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四九章 合纵连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汉朝循的是周礼,周制婚礼,确立于礼乐开国的西周,发扬于君子风范的秋战国,丰富于大一统后的秦汉,纯粹的制式保持至汉代末期。婚礼在黄昏举行,故称为“昏礼”。

    汉朝风俗讲究的是‘敬慎重正而后亲之’,作为人伦大礼,礼之大礼,周制婚礼注重的是礼仪的庄重大方。

    喜庆的气氛也不是没有,但却是在庄重中体现出来的,王羽乃是一方诸侯,他的婚礼,自然不会和民间的婚礼一样,掺杂诸多俗礼进来。

    总而言之,这场婚礼让王羽觉得很新鲜,反正青州的名士大儒很多,这些也不用他自己张罗,索xing就带着一双眼睛,然后亦步亦趋就可以了。

    礼制的步骤大致分为婚前礼、正婚礼、婚后礼三个阶段。整个婚礼可概括为“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五种婚前礼,加上正婚礼时的亲迎,即所谓的“六礼”了。

    前面那些都跟王羽关系不大,这段时间,他又是指导匠人改进造纸术,又是和国渊、糜竺等人讨论经济问题,忙得不可开交,这些事自然有他老爹和蔡邕来张罗,即所谓的家长包办了。

    真正要他出面,要从迎亲开始。

    在随从的摆弄下,王羽戴上了爵弁,身着玄端服,脚踏赤sè舄,饰以黑sè的下缘的纁sè裳,充耳,佩玉,佩刀无一不全。

    周礼尚黑,新人的礼服以黑为主,象征着端正庄重。和王羽熟悉的彩绣龙凤的大红吉服完全不同,虽然礼节并不繁琐。但庄重的气氛却让他觉得很别扭。

    亲迎之前,还有一个程序要走。新郎的父亲要为儿子设宴饮酒,同时宴请赶来观礼道贺的四方宾朋。

    王羽大婚的消息,早在新年前后,就已经放出消息了,除了陶谦之外,公孙瓒也派了使者来,此外,刘岱、曹cāo、刘表、袁术这几个或敌或友,关系暧昧不明的诸侯也纷纷遣使道贺。张邈更是亲身到访。

    最令王羽意外的是,吕布居然也派了人来。

    不过,这人很别扭,明明是个示好,并扯近关系的机会,他却让使者只管向貂蝉道贺,把王羽这个新郎官晾在了一边。

    对此,王羽帐下的武将都很恼火,王羽自己倒不怎么在意。他太了解吕布了。这家伙就是这么个别扭的人,他能派个人来,送份礼物,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再期盼更多,就是自己得陇望蜀了。

    这个过程跟后世的婚宴差不多,新郎可以随意走动。因为王羽的身份,这场宴会的气氛也显得越发凝重了。

    第一个找上王羽的是阎象。例行的道贺之后,他开始大倒苦水。

    “君侯去后。南阳的局势急转直下,一发不可收拾啊!得到了曹cāo的增援后,周昂的气焰越发嚣张,尽占了陈国之地还不算,接下来又打起了颍川、汝南的主意!再加上张济叔侄、刘表从西南两个方向的夹击,我家主公难以兼顾,颇有些招架乏力,望君侯念在当ri并肩作战的情谊……”

    “等等,”袁术的颓势,不是什么新鲜消息,王羽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直到阎象说到后面,他心中忽然一动:“你说刘表攻入了南阳?孙将军呢?”

    “呃,君侯您还不知道么?”阎象一脸苦相,心中却在紧张的盘算着。

    其实,早在王羽大婚的消息传到南阳前,他就已经动身了,连礼物都是路上现准备的,他原本就是为了求援而来。

    他认为在婚礼上,借着高兴劲,本来很难办的事情可能会变得好办些,不过,若是照实说,时间上似乎有点对不上。

    一边斟酌着词句,他慢吞吞的说道:“襄阳战局本来还算顺利,孙将军击破了黄祖的水军,顺利渡江,直驱襄阳城下,将襄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只是因为城高壕深,城内粮草亦充足,故而一时不得破城……”

    他不指望能骗过王羽,只是有意略过了具体时间,好在王羽也不关心这些。

    “然后呢?”

