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六四章 阵曰玄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二百五十步的距离可以使得强弓失去威力,可对训练有素的轻骑兵来说,越过这样的距离,也就是眨几下眼的工夫。

    轻骑踏起的烟尘条条而起,在离开本阵后,迅速分成数股,或直冲,或横移,或斜向前进,像是大河分流一般,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分了兵。

    每百人为一队,每队走的都是不同的轨迹,纵横交错,比江南水乡的河道还要复杂,然而,三千轻骑却丝毫不乱,就那么一化三十,踏阵而前,互相之间完全没有干扰。

    “这,这简直神乎其技啊!原来以为王鹏举那厮的骑兵,就已经是天下至锐了,能在冲阵过程中变阵,而且还丝毫不乱,现在,了这白马义从……啧啧,这种骑兵,真不知道公孙瓒是怎么练出来的。”文丑喃喃低语,满脸震骇。

    闻名不如见面,白马义从的精锐,给他带来的震撼是极为巨大的。这几天,当日被王羽击溃的冀州骑兵,陆陆续续的归队了不少。这些溃兵士气太低,打仗排不上用场,但他们带回来的情报还是很有用的。

    文丑原本以为,泰山精骑已经很了不起了,白马义从再强,也顶多和泰山兵差不多。结果今天一,强中自有强中手,曾被他视为天下至锐的泰山轻骑,比白马义从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子众为何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一个粗豪的声音在文丑耳边响起,不用回头去。他也知道说话的是老搭档颜良。

    “公孙瓒这些兵,前身就是幽州边军。都是在马上练了十几年的,骑术强些,有啥稀奇?”颜良中气十足的大嗓门很有特点,瓮声瓮气的好像敲鼓似的:“再能折腾也没用,他这点伎俩,都在军师预料之中了,早晚就要化成齑粉,到时候。公孙瓒还拿什么嚣张。”

    “我不是灭自家威风,就是惊叹一下。”文丑挠挠头,讪讪道:“咱们的骑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练到这个水准。”

    冀州的军队也是临时集结起来的,骑兵不多,不算被王羽打掉的那两千骑,总共有五千轻骑。一千重骑。

    那支重骑兵是韩馥作为压箱底的王牌,精心打造出来的,其主将是河间名将张颌。袁绍捡了这个便宜后,重新命名了这支部队,称之为:大戟士。另外的五千轻骑,则以颜良为主将。文丑为副将,一同统领。

    从规模上来说,冀州骑兵不比幽州军差多少。沮授调兵遣将之时,颜、文二将不止一次因为不服气,嚷嚷着要来一场正面对决。

    结果现在一。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真要用骑兵对战的话,张颌的大戟士也许还能靠着皮厚。多顶上那么一会儿,轻骑兵撞上去,两个也打不赢一个啊!

    文丑与其说是在赞叹,还不如说是羡慕,为将者,谁不想率领一支如臂使指的精锐啊?

    “切,那还不容易?等到灭了公孙瓒,骑兵要多少就有多少。”颜良一脸的不屑,说着,他又磨了磨牙,“某观公孙瓒,已如冢中枯骨一般,此战的重点,在于能不能为主公雪耻,将王贼碎尸万段!”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幽州军覆灭,王鹏举又往哪里跑?”文丑摇头晃脑的掉了句书包,然后左右,压低声音问道:“子善兄,军师此策,真的那么有把握?”

    “当然了!”颜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军师是何等人也?军议的时候,你没见郭图、审配那几个都是什么神情?若是有瑕疵的话,你当他们几个会默不作声么?除非对面的指挥者换成了王小贼,那样,兴许会有些意外,现在么……呵呵,胜券在握!”

    他将右手举到眼前,五指收缩,紧紧的握成了一个拳头,强大的信心感染了同伴,文丑脸上的迟疑之色一扫而空。

    想了想,颜良又低声叮嘱了一句:“之众,你再去检查一遍,按照……麹义那厮说的,千万不要出了纰漏。”

    说到麹义的名字,他的语气和表情都有些不自然,文丑也是一脸悻悻的模样,耷拉着脑袋应道:“嗯,知道了。”应了一声,他又觉得有些不甘心,又哼哼道:“想起那个自大狂的嘴脸,打了胜仗也没啥滋味,还不如……”

    “行了,少废话,还不去做事?”这时代打仗,多少要讲个口彩,颜良怎肯让他把那个‘败’说出口?当即一脚踹过去,把文丑踹了个趔趄。后者跌跌撞撞的走了,颜良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狂?且先由着他,他能狂到何时?到时候,自有人收拾他!”文丑不出,颜良却是得分明。

    麹义得罪的人太多,迟早要糟糕,实际上,他已经遭算计了。就拿今天这一仗来说,他负责的是最艰难,最危险的任务。打败了,他想逃命都难;打赢了,好处也轮不到他。

    最丰硕的战果,当然是主公袁绍的;再次则是运筹帷幄的沮授;武将的首功不是张儁乂,就是自己或子众,轮到麹义,顶多剩点汤水。

    这,就是不懂做人的下场!

    再有本事,也架不住主公不喜,同僚相忌,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

    几句话的时间,白马义从已经闯入了步弓的有效射程之内。随着凄厉的号角声,天空再次变暗,数以千计的羽箭升空,然后嘶鸣着落下。

    射程近了,但战果却比在最大射程之外开弓还小。

    轻骑仿佛一群游鱼,起来随手一捞,就能捞到一大群,可真的这么做了,你就会发现,捞到的只有一捧清水。

    白马义从像是一阵风般从阵前跑过,将所有的羽箭远远甩在身后。羽箭再快,又怎么可能追得上风?

