后世的平壤,正是乐浪郡的治所。

    “没有。”

    秦风晃了晃脑袋,“除非追杀乌丸的杂碎,否则谁去那荒僻地方啊?那边地方倒是很大,就是没人,在野外走几十里都见不到多少人烟,也就是襄平和玄菟左近才有些人。不过,听说去年刚上任的公孙度有些手腕,一上任就灭了百多家当地豪门,收拢了不少流民。”

    想了想,他拍拍脑袋,又补充道:“还不止这样,他去年还跟高句丽打了几仗,趁着乌丸人西侵,掏了丘力居的老巢,把老货给气的一病不起,眼看着就要呜呼哀哉了。这公孙度为人倒是不错,是个狠角色,咦,君侯,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是个狠角色为人就不错?幽州人的逻辑让王羽觉得好笑,从秦风话里了解到的讯息却让他更犯愁了。公孙度这个小说里的龙套,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有大志的。

    军事上,他西击乌丸,东侵高句丽,建水军,南下山东半岛;政治经济上,他诛豪强竖立权威,趁势聚拢财富,安顿流民,招纳人口。也就是辽东太偏远,没人注意到他,否则此人早就名扬天下了。

    有大志的人,一般心性都很坚韧,想凭借名声吓倒对方是不太可能了。正如秦风说的那样,辽东什么都缺,尤其缺人,他来山东想必也有趁乱掠夺人口的意思。

    “难怪……”王羽心中突然一动,突然想到,太史慈自述经历的时候,也说过,当年他避祸去了辽东。

    当时王羽还纳闷,天下这么大,太史慈放着徐州、兖州这些地方不去,干嘛非要大老远的跑去辽东,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太史慈并不是舍近求远,他去辽东是坐船去的!

    难怪发现公孙度占了地盘后,太史慈要向自己请示了,他去过辽东,应该知道公孙度水军的实力。

    除了太史慈,东莱郡守已经弃官跑了,现在也只能找孔融等当地人问问详情了。

    “秦校尉,你先去休息吧,训练新兵的事就拜托你了。”

    “君侯客气了,末将自当效力。”东莱的事涉及太多,秦风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应诺一声,转身离去。

    王羽也不耽搁,随即命人去请孔融。

    无论什么时代,上层社会的夜生活都是很丰富的,所以,王羽的邀请虽然有点晚,但孔融来的很快,他和他那些幕宾本来就是夜猫子。

    贾诩来的比较晚,他一向崇尚养尊处优的生活方式,在洛阳时,戎马倥偬还觉如何,到了泰山几个月将养下来,老狐狸又胖了一圈,多走几步路都要喘大气。

    王羽猜想,老狐狸这是故意做给自己看呢,因为他不想跟自己去冀州。不过也没啥,自己本来就要留人看家,田丰为人有些反正,只留他一个人,自己可不放心,诸侯们的阴谋实在防不胜防,没老狐狸坐镇怎么行?

    寒暄见礼,宾主落座,王羽直入正题。

    “早在几年前,辽东就有船只和东莱往来的,开始只是采买粮食,后来有人在中原惹了麻烦,或者为了躲避黄巾,就随船去了辽东,后来往来船队的规模就越来越大,往来的人也日渐增多。”

    回答王羽问题的是名士管宁:“说来惭愧,老夫当日也打过这个主意,要不是当日君侯及时排出了援兵,老夫可能已经在东莱等着出海了。邴根矩去年曾捎信回来,邀老夫往辽东一行,说当地虽然气候寒冷,土地贫瘠,但却政通人和,大有世外桃源之象。”

    孔融也笑道:“所谓营州,是公孙度去年冬天设下的,刺史是他的心腹柳毅。当时境内黄巾闹得正凶,牟平等地都被海贼管承骚扰,刺史府一时无暇顾及,念在同为大汉臣子的面上也就随他去了。本以为君侯旌旗一到,那柳毅就该明白进退之道,现在他竟要螂臂挡车吗?这真是太不自量了。”

    听他这么一笑,众名士也是七嘴八舌的附和起来,祢衡更是当场请命,要出使营州,以三寸不烂之舌,喝退柳毅。

    王羽哪里肯答应,只有一种情况需要祢衡当使者,那就是开战或者挑衅,他这张臭嘴,也就适合干这种活儿了。

    随着对辽东的了解越来越多,王羽哪有心思开战挑衅?

    再说,跟辽东开战,一点好处都没有。人家有成规模的海军,自己连块舢板都没有;就算有也没用,难不成打一场渡海登陆战吗?公孙度能左右开弓,打得高句丽和乌丸叫苦连天,再弱也有限,想在短时间内,打得对方服软,怕不是一般的难。

    如果光是防御……

    王羽暗叹一声,这时代,没人比他更了解防御海岸线的难度了,那真是处处防守,处处都是漏洞。

    王羽一直不表态,名士中那些反应快的,立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们很惊讶,原以为东莱的变故只是芥癣小患而已,泰山军连百万黄巾都给收拾了,直接碾压过去不就结了?可现在看来,王君侯似乎有些为难?

    孔融长身而起,笑道:“不如这样,由融走上一趟,探探那柳毅的口风,谋得一个妥善的解决之法如何?”

    “那就有劳文举公了。”孔融名声既大,性情也宽和,他请命出使,正合王羽的心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