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五九章 河北有名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中毒?”

    作为名门望族之后,又常以国之干城自诩,袁绍对风仪气度,一向是看重的。没错,这些都是表面功夫,可这时代看重的就是这个。

    蚕眉凤目,长髯及胸的仪容;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暗合礼法的风度;再加上四世三公的家世,这才构成了当代最具领袖魅力的一方诸侯。

    可现在,看着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淳于琼,袁绍很有一股子冲动,不顾风仪的冲前几步,飞起一脚,彻底把这个窝囊废踹扁!

    实在是太丢人了!

    兵无常势,被人有心算无心,打了个败仗,这不算什么。败在王鹏举那个狡诈小子手下的武将多着呢,如果能拉着军队主力退下来,说不定还能成就名将之名呢!

    就算一败涂地,也没什么,这种事就跟赛跑似的,有西凉军、青州黄巾那些先例在,淳于琼败得再惨,也算不上多显眼……想想看,一万先锋,这不好歹还跑回来四、五千吗?在王鹏举手下,生还近半诶!

    可是,听他这个蠢货在说什么,中毒?王鹏举收拾个废物还用下毒吗?而且,给上万人下毒,这种事说得过去吗?难不成他把整个磐河都变成毒水了么?

    “末,末将也觉得不太可能,可当时……”淳于琼垂头丧气的跪在地上,畏畏缩缩的蜷成了一团,好像一只大号的乌龟。

    他也知道自己的答案不靠谱,可泰山轻骑踏阵时的情景,实在令他的印象太过深刻了,即便到了现在,他一闭上眼睛,都能清晰的再现当时的场景。

    消停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左右,隐隐的惊雷之声沿着河面传来,震得水波都微微颤动。不用提醒,淳于琼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及时下达了备战的命令。

    命令很及时,但效果却大是不妥,冀州军的兵卒都是训练有素的,除了少数睡得太死,反应稍慢的人之外,绝大多数人都抓起兵器跳起身来,然后……

    所有人都发现,自己的动作明显比平素慢,两条腿和整个后背都好像不是自己的,酸酸地用不上力道,手上也软绵绵的,兵器倒是提得起,但大橹之类的重家伙,就拿不动了。那些披了重甲的,更是完全无法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刚轮到去河边喝水的人更惨,身体稍一动,立刻感到眼前发黑,天旋地转。

    也不知谁喊了第一声,说是中毒了,然后,士气瞬间崩溃。

    有人蹲在地上抠嗓子眼,试图把毒药呕出来;有人跳到河里,却忘了自己不会游泳,在刚到下颌的河水中拼命挣扎呼救,缓缓下沉;大多数人则丢下了兵器,跌跌撞撞的往远处逃。

    那些重甲步兵是最惨的,他们本来是作战的主力,大军的希望所在,结果,在大军崩溃的瞬间,他们却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像一群乌龟一样,绝望在地上爬行。然后,或者被疯狂逃窜的同袍们踩扁,或者认命的在原地等死。

    淳于琼当时就懵了,脑海中最后的印象就是数千人的齐声高呼:“中毒了,中毒了!”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信都城外,和袁绍的主力部队汇合了。所以,当袁绍升帐盘问他兵败的原因时,他也只能给出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答案了。

    “你还敢……”袁绍再压不住胸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脸上神色阵红阵白,最后变成了一片铁青。

    让淳于琼出任先锋,他也担了很大的压力来。河北名士多,名将更多,之所以首肯了淳于琼的请战,主要是出于平衡的考虑。

    作为一名优秀的世家子,袁绍对搞平衡很有心得,尽管入冀州的时间还不长,但他已经完美的引导麾下文武,分成了数派,那一派都无法彻底压倒对手,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淳于琼与他的交情,兵法韬略,都不是什么重要因素。他是颍川名士,在朝中也颇有人脉,可靠性也高,这才是袁绍最看重他的地方。

