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七三章 弱点击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得到了泰山精骑赢得的缓冲,两翼的幽州轻骑终于赶到了战场,并集结起来,在公孙瓒的亲身率领下,发动了反扑。

    形势有逆转的倾向,张颌却再次松了口气。随着大股幽州军的加入,战场变得拥挤起来,泰山军想继续围着大戟士打转,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当然,幽州轻骑也不是软柿子,他们和白马义从最大的差距,不是骑术、箭术,而是战斗经验和坐骑。一般来说,只有功勋老兵,才有资格加入义从,由于战斗经验更丰富,义从的配合更默契,战力也更强,但若就此否定幽州轻骑,那就大错特错了。

    张颌没有轻敌的意思。他只是觉得,幽州轻骑再强,也不可能带给他更大的麻烦了。只要能摆脱泰山军的追击,他愿意面对任何对手。

    如他所愿,卷着箭雨的暴风第三次从重骑兵的队列两侧掠过后,就没有再回头的意思,蹄声渐渐远去,消没不见。

    带着几分如愿以偿的欣慰和沉甸甸的的忧虑,张颌回首张望,发现两路烟尘渐渐合而为一,笔直的冲向了缓缓行进中的玄襄大阵。

    这个结果既在他预料之中,也在他意想之外。

    击溃颜良、文丑,进而重创大戟士,在寻常武将来说,已经是梦寐以求的大功了。但在那个号称无敌的王鹏举眼中,这点战绩恐怕算不得什么,以他胆大包天的作风。肯定是要设法力挽狂澜的。

    击败冀州骑兵只是一个开始,如果不能解决冀州的步兵主力。最后的结果还是幽州军惨败。

    公孙瓒指挥骑兵如鱼得水,指挥步兵根本就是个外行,看他的排兵布阵就知道了,步兵被远远的扔在后阵,完全是当做辅兵来用的。

    骑兵如果取得胜利,这些步卒随后掩杀,打顺风仗倒是没问题,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就一点忙都帮不上了。即便冲上来,也不会比先前上来的平原军强多少,在玄襄大阵的面前,只有晕头转向,然后被彻底碾压的份儿。

    实际上,从白马义从主力被摧毁开始,幽州军的步卒就已经动摇了。小规模的溃逃一直在持续着。

    这些受了公孙瓒檄文召唤而来的乌合之众,来的快,去的也快,大部分人只是看到公孙瓒强势,认为袁绍立足不稳,这才来跟风的。形势既然已经逆转。又何必一条道走到黑呢?要不是王羽率领泰山精骑横空出世,幽州的步兵大阵很可能已经崩溃了。

    所以,只有阻止了玄襄阵的推进,才能真正的力挽狂澜,否则。即便打退了冀州骑兵的猛攻,公孙瓒也只能且战且退。仗着骑兵的机动力脱离战场,将大部分步卒丢在战场上自生自灭了。

    没了这些跟风的,主力的白马义从覆灭,骑兵主力再战损几千,公孙瓒还能有多大威胁?凭借大胜之势,那些左右摇摆的墙头草,仍心存侥幸的韩馥旧部,都只有望风而降的份儿。

    虽然未尽全功,却也不远了。

    可问题是,凭借千余骑兵,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沮授指挥下的数万步卒?玄襄大阵?

    直取中军?

    想法不错,很符合用兵的常识,以寡击众,当然不能缠战,而是利用冲击力和速度直冲要害,擒贼先擒王。可问题是,玄襄阵最强的就是惑敌的能力,别说王羽这个敌人,就算张颌自己,都不知道中军在何处。

    来自中军的命令,是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旗号变化,与战鼓、号角等军乐配合着传达的。

    整个指令系统复杂到了极点。绝大多数将领,都只知道与自己相关的那一部分,更多的,哪怕沮授愿意给他们解释,也没人听得懂,记得住。想凭借旗号找中军根本就不可能。

    找不到中军,千余骑兵能做什么?

    从某个角度来说,玄襄阵和鱼鳞阵有些相似,大阵中是一个又一个的小阵。构成鱼鳞阵的是一个个密集的小方阵或锥形阵;玄襄阵内每个小阵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总指挥官才知道。

    有的小阵看似声势浩大,其实是虚的,阵中尽是旗手,旗很多,战力近乎于零;有的小阵看似不起眼,旗帜美即面膜,队形也不很大,其实里面埋伏的全是重甲和弓弩,撞上去八成要头破血流。

    所以说,玄襄阵最不怕的就是有人来冲阵,连相邻的两个小阵互相都不知道友军是个什么情况,敌军怎么可能探明虚实,有针对性的分配兵力?

