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三一章 故事重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羽要大婚的消息传出去后,赢得了全军上下一致的拥戴。

    少年英雄是个让人津津乐道的传奇,勇冠三军,每战必身先士卒的统帅也让人景仰。不过,这只是对于普通士卒来说的,看在眼光长远者眼中,这可算不上什么好事。

    刀枪不长眼,再勇武的人,也无法保证每次都能从激战中全身而退,青州目前的格局不算大,却潜力无穷。而这一切都是靠着王羽的个人魅力,一旦他出了什么意外,恐怕转眼间就是分崩离析的局面。

    大婚也许改变不了主公的性格,但这无疑是成人的标志,多少也会让他收敛一些,要是一切顺利,等到一年后,如果能再多个继承人出来,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所以,消息一经传出,全城都沸腾起来,新年的喜庆气氛本就浓郁,这下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贾诩、田丰联袂来见,道了声恭喜,贾诩对王羽的也是决定赞不绝口:“这个时机刚刚好,正好可以借着广邀宾朋的机会,将徐州之事做个定论。”

    “哦?”王羽揉了揉笑的有些发木的脸,愣愣的看着贾诩,有些纳闷,自己娶妻的事,跟徐州怎么又扯上关系了。

    “正如文和所说,”看王羽的神情,田丰就知道他没反应过来,笑呵呵的附和道:“主公身为一方诸侯,婚丧嫁娶,乃是大事,在情在理,陶恭祖都须得走这一趟,徐州的几大豪门再怎么没眼色,阻挡的话也是不好说出口的。”

    “原来如此。”王羽点点头,自己这也是化家为国了,所以娶个媳妇都能搞出这么多说法来。

    贾诩犹豫了片刻,突然开口道:“主公,虽说好事成双的口彩比较好,不过,那位小天师……”

    “她?还是不要了吧?”王羽大摇其头。

    这件事贾诩不止提醒过一两次,从大局考虑,为了更好的把慈善堂控制在手中,把张宁变成王家的女人是最简单的办法。

    多娶个女人倒没什么,反正王羽自己又不吃亏,何况对方还是个漂亮女人。可问题是,一看到张宁那副圣女的架势,有什么兴致也被打消了。

    大婚对王羽只是走个过场,他现在的心思都在东莱和幽州,无暇旁顾,不过,对蔡琰和貂蝉来说,却是了不得的大事,王羽可不想找个煞风景的回来误人误己。

    “这件事以后再说,反正各地都设了亭长,有他们盯着,也不怕慈善堂搞出什么猫腻来。”

    “这倒也是。”贾诩点点头,对王羽的说法表示认可。

    各地的亭长多半都是重新委任的。历次战役中,泰山军积累下来了不少伤兵,有些伤愈后,也不适合再上战场了,王羽不愿意抛弃他们,正好借着入主青州的机会,将他们委任成了基层的官吏。

    亭长是乡官,秦、汉时在乡村每十里设一亭。亭有亭长,掌治安警卫,兼管停留旅客,治理民事,多以服兵役已满期之人充任。

    这个制度保证了朝廷的政令可以下到基层,社会底层的声音也可以向上反馈。不过,早在几十年前,这项制度就已经名存实亡,世家豪强彻底取代了亭长的作用,奠定了之后两千年的地位。

    在和田丰、贾诩讨论政务的过程中,王羽发现,除非他把后世那些社会哲学的理论拿出来,否则,他提出的新政措施,在前朝都能找到先例。

    省去了解释的麻烦之余,他心中也不由暗自赞叹,继承了春秋百家理念的秦汉,确实是华夏历史上不可逾越的两座高峰,无论文治还是武功,都远在其后两千年的岁月里的诸多王朝之上。

    以目前这件事来说,有了这些退役士兵在基层,黄巾之乱这种事,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这些亭长的忠诚度足够高,又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眼睛雪亮,身体虽然不适合激烈的战斗,但对付两三个蟊贼无赖却也没啥问题。张宁若真有异动,也许能瞒过个别的几个亭长,但不可能瞒过全部,根本不可能如当年的张角那样四下串联起事。