    让淳于琼当先锋,最重要的考量是,他很擅长官场那套东西,可以在不引起太大动静的情况下,拿下韩馥旧部,可靠性很低的程涣。

    当日袁绍入主冀州,驻守河阳的赵浮、程涣率兵回援,险些就坏了袁绍的大事。后来为了安抚人心,暂且放过了他们,让其屯兵清河,但对袁绍来说,这两人的存在始终如刺在梗。

    如今公孙瓒大举攻来,冀州上下人心浮动,北方的几个郡国,多有望风而降者。其中有多少是因为慑于公孙瓒兵威,多少是为韩馥鸣不平,很难搞得清楚。

    北方那几个郡国离的远,暂时影响不到大局,而清河却已经是冀州腹地了,与魏郡也就隔了一个阳平郡而已。若是大军会战之时,清河生变,无论程、赵二人是攻打大军侧后,还是直驱邺城,都是相当致命的。

    袁绍对阴谋之类的东西最为敏感,自然不会放任这些不安定因素存在。

    这件事不方便让冀州的武将做,所以,只能让淳于琼出马。

    至于要不要在界桥阻截公孙瓒,袁绍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布局布了这么久,公孙瓒的一切行动,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内了。

    对方不会采取轻骑骚扰的战术,只会进行主力会战,这一点,袁绍相当之肯定!

    所以,淳于琼的争功行动,纯属多此一举,偏偏他又撞见了那个该死的王羽!损兵折将不说,还折损了大军的士气,更关键的是,自己的面子也没地方放了啊!

    想到这里,袁绍再压抑不住怒火,冷喝着一挥手:“亏你还有脸回来见吾!左右,将这个无用无耻之人,退出去斩了!”

    两边卫士轰然应诺,上来两人,按住一脸死灰的淳于琼就往外拖,如同拖着一条死狗一般。

    “且慢!”

    由于袁绍好权谋,所以军中的派系众多,其中最大的两个派系就是本土派和外来派。这两大派系内部,还有诸多划分,一时难以尽述,但总体而言,在大事上,他们还是能一致对外的。

    出声喝止的是郭图,外来派中,文以他、逢纪、许攸为主,尚可与本土派抗衡,但武将方面能拿得出手的,却只有一个淳于琼。加上他二人又是同乡,在情在理,他都没法不出面。

    “主公,仲简之败,主要还是因为立功心切,兵凶战危,胜败本来就是常事,谁也不曾想到,那王鹏举会横插一手。淳于将军此败,固然是他临阵经验不足,但未尝不是运筹之误,若是主公因而斩之,恐怕会伤了将士奋勇争先之意啊!”

    众武将多是冷眼旁观,打败仗还有道理了,真不是一般的扯淡;但谋臣们的心思就复杂多了。

    外来派的逢纪等人心中都是暗赞,郭公则不愧是郭公则,帮人开脱还能说出这么多道理来,好像败在王羽手下是天经地义似的。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他那招连消带打,真是精彩绝伦!

    在军议上提出要预防幽州军轻骑袭扰的是谁?

    沮授沮公与!

    论韬略,本土派,不,应该说整个冀州,都以此人为首。郭图等人有自知之明,他们这些跟在袁绍身边的老人,更擅长的是权谋,对军略根本没多少了解,别说跟公孙瓒、王羽这样的当世名将相比,就算是淳于琼这种半吊子,都能甩他们两条街。

    沮授这人虽有韬略,但却不会奉迎主上,袁绍一向不喜此人。要不是公孙瓒来势汹汹,王羽又掺了一脚,他能否得到重用,真的很难讲。

    郭图轻描淡写的一句运筹之误,看似在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其实是拉沮授下水呢。

    此节武将们大多都没听懂,但沮授何等样人,当即眉头就皱起来了。

    还没等他斟酌好用词,只听帐下铁甲铿锵,一名壮汉昂然而出,吼声如雷:“那王鹏举名头虽大,也不过是个善用诡计之人罢了,别人怕他,某却不怕!主公无须忧虑,义愿请令箭一支,率本部兵马,往界桥擒之!”

