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六八章 英杰汇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羽反击的速度,比他预计的要迟一些。

    泰山军战前所处的位置,是幽州军的左翼中段,不是说走就能走的。若是不打招呼就贸然离开,不遵号令,伤了两家和气事小;搅乱阵型,露出可供敌人利用的破绽才是最致命的。

    而左路的总指挥也不是与王羽交好的田楷,而是第一次见面的公孙范。

    此人没什么心机,比严纲、单经好相处得多,但同时,他也没有灵活变通的能力。在没得到中军的命令前,说什么都不肯松口,只是要遵照中军发出的前一个命令作战,害得王羽着实费了番唇舌,才算说服了这个榆木脑袋。

    直到反击开始前的一刻,王羽还在摇头叹息。

    幽州军虽强,但人才却太少了些。目前,幽州军内部,功勋大将都已经老了,更看重保全自己的地盘和实力,在开拓方面用的也是老一套的观念。

    而年轻一辈的人才却青黄不接。公孙越算是个不错的,结果却在与大局无关的豫州战死了。

    从基层慢慢提拔的方式,更适合在太平年月使用,既方便辨识人才的能力,也方便老人压制新人,维持军队内部的秩序。放在如今这个乱世,认准了人才,直接加以重用才是王道。

    在前世的三国时代,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就是曹操;刘备用人,是到了后期才渐渐成熟的;而东吴的用人之策,在孙策死后,基本上与袁绍也没什么两样了,重在权谋制衡,更看重当地的名士豪强,所以太史慈才一直无法出头。

    当然,现在最强的是自己了。就算还不够完美,但凭着先知先觉的能力,在人才挖掘上,自己已经领先了非常之多了,而且这个优势还在持续的扩大之中。

    不过,再怎么有优势,也要过了眼前这关才行。如果幽州军这仗败得太惨,很可能会失去威胁冀州的力量。以袁绍对自己的忌惮程度,冀州未必会如历史上一样对公孙瓒穷追猛打,很有可能转向青州!

    所以,现在的目标就是尽量维持住战局,在保全幽州军的同时,最大限度的打击冀州军。

    眼下,王羽的目标是颜良文丑的轻骑,保障中军的安全,是第一要务。至于之后如何扭转局势,他暂时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成与不成,尚在两可之间。

    如果先知的资料没错的话,成功的希望就很大,如若不然……嗯,应该不会错的,王羽侧头看了一眼,白马银袍的小将神色郑重的回视,以此来向王羽表达无畏之意。

    第一次上战场就这么镇定,应该不会错了。

    “呜……呜呜……呜呜!”另一侧,号角声急响,黄骠马紧紧的跟在王羽身侧,仗着手快,太史慈临时担任了号手,正用号角催促兄弟们结阵。

    离开大阵之处,泰山轻骑的队形相对松散,在跑动过程中,靠着幽州老兵的指引,大伙自然而然的结成了一个楔形。王羽为锋,太史慈为左刃,担任右刃的是新来的赵云,而非老将秦风。

    对于王羽的安排,令得弟兄们有些奇怪,却也没人质疑。赵云本身的武艺,大伙都有目共睹,王羽对其的看重,更是毋庸置疑,而满心悲愤的秦风,的确也更适合在战阵内部指挥调度,而不是冲在最前面。

    这与他的武艺无关,而是在阵中,有助于他恢复冷静,在前锋位置上,恐怕他很快就会迷失在鲜血和杀戮之中,无法自拔。

    王羽的行动已经尽可能快了,但他还是慢了一步。

    他从左翼增援中军,必须兜个弧线;而颜、文的轻骑,却是挟着大胜之势,直冲中军,无论速度还是距离,都是后者占优。

    从第一线逃回来的义从只剩一两百人,虽然他们没受到败战的影响,正在重新集结起来,准备拼死一战。但抛开新败的因素不谈,数量上的巨大劣势,也是无法轻易弥补的。

    而两翼的援军,要么如王羽一般还在路上,要么就是一些零散的游骑,前者鞭长莫及,后者杯水车薪。

    眼见着,公孙瓒的中军就要被冀州铁骑淹没,千钧一发之际,一队步卒离阵而出,迎了上去。

    他们打着的旗号正是‘平原’‘刘’。

    “是刘玄德!”王羽大喜,虽然长期来说,刘备是他的竞争对手,但现在却是统一战线的,在幽州军所有的步兵中,算是最可靠的一队了。

    其本人是个枭雄,麾下更有关张这样的万人敌,他的兵也不是新兵,而是青州黄巾中那些积年悍匪,应该有些战力吧?

    “主公,您别高兴得太早了,他顶多就是当一下肉盾,不顶事的,最终还得靠咱们。”听出了王羽的欣喜之意,太史慈连忙泼冷水。

    “应该不会那么逊吧?”王羽也不恼,反倒和太史慈认真探讨起来。

    “怎么不会?”

    太史慈胸前挂着号角,一手一柄重武器,身后的零零碎碎也是一大堆。穿的是玄甲,骑得却是黄马,身上零碎既多,颜色也不搭调。和人马都是玄色的王羽,以及银袍白马的赵云比起来,这厮活像是个捡破烂的,但这丝毫无损他极度良好的自我感觉。

    他撇撇嘴,傲然道:“某去他的兵营看过,那些悍匪啊,跟在青州的时候一个样。单个拿出来,都是好手,聚在一起,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打打乱战还凑合,对付轻骑?嘿,他以为先登死士那种兵是随便练练就能练出来的?天真,太天真了!”

