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七七章 计谋与鏖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袁绍发令果断,接令的麹义动作更快,还没等众幕僚做出反应,他已经大吼着开始集结部队了。

    “主公,这是不是……”

    郭图瞥一眼在瞭望台下的沮授,见后者一脸凝重,完全无法分神,不可能担负起劝谏的职责,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了。贸然出战,是很冒失的举动,王羽一向诡计多端,谁知道他是不是诈败,就等着杀个回马枪呢?

    但看主公兴冲冲的样子,郭图也不敢劝得太深,以免步了沮授的后尘。想得太多,话在嘴里一直打转,好半晌,他才算是措好了词:“是不是先商议一下?”

    “有何可议?”袁绍面色一整,冷笑着摇头:“公则莫非以为本人是莽撞之人么?”

    “图万万不敢。”这个罪名可有点大,郭图躬身施礼,连声否认。

    袁绍看也不看他一眼,抬手遥指两百步外的泰山军,傲然道:“小贼纵有千般算计,终究不能逆天而行,泰山骑兵已苦战半日,虽然屡屡得手,马力、体力的消耗,却是无可弥补的,吾观其已是疲兵,来此冲阵不过心存侥幸罢了,就算真有什么狡计,哼哼……”

    剩下的话,他不用说的太明白,各种迹象已经表明了他的想法。

    出击的只有麹义和他的属下而已,剩下的千余亲卫原地不动。

    袁绍身边的亲卫,都是他初到渤海时招募的,厚饷勤练养出来的,忠诚度和袁家蓄养的死士差不多。再加上入主冀州后换上的精良装备,就算没有麹义。有这队兵马在,袁绍的安全也不会有多大问题。

    而现在面对的敌人。只是数百疲兵罢了,而且还是内部不怎么团结的。那些幽州人的脾气就和他们的主将一样,骄傲且固执,如果他们认定了眼前是个报仇的机会,王羽这个外人未必能压得住他们。

    毕竟袁绍就在眼前,对幽州人来说,就算把几百人的命都搭上,只要能杀死袁绍,那也值得了。

    就算敌人真的要逃跑也不要紧。步兵肯定追不上骑兵。但能把一直嚣张了这么久的王羽象撵兔子一样赶走,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出击最大的风险,其实是由先登营来承担的,如果泰山骑兵边打边跑,或者有其他的诡计,先登营肯定是很危险的。不过,既然是死士,这种危险和收益并存的计划,本来就是要当仁不让的。

    麹义是个外来户。一副臭脾气更是几乎把同僚都得罪遍了,这种时候,当然不会有人为他着想,更遑论提出挽留。

    名士们互相交换着有会于心的眼神。都紧紧的闭上了嘴巴,看着麹义用超出寻常兵马近倍的速度集结了兵马,呐喊着冲向了环绕周围的那片烟尘之中。

    因为主将们的争执。构成泰山军的两部分士兵正处于无所适从的状态。

    骑杂色战马的泰山嫡系都勒住了马,聚集在那个黑马骑士的身后;硕果仅存的白马义从则发泄似的继续来回奔跑着。虽然没人冒险靠近冀州军阵对射。但时不时的就会有几支羽箭从烟尘中飞出,划过漫长的距离。最后,有气无力的落在两军之间的旷野上,溅起一缕尘埃。

    在强敌面前内讧,是比轻敌还严重的错误,这一点,在麹义率军展开追击的那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退,快退!”那个年轻且熟悉的声音再次响彻了战场,却没了从前那股子豪迈无畏的味道,听起来满是惊惶和焦虑。

    那个骑白马,扛着大旗的军官似乎还有些迟疑,可回头看看即便在追击之中,依然保持着严整队列的先登营,他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选择了听命。

    泰山骑兵开始退却。

    此刻他们的阵型极为散乱,和之前气势汹汹杀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法比。接到撤退命令的时候,骑白马的人有不少还在围着敌阵打转,仓皇之间,已经来不及和本队汇合。

    距离近的,策马冲向先登营的侧翼,试图吸引追兵的注意力,为仓皇撤退的大队人马赢得时间;还有一些人向远处退却,试图迂回着与本队汇合;还有些人勒马四顾,似乎在犹豫到底何去何从。

    “哈哈哈哈,王鹏举啊王鹏举,你也有今天?”

    泰山军表现出来的狼狈模样,让袁绍心怀大畅,他指着落荒而逃的黑骑的背影,讥笑道:“吾先前还道你比公孙伯珪那个武夫强了些,现在看来,也是一路货色,只会打顺风仗罢了,一旦受了挫,却也是一个模样,可笑,可叹呐!”

    “适才泰山贼来势汹汹,我等无不心惊肉跳,若非主公指挥若定,窥破他的虚实,又岂有眼前之胜?所以,并非世人无知,亦或王鹏举浪得虚名,实是他从前没遇到如主公一般的对手罢了。”

    “公则说的极是,王贼纵横天下,从无抗手,今日连败河北名将,视沮公与的玄襄大阵如无物,气焰嚣张,不可一世。主公身边不过千余步卒,他却只能铩羽而归,何也?一是主公洪福齐天,二来,也是主公的妙计所致……”

    “元图所言,是何妙计?”郭图和逢纪平时关系一般,但在袁绍马屁这件事上,却保持着高度的默契,一捧一逗,比后世说相声的还契合。

    “首先,是攻心之计……兵法有云:不恃敌之不我攻,恃吾不可攻……其次,乃是离间之计……再次……”逢纪滔滔不绝,把能想到的赞美之词,只要沾点边,通通说了出来,说得一向喜欢这道道的袁绍都有些脸红。

    “主公,诸位,且不可大意,须防有诈。”有人拍,就有人煞风景,沮授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了过来。一句话就把逢、郭好容易营造出来的和谐气氛给破坏了。

    “公与兄,都到现在这个份儿上了。还能有什么诈?”