    一语惊四座,众人循声急看时,却见说话之人正是大将麹义。

    郭图眉头大皱,待要出声斥责,却被一边逢纪拉住。见郭图看过来,逢纪微微摇头,在冀州,麹义是很特殊的一个人物,他老家是凉州的,世代将门,一直与羌人作战,屡立战功,本事是有的。

    不过在眼下的冀州,他却是个两边不靠的人物。他来冀州比袁绍早了一年,所以,本土派拿他当外人,外来派拿他当本地人,里外都不是人。偏偏此人没有自觉,脾气还不小,说话特别冲。

    田丰的遭遇表明,在袁绍手下混,智商低不要紧,但情商低就是致命伤了。所以,尽管麹义在冀州易主的过程中站对了队,为袁绍扫平了不少障碍,后来又在南匈奴单于於夫罗反叛之际,立下了汗马功劳,可袁绍依然不怎么待见他。

    换在平时,郭图骂也就骂了,但眼下大战在即,正是用人之际,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见麹义站出来,袁绍也很头疼,他本来就不是真心想杀淳于琼,只是做个样子,等谋臣们鼓噪一番,他就借坡下驴了。谁想到,麹义突然冒出来搅了一杆子,这就让他下不来台了。

    麹义出马,输了倒也罢了,万一赢了或者把王羽赶跑了,自己不杀淳于琼,可就说不过去了。这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啊!

    “某亦愿往!”谋臣们想的多,所以反应都慢,麹义话音未落,帐下又闪出一人。此人言简意赅,但气势却不下于先前的麹义,袁绍抬眼看时,正见得是河间名将张颌。

    张颌是苗正根红的本土派,素有善战之名,在冀州军中,若比武功,他和麹义都算不得顶尖,但若论军略,除了高览勉强可与他二人相比之外,如颜良、文丑之流,都是望尘莫及。

    见是他二人争锋,诸将便无人出头了,用差不多的兵力去打王鹏举,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平白无故,干嘛去做那个出头鸟?

    “你说诡计?”袁绍却不便答,而是蚕眉一挑,饶有兴致的向麹义问道。

    “正是。”

    麹义傲然抬起头,大声说道:“淳于将军一路都是急行军,那王鹏举故意给他留了休息的空当,弟兄们先前跑得那么急,后来停下的又太突然,再站起身的时候,岂能不头昏脚软?不过诡计耳,只好算计那些军伍经验少的半吊子,对付军中宿将,岂能奏功?”

    袁绍原本计划着,无论麹义说什么,他都微微颔首,表现一下从善如流的气度,然后再找个借口把此人先打发了。可麹义得罪人的本事,比郭图强多了,一句话虽然解释明白了王羽的诡计,却把在场的人得罪了一大半。

    尤其是那半吊子一词,一下就秒杀了一大片,包括袁绍在内,都被他给兜进去了。偏偏他自己没啥自觉,说完后,居然还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架势。

    “启禀主公!”沮授无法坐视了。

    麹义到处得罪人,以后会是怎么个下场,他管不着,也管不了,但现在可不能任由这家伙往死路上撞。在接下来的大战中,这个不会说话的傻蛋,可是极其关键的战力。

    有此人在,就算公孙瓒那边多了个王羽,也没啥可怕的;若没有此人,就算王羽打道回府,能不能赢公孙瓒也在两可之间。所以,断不能让此人现在就被主公给罢黜了。

    “大战在即,过去的事,还是不要追究了。淳于将军兵败,但之前在清河平叛,也有功劳,功过相抵,可先让他回邺城整顿败兵……”

    “嗯。”袁绍虽然很不爽,但也知道现在离不开麹义,正好借着沮授的进言下台,“既然公与求情,吾就饶了他这一遭,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左右,将其拖出去,重打四十军棍!”

    “多谢主公开恩,多谢主公!”淳于琼哭喊着被拖出去了,帐内一下变得安静了不少。

    沮授又道:“至于王鹏举此子,授以为,大战在即,不宜多生事端,且让他嚣张一时,待到击破了公孙瓒,他的一千骑兵又能有何能为?”

    “言之有理。”袁绍终于得到了展示气度的机会,有了麹义这个愣头青的衬托,他再看沮授时,觉得顺眼许多。

    看着麹义、张颌脸上都有不豫之色,沮授连忙安抚道:“麹将军,张将军也莫心急,前方回报,公孙瓒兵锋已至蒋县,决战就在旬日之间,届时再决胜沙场,岂不快哉?”

    “喏!”张颌拱手为礼,不为己甚。

    “某是先锋?”麹义却不依不饶的追问了一句。

    沮授心中暗叹一声,点头道:“自是非将军莫属。”

    麹义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呵呵大笑,完全没留意到,周围的目光中,有多少是幸灾乐祸,又有多少如沮授一般,带着怜悯之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