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四三章 谁家奇女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围观的人很多,时不时还会发出阵阵哄笑声,中间夹杂着议论,乃至争论声,即便以王羽的耳力,也仅仅听见,人群中间,衙门口处,隐隐有争吵声传来。

    “老伯,这是出什么事了?”一时搞不清楚状况,王羽干脆扯了一个起来上了些年纪,笑的没那么起劲的老头询问。

    老头带着一脸笑容转过头,朝王羽二人打量了几眼,呵呵笑着,问道:“二位这模样,应该都是读书人,后生仔,你也是来应募的吧?”

    路上明察暗访,王羽特意穿了常服,他又没在临淄城当众露过面,单是从外表上,确实像是个富家公子哥,身边的国渊更不用说,一就是名士气派。

    “哦?嗯。”王羽微微一怔,继而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在刺史府进行的招募,只能是他开出的招贤令,这事儿也能引出麻烦来?

    老头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就有闲人眉飞色舞的插嘴道:“哈,这事儿有意思着呢,这位小先生应该知道吧?那榜文上说,不限身份地位,门第高低,只要有一技之长,就能参加考核,合格后,进将军幕府或刺史府当官。”

    “莫非有府衙中人徇私舞弊?”王羽语声一寒。

    虽然没想过现在就搞廉政、整风之类的事情,可幕府是他刚设立下的,里面也没多少真正的世家子弟,基本上也是按照军纪来约束的,应该不会一开始就出现这种问题才对。若是真的出现了,那青州的官制就大成问题了。

    “不,不是……”王羽身经百战,直接死在他手上的性命早已过百,身上的杀气何等惊人,尽管是无意间爆发出来的,可还是把那几个围观众吓了一跳。

    好在他很快就意识到,现在就是个微服私访的好机会,当即收敛杀气,在脸上堆起了很阳光的笑容,接着问道:“嗯,我就说么,青州辖下的吏治应该还是很清明的。”

    杀气来得快,去的更快,围观众一时也搞不清楚是错觉,还是什么,最后还是由那个老头出面,将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

    听了几句,王羽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又好气又好笑,转头与国渊对视一眼,见对方也是一副引俊不止的模样。

    “咱们青州跟从前可不一样喽,以才举士,只有武帝那光景才有的善政,比起前些年当官还要花钱买,唉,可真是……”老头摇摇头,颇有感触的叹了口气:

    “真要说舞弊啊,其实是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娘子舞弊了才对,这古往今来,就没听说过有女子当官的,以为穿了男装就能蒙混过关?嗨,就算能逃过府吏们的眼睛,也不可能逃过府内诸君的锐目啊。”

    老头说话有些絮叨,有那不耐烦的直接直入主题,“可话说回来,那小娘子说的也有道理,榜文上说的明白,不限身份!这男女之别,难道不也是身份区分的一种吗?不限身份,自然也有男女不限的意思。”

    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反对者撇撇嘴,反驳道:“那还用说吗?几千年来,就从来没有这种规矩,要是将军府特意将‘只要男子’四字写上去,那才真的是贻笑大方呢。女子……嘿嘿,圣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位似乎还是个读书人,表达过观点后,顺口还引了句经典为自己的话做注脚。

    他不说最后这句还不要紧,一句话出口,当下就捅了马蜂窝。汉代的男女之防没有后世那么夸张,在城内,有闲工夫热闹的倒是女子居多,此人自然是要引起众怒的。

    “女子就比男子差吗?这位小哥,圣人也好,你也好,难道不是娘生出来,养大的吗?圣人愿意忘本,咱们管不着,可你身上的衣裳,吃的饭,难道不是出自女子之手?长大了就忘了娘,说女子没用了吗?”

    听明事由,王羽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不是吏治出问题就好,当成件趣事倒也不错。不知这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连田丰的空子都敢钻,而且还钻的满有道理的。

    那些围观众已经吵成了一团,无暇搭理自己,王羽笑笑,引着国渊往内围挤了进去。

    将将靠近内圈,衙门口的争执声便清晰的传入了耳中。

    首先入耳的是一个清脆的声音,说话很快,像是炒蹦豆似的。

    “古语谓之……嗯,不教而诛是为虐,反之亦然。王君侯乃是天子亲口敕封的大汉冠军侯,骠骑将军,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自然要一言九鼎才对,既然榜文已经宣之于众,出现漏洞,就应该由张榜者承担责任,不能出尔反尔。”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此长彼消,这边气势如虹,府吏就显得吞吞吐吐,很没气势了,“古往今来,就没有女子当官的成例啊,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还用特意写出来么?”

