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三八章 追风逐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杀!”

    海盗们被吓得眼发直,泰山军的将士却毫不迟疑,按照训练中演练那样,他们从风帆骨架上摘下火雷,抡圆了胳膊,接二连三的抛向海盗船队。

    “轰……轰……”不是所有人都有太史慈那样的臂力,为了取准,不少将士都拉近了距离,距离近,火雷起燃时的声音也显得越发清晰。

    火光耀日!

    一道道火光,划出闪亮的轨迹,仿佛空中红日抖落的汗水一般,闪耀了大半个天空。赶在海盗们有所反应之前,纷纷扬扬的落在了海盗船。

    “嘭……嘭……”撞击声不大,但却声声动人心魄,声声催人肝肠!

    “救火,快救火!”头目们的号令声没了颐指气使的味道,而是带着哭腔和绝望。

    用不着别人指挥,喽啰们已经行动起来,打水的打水,扑打的扑打,都在一条船上,船被烧了,谁也别想好!

    那火球来的诡异,威力却不算太大,只是在落点周围烧成了一片,只要抢救及时就来不及蔓延。问题是,及时抢救的难度太高了。

    单从船的数量来说,两军可谓众寡悬殊,泰山军足足有三百多条船,是海盗的三倍!

    而泰山军的攻击方式决定了其攻击范围,除了太史慈这样的猛人,有几个人能一边操控帆板,一边将拳头大小的东西丢到几十步,甚至百步开外?

    几十步的距离,在陆地上已经是临战距离了,在海战中跟贴身作战也没多大区别。所以,泰山军的攻击注定是快速而集中的,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逆袭中,首先遭到打击的,就是那些转向最快的小型船只。

    这些立功心切的船只有接近三十艘,却承受了十倍于己的敌人的饱和打击,撇开那些偏离目标,以及落点重合的特殊情况之外,每艘船上至少有七八处火头。

    灭火?谈何容易!

    在转向之后,泰山军的船队拉扯成了一条纵队,如走马灯似的从敌船的面前或背后疾驰而过,留下的只有身后的片片水花,和漫天飞舞的火光。

    一朵朵盛开绽放,一朵朵凋谢化尘。

    花开花落,轮转不休。

    这一刻,无法相容的水与火,完美的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首明快的旋律。

    当然,对敌人来说,这首旋律带来的,只有致命的杀机。

    不是海盗们不努力,可一艘两、三丈长的小船上,时起彼落的起了七八处火头,救火的难度已经相当之大。

    而且,敌人的火雷形成的火势虽然不大,却很顽强,好容易提来的一桶水浇下去,火头灭了大半,剩下的却依然跳动不停。

    若是放着不管,火势很快就会再次蔓延开来,若是专注于此,其他的的火头怎么办?

    海盗们乱成了一团,没人再顾得上操控船只,所有的人都加入了救火的行列,可依然顾此失彼。

    在惯性和海风的驱使下,失去控制的船只像是没头没脑的苍蝇一般,四处乱撞。时不时的就会看见两艘火船撞在一起,将彼此的火势分享,烧得更加旺盛;更倒霉的则是那些本来没着火的,被同伴撞上后,也闹得一阵鸡飞狗跳。

    相比与海盗们的凌乱,泰山军则是堪称井然有序,他们踏着波浪,追着海风,如同一阵旋风般从海盗船边卷过,攻击的频率越来越快。

    等到泰山军开始第三次转向的时候,被集火的那三十艘海盗船已经彻底变成了火球,喽啰们扔下了手中的救火器具,哭嚎着跳进了冰冷的海水之中,等待着他们的,是悲惨的命运。

    现在才是初春时节,海水还冷得很,落水后能否生存,跟水性好不好没关系,只在于能不能及时从海水中脱离。若是不能,哪怕水性跟鱼一样好,也会被活活冻死,上岸晚了也一样,冰冷的海风会和残留的海水一起,带走人身体中的所有热量,把人变成一具僵尸。

    在感受到海水冰冷的那一刻,喽啰们大多都有了明悟,他们知道泰山将士身上的水靠为什么能挡箭了。那东西肯定很厚,用了很多皮革,所以才能用来保暖,挡箭只是附带的功效……

    更多的海盗幸运的躲过了第一轮攻击,可他们没空,也没心思去救助同伴,因为泰山水军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全速疾驰的时候快,转向的时候还是很快,海盗们甚至还没从突如其来的首轮打击中回过神,第二轮打击就从另一个方向展开了。

    面对这种前所未见,让人匪夷所思的战法,海盗们彻底乱套了。

    “后退,快躲开!”

    “别过来,你们的船上已经着火了,别连累别人!”