    以寡击众就更难了。

    因为互相看不清旗号,就算某个小阵被击溃,也不会影响相邻的军阵的士气。谁知道临阵是虚是实,亦或是主将在诈败诱敌啊?正因如此,玄襄阵也有助于稳定士气。

    这个战阵的缺陷和车悬阵差不多,对指挥官的要求太高,没有足够强的记忆力和计算能力,打到一半的时候,很可能自己都被搞晕了。

    另外,也只有行动缓慢算是个弱点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指挥玄襄阵的指令太过复杂,传递起来也慢。摆在那里等敌人来攻还好,可以专注于接战的一部分和预备队;相对而言,协调全军一起前进,发动攻击自然要困难得多。

    这两个弱点,都不是只有千余骑兵的王羽能利用得了的。

    “骑兵冲阵,无非直取中军;亦或击溃一阵,驱溃兵开路,即所谓倒卷珠帘的战法……”

    在玄襄阵内的某个位置,郭图正在侃侃而谈。作为袁绍曾经最为依仗的左膀右臂,郭图的见识还是很高的,让他指挥玄襄阵压力很大,但作壁上观的评论战局,他还是很称职的。

    详细解释过这个寻找敌人薄弱环节。以一点突破将混乱扩大至全军的战法,郭图嘿然冷笑道:“他既找不到我军中军所在。以弱极强的战术也无法施展,此来,不过虚张声势罢了,最后必将自取其辱。”

    换在以往,郭图这番话就算不能让袁绍击节赞叹,也能博得对方颔首微笑,心情大好。可现在,袁绍的表情却一点变化都没有。看他的样子,与其说是郭图的话没能触动他,还不如说他根本就是充耳不闻。

    此刻,袁绍身上已经彻底没了平时雍容华贵的气派。他红着眼睛,两手死死的抓着一柄槊,修长合度的指甲,在坚硬的槊杆上。留下了一道道的划痕,让人触目惊心。

    单看这形象,哪里还有四世三公,天下最强大的诸侯的影子?倒像是个输红了眼的赌徒。

    当然,幕僚们也能理解自家主公的心情。

    眼看就能到手的全胜,就这么没了。若是代行指挥权的沮授。或是前线的几员武将犯了什么错倒也罢了,主公的怒火也算有个去处。然而,沮授的指挥堪称绝妙,几名武将也都展示出了非凡的战力。

    错?只能说王鹏举此人太过逆天罢了。

    见最懂袁绍心意的郭图都碰了软钉子,众谋士没人说话了。被晾在那儿只是尴尬。如果一不小心触了主公的逆鳞,那就惨了。盛怒之下,安有全尸?

    “公与……”一片静默中,袁绍从牙缝中吐出了冷气倍显森寒,冻得众谋士身体都僵住了。

    “呃……主公?”沮授的反应有点慢,经过审配的提醒,他才转过头来。倒不是他有意怠慢,实在是忙不过来了。

    “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袁绍并不转头,而是直勾勾的盯着远方。

    “授尽力而为。”用不着循声去看,沮授也知道主公意指何人,除了王羽,还有哪个人能吸引主公这么深刻的仇恨?如此深沉的杀机?

    实际上,感到震骇的又何止袁绍一人?此刻,沮授心里也掀起了滔天巨浪,王羽很强,这一点天下皆知,但不到真正面对面的一刻,谁又能知道,他强到了这种逆天的地步?

    若一定要说之前的战术有什么漏洞,就只有颜良的轻骑和张颌的重骑脱节这一点了。

    可乘胜追击能算是错误么?不趁着对手中军空虚,长驱直入,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敌人重整旗鼓么?

    就是这么一个算不上失误的漏洞,被对方给把握住了,此子把握战机的能力简直……

    自己布下的玄襄阵能不能留住王羽,老实说,沮授一点信心都没有,他甚至感到有些惶恐。强中自有强中手,沮授本领虽大,却从来都不会轻视任何人,更加不会自居天下无敌。

    沮授很有自知之明,他骨子里就是个谋士、文臣,不可能跟武将一样豪情冲天,天知道那个不可思议的少年还有什么匪夷所思的本领。

    他能做的,唯有全力以赴。

    这个答复令得袁绍非常不满意,他要的不是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而是一个确凿无疑的答复。他要王羽死,死在他的面前,为此,他甚至愿意付出此战败北的代价,反正这场仗也不是他亲自指挥的……

    不过,他现在只能强压不满。因为他的幕僚中,暂时还没人能取代沮授;他的实力也没大到对上任何人,都具备压倒性的优势。所以,他只能暂且丢开个人的好恶,以才能作为用人的标准,不能随心所欲。

    那一天应该不会太远,无论有多少波折,终将到来,因为,那是天命!