    除了监控之外,好处还很多,随着新政的展开会慢慢凸显出来。

    王羽的信心越来越足,不需要搞什么超前的制度,只要把前朝应用过的好东西捡起来,再加上点改良,以及对朝堂势力的制衡,他就能重新打造一个强盛一时的帝国出来。

    正遐想万千时,一个高大雄壮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此人四下张望了两眼,然后快步向王羽走了过来。

    “子义,你怎么舍得回来了?”见是太史慈,贾诩换上了一脸揶揄的表情。

    “打又不能打,退也不能退,就那么僵着,着实让人不耐烦。”太史慈摆摆手,大咧咧道:“正好文举公从东牟回来的路上吹了风,身体不适,不好继续赶路,末将就领了这信使的差事回来了,刚好赶上喜事,还真是凑巧呢。”

    “你是知道文则不在,所以才溜回来的吧,还说什么凑巧。”贾诩嘴巴不饶人,毫不客气的揭对方的短。

    “前线确实没什么军情,再说,文则兄也没有恶意,就是唠叨几句呗……”一听于禁的名字,太史慈紧张起来,嘴上虽然还很硬气,但声音却是越来越低,眼神也开始飘忽,那神情让人看得直发窘。

    王羽抬手拦住贾诩,笑道:“好了,子义你回来也好,你去过辽东,对那边的情形应该更清楚些,辽东军容如何?果如传言中所说么?”

    “传言怎么说的,某不知道,不过,辽东的军容比我去那里之前想象的可强多了……”转换话题正合太史慈心意,他感激的看了一眼王羽,开始讲述起这两年在辽东的经历来。

    “早先的辽东太守是公孙昭,此人在辽东算是一方豪强,但却是个无能之辈。他在位时,辽东人不但被高句丽、夫余、乌丸这些大部落欺负,连南边的三韩部落,也时不时的会越过边境抢掠一番,这人没别的本事,就是窝里横,一到外面就软了。”

    一说起公孙昭,太史慈就气不打一出来,显然对当初辽东的状况很不满意。

    这两天王羽也做了些功课,对这个时代的辽东不再一无所知。汉代的辽东疆域,差不多覆盖了后世的辽宁大部,以及朝鲜北部。

    高句丽盘踞在后世的吉林一带,再北是夫余,向西则是东部鲜卑和乌丸的地盘。至于朝鲜,差不多以汉江为界,将汉四郡与朝鲜南部的三个小部落分开,这三个小部落分别是马韩、弁韩、辰韩,合称三韩。

    汉朝强大的时候,这些乱七八糟的原始部落都规规矩矩的,到了东汉末年,汉廷已经顾不上辽东了,这些部落也抖起来了。

    “后来公孙太守上任……”太史慈突然一拍脑袋,“对了,说起来,公孙太守与主公您还有些渊源呢。”

    “他和伯珪兄是亲戚?”

    “当然不是,辽东那边姓公孙的多着呢,哪能都是亲戚啊。”太史慈稍作纠正,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公孙太守的官职,正是败在主公手下的名将徐荣保举的,他们的交情看起来不错,说不定公孙太守这次是要为徐将军报仇呢。”

    “还有这种事?”王羽惊叹,这世界可真小,随便几个人扯一扯就能扯上关系。

    “可不,说起来,公孙太守用兵也很犀利呢。”

    太史慈的讲述不是很系统,完全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好在他爆出来的料足够劲爆,倒也没人跟他计较,连贾诩、田丰都听得津津有味,一边的黄忠、方悦也都被吸引过来了。

    “他上位后,先杀了公孙昭和其他百余家豪强立威,消息传开后,高句丽人以为辽东内乱,有机可乘,于是兴兵犯境。结果,公孙太守早有预料,在玄菟边境设下了埋伏,待高句丽人入境之后,伏兵四起,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说到打仗,太史慈眉飞色舞起来:“高句丽主力部队当场战死了五千多,余者皆溃,取得了大胜,公孙太守却不肯罢休,带着三千轻骑,长驱直入,一直追到了纥升骨城,破城之后,将那里搜刮一空,然后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纥升骨城是高句丽的王帐所在,算是都城了,公孙度防守反击,毁人国都,也算是扬威于域外了,王羽听的也是心潮澎湃。

