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五五章 夺桥先锋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敌兵!他们去夺桥了!”有人高声惊呼。

    “速度可真快!”

    “是幽州军?”

    “幽州军应该没有黑马吧?”

    “不会是……”士兵们猜测纷纷。

    听着乱糟糟的议论惊叹声,牵招心里猛然腾起了一股无明业火:“嚷什么嚷!赶紧整队,敌人都是骑兵,人数不会太多,淳于将军就算赢不了,加上后援也能耗死他们!不麻利点,休怪老子不客气!”

    冀州军中老兵很多,在督军的叱呵下,很快从最初的惊异中清醒过来,在低级军官的指挥下,重新排列成了纵队,精锐的素质,一展无遗。

    可无论战术素养多优秀,失去的体力却不可能重新生出来,跑了没几步,士卒们就气喘吁吁了,然后,看到主力留下的烟尘渐行渐远,对岸的烟尘则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前方的天空中,无数芦苇被踩平,无数野鸟被惊飞,鸣叫着飞上了天空,仿佛一片会发生的云彩。

    再过了不知多久,伴着依稀可闻的喊杀声,高亢的号角声龙吟般炸响,震得这条宽不不过数丈,深不过一人的小河震颤不休。

    “打起来了……不知谁占了上风?”

    “幽州军也是远道赶来的,体力上应该平分秋色,咱们人多……”

    “别忘了,公孙瓒在平原还有一只偏师呢!若来的是他们,路程可比咱们短多了。”

    数里之外还能听到动静,发出喊杀声的,至少有千人以上,显然两军已经动上手了。带着几分不安,几分恐惧,士卒们再次交头接耳起来。

    “别说了,还是省点力气赶路吧,看看牵督军的脸色,你们不怕死么?”老成的低级军官低声提醒众人。

    弟兄们回头看时,正见牵招面色铁青,死死的看向前方,嘴唇微微颤动着,看起来像是气得发抖的样子。也不知是哪个倒霉蛋被他盯上了!众人都是背脊发寒,握紧兵器,缩着脖子加快了脚步。

    督军这个官职不大,但既然主将淳于将军将收拢溃卒的职责交托给他了,牵招就可以行使主将的命令,以逃兵的名义斩杀任何他认为怯战,或迟疑不前的人,这个时候,可万万不能触他的霉头。

    其实,若是有人敢大着胆子凑近些,就会发现,牵督军不是在发抖,而是在喃喃低语。

    “不会是他,不应该是他,就算他来了,也不应该这么巧……”

    牵招军职不高,但他了解的军情,肯定比普通士卒要详细得多,至少,他知道,这次冀州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是公孙瓒一个,还有一个不请自来的恶客!

    无论敌我双方,没人希望他来,也没人认为他会来,可他偏偏就来了。在把兖州、徐州,乃至扬州搅得一团乱麻之后,他出人意表的渡过了黄河,然后消失在了渤海、乐陵那片‘人造’的旷野之中。

    如果说谁最可能,在这个最要命的时间点上,出现在这个最要命的地点,毫无疑问……

    毕竟那个人就是以擅长把握战机而名闻天下,同样的,他胯下那匹黑龙驹也曾经煊赫了洛阳城。

    前方的号角声越来越嘹亮,越来越急促,声声催人老,声声撼人心!

    牵招猛地张大了眼睛,从马上长身站起,仿佛那样就能清楚的看到敌人。其实,没必要看了,他心里已经有了明悟,来的是泰山军,是王鹏举!

    ……

    “不是幽州军,是泰山军,来的是泰山军!”韩莒子比牵招意识到真相的时间更早,因为第一声号角,就是他和疾驰而来的敌人同时吹起的。

    在吹角的同时,他看到了烟尘中裹着的大旗,一面红底黑字的‘汉’字大旗高高飘扬在队伍中间,两面稍矮的旗帜左右相伴,仿佛拱卫着主将旗的护卫一般。

    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两面旗确实和汉字旗相辅相成,骠骑将军,冠军侯,肩负这两个名号的人,本就是大汉朝最忠实可靠的肱骨之臣,擎天巨柱。

    即便是半个匈奴人出身的韩莒子也懂得这些,这两个名号,是他祖祖辈辈的噩梦。若是没有这两个名号的存在,说不定匈奴人还在大漠上逍遥呢,哪里又轮得到鲜卑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蛮子称雄?

    战栗和恐惧同时笼罩在他身上,韩莒子握紧了手中的弯刀,汗流浃背。

    “将军,敌阵中有很多空马,顶多也就一千人,跟咱们差不多!”

