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七一章 无双虎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雄浑的咆哮声覆盖了战场,借着战马跃起之势,王羽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槊。

    这一刹那,长槊的锋刃成了战场的至高点,天地之间的光芒聚集其上,连已经升到中天的烈日,也无法与之争辉!

    “噢!”泰山轻骑爆发出了震天般的欢呼声。

    他们抛下了眼前的对手,无论是获胜在即,即将斩敌人于马下;亦或敌人受到了震慑,动作变得迟缓;再或敌人已经占了上风,刀锋已经递到了眼前。

    无视这一切,泰山精骑收刀带马,疾驰而走,眼中所见唯有那柄璀璨无比的长槊!

    君侯不是在耀武,他是在召集兵马,让大伙重新集结!

    令出如山,无有不从!

    泰山精骑或许没有先登死士那种视死甘如饴的心境,然而,身为大汉冠军侯的属下,他们同样是视死忽如归的勇者。

    接连出现意外,冀州骑兵的反应稍微慢了一拍。只有少部分反应特别快的,挥出了手中的刀枪,将那些不顾一切,把后背留给自己的敌人斩落马下;大多数人则是压根就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望着敌人离开。

    下一刻,激战再次爆发,这一次的焦点,正是颜良落马之处!

    主将捉对厮杀的同时,亲卫们也在互相攻杀,虽然将领们打得太快,太猛,使得他们插不上手,但这些以保卫主””将为终极任务的亲卫,始终留意着战况。

    颜良的亲卫眼睁睁的看着主将落马,一个个都红了眼睛。

    颜良若是死了。他们会围上去和王羽拼命,但颜良只是挨了一脚。不可能就这么死了,而泰山轻骑正在集结。毫无疑问,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救人!

    他们也抛弃了对战中的对手,蜂拥着往颜良落马处冲了过去,冲刺途中,还不忘分一部分人去狙击王羽,以免后者趁势追杀。

    王羽的亲卫很清楚他的意图,如果目标只是颜良,君侯没必要用这种方式集结部队,现在集结部队的目的只有。也只能是……以快打慢,以整击散,凭借颜良落马的契机,一举击溃冀州轻骑!

    冀州骑兵的人数是泰山军的五倍,同样的兵种,在正面对决中以一敌五,不得不说,这是个疯狂的计划。不过,当一个个契机结合起来的时候。这个看似疯狂的计划,实现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亲卫们纷纷收刀取弓,向颜良落马处抛洒出一波又一波的箭雨。摆出了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颜良的亲卫奋不顾身的挺身阻挡,用手中的骑盾和紧密的队形,在主将身前筑成了一道屏障。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补上位置。

    旗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摇动着将旗。通报全军,主将危机。命令友军前来增援。

    在箭雨下伤亡惨重,但颜良的亲卫们却坚若磐..””石,他们不怕箭雨,最担心的还是王羽的亲身追击。但很快,他们就松了口气。

    与颜良亲若兄弟一般的文丑将军,不愧为义、勇双全的好汉。发现这边形势危机,他拼着挨了赵云一枪,又勉勉强强的挡了王羽三槊,浑身浴血的冲了过来。

    亲卫们爆发出了一阵欢呼,有了文丑将军做中坚,就算泰山军全力攻杀,自己这边也能坚持一阵子了。

    “子众,你过来做什么?”文丑到达的时候,颜良也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跌跌撞撞抢到文丑身前,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领。王羽那一脚踢的极重,颜良嘴上、下颌上全是自己喷出来的鲜血,凄厉的形象,狰狞的神情,加上受伤野兽般的嘶吼,将文丑吓得呆住了。

    “我……我……”

    “你想说你是来救我的?白痴!你看看清楚,王鹏举根本就拿我当诱饵,他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噗!”重伤之下,又怒极攻心,说不几句,颜良喉头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得文丑满头满脸一片红彤彤的,如染了漆一般。

    “不是要杀你,那……”文丑茫然回顾,骇然发现,颜良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就在他拼死救援的这会儿工夫,泰山精骑已经完成了集结。尽管在连番恶战中,他们的人数已经少了三成,但展现出来的气势却更胜从前!

    张颌不知去向,也不知是见势不妙,提前撤了,还是被敌人的三大猛将联手给杀了。总之,文”三国第一强兵二七一章无双虎贲”丑此刻所见,正是敌人各就各位,准备发动冲锋前的一刻。

    下一刻,整齐划一的马蹄声轰然而响,严整的锋矢阵杀气腾腾,如同一把尖刀一样,刺向了正乱哄哄涌过来的冀州轻骑!