    “士庶有别还是古往今来,约定俗成的规矩呢,君侯还不是一样打破了?既然做了初一,就不怕十五,君侯那样的英雄人物,做起事来岂会象你这个没担当的府吏一样没气魄?你若是做不了主,就赶快去请君侯定夺!别让我家小姐久等了。”

    听到这里,王羽终于也挤到了前排,正好听到最后一句。心道:原来这个小辣椒是丫鬟,还有个小姐的,女扮男装的戏码自己听得多了,类似今天这种,还是第一次呢。

    一边想着,王羽一边抬眼去,正见衙门前站着两个男装女子。

    一个落后半步,嘴唇轻启,似乎在低声提示,另一个也不顾身上穿着男装,叉腰仰脖,动作十分女性化。那张快嘴更是一刻不停,将府门那个苦着脸的府吏说的头都抬不起来。

    仔细打量一下,王羽就明白为什么这二女一下就被识破了。

    那个快嘴丫鬟生了一张娃娃脸,吵架的时候,脸上还有浅浅的酒窝在,这要是笑起来,只有瞎子才会认不出她是女子;

    站在后面提点的那个小姐长得更胜一筹,眼睛大大,眉毛长长,还是一双柳叶眉,上去我见犹怜。别说穿的是男装,就算是身盔甲,只要露出脸,正常人也一下就能出她的身份。

    王羽观察到,那丫鬟似威风,其实就是个传声筒,真正出主意的都是那个小姐。

    这时,见那丫鬟占了上风,围观众也都纷纷起哄,挤兑起那府吏来。

    “小娘子说的也有道理,这位令君,你就去问问君侯呗!”

    “可不,听说君侯的两位夫人,现在也都在幕府帮君侯做事呢,君侯素有风流之名,这位小娘子又是这等人品,若是再有些才学,不正好……嘿嘿,你懂的,这种事,还是请君侯亲自定夺的好。”

    “考试,当众考试!”

    那府吏的脸色越发苦涩了。就算众人不起哄,他也想到此节了,否则所以才一直好说好商量,而不是想办法赶人。自家君侯那点爱好,世人皆知,万一被自己搅了好事,那岂不是……

    “可是,我家君侯正在东莱剿匪,不在府中……”

    “那就先考试呗,合格了就在府中等等,以君侯的勇武,区区海匪,还不手到擒来?”围观众继续起哄。

    在多年的动乱中,青州的读书人损失很大,死的死跑的跑,普通百姓对于男女之别没那么多讲究,更乐于场热闹。何况,大伙儿也很好奇,这娇滴滴的小娘子到底有什么本领。

    那府吏砸吧砸吧嘴,没招儿了,转向二女,苦着脸问道:“那就冒犯了,敢问小娘子有何手段?”

    “小女子擅长算学。”一直没出声的那位小姐开了口,她的语态比她那个丫鬟稳重得多,后者叽叽喳喳的就像是只小麻雀似的,这位小姐的语速不快,语气平缓,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信心十足。

    “算学?”府吏一愣神。

    这也是门学问,政务也用得到,但先前很少有人单独凭借算学来晋身。一般来讲,有志于政务的,多少都会懂些算学,这名府吏自己也是如此。

    因此,这女子今天报考,也是连开了两个先例,不过,事到如今,要拒绝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出题了。

    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选了道很有难度的题目,问道:“今有人一同买物,每人出八钱,盈余三钱;人出七钱,不足四钱,问人数、物价各几何?”

    王羽想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了,这不是一道方程式的题目吗?

    他侧头国渊,见后者微微皱眉,显然正是在心中演算;围观众议论纷纷,但大多都没什么头绪,只是起哄罢了;再转头那女子时,只听对方再度开口,淡淡回答道:“七人,物价五十三。”

    众人先是一怔,随即目光全都向了那府吏,后者目瞪口呆的表情告诉了大伙儿一切,视线再次转了回来,同时,惊叹声四起。

    王羽心中也是颇为惊讶,他知道这题目属于方程式解答范畴,但让他心算,他可没这个本事。而且……

    他又转头国渊,发现后者刚刚才抬起头,神情正从茫然转向惊讶。显然,他的算学水准比王羽高,但比那女子落后了至少一筹。

    谁家女子,居然这么厉害?