    “然后?”袁象脸sè更苦,“刘景升用了蒯越之计,以孙将军每战必身先士卒,在岘山设下了埋伏,然后遣刘表从子刘磐为帅,提一旅jing锐出城夜战,用诈败之计将孙将军引到了岘山下,然后……唉!”

    最后,他一声长叹,叹息声中,饱含了无尽的悲凉。

    “原来,孙将军已经……”王羽有些黯然。

    尽管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可听到阎象这个当事人亲口的证实,王羽还是感觉一阵惆怅。孙坚的弱点,徐荣早就点明了,可没想到,他还是重蹈了覆辙,上一次有祖茂救命,这一次却是连命都搭了进去。

    另一边,黄忠却是长出了口气,老将是个相当固执的人,尽管事情过去很久了,可他还是将孙坚当做了生死仇敌。

    “虽然身中数十箭,孙将军却没有当初阵亡,只是伤了主将之后,荆州兵马趁势围攻,江东兵马大溃,最后逃过江者,十不存一二。要不是孙小将军勇武,先是击破黄祖兵马,并生擒之,然后护着重伤的孙将军且战且退,江东军怕是已经全军覆灭了。”

    阎象再叹一声:“虽然孙将军逃得一命,但毕竟伤势过重,眼见着就……就算伯符真的寻到了神医妙手回,江东军损失大半,豫州周昂咄咄紧逼,眼下也是无以为继了。”

    没当场战死?书里面又错了?

    王羽微微一怔,转头到黄忠一脸忿忿不平,忽然有所领悟:

    自己若不出现,黄忠本来是要南下投刘表的,后来不知怎地又去了长沙。没准儿啊,前世的黄忠就在夜袭部队当中。以他的箭术,夹杂在乱箭之中。抽冷子来上一下,别说是孙坚。就算是吕布也得中招啊。

    就是不知道这时候华佗在什么地方,若是凑巧游荡到南阳,说不定……

    孙策的处子秀似乎也提前了,并且成为了襄阳之战中,江东军唯一的亮点,自己若是不加干涉,他接下来的行止如何?会遵循前世的轨迹,去江东,还是替代孙坚。在中原为袁术征战?

    浮想联翩之时,阎象似乎又说了什么,但王羽却一点都没听进心里去,他完全沉浸在了对历史的畅想之中。

    “鹏举贤侄,其实公路将军的提议,你不妨斟酌一下,那曹孟德并非寻常之人,当ri汝南许子将曾评价此人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近短时间。虽然他事事都被你压制了一头,可到现在,也已是羽翼丰满,若继续放任之。迟早会变成心腹之患呐!”

    打断王羽畅想的是张邈,王羽虽然没听清阎象后来又说了什么,不过。从张邈这番话中可以轻易分析出来。

    袁术被打懵了,无奈之下。只能低声下气的求自己。自己若是挥师西进,曹cāo肯定要回援老巢。这样一来,袁术就可以从容面对周昂,先斩掉袁绍伸到豫州的手了。

    而张邈与曹cāo早有宿怨,曹cāo取了东郡之后,顺势南下,吞并了济yin和陈留,这才与周昂合兵一处,攻略颍川。

    在青州军攻略方向的问题上,这两位的意见是一致的,都主张要王羽西进。

    “曹cāo受了袁绍的驱使,不得不以主力兵马南下作战,留守东郡的只有夏侯淳的数千兵马,只要青州军势一到,必如沸汤泼雪,东郡旦夕可下。而后贤侄或与公孙将军南北夹攻袁绍,或与公路将军公击曹cāo、周昂,然后平分兖、豫之地,岂不比困守青州为佳?”

    张邈舌粲莲花,极力劝说道:“某这个当伯父的虽然没什么本领,但在东郡还是有几分薄面的,青州兵势一到,必有呼应,贤侄只要排除刘公山的干扰,东郡可唾手而得!贤侄,吾与汝乃是至交,亦无争雄之心,此番只为除贼,并无他意,你千万莫要错失良机啊!”