    斥候队长与韩莒子算是同族,从并州过来的草原骑兵,无论战力,还是侦察能力,都远胜过中原的骑手。用不着通过眼睛看,只要从蹄声中分辨,就能判断出敌人的详细数量。

    他麾下的骑兵有从并州来的匈奴骑兵,也有冀州原有的骑兵,发现敌人踪迹后,他把多余的战马全部带上,抛下将近半数的冀州骑兵,带着草原骑兵抢先一步。

    待疑似泰山军的骑兵赶到时,韩莒子麾下的先锐已经通过了那座破烂不堪的界桥,在河东岸整队完毕。

    发现泰山骑兵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又得到了详细的情报,韩莒子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他猛地一挥手,率先向敌军发起了冲击。

    骑兵对战厮杀,速度是第一位的。如果固守桥头,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撞过来,等不到援军出现,先锋的骑兵就会被敌人的马蹄踩碎。

    可双方都拉起速度来对冲,结果就大不相同了。平素的训练、双方的装备、还有坐骑的优劣,指挥官的调度水平,都将成为胜负的决定因素。

    在这些方面,韩莒子很有自信,就算面对的敌人是名震天下的泰山军也一样。

    草原人,可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比骑战,怎么可能输给连骑兵都要向人借的泰山军呢?

    骑射?那种战法也就欺负欺负步兵吧,别说是半吊子的泰山人,就算是传说中的白马义从,也没什么可怕的!

    “杀,杀上去!”韩莒子挥舞着战刀,大声咆哮。

    近了,近了。

    转眼之间,双方的距离已经由五六百步,拉近到了二百步。

    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敌人的队伍越跑越松散,马匹间的空隙,从开始的两尺左右,拉开到了两丈,并且还在继续增加,越来越宽,越来越稀疏,空隙大得超出了他的想象。

    骑兵对战,摆出松散阵型?

    对方到底懂不懂得用兵啊?

    还没等他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只见那空隙突然变得更大了,不,应该说是敌阵的整个队列齐齐整整的分成了三个部分,侧翼的两队突前,中路的一路拖后,像是一只挥舞着巨螯的毒蝎!

    操控骑兵,聚散自如的战法,使得韩莒子先吃一惊,不过,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

    暴露出来的中军居然开始减速了!

    在对冲的时候减速?敌人的脑袋一定被马蹄踩过,或者很希望被自己踩踩,否则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然而,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韩莒子的眼睛突然瞪了起来!

    那不是普通的骑兵,而是一座移动的钢铁丛林,是个大刺猬!自己的骑兵傻头傻脑的撞上去,肯定会被撞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

    “举盾……不,拨马!”完全是出于本能,韩莒子大声的嚎叫起来,一边喊着,他将战马一拨,迅速窜向对手的侧翼,试图也变成一只螃蟹,避开敌人的中军。

    “拨马,拨马……”骑兵战的速度太快,旗号的用处不大,亲兵们齐声大喊,将韩莒子的命令传了开去。

    一瞬间,上千草原骑兵纷纷调转方向,或追随韩莒子本人,迎向敌人左翼,或者匆忙中与韩莒子背道而驰。

    冲锋中变阵的技术含量可是很高的,事先没练过就想效仿,无疑是要悲剧的。有人判断错了方向,有人反应稍慢,来不及掉转坐骑,他们的结局都差不多,直愣愣的冲到前方横过来的战马身上,将自家同伴撞飞出去,摔了个近端骨折。

    当然,他们自己也强不了多少,在战马悲鸣声中,轰然而倒,烟尘与鲜血混在一起,冉冉如雾。

    没人会抱怨韩莒子胡乱指挥,特别是冲在最前排的那些人,自家将军下达的命令相当及时且正确。敌人拖后的中军,手中拿的不是骑枪或长槊,而是强弩!

    弩矢反射着寒光,透着一股森寒的杀气,没人会怀疑其中酝酿着的巨大杀伤力。

    为了应对幽州军的骑射,韩莒子做了充足的准备,他准备的骑盾比通常用的要宽大不少,也解释不少。虽然是木盾,但盾面覆盖的厚厚的牛皮,将木盾变成了复合式的盾牌,防御力大增。

    不过,他防备的目标是骑弓,而不是强弩。

    在百步左右的距离上,除非拿的是铁盾或者大橹,否则,没有任何东西能挡得住强弩的杀伤!

    对待阵脚大乱的韩莒子,泰山军完全没有留手的意思。

    “崩,崩,崩!”黄钟大吕般的松弦声急响,精钢铸就的弩矢将死亡风暴卷入了冀州骑兵的队伍之中,将他们本来就乱成一团的阵势,搅成了一锅粥。

    血花飞溅,与升腾中的尘土一道,化成了粉红色的雾气,袅袅升起。

    泰山军分出来的两翼,结成了密集的锋矢阵,以迅雷之势,一头扎进了红雾之中。

    雾,越发的浓重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