    “请令君再出题目。”除了众人拿王羽的二位夫人举例起哄时之外,那女子的脸色一直很平静,早先这种平静还不算什么,可现在却给那府吏带去了极大的压力。

    刚才那题目,已经是他在求学时,听老师提过的高深题目了,解出来不算是什么,但解题的速度快到这个份儿上就……

    尽管才是初春,天并不太冷,但他的额上、背上,冷汗都是涔涔而下。最难的题目已经出了,再出题考,八成也只是助长对方气势罢了;可若不出题,就只能让对方通过……

    眼下君侯不在家,元皓先生也出外实地走访,安排屯田事宜去了,能做主的只有文和先生,可文和先生那脾气……

    唉,找他的话,最后决定权八成还会落回自己身上。貂蝉夫人倒是个有担当的,可是,拿这种事去请示,那不是没病找病吗?

    眼见着围观众的劲头越来越足,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越发的踌躇不定起来,就在这时,忽听人群中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小娘子好本领,渊不才,愿与小娘子切磋一番。”

    府吏抬头一,只见一儒士排众而出,心下已是一喜,待清对方容貌时,这一喜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子尼先生!您怎么在这里?有您出面,那真是再好不过了!”那府吏迎上几步,眼角余光突然又在人群中捕捉到了另一个目标,他身体顿时一震,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张口就要喊人。

    “吾已受了君侯的征辟,特来府中效力。适逢其会,自忖在算学一道也有些造诣,故而冒昧出面,与小娘子切磋一番,也算是为幕府尽些心力。”国渊反应也很快,斜跨前一步,挡在那府吏面前,冲着后者使了个眼色。

    “呃,哦,有子尼先生出面,自然万无一失。”

    那府吏官职不高,但既然被委派做这种接待性的职务,当然也不会是个反应迟钝的。他马上就明白了国渊的暗示,心中块垒尽消,交代两句,一脸从容的退到了一旁。

    他之所以这么从容,主要是因为到了王羽,既然决策者来了,无论出什么问题,都不管他的事。可他这番做派在其他人眼中,味道就不一样了,众人纷纷向国渊,议论纷纷。

    “这是谁啊?很厉害的吗?”

    “你们不知道?他就是乐安国子尼,大儒郑玄的弟子!”

    “喔,原来是他啊!难怪呢……”

    “国子尼也回来了,咱们青州真是一日赛过一日的兴旺啊。”

    “那还用说?国子尼可是大才子,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的!来,这位小娘子要麻烦了。”

    议论声传入耳中,快嘴丫鬟心下当即就怯了,“突然来了个这么厉害的……小姐,这怎么办呐?”

    “不要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比才学,我比不过那些名士,比算学,连大哥都在三年前甘拜下风,国子尼名声虽大,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安抚了丫鬟,那女子扬声道:“子尼先生,请出题罢。”

    “好。”国渊也不客气。

    对于他这个专精实务的学者来说,算学是必不可少的知识,他在这方面下的苦功和造诣,犹在老师郑玄之上。可通过刚才那一题他发现,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女子心算之快,比自己更胜了一筹,即便以他的宽和性情,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今有鸡翁一,值钱伍;鸡母一,值钱三;鸡鶵三,值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鶵各几何?”

    三元方程式……王羽摇了摇头。

    围观众更是直接把目光转向了那女子,这种题目,听了都迷糊,还谈什么算啊?

    “这一题……”女孩偏头想了片刻,嘴唇微启,吐出了一连串的数字:“鸡翁四,值钱二十;鸡母十八,值钱五十四;鸡鶵七十八,值钱二十六……”

    国渊微微点头,起来像是赞许,又像是松了口气

    还没等众人琢磨明白国渊这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女孩紧接着又道:“或:鸡翁八,值钱四十;鸡母十一,值钱三十三,鸡鶵八十一,值钱二十七……”

    国渊脸色顿时一变,围观众一下明白了,原来这是个一问多答的题目。

    事情还没结束,不等众人发出惊叹声,只听那女孩又道:“再或:鸡翁十二,值钱六十;鸡母四、值钱十二;鸡鶵八十四,值钱二十八。”

    国渊一拱手,脸上的赞叹之色,掩都掩不住:“小娘子妙算无方,渊佩服,可否再请教一题?”

    “请。”女孩回答的很干脆,现在没人觉得她是托大又或如何了,人家这是底气十足啊!