    “灭火,快灭火啊!”

    “别光顾着用水浇,用麻布扑上去,踩灭它!这火有古怪,光用水不行!不想死的就给老子卖点力气!”

    哭喊声、求救声、怒骂声、叱令声,种种声响交集在一起,仿佛一曲离殇。不久前还气势汹汹,威风不可一世的海盗船队,眼见着已经有了崩溃的迹象。

    ……

    “这战法,这战法简直和轻骑兵的骑射战法一模一样,不,比骑射还厉害!正常的船只在这些怪船面前,只有挨打的份儿,连他们的衫尾都捞不着!大船掉头转向的工夫,泰山军已经转了整整一圈了!”

    海盗们被打得焦头烂额,已经无暇旁顾,旁观者却有充分的时间思考和惊叹。辽东的将校对骑战都很有研究,李敏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轻骑兵。

    “海上轻骑……”这一次,柳毅没有反驳同僚,而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帆板的战术和轻骑兵同出一辙,都是利用速度和灵活性压制对手,混乱敌人的阵型,进而制造战机。不过,这个思路用于海战之后,比轻骑的骑射更可怕。

    换成轻骑,哪怕胯下的马再好,敌人也都是速度最缓慢的重步兵,骑兵也不可能绕着敌阵兜圈子。敌人追不上,马也会累啊,何况双方的速度差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

    而眼下,泰山水军毫不费力的就兜了一圈,任是什么样的军队,被敌人一圈圈的绕过去,也只有头晕眼花,乱成一团的份儿啊。

    “柳校尉,咱们还是尽快撤吧,海盗们已经不行了。咱们辽东把王鹏举得罪的那么狠,等到管承完蛋了,难保泰山军不将矛头对准咱们。”李敏颤声提议。

    眼前这一仗,远远超出了主公的预计,王鹏举比预料之中厉害太多了,随便伸伸手,就从无到有的搞出了这么一支强大的水军,随随便便就将纵横渤海多年的管承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不着急。”柳毅头也不回的拒绝了李敏,他的眼睛死死的盯在远处的战场上,看着那一片片风帆如同最英勇的骑兵般驰骋沙场。

    “不着急?”李敏急了,他指着激战中的战场,厉声喝道:“柳毅,你看清楚了!泰山军那些怪船有多快!启动快,转向快,全速前进的时候更快!而且对风向的适应性极强,别看咱们离得远,他们要是追过来,一样……”

    柳毅目不转睛,口中缓缓发话:“不用急,泰山这个战法虽然可怕,但时间仓促,还不完善,强是很强,弱点却也不少……”

    “弱点?”李敏悚然一惊,他光顾着震惊了,而同僚却已经观察到弱点了,这其中的高下……他顾不得再纠结撤退与否,连声向柳毅追问道:“什么弱点?”

    “攻击威力不足,射程也差……”柳毅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将自己的观察所得分享了出来。

    泰山军的攻击看似很可怕,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管承主要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所以局面才这么被动。

    柳毅不知道泰山军的火球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很显然,想发挥火球的威力,靠的主要是攻击频率,着火的地方越多,就越难以扑灭。

    所以,这个战法的主要弱点就是火球的投掷方式和数量。

    靠人力投掷,射程太低,准确率也不高,想提高,就得拉近距离。距离一旦太近,速度带来的优势就会削弱,与此同时,防御力的薄弱,就会被凸显出来。

    特别是在对付人手更多,远程攻击能力更强的大船时,这个战法的弱点,将会变得尤为显著。

    此外,那帆板太轻,能携带的东西也少,火球的数量有限,若是有针对性的加以限制,这个战法破解起来并不是很难。

    有法故有破,世上只有无敌的统帅,永远不会有无敌的战法。

    当然,若投掷火球的方式能更快捷,射程也更远,火球的数量也更多,这个战术也将会变得更加可怕,更加难对付!

    听了柳毅的解说,尽管李敏还有不服气,但他也无从反驳,同时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见地确实比自己高出一筹。在这么激烈的战斗中,他依然能保持冷静,观察的也足够仔细。

    “那……咱们要不要上去助战?”李敏不甘寂寞的提议道。

    “不!”

    柳毅摇摇头,“管承不是新丁,更不是蠢货,就算来不及分析,他也能做出正确的应对,若是王鹏举技止如此,不需要我军助战,泰山军也只能铩羽而归。可若是他还有其他杀招,咱们一头撞上去,就太不明智了。反正有管承在前面挡着,咱们正好坐山观虎斗。”

    远处火光熊熊,映在柳毅的眼中,像是一缕鬼火在跳动,冷冷的,幽幽的,让人望而生寒。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