    “这样啊……”王羽转过头,极力向前方眺望,口中喃喃道:“看起来阵型排的还不错,方阵也是似模似样的……”

    刘备的方阵很密集,与其说是个方阵,还不如说是个鱼鳞阵,中间非常密集,关张的旗号和刘备的旗号聚在了一起。

    两翼是厚重的长矛大盾阵,弓弩弥补;中路的大盾较少,矛戈更多。显然,刘备是打算吸引冀州轻骑突击中路,跟对方一分高下。

    能充分发挥关张之力,这个战术应该还算不错。

    “没用,没用的!”太史慈把头摇得跟拨楞鼓似的,搞得王羽半信半疑,也不知道这厮是在公报私仇,还是真有其事。

    “他的侧翼太单薄了,又没有猛将压阵,如果是我,就会将前锋分兵两路,攻其侧翼,击溃两翼之兵后,再驱赶败兵冲阵。其兵若果然如子义兄所说,只是乌合之众,那这个阵势很快就会崩溃的。”

    第一次面对这种大场面,老实说,赵云多少是有些紧张的。不过,恶战在即,两人却谈笑自若,更有甚者,太史慈居然还有空腹诽刘备,大发牢骚,赵云不自觉的被感染到了。

    紧张情绪一扫而空,冷静回到了身上,因为细心和直觉带来的判断力愈发明晰起来。

    就像是为赵云的话做注解似的,冀州轻骑的前锋一分为二,带着巨大的动能,疯狂的向平原步卒的两翼撞了上去。

    就像是先前那场战斗的重演。

    弓弩的猛烈射击,给冀州轻骑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前锋的人仰马翻并没有干扰后续骑兵的跟进。旋风般卷过几十步的距离,冀州骑兵跃马腾空,踏阵而入,攻势如潮。

    到了这里,战局就发生了变化。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平原军的布置,倒是验证了这句老话。最开始的两三个回合,平原步兵倒是打得有声有色,可很快的,随着前排的敢战之卒死伤殆尽,平原军的士气瞬间崩溃。

    在汹涌而来的轻骑面前,溃卒们爆发出了震天的哭喊和惨叫声,他们丢下武器,拼命的向四面八方逃窜而去。其中的一部分是往后逃的,直接动摇了中军步卒的士气;其他人则是向两侧逃窜,其中一部分在冀州轻骑有意的驱赶下,直接冲向了自家的中军。

    像是经过精确计算一样,就在这个时候,颜、文二将率领的骑兵主力也杀到了,对刘备的中军形成了三面夹击!

    “无胆鼠辈,有本事过来跟你家张爷爷决一死战!跑来跑去算是什么本事?”

    为了配合步卒作战,张飞没有骑马,本以为凭借几个月来训练出来的矛戈阵,阻挡住敌人的速度,形成拉锯战,进而复制先登营的辉煌战绩。谁想到,敌人恁地狡猾,先冲垮了两翼,给自家来了个三面夹击。

    正面的敌军根本不做缠斗,只是挥舞着兵器,旋风般从自家的军阵中掠过。包括当日在酸枣的那个手下败将在内,无论兵将,用的都是一沾即走的战法。

    张飞与文丑对了一招,随后面对的就是下一个敌骑,然后是两个、三个。凭借惊人的武艺,张飞用蛇矛砸翻了五个敌骑,但从他身边掠过的敌骑又何止五百?敌骑也不仅仅是冲过去而已,而是会进攻的。

    张飞很清楚,要不是自己和两位哥哥并肩而立,刚才这个过程中,他身上多出的伤口绝不会这么少,这么轻。

    “大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已经挡不住了!”比起张飞,关羽对战局认识得更清楚,更透彻,他没象张飞那样大声咆哮着邀战,而是沉声提醒刘备:“王君侯的骑兵已经到了,我军总算是延误了敌军的进程,撤吧!”

    现在冀州骑兵的目标不在自家大哥身上,只是要打通道路,否则,数千轻骑四面八方的围杀过来,就算自己和三弟再勇猛,能自保已是万幸,又哪里护得住武艺寻常的大哥?等到泰山轻骑和冀州轻骑打起来,就更危险了,趁早撤退下去重整旗鼓才是正经。

    刘备的脸本来就很白,此刻,他的脸更是白得和青州新出产的纸一样。

    他知道关羽说的话有道理,可他不甘心呐!他酝酿已久,就等着在此战中厚积薄发,在公孙瓒面前立下一场大功,挡住突袭而来的冀州轻骑,无疑就是最佳选择。

    可是,蓄了这么久势,难道就是为了延误一下冀州军的速度,帮王羽那个竖子搭建舞台吗?这真是让人情何以堪呐!

    他握剑的手在颤抖,身体在颤抖,连心都在颤抖。

    “翼德,前面开路,某护着大哥,走,快离开这里!”关羽哪知道刘备心里转着这么多念头,他只当刘备是因为吃了败仗在懊恼,或者心疼这支好容易才拉起来的队伍呢。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住性命,练兵之事,待以后再说吧。

    “奶奶的,又是王小贼,子善兄,怎么办?”眼看着离公孙瓒的中军不到一百步了,似乎伸伸手,就能砍倒那面将旗,结果王羽的轻骑却杀到了,文丑惊怒交集。

    “公孙瓒就在这里,跑不了,先杀了王小贼!”颜良比文丑有决断得多,他大刀一摆,指指来路,训练有素的冀州轻骑轰然应诺,决然转向。

    “砰!”电光火石之间,两支队伍毫无花巧地撞在了一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