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三六章 龙战于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同样蓝得让人心醉,同样广阔得看不到边际。

    天空中有无数白云朝着某个方向缓缓飘去,海面上同样也有片片浪花朝着同一方向荡去。在白云间隐约可见几只海鸟飞掠翱翔,而在海面上有无数面风帆在浪花间时隐时现。

    天上地下,相互映衬,让人几乎有些分不清何为天,何为海,又或两者已然合而为一。

    这些风帆从来没人见过,虽然同样也是由一根桅杆和一面巨大的船帆组成,但是它们没有其他船帆那种柔软的感觉,那面帆看上去不像是布做的,而像是某种皮革,上面还有一排硬质的骨撑,把整面帆绷得紧紧的,给人一种刚硬的感觉。

    风帆底下也没有船身,只有一块狭长的木板,木板的前端削尖,而且微微上翘。桅杆就插在木板的正中央,有杯口粗细,高度接近两丈。

    在每一块帆板上都站着一个人,他们脚踩着底下的滑板,一手抓住桅杆,一手抓紧风帆上一根支架,倾斜着身体,依靠体重维持帆板的平衡。

    这绝对是最简单的帆船,或者称之为帆板才更加恰当,除了占人的位置,船上没有一点多余的空间,甚至连帆索和锚都没有。

    表面看上去,这帆板就是玩具似的东西,一无是处。然而,若是资深的水手抵近观察,就会发现这帆板的特异之处,这东西最大的特征就是快!

    船体只是一块尖木板,前进的阻力就被减小到了极致;与之对应的是那张大风帆,在强劲的海风吹拂下,帆板的速度只能用风驰电掣形容。

    尤其是当三百多帆板集结在一起,劈荆斩浪的前进,在身后留下一道道卷动着的亮色轨迹,那场面壮观之极。

    太史慈一帆当先的冲在最前面,从出港开始,他的吼声就没停过。

    速度总是能够让人激情澎湃,帆板的速度和奔马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哪个更快,很难定论,但若比较两者施展的空间,则高下立分。

    比起陆地,广阔无垠的大海才最适合展现速度,因为这里没有树木、岩石之类的障碍物。只要海风足够强劲,操控者的技巧足够好,就能不断的突破速度的上限,直至极致!

    太史慈的性情之中本就有几分狂放,此时迎着扑面而来的狂风,感受着脚下起伏不定的波浪,以及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让他怎能不兴奋?

    其他人技巧比不上太史慈,达不到他那样的速度,但操控帆板却也游刃有余。在介亭练了半个多月,冰冷的海水就是大家最好的导师,在这位一丝不苟的导师的严厉督促下,战士们都练出了一身好本领。

    王羽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他是率军前来打仗的,而不是来玩的,跟太史慈比速度是没意义的。至少在战斗初期,他要留在后军进行指挥。

    在他身后不远处,是一艘小船,差不多能容纳十几个人,这就是这场战斗的指挥舰,主要作用就是承载王羽的将旗。若是路上发生了事故,这艘船还可以当做救护船用。

    这艘船的动力主要是船桨,八个身强力壮的士兵左右分开,鼓足力量飞速扳动着船桨,在水手们的吆喝声中,船桨快速起落,拍得海面水花飞溅,一朵水花尚未凋谢,船桨便再次探入水中,激起另一朵浪花。

    在初春的海风中,人人满头大汗。

    可就算是这样,旗舰依然被大队人马甩得越来越远,哪怕是有意放慢速度等着旗舰的王羽,双方的距离也从初时的十几步,拉开到了百步开外。

    抬头看看远处的一片孤帆远影,张潇抬手擦了把汗,向其他人招呼道:“兄弟们,还是省点力气吧。庄子说:夫子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矣。当年初读此节时,潇的体会还不深,今天这一看,真是感触良多啊。”

    听了他的招呼,水手们也放缓了手上的划桨动作,一边向前方眺望,一边咂舌道:“在海湾那会儿,俺就觉得这帆船很快了,可没想到,放开了跑,居然能快到这种程度!咱们才走了不到一半路,前面的子义将军差不多已经上岛了,这真是……”

    “帆船快倒是足够快了,不过,能用来打仗么?俺虽然不知道海战应该怎么个打法,可一艘船才一个人,这是不是有点……单薄?”

    “放心吧,主公有准备的。”张潇给兄弟们吃了个定心丸。

    他的身份比较特别,知道的也比其他人多些,以他的猜测,主公现在应用的这些新技术,很可能都是墨家的传承。在洛阳的时候,王羽的战法也是以奇诡为主,不过,他用的兵器、装备倒是没什么太特殊的。

    而回了泰山之后,先山后海这两仗,靠的却不仅仅是谋略,而是靠了这些特殊的装备。张潇这样知道内情的人,没法不产生联想,毕竟墨家在制造方面的名声也是很响亮的。

    既然是有备而战,那就没什么可担心。

    ……

    “界,界都是些什么鬼东西?”泰山军的将士很稳健,管承却很惶惑,他茫然看着扑面而来的一片风帆,目瞪口呆。

    “好像是船……小船。”算是无知无畏吧,反正管亥的胆子比他大,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形状比较怪的小船。”

    “……”没人理会他,海盗们都顾不上这些了,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管承身上,希望这位胆大心细的大当家给大伙儿指条明路。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突如其来的沉默反倒让管承回过了神,他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拔出了刀,扬刀喝令:“管他有什么古怪,小船就是小船,再怎么古怪,还能奈何得了老子的楼船不成?传老子的命令,起帆!迎上去,干翻他们!”