    国渊凝神思索了片刻,这才沉声问道:“今有户高多于广六尺八寸,两隅相去适一丈问:户高、广各几何?”

    得,勾股定理都出来了……这场比斗没有刀来枪往那么动人心魄,但令人惊叹的地方实在很不少。王羽不奇怪国渊懂几何学,在路上讨论挖掘水渠、丈量田亩的时候,就能猜出几分了。

    他只是很好奇,这次女孩是否能回答得上来。

    几何题目,显然更难一些,女孩的心算有些不够用了,她低下头,用脚在地上划来划去,显然是在计算。

    没多久,她的头又抬起来了,展颜一笑道:“高九尺六寸,宽二尺八寸。”

    国渊长揖到地,叹道:“小娘子天赋异禀,于算学一道已是登峰造极,渊拜服!”

    “那,”快嘴丫鬟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我家小姐是通过考试了?”

    “这个么……”国渊微一迟疑,这事儿可不归他管。

    王羽微微一笑,正要扬声发话,却听那小丫头气哼哼道:“那还是要说话不算数喽?王君侯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说话总是不算数,总是骗人……”

    她说话快,声音也有些尖利,周围的一片惊叹声都压不住她。

    眼下,王羽的威望在青州如日中天,若是换了其他人说这话,怕不得被围观众群殴一通,可这小丫头委委屈屈,掉下来了的模样,谁会跟她认真计较?

    别人不计较,王羽却觉得有些委屈,尤其是到国渊和那几个府吏怪怪的眼神时,他就更憋屈了,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干好不好?这小丫头怎么就跟个弃妇似的呢?

    “翠儿,不要乱说话。”

    小丫头梗着脖子,反驳道:“翠儿没乱说,以前的事暂且不提,今天小姐你明明把刺史府的人都打败了,结果他就是不认账!”

    “你还乱说!”女孩急了,抬手作势要打,可对着一起长大,又陪着自己千里迢迢,一路同辛苦共患难跑来临淄的丫鬟,她又哪里下得去手。但这话若不解释清楚,自己还谈什么在哥哥们面前争一口气?让那个负心人另眼相?

    又气又急,一向坚强的她,此刻也是满心彷徨,眼圈一下就红了,晶莹的泪珠不停的在里面打转。

    丫鬟见小姐气成这样,也大是后悔,可心里却又咽不下那口恶气,一面低声认错,一面也是垂泪欲滴,眼见着主仆二人就要哭成一团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又走出一名少年,悠然道:“不如这样,某也出上一题。如果小娘子答对了,某就帮你去寻王君侯问个清楚,问他到底为何负心薄幸;若是答错,就请小娘子暂且忘了那负心人,安心在书院中做个教习如何?”

    “尊驾是……”透过朦胧的泪眼,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个身长玉立,丰神俊朗的少年,人长得不错,口气却大的有点吓人,女孩一时忘了哭,只是呆呆的望着对方。

    “这都是细枝末节,总之,本人作保,管教你达成心愿如何?”发话的当然是王羽,风流之名没啥,可这种莫名其妙的风流债,他却是却之不恭的。

    二女不似作伪,这其中八成是有什么误会。误会可以慢慢化解,但女孩在算学上的本领,却很让他心动,数学是基础科学,似不起眼,应用的领域却极多,与其让女孩进幕府做事,还不如去给蔡琰当助手呢。

    府中众吏和卫兵都得了先前那府吏的通知,此刻自然不会给自家主公拆台。不过围观众却没几个认识王羽的,此刻都是讪笑不已。

    “这位小郎君,想讨小娘子欢心,也不能用这种法子啊?这和故意认输有什么差别啊?”

    “可不,别说小娘子这种心生九窍的玲珑人,就算是俺这老粗,也能猜到你的心思啊。下作,太下作了。”

    “少年郎,还是知难而退吧,王君侯的墙角可不是那么容易撬的!”

    王羽无心理会这些凑热闹的,只是淡淡的着那女孩,期待着对方如何作答。

    女孩王羽,又侧头观察了一下国渊等人的神态,若有所思,然后突然俏脸一红,再深深的注视了王羽一眼,眼神意味深长,声音却低如蚊呐:“便依郎君……”

    正主儿都答应了,围观的自然不好再起哄,嘈杂声渐息,衙门口安静下来。

    “请听题……”

    果然是个七窍玲珑心,反应不是一般的快,这就猜到自己的身份了,可这女孩明明就没见过自己,这幽怨之气到底从何而来呢?奇怪,太奇怪了。

    心中纳闷,王羽的嘴上却不慢,只听他朗声道:“有一商人,八钱买了一只鸡,九钱卖之;后来感觉不划算,又花了十钱买回来,最后十一钱卖之,问:其盈亏如何?”

