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七二章 击破大戟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旗手何在?”看着张颌的旗号越来越近,王羽面容如常,平静无波

    “旗手在此!”身后传来一声应诺,声音很熟悉,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并取代了旗手但此刻,王羽无意,也无暇追究.

    “展旗,跟紧了,传我号令,随我破敌!”王羽长槊一摆,命令简短而精确

    “诺!”在急速冲锋的时候,王羽的将旗一直是卷着的,防着冲锋过程中发生意外现在,他命令展旗,秦风知道,主将要做相对精细的指挥了

    正面对抗是赢不了的,这一点,在早先的战斗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与先登营的对决中,白马义从伤亡很大,但还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先登的最大作用,是将白马义从的速度给降下来了;冀州轻骑的作用,则是限制战超逼白马义从正面和大戟士硬拼;真正的屠刀,就掌握在大戟士手中

    面对重装骑兵,义从们的弓刀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哪怕用尽了全力,也很难斩破鱼鳞甲上层叠的甲片,就算勉强斩破了,耗尽力道的战刀,也失去了所有的杀伤力,义从们只能在敌人的反击下饮恨坠马

    ”“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不过,敌人再强,也没有畏惧的理由,特别是在秦风等义从出身的老兵眼中大戟士是弟兄们最大的仇人,仇人就在眼前,哪怕明知不敌,也要拼到底何况,在无敌的王君侯的率领下,遇到再强的敌人也没什么可怕的

    尽管如此,当王羽下达了第一个命令时负责传令的秦风还是发了一会子呆无论对他这个传令兵来说,还是对即将接受指令的将士来说这个命令的难度都不是一般的高

    然而,命令终究还是要传达下去的,秦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摇起了大旗

    说来话长,实际上,从相互望见,到进入到交战距离,相向而前的两支骑兵一共只用了数息时间而已

    透过面甲,张颌看见了适才面对过的几个强敌在颜良落马的同时,他就发现了危机,可却来不及提醒文丑,只能落荒而逃,与自己的部下汇合

    现在,他赶来了在文丑眼中,增援很及时,但张颌却没那么乐观,他不相信能因势导利,打出刚才那样的漂亮反击的王羽,会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对方既然敢大大方方的上前迎战,那就说明对方有着相当的自信

    会是什么呢?

    张颌在心里反复权衡

    换了他来指挥,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大戟士的锋芒,重骑兵的冲击很猛但持续性比较差,一场战斗中顶多冲锋三次,就达到极限了

    如果王羽绕阵而走张颌也没办法留得下对方不过,他可以直冲幽州军的中军

    被王羽搅乱的冀州轻骑,已经处于半崩来态,半数以上的人成了溃兵,剩下的大部分也出于无所适从的状态,只有数百骑在颜良文丑的指挥下,正在集结

    公孙瓒被王羽的奋战惊醒,又没了冀州轻骑的干扰,幽州军正在快速的恢复秩序,两翼的骑兵,和后军的步卒,正在快速集结起来

    不过,毕竟先前的颓势太明显,离幽州军彻底恢复战力,还有一段时间如果王羽让过大戟士的冲锋,张颌直取中军的战术,就可以一举奠定胜局

    所以,张颌认为,王羽肯定是要一战的至少,不能让大戟士直冲公孙瓒的本阵

    转眼间,两军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了二十步,在骑兵对战中,这点距离有没有,已经没多大区别了重骑兵们挺起了丈八长槊,钢铁刺猬再现,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对手不再是惊弓之鸟般的溃兵,而是一群无畏的勇士,针锋相对的冲杀而来!

    然而,预想中的冲撞并没有发生,就在众骑士们的眼前,泰山精骑的锋矢阵一分为二,从中间分开,先是变成了雁行,然后彻底分开一队跟着王羽赵云,向右侧闪开;另一队则是反之,跟着太史慈冲向了另一侧

    “果然是……骑射吗?”

    张颌目光一凝,大声断喝:“举盾!”

    透过面甲,他的号令声显得闷闷的,但却恰到好处的传遍了整个队伍,赶在泰山轻骑露出锋芒前,提醒全军做出了应有的防御

    单纯的弓骑,并不足以让张颌做出这样的应对,人马皆批战甲的大戟士负担本来就很重了,再带上一面盾牌,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过,张颌很清楚,泰山轻骑手中不光有弓,还有弩!强弩!