    就在这一刻,卷着满天的烽烟,泰山轻骑毅然撞进了玄襄大阵,仿佛一滴水,滴进了浩瀚的大海,连个水花都没溅起来,无声无息!

    这一刻,袁绍阴沉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

    有见于此,一直对袁绍察言观色的谋士们也都松了口气,只有逢纪的眉头比刚刚皱得更紧了。

    “元图,何事?”郭图与逢纪既是同一派系,又算是半个同乡,对后者极为熟悉,留意到对方神情有异,他凑近几步,低声询问。

    逢纪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自己,附在郭图耳边,用仅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回答道:“那冲在最前面的……不是王鹏举,是个骑白马的。”

    “啊?”郭图一脸茫然。

    ……

    “主公,这么搞,行不行啊?”太史慈这会儿也挺茫然的,冲阵什么的没问题,以寡敌众同样不是第一回了。可问题是,指挥者不是自家主公,也不是自己,而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屁孩!这不是乱来么?

    “怎么不行?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子龙的枪法……”王羽信心十足,他敢就这么冲进来,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赵云。他现在已经知道,赵云到底拥有怎样的能力了,这是一种非常诡异,也非常强悍的能力。

    “枪法和用兵能一样吗?”太史慈晕了,大声纠正道:“若是让子龙站在高台上纵观全局,也许有殊途同归之效,可现在,他身在阵中,什么都看不到,怎么可能找到军阵的破绽?”

    他随手挥动长枪,磕飞了几支流矢,一边大声哀叹:“主公啊,您英明一世,这次可是……唉,让某怎么说您呢!”

    赵云的枪法专门捕捉破绽,在发现破绽的一刹那,只要是他力所能及的,他的枪势就会突然加快,疾若闪电。即便以文丑的武功,对上赵云,也丝毫不敢大意,稍一疏忽,就可能被干掉。

    所以,之前王羽和赵云切磋的时候,觉得他的武艺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其实,就是赵云不能对他用杀招,这才显得有些平庸。

    不过,个人武艺和作战风格虽然有契合之处,但终究不是一回事。

    王羽所以敢于冲阵,就是基于对赵云的信任,认为后者在战场也有类似的能力。但这一点根本没法得到证实,赵云自己都不能确定这个本领的存在,更遑论其他人了。

    太史慈不怕危险,但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上,让他觉得很不值得。玄襄阵的变化极多,摸不到头绪的话,就凭自家这千余人,能退出去一半都是命大了。

    此刻,他甚至怀疑,王羽是不是为了和公孙瓒的义气,不惜把自己的家底拼光!

    这个怀疑是有凭据的,就在泰山轻骑入阵的同时,玄襄大阵已经停止了前进。显然,袁绍宁可错失增援前锋骑兵,击败幽州军的良机,也要先行解决王羽这个心腹大患!

    太史慈的劝谏没起到任何效果,王羽不理会他的鼓噪,而是一直在鼓励着前方的白马少年,全心全意的相信对方。

    赵云本来还有些不自信,在王羽的鼓励下,他终于稳定了情绪,开始观察四周,并且很快有了发现。

    他抬枪斜向一指:“走这边!”

    “跟上!”王羽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太史慈撇撇嘴,也跟了上去。

    用人不疑不是坏事,当日若不是一见面就被委以重任,自己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奉一个少年为主?如果主公这次没看走眼,那么,泰山军的骑兵主将就有人了。

    就和他的武艺一样,如果他能发现破绽,缺的,就只有同样快的长缨了。而来去如风的轻骑,正是战场上最快的长缨!

    “只是,这种本领算是怎么个名目呢?”太史慈很犯愁,自言自语的念叨出了声。

    “嗯,就叫弱点击破好了。”说者无意,听着有心,王羽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借用后世的游戏术语,给出了答案。

    “呃?”太史慈先是一愣,随即将手中枪戟一敲,笑道:“不愧是主公,起得名字当真恰当!”

    “少说闲话,跟着子龙,冲进去!”王羽抬起槊锋,点了点前方的军阵。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