    这不是一般的风。风中卷动着的不仅仅是烟尘,还有致命的杀机。

    奔射,本来就是白马义从的家本领。

    如果说袁军的齐射像是一朵朵巨大的乌云,白马义从的奔射,就像是一缕缕的烟雾。任何一道烟能遮住的光芒都很有限,但胜在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义从们仿佛一群愤怒的蜜蜂,不间断的将箭矢射入袁军阵列。如雨点一般,打在袁军的盾阵上,叮咚作响。

    正常情况下,这种对射肯定是步兵吃亏,高速移动中的目标太难命中了,别说普通士卒,就算是黄忠、太史慈这样的神箭手。也得好好瞄准了才行。

    若是轻骑集中一点,还能用覆盖射击的方式予以还击,可白马义从的轻骑都是百人一队,拉成了稀疏的长列,即便覆盖住了十丈方圆的地域,顶多也只能圈进去三五骑罢了。

    反观步兵这边。敌人的箭雨是倾斜着飞下来的,盾阵不可能遮挡住每一个角度,伤亡在持续增加。

    遭遇这种打击,要么坚定的将对射进行到底,进行重点打击。拼消耗;要么就同样以轻兵发动反击,可袁军的应对却极其诡异。得幽州众将都是疑窦满腹。

    “袁绍,不,应该是沮授,他打的什么主意?”王羽皱起了眉头。

    袁军的弓箭手在反击,可始终没有形成重点打击的区域,从还击的力度来,弓箭手似乎被平均分配在了整个战线上。更诡异的是,在白马义从箭雨的打击下,袁军阵中始终没有成片的惨呼声。零星的响起那么几声,也很短促,仿佛一开口,就被人捂住了嘴一样。

    骑射对士气的打击,往往比实际杀伤要大得多。这个过程中,惨叫,是个很重要的媒介。

    眼着敌人在不远处跑来跑去,却打不着,身边又不断传来伤兵的哀嚎,或者濒死者的惨呼,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情绪也一样会受到影响。

    所以,现在的袁军阵列,就显得相当诡异了。他们的反击不得当,软绵绵的,一直伤不到对手;但他们自身的伤损,似乎也不大,仿佛军阵里面的不是人,而是一群泥雕木偶一般。

    “这是玄襄阵……”王羽的自言自语有了回应,一个年轻的声音解开了他的疑惑。

    “这就是玄襄阵?”王羽悚然一惊,墨家遗卷中的字句在心头骤然闪过。

    玄襄之阵者,所以疑众难敌也,所谓故布疑阵,说的就是玄襄阵。设此阵,必多旌旗羽旄,讲究甲乱则坐,车乱则行,旨在迷惑敌人,让人摸不清虚实。

    因为有于禁在,所以王羽并没有从头到尾的学习徐荣留下的兵书,那些练兵之类的基本功,他都是一目十行的扫过去,重点关注的是兵法战策,当然不会略过阵法。

    不过,纸上得来终是浅,若非赵云的提示,王羽满肚子的理论一时也联系不上实际。有了腹稿再,他就明白了。

    “嗯。”赵云点点头,又摇摇头,很认真的说道:“玄襄阵只是个统称,此阵的变化极多,简单一点可变两仪、三才、四象,复杂的有六出梅花阵,七星北斗阵,还有传说中的八门金锁,九宫八卦阵,都属于玄襄阵的范畴。”

    赵云一通长篇大论,把王羽说得一愣一愣的。墨家的风格以务实为主,不但体现在信念上,同时也体现在兵法,乃至武功上。包括徐荣在内,在遗卷的留言的墨家先贤对疑阵都不怎么感兴趣,所以,遗卷上对于玄襄阵的说明很少,远没有赵云说的这么仔细。

    “子龙,你能出沮授摆下的是什么变化吗?”王羽虚心问道。

    莫非,赵云的领兵才能体现在阵法上?这倒是个新鲜说法。

    “我学的还浅,不出。”赵云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他是个很认真的人,尽管不想让很重他的王君侯失望,可他还是有一说一。

    其实,他早就出来王羽笼络的意思了,包括那些若有若无的试探,他心里也是明镜一样。对此,他觉得很兴奋,能得到名震天下的冠军侯重,对武人来说,是极大的荣耀。

    可通过和王羽,以及他身边的武将们的接触,赵云的情绪开始低落。比起那些身经百战,每战必胜的宿将,无论是杀气、武艺,还是兵法,他自觉都差了不少,似乎离王君侯的期望,也有一定距离。

    好容易鼓起勇气说了点阵法方面的知识,结果又被一句话就给问住了,比起王君侯高人一等的应变能力,差了何止一两筹?

    这个事实让他感到非常沮丧,难道自己只能在人群中呐喊助威吗?

    “不出就不出吧,你不说的话,我连这是玄襄阵都不出来。”虽说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战局上,但顶多也就是一半,王羽的另一半心思,一直放在赵云身上,所以,他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变化,连忙出声宽慰。

    赵云心中一暖,猛抬头时,王羽清朗的声音同时传入耳中:“子龙,那,你懂得怎么破阵吗?”

    “略懂。”这次,赵云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