    在几十步的距离上,什么甲也挡不住强弩的锋芒,面对强弩,唯有盾牌才是最可靠的防御手段

    “叮叮叮叮……”像是雨打芭蕉一般,一连串密集的金铁碰撞声响起,间中夹杂着几声沉闷的惨呼,以及重骑轰然倒地的声响

    弓弩齐射,泰山精骑果然使出了看家本领

    只是,面对甲盾并举,防御到了牙齿的大戟士,无往不利的手段却失灵了虽然不至于颗粒无收,但取得的战果却是寥寥无几,和声势浩大的骑射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似乎是不肯接受这样的结果,箭雨越来越急,一波接着一波,无穷无尽的向重骑兵们挥洒过来但战果却越来越少,到了最后,两军阵中,只剩下了马蹄声和箭矢击打铁甲铁盾的声音,急促而清脆

    张颌吐出了一口浊气,应该没问题了

    强弩的威力极其恐怖,面对全副武装,连盾都是镔铁所制的情况下,依然能对大戟士造成一定的杀伤可这件利器也不是没有弱点的,它的弱点就是装填太麻烦,装填的速度也慢

    弩骑兵只能作为奇兵使用,用出其不意的一波重击对敌人造成最沉重的打击,然后用其他方式扩大战果这一波重击之后麻烦就是他们自己的了,要么停下战马重新架弩,要么只能当普通轻骑使用

    如果对付的是步兵,他们可以下马上马,用骑兵的速度完成这一操作,但在骑战之中,他们哪可能这么好整以暇?

    就算大戟士无意掉头追击,但颜良文丑的轻骑还有一定战力,后军的步兵也在努力赶过来在这种态势下放弃赖以生存的速度,纯粹就是取死之道,王羽不可能那么做!

    马蹄声渐渐稀落,只剩下了大戟士独有的沉重,但没过多久,伴随着清脆的箭矢撞击声,快节奏的马蹄声又渐渐清晰起来

    不用回头,张颌也能想象出背后发生了什么两支轻骑在自家的队伍后面兜了个圈子,换了个方向从后面又赶上来了

    不肯死心?面甲下,张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骄傲而冷静

    没用的,骑弓奈何不了重甲纵然有少数几个神箭手,可以在奔射中取准,从盾甲护持不到的角度杀伤几个重骑也改变不了大局

    自己要做的,就是忽略这些苍蝇直冲中军,给颜良文丑那两个莽夫收拾残局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凝结了,因为他发现,这次的箭矢破空声中,又夹杂了重弩那强劲的呼啸声,以及随之而来的惨呼倒地声

    怎么回事?难道泰山轻骑手中不止人手一把弩?如果真是这样还好,最怕就是……

    透过激战中的嘈杂声,张颌依稀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声,既有来自前方的,也有来自于后方的他直起身体,举目远望,目光越过了属下们的头顶,看到了前方轻骑们脸上的惊容

    让他们感到惊骇的原因,正是泰山精骑!

    当张颌的视线转回来的时候,他震惊的差点没从马上一头栽下去,他几乎无法相信眼前所见的事实泰山骑兵真的在重新架弩!就在马上!就在战马狂奔的过程中!

    双手放开了缰绳,拉住了弩臂,单脚踩着机簧,将紧绷的弩弦一点点拉开,弩弦发出了晦涩喑哑抗议声,身不由己的被越绷越紧,直到至极!

    如果这样做的,只是一两个人,张颌还不会这么惊讶,换成他自己,也能做到这种程度真正让他感到骇然欲绝的是,正在这么做的远不止一两百人,这种逆天的弩骑兵,超过了泰山军的半数!

    无一例外,这些人骑的都是白马!

    张颌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王羽分队前,队伍中发生了一阵混乱,那是泰山骑兵和白马义从之间在交换武器;

    同样的,王羽之所以这么有信心的上前迎战,就是因为他的部队中装备的强弩,已经不再是大黄弩那种步兵弩,而是专门的骑兵强弩!

    更重要的是,他搞清楚了王羽的总体战略早在骑战发生之前,对方就已经决定好了先后次序,先设法击溃冀州轻骑,然后,他就可以凭借机动力上的优势,围杀紧随而来的重骑兵了!

    重骑兵虽强,但却不能单独存在无论是在东郡大显神威,还是先前对白马义从的攻杀,重骑都是在友军的保护下,在友军营造出有利的局势后,发动雷霆一击

    作为具装骑兵的行家,张颌当然知道这些道理,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冲阵前那短短的几息间,王羽竟然已经接连拟定出了对付两波强敌的策略,并且成功的实施了出来

    这种反应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

    现在,失去了轻骑保护的重骑,已经变成了一盘子菜,清蒸龙虾!

    尽管有重重铁甲铁盾的保护,但在重弩的持续打击之下,伤亡不断上升,从几十,上升到了过百!随着阵型逐渐变得稀疏,增加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就像是龙虾一样,无论甲壳有多么坚固,但在这种只能挨打无法还手的局面下,也只有被一层层剥离的份儿

    “求援,快求援!”张颌无法保持冷静了,他大声狂吼,喝令旗手打出求援的信号再这么打下去,没等他冲到公孙瓒面前,手下的弟兄就要伤亡过半了

    “呜呜……呜呜!”凄厉的号角声在重骑兵的队列中响起,颜良文丑大惊失色,急忙带着匆忙间集结起来的千余轻骑赶上去救援

    可是,还没等加速冲刺起来,他们就愕然发现,自己的对手已经换了人

    一队彪悍的轻骑如风般疾冲而来,当先一员健将手持长槊,身着银袍,胯下一匹神骏的白马气势不在王羽的乌骓之下

    “公孙瓒在此,贼子哪里去!”长槊挥舞处,幽州轻骑潮水般汹涌杀来,一排排的骏马,恰如天边那道亮丽的彩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