    “伯父的心意,某已知之,并无怀疑,然军国之事,死生之地耳,不可不详查,伯父且容某思之。”张邈的诚意,王羽可以确认,以对方目前的实力,本也不太可能与自己相争,顶多以献东郡之功,在自己这边占个险要的位置罢了。

    不过,取东郡不难,难的是之后如何保住东郡。

    那是个四面受敌的地方,一旦公孙瓒有了闪失,自己就会被袁绍、曹cāo两面夹击,说不定还会多出个吕布或者西凉军。

    袁术指望不上的,此人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

    适才张邈提议自己与袁术平分豫州时,阎象眼中分明闪了一丝暧昧不明的神sè。后者应该没想到,自己回过神后,一直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他的神情,所以才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真实的想法。

    王羽不打算孤军作战,与其当个出头鸟,引起众人的jing惕,还不如在河北与公孙瓒并肩作战,从袁绍身上捞好处呢。

    不过,这话只能对自己人说,对外人就没必要说那么清楚了。只要自己不出手,摆出一副既心动又有所顾忌的姿态,就可以左右逢源,捞尽好处,正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道理。

    见王羽摆出了一副犹豫不决的神情,张、阎二人劝说的更起劲了。相对于张邈的实惠,袁术开出来的条件比较奇葩,他提起了当ri乔瑁的未了心愿。

    “皖县乔氏世代名门,乔元伟当ri虽死于刘公山之手,但他与你商议过婚事之后,便修了书信回家。乔公接信之后,也有首肯之意,只是公伟初丧,他一时不得提前。乔公与老太尉是故交,庐江太守刘勋亦是袁氏门下,我家主公有意做个冰人,玉成此事……”

    王羽哭笑不得,袁术这人的大脑回路确实与众不同,用别人家的女儿给自己做人情,邀援军,然后在自己的婚礼上提起,这种奇葩事,果然也只有袁公路这种奇人才能干得出来了。

    阎象自己也有点脸红。

    这是他出发前。袁术开出的条件,现在说。确实有点不合时宜。可主公舍不得还没到手的豫州土地,又急待援军。王羽有风流之名在外,此刻似乎就差那么一把劲了,不设法推一下,岂不是白白错过机会?

    “既是做妾,以乔家的身份,自然不好选嫡出的女儿,不过,乔家庶出的女子中,颇有几个有倾国之容的。君侯可任选之……一待君侯打动了往庐江的路径,此事就可成行,一年一件喜事,又何乐而不为呢?”

    “容某细思之……”王羽一头大汗。

    质量不足,就数量补足?自己倒是不在乎身份什么的,不过,等等,庐江皖城的乔家?听起来有些耳熟诶。

    劝说了半天,张邈二人也是口干舌燥。见一时不能成功,也只好摇摇头,退开一旁,免得逼得太紧。把王羽惹恼了。

    王羽身边刚空下来,那边程昱就凑上来了。

    如今,程昱已经投了曹cāo。对此,王羽也只能表示遗憾了。

    在华夏。名声、实力都很重要,但在这之外。人际关系更加重要,袁阀的势力大,固然和他家的名望分不开,但更重要的,还是门生故吏以及姻亲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

    以程昱为例,与曹cāo、刘岱、袁绍都能扯上点关系,有远有近,但他更好曹cāo。而泰山王家与程昱基本上属于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虽然王羽目前的态势比曹cāo更好,程昱也不肯主动上门投效。

    比起程昱,更让王羽遗憾的是荀彧。

    颍川荀氏在当地盘根错节,但凡稍有名气的士子,都与他家有些扯不清的关系。所以,得了荀彧,就等于得了个人才库,尤其是在曹cāo南下颍川之后,当地士子更是纷纷来投,曹cāo的势力迅速得到了壮大。

    其实青州这边也差不多,士人们也是互相引荐,来了个王修,就举荐了国渊,国渊后来也举荐了几个同窗,也都是颇有才干,与国渊风格类似之人。

    只是青州留名后世的名士太少,这些人王羽大多都没听过名字。其中一个叫戴黍的,在农业领域的知识,跟国渊都差不多少,若非国渊举荐,也只有被埋没的份儿了。

    所以,王羽也不后悔,已经错过的,就随他去好了。现在他已经融入了这个时代,能以汉朝人的思路来考虑问题了,能确保将来不犯错就可以了。

    “东阿程昱,见过君侯。”