    “……”话音落下,寂静持续了那么一小会儿,下一刻,众人轰然大笑。

    “哈哈,这哪是算学题目啊?分明就是小孩过家家的把戏么!第一次赚了一钱,第二次又赚一钱,加起来就是二钱,俺这老粗都能算得明明白白的帐,亏他也好意思拿出来卖弄!”

    “可不就是,这也算是个题目?”

    相对于先前那几道高深莫测的题目,这道题简直弱爆了,也难怪众人讪笑。刺史府的众人这会儿是最难过的,跟着笑也不是,不笑还憋得慌,一个个都是神情古怪,面色发紫,倒是确信了自家主公和这小娘子的关系。

    这哪是出题考试啊,分明就是打情骂俏么。

    快嘴小丫头这次不说话了,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实在说不出话来。直到她向自家小姐时,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小姐不但没笑,面色反而有些凝重,这是在认真思考的表现。

    转头再,只见那位名士国渊竟然也在凝神思索。一个人是偶然,在场算学造诣最高的两个人都这样,那就是真有问题了。

    “小姐,这题目有什么不对吗?”

    “嗯,咋很简单,可越是仔细思索,就越觉得有玄妙……”女孩沉吟着点头。

    “莫非……答案是盈利一钱?”没等女孩开口,国渊突然问道。

    “何以见得?”王羽笑着反问。

    “既然是经商,就要考虑每笔交易的盈亏,第一次交易中,商人八进九出,盈利一钱;第二次,十进九出,亏损一钱;第三次,十进十一出,再盈一钱,加减之下,最终盈利一钱。”

    听了国渊一席话,众人一下就安静下来,仔细一思考,觉得也很有道理。

    王羽却不作答,而是笑着向那女孩问道:“小娘子以为如何?”

    女孩再沉吟片刻,忽而抬起头来,不答反问道:“若是小女子答对了,郎君要怎么替小女子讨还公道呢?”

    “人与人相处,就像做生意一样,有时亏有时盈,到最后,总是有办法的,小娘子以为如何?”女孩问的没头没脑,王羽的回答也像是打哑谜一般。

    “那……”忽闪了几下大眼睛,女孩展颜一笑:“小女子的答案和子尼先生一样好了。”

    “正确答案是亏了二钱,所以……”一边宣布正确答案,王羽心中却是暗赞,这女孩不是一般的聪明,不但智商高的吓人,这情商一样了得,却不知是哪家奇女子,是不是自己知道的哪位名人?

    他二人在这边玩心有灵犀,心照不宣,一边围观的众人却是炸了锅,这个答案太莫名其妙了,明明就是赚了,怎么就说亏了呢?

    “小女子愿依前议,去书院帮忙。”他们急,当事人却不急,只见那女孩扯着裙裾,微一蹲身,直接来了个愿赌服输。

    她服了,大伙儿却不服,众人纷纷叫道:“小郎君,你行行好,告诉咱们到底是为什么吧?这怎么就亏了呢?莫名其妙啊!”

    “很简单,若是这个商人买完鸡之后,不瞎折腾,等到鸡价变成十一钱的时候直接卖掉,就可以赚到三钱。结果他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只赚到了一钱,这不是亏了两钱是什么?”

    王羽笑着摆摆手,然后虚手延请,引着那女子入府去了,全不理会身后到了一地的下巴。

    “这……这是个什么道理啊?”

    “君侯说的,总是有道理的吧?”

    “君侯?”

    “能做得了君侯的主,府中官员对他又那般敬重,而且生得如此英武的少年,除了君侯还有哪个?”

    “天啊,俺真是瞎了眼,刚才居然冲着君侯大呼小叫!”

    “没事,没事,君侯大人大量,不会跟你计较的,何况君侯现在心情正好,就更加不会有事了。”

    “也对。君侯出的题目,果然玄妙非常,似简单,其实变化无穷,这题目好,回头啊,俺也拿着找几个高明人糊弄去……先装高深,最后挥挥手,告诉他们,少瞎折腾,哈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