    “高句丽人被打怕了,待辽东退兵之后,都不敢回老家,而是向东移了两百里,又建了个城,叫丸都的……高句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了,公孙太守却不肯罢休。年初的时候,乌丸人趁着白马将军去洛阳勤王,蠢蠢欲动,大军离了白狼山,想去幽州搅事,结果……”

    太史慈一脸的幸灾乐祸,“被公孙太守来了个黄雀在后,直接抄了他的老窝,也是一个鸡犬不留,烧成白地,听说丘力居那老货一听到消息就口吐白沫的昏过去了,然后就一病不起,哈哈。”

    他说的开心,王羽却开始皱眉了。

    这个公孙度比想象中还要猛,手下一共只有几千骑兵,却把两个凶残成性的邻居收拾得这么惨,魄力和兵法都是上上之选啊,也就是此人在辽东,若是在中原,没准儿他就是第二个公孙瓒!

    “水军呢?辽东的水军规模如何?打过什么仗?”对方骑兵用的再好,王羽也不担心,先不说胜负的问题,单说两边的距离,就已经是天堑了,关键还是海军。

    “这倒是不清楚,不过辽东的大船很多,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人乘船与东莱这边往来了……目前,辽东的船队除了东莱之外,还会去渤海和乐陵国采买粮食,另外就是去三韩。”

    “去三韩?”

    “是,带方、乐浪那边山地太多,不利大队人马行动,抢了东西也不好往回搬,走海路就更方便些,反正那三个部落也没多大能耐,派去一两千人,就能把他们打得哭爹喊娘了。走一趟,也能弄不少粮食,所以,这两年辽东船队走三韩走的很勤。”

    王羽不关心公孙度抢劫三韩部落的道德问题,他只关心辽东的水军规模:“一两千人?辽东的船队一次能承载这么多人?”

    “总共有百多艘船只吧……”

    太史慈显然事先也做了些准备,他扳着手指数道:“东沓那边的港口,有六七十艘,平郭那边,也有四五十艘,其中,能载五十人以上的大船约占半数,若是都集中起来,一次运送三千人应该不成问题。”

    王羽看过舆图,知道东沓是辽东南部的一个小县城,位置在后世的旅顺一带;平郭则是辽东的第二重镇,是人口最多的一个地方,位置在后世的盖县、营口一带。从东沓的位置出海,南下可至东莱,东行就是朝鲜半岛;平郭主要对应的则是河北一带。

    从这两个港口的存在,王羽就能推测得出,汉代的海运和辽东,远不像自己曾经认为的那样落后。

    放在从前,他会为此感到自豪,可现在么,他就只能头疼了。

    不知怎地,在太史慈无意间提起徐荣后,后者临别时说的话,便清晰的浮现出来,有点小麻烦?这个麻烦不会是因为……

    见王羽半天没出声,贾诩知道他在思考,于是代他问道:“孔北海前去交涉,结果如何?”

    “哦,文举公让某带了两封信回来,一封是他出使的过程,另一份是柳毅的密信,说是必须让主公亲自过目。”太史慈连忙解开丝绦,从怀中取出两卷竹简来。

    王羽扫了一眼,先接过那份所谓的密信。他心中那没什么来由的预感越来越强,在这份密信中,应该可以得到答案。

    以他的水准,看这种竖排的骈文是有点难度的,好在他不需要整体浏览,只要辨识某些关键字就可以了。

    一眼扫过,关键字果然映入眼帘。

    “果然……”

    “主公?”见了王羽的举动,贾诩已经若有所觉,但田丰不知前事,却觉得有些纳闷。

    他对公孙度也没多少了解,可从太史慈的描述中,他看到的分明是个有魄力,有见识的诸侯,怎么可能为了所谓报仇,兴兵犯境呢?

    何况,公孙度派军队来东莱设立营州,是春夏时的事,那会儿王羽跟徐荣还没开打呢,消息传到辽东,更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他能未卜先知不成?

    “几位都看看罢……”王羽将竹简递给田丰,叹了口气,顽固老头说话真是不尽不实,这哪是什么小麻烦,分明是大事故吧?还因祸得福呢,我怎么就没看出来,现在怎么才能因祸得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