    以整击散,以有序破无序……自幼学起的兵法奥义,一条条的在文丑心头闪过,王羽的战术在他面前再无秘密可言,对方采用的所有阵型,所有变化,他都能看懂,也能想到破解办法。

    但懂得、明白,和能不能真正如臂使指的用出来,挽救眼前的危局,绝对是两码事。文丑只能看着那柄锋矢,如同刀切豆腐一般,切入自家的军阵,所到之处,如热汤泼雪一般,抵抗瞬间瓦解,冀州骑兵只能任由宰割。

    败了!文丑很清楚,不管接下来的战事如何,但这场骑兵战,已经彻底败了。

    与其说泰山骑兵是在作战,还不如说是在屠杀。

    没人挡得住锋矢阵的箭头,三个人,四柄凶器,在冀州军阵中掀起了一股又一股的暴风,将本来就混乱不堪的军阵吹得七零八落,所过之处,如同暴雨后的残菊。

    侥幸从暴风中逃过一劫的骑兵还来不及庆幸,转眼就被后续的骑兵卷了进去,一根根长槊,一柄柄战刀,如同枪林刀山一般向他们招呼过来。

    骑术再好,武艺再高,也无法招架住这样的攻击,他们只能接受被打落马下,被对方的马蹄踩成肉泥的命运。

    ”三国第一强兵”在王羽的指挥下,泰山精骑走的不是直线,而是一个半弧。

    由适才激战发生的地方,也就是这场骑战的中心,透阵而出,抵达了幽州军的中军阵前,然后兜了个圈子,速度不减的再次杀了回来。

    之所以是圆弧,因为这样的接触面最大,击溃的敌人最多。不等泰山骑兵第二次冲阵,冀州骑兵就已经开始溃逃了。

    他们忘记了前一刻,自己还是胜利者;也忘记了敌人的数目远远少于自己;同样忘记了身后的大军已经压到相当接近的距离了,只差一步,就能增援到他们。

    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看到的,只有那个矫健如龙的身影,只有无穷尽一般的长槊之林,战刀之山!

    任由中军的将旗拼命挥舞,文丑的催战的吼声甚至突破了乱战的噪杂声,溃兵们依然不敢回头。这一刻,他们身上哪里还有精锐的影子?分明就是一群被饿虎追逐着的小白兔!

    “弟兄们,随我踏阵!”王羽面前的对手越来越少,他的长槊又开始发挥指挥旗的作用。

    “泰山虎贲,天下无敌!”太史慈应声狂吼。

    “泰山虎贲,天下无敌!”身后,数百精锐吼出了上万人的气势。

    “泰山虎贲,天下无敌!”最冷静的赵云也被此气氛所感染,在沸腾中的热血的驱使下,与众人一同狂呼!

    “泰山虎贲,天下”娱乐秀”无敌!”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王羽愕然回首,正见两百余白马骑士离开了中军,汇入到了锋矢阵之中。更远处,点将台上,幽州将旗迎风招展,猎猎生威。

    旗下,一个雄壮的身影屹立如山,透过不算遥远的距离,王羽似乎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熟悉的神情。

    “呜呜呜……”激昂的号角声再起,携着欣慰,带着嘱托。

    这一刻,没有了幽州、泰山之分,有的只是兄弟之义,求胜之心!

    “踏阵!”王羽转过头,目光如刀。

    “无归!”近千精骑同声回应。

    马蹄踏处,敌阵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呜呜……呜呜……”在颜、文二将绝望的目光中,后援终于到了,一杆‘张’字大旗穿透了满天烟尘,伴随着雷鸣般沉重的马蹄声,陡然现出了身影。

    重装骑兵!

    张颌麾下的大戟士!

    再次和他们的主将一道,及时抵达!

    “援军,援军来了!弟兄们不要怕,杀回去!”颜、文的亲卫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可影响到的人却寥寥无几,溃兵们已经被杀破了胆,除非远远逃开后,再看不见那个催命的黑骑,否则,他们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被数量远少于自己的敌军追逐着,他们蜂拥向援军涌去。

    “杀!”张颌的武艺略逊一筹,但临战经验却远远超过颜、文二将,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能被溃兵冲乱阵势,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截杀令。

    重骑兵们应声举起了长槊,锋刃如林,仿佛一只巨大的钢铁刺猬。

    随着战马加速,钢铁刺猬缓缓而前,没有轻骑兵那样狂飙猛进,淋漓尽致的畅快感,却给人一种无法抵挡的感觉,像是面对着一座移动中的大山。

    正是这座山,正面碾压了天下无双的白马义从。

    现在,这座山从自家溃兵的尸体上一碾而过,以狂暴的姿态,迎向了呼啸而来的泰山精骑。

    最强者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