    “仲德先生,久仰了。”虽然是个文人,但程昱的个子很高,王羽已经算是雄壮之人了,程昱比他还要高出几寸,让王羽少见的体会了一把仰视人的感觉。

    程昱不但长得高,作风也很直率,直截了当的问道:“昱冒昧,敢问君侯,适才张使君二位是否在劝说君侯西去兖州?”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王羽暗自提高了jing惕,树的影人的名,即便在曹魏的几大谋士之中,程昱也是风头甚劲的一个。眼下贾诩不在身边,面对此人,不小心可不行。

    “昱尝闻: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又有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昱思之,深以为然,不知君侯意下如何?”程昱不答反问。

    “有些道理,”王羽也不示弱,话锋一转,也是反问道:“不过,若是螳螂的动作足够快,说不定可以吞蝉,化身为鹰隼,转而猎取黄雀,仲德先生以为如何?”

    “君侯莫非欺昱耶?”程昱大笑,似不经意的往厅内角落扫了一眼,道:“君侯近ri与东海糜家往来密切,谅那商贾之家,有何值得君侯频频关注之处?莫非只是因为一女子?显然,君侯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王羽微微一怔,继而笑道:“那孟德兄是什么意思?”

    “当今之世,称雄一时者虽多,然则余者碌碌,唯君侯与我主堪称英雄!”

    眼见天sè渐晚,吉时将至,程昱也没空详说利害关系,匆匆将提前准备好的高帽拿了出来,直言道:“与其两家交战,让其他人捡了便宜,不如两家结盟,留下刘岱为缓冲,暂不交兵,待天下局势分明,再决胜负,又或成南北两朝,均分天下,何如?”

    曹军内部,目前的主流意见都认为,王羽下一步的扩张方向是徐州。

    这很好理解,陶谦年事已高,权柄又不太稳当,与其恋栈不去,最后鸡飞蛋打,还不如送个人情给后辈。落得好名声之余,王羽是个重情之人,将来肯定还有回报。

    目前,徐州最容易拉拢的,就是商人出身的糜家。曹cāo的幕僚没有笨人,不会以为王羽跟糜家眉来眼去,只是为了一个女子,目标只有,也只能是徐州。

    所以,程昱借着隐喻的方式,点明中原形势,然后又点破王羽图谋徐州的心思,想借机达成合议。当然,这合议很脆弱,但两家目前确实都没有余力互相攻击,与其疑神疑鬼,不如用合议来维持住脆弱的和平。

    至于将来如何,那就将来再说了,所谓秋无义战,今天怎么保证得了明天的事呢?

    王羽面无表情的着程昱,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其实他肚里却在偷笑。

    曹cāo和他的谋士们足智多谋,可毕竟逃不开这个时代的局限xing,自己固然迟早要对徐州下手,但肯定不是现在。利用敌人的判断失误,自己能不能捞点什么便宜呢?

    “主公,吉时已到……”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被仆从打断了,转头时,正见老爹冲自己招手呢。

    高朋满座,宾客如云,再结合以青州如今的气象,以及儿孙满堂的美好未来,老王匡也是老怀大慰,满脸都是欣慰的笑容。眼见金乌西斜,儿子却迟迟不就位,老头有点着急了。

    王羽打了个让老爹稍候的手势,转过头来,悠然说道:“羽闻:北溟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程昱哑然,不知道王羽突然引庄子的逍遥游用意何在。

    “这么大的鸟,从天上飞过,声势自然是惊人之极,有只正巧捕捉到猎物的猫头鹰见了,非常惶恐,也非常焦躁,它‘呱呱’的向天狂叫,生怕鲲鹏来夺它的死老鼠,其实呢,鲲鹏那么大个头,一只死老鼠怎么够吃呢?”

    无视程昱瞬间变得雪白的脸sè,王羽淡淡一笑,转身向王匡走去,人已离开,语声犹在:“仲德先生,请转告孟德兄,合议什么的就不必了,来ri沙场重逢,再论雌雄,岂不快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