    “起帆!”

    将是军之胆,被管承的战意一激,喽啰的气势也上来了。大当家说的再形象不过了,那四不像的小船虽然很快,很古怪,但看起来摇摇晃晃的,说不定碰一下就翻了呢。

    外行就是外行,以为搞出点新鲜花样就能所向披靡吗?

    “干翻他们!”

    海盗们本来就一直保持着战备状态,尽管泰山军的急袭很犀利,但他们依然赶在敌人的先锋到达前,起帆出港,迎战而前。

    起帆的过程中,管承也想明白了,这种快船八成不是为了海战用的,泰山军很可能是依仗速度,打算强行登陆!

    岛上的喽啰有好几千不假,但泰山军有王羽、太史慈这样的猛人,王羽自己是万人敌,那个太史慈更是带着三百人,横扫了整个青州!

    若是让他们脚踏实地,来个阵列而战,自己手下这些歪瓜斜枣还真不一定是对手……不,不是不一定,而是一定不行。

    所以,此战的重点就是在海上把他们截下来,扬长避短,能杀多少算多少!

    “吹号,告诉弟兄们,密集结阵,别留空子,免得他们钻过去!”

    “呜……呜呜……”号角将管承的命令传递出去。

    “大当家有令,密集结阵!靠紧点,两船之间距离不要超过两丈!”十几艘大船上头领听懂了命令,用吼声将大当家的命令加以具体化,传达给了四周护卫着的小船。

    管承的海贼不亏是横行青州的精锐,在行进之中,迅速完成了变阵。如果从天空看下去,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个散乱的椭圆形,被拉长压扁,缓缓向两侧延伸,最后变成了一条不算太平直的直线,像是一堵墙。

    而从南而来的几百艘帆板,就像是一群炸了窝的蜜蜂,飞快的向墙上撞了过去,看那气势,似乎有意将墙撞个窟窿。

    从表面的形势上来看,结果是不言而喻的,面对密集的大船,帆板一点机会都没有,无论是发生直接碰撞,还是设法钻空子,都免不了粉身碎骨的下场。

    ……

    “王鹏举浪得虚名,竟然如此托大,他这招若是拿来偷袭,倒是有点棘手,可现在这样,不是鸡蛋撞石头吗?这样的人都能名震天下,中原当真无人了么?”

    除了即将发生碰撞的双方,在东边的海面上,还有一群看客。

    这是一支大船队,船的总数虽然比海贼少,但大船的比例却高得多,尤其是中间的那艘旗舰,船舷足足高出水面近丈,船头到船尾的距离也超过了十丈,堪称巨舰!

    挑着两杆大旗,一杆红底黑字,上书一个‘汉’字;另一杆稍矮一些,上书一个‘柳’字。

    “仗还没开打,你就妄下定论?李将军,须知话不能说得太满,中原并非无人,这些人之所以败在王羽手下,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给予他足够的重视。”

    作为公孙度的心腹大将,柳毅的气度颇为沉稳,同僚的嗤笑完全没能引起他的共鸣,他的神情依然是那么凝重。

    “某是否轻敌,用不着你教训!”

    出声讥笑的是主簿李敏,公孙度手下的三大心腹中,他的名望是最高的,曾一度出任过河内太守,远非两个同僚可比。无论是眼前的柳毅,还是尚在襄平的阳仪,都不过是逃难到辽东的白丁罢了。

    “海战靠的就是风向和船只,眼下才刚开春而已,海上吹的是无定风,谁也说不上有利,泰山军那怪船仗着灵巧,速度和灵活性上确实占了上风。不过,那船为了速度,放弃了所有东西,根本就没有战斗力,除非绕过管承的船阵,直接攻岛,也许还能有几分胜算。”

    李敏气量普通,但却不是个无能之人。能在辽东那种地方当官,本也不可能太无能。

    这个时代的水战,打击敌人的手段无非三种,撞击、弓弩加火攻,再有就是接舷战。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是船越大越有利。

    撞击不用说,大船和小船相撞,倒霉的肯定是小的;远程攻击,大船的船舷通常都比小船高,居高临下的射击,自然比小船有利;接舷战就更不用说了,大船上人多,而且船舷的高度差也限制了小船向大船逆袭。

    按照常理来看,泰山军的帆板完全不具备战斗力,正面对决,不输才怪。所以,李敏才这么理直气壮。

    “结果如何,很快就见分晓,所以,你我无须争执。”

    李敏气势汹汹的一番长篇大论,本以为能借机给竞争对手一个好看,谁知柳毅压根就不应战,随口一句话,就轻轻避过了他的锋芒,让他一口气憋在胸口,噎的直翻白眼。

    好容易缓过一口气,正要设法再挑起话题时,却见柳毅神色一凝,指着战场叫道:“王鹏举有动作了。”

    “呜……”坠在最后的那片风帆突然掉头,围着旗舰兜了一圈,随即,将旗迎风招展,打出旗语,同时,号角声长鸣。

    前方,数百片风帆骤然向四周炸开,一群摆出攻击姿态的野蜂!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