    郭图大是不爽,先指指远处一追一逃的两股烟尘。“就算他们真要杀个回马枪,也要先过麹将军那一关!”再向后方一指:“援军也正兼程赶过来,你说能有什么诈,莫非……”他朝周围一挥手,不屑道:“难不成你认为这些散兵游勇能威胁到主公不成?”

    “正是。”郭图说的本是反话,谁想沮授居然点了点头,指着后阵方向,语声急促的提醒道:“主公,且不可使麹将军追出太远。这些散兵,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他们正在我军后阵集结!”

    “集结?那又何惧之有?不过区区百余人罢了。”逢纪嘿然冷笑,一脸讥嘲。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若是王鹏举那个亡命徒在的话,也许还有点威胁,现在王鹏举已经……咦?”一句话没说完,他突然脸色大变。

    郭图待要相询,可看到搭档眼中的惊恐之色。他的心中也是一动。

    没错,大伙只是看到一个骑黑马的少年带队来了又去,可谁也没真正看清对方的脸。泰山军离冀州军阵最近的时候,也有一百多步。对方头上又带着盔……

    引开最具威胁的先登营,然后以百骑踏阵,这种事。别人想都未必会想,但那个王鹏举可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快!快打旗号。命令麹……”

    袁绍猛然惊醒,待要亡羊补牢时。却发现已经晚了,他的命令才喊了半句,就被阵后传来的一声大吼给打断了。

    “踏阵……”

    声音年轻且豪壮,循声看时,正见一骑黑骑穿过漫天烟尘,穿过一片闪烁的白光,手中的槊锋雪亮,身上的玄甲黑中带红。

    长槊扬起,吼声如雷!

    “无归!”

    百余壮士齐声应和,虽然只有区区百人,但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却不在上万雄师之下。

    “轰!”再下一刻,数百马蹄奏响了这场大战的最强音符,轰鸣着如同天际滚来的惊雷。

    刹那间,袁绍感觉从头到脚一片冰凉。

    千算万算,还是中计了,不是他不够小心,只是敌人的计谋太不合常理!太没把他放在眼里!

    不是么,敌人的主力引着麹义走了,留下的只有一百骑!主力尽在的时候不敢冲阵,剩下一百骑却摆出了取自己性命的架势,这不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又是什么?

    嘴里传来了一阵腥涩的味道,不知不觉中,袁绍咬破了嘴唇,可一向最注重风仪的他却恍若不觉,体察入微的一众幕僚,也无人留意。

    他的牙咬得越发用力了。

    哼!你要来,就来好了,以为自己这个四世三公的大名士真的是软柿子?

    无归?来吧,今天就让你们有来无回!

    “稳住,密集结阵!”袁绍用尽浑身力气喊了起来。

    “稳住,密集结阵!”幕僚们正茫然失措,听见喊声,赶忙齐声加以重复。

    在片刻之前,士卒们还雀跃不已的为追杀敌人的同袍呐喊助威,顺便用各种方法嘲笑那支逃跑的敌军。谁也没想到,马上就轮到自己面对威胁了。

    这个转变实在太过突然,让他们完全无法适应,哪怕听到了主公的叫喊,大部分人也有一种如坠梦中的感觉。

    在军官们的催促下,他们迷迷糊糊的拾起了武器,跌跌撞撞的挤成了一团,颤颤巍巍的将矛戈架在身前同袍的肩膀上,勉强在骑兵杀到之前,构筑起了一座拒马阵。

    仓促结成的阵势,似模似样,却并不足以达成主将的心愿。

    率先砸过来的不是奔驰的战马,而是劈头盖脸的百余支羽箭,宛如电光,带着寒意,将死亡和恐怖散布得更深、更广。

    羽箭的覆盖极为集中,直接就将拒马阵的前端砸塌了一片。

    “放箭,放箭!”

    “列阵,列阵!”

    中军传出了截然相反的两条命令,敦促士卒放箭还射的是袁绍,敦促士卒修补阵型的是沮授,士卒们下意识的听从了更具权威者的命令。

    弓箭手站定取弓。准备还射,他们挡住了少数冲向阵前。想要去修补阵型的同袍;后者试图将挡路的同袍推开,面对骑兵的冲击。除非象先登营那样作战,否则弓箭没多大用,关键还是保持阵型。

    后阵的混乱很快波及到了前阵,最前排的士兵本就惊魂未定,后阵的混乱更是加倍的动摇了他们的士气。他们前后观望着,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弱,矛锋越垂越低,然后,来自冲阵骑兵的第二波箭雨又到了……

    “挡住。挡住他们!”袁绍心中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哀鸣,他发现自己的错误了,可惜似乎有点太晚了,在士气低落的队伍中造成了混乱,还怎么可能挡得住亡命杀来的骑兵?

    “前队变后队,两翼向前包抄,后阵举矛布阵!”

    袁绍发了一道意识流的指令,沮授却有松了口气的感觉,本想着让前阵抵挡一阵。给后阵留出点时间,现在看来,前阵只能用自己的生命,而不是武器来完全这个任务了。

    他将袁绍的命令具体化的发布了出去。然后大声喝令旗手:“通报麹将军,让他设法回援!同时,让各路援军加速前进!”这样做有可能动摇士气。可除此之外,又能如何呢?眼睁睁的看着王羽将中军踏平么?

    “啊!”刚做完这一切。前阵便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第一个接触敌人的冀州兵很惨,他身上的裂口从肩膀一直延伸到小腹。红色的血浆就像水一样从裂口中喷出来。无止无休。纵马挥槊的刽子手头也不回地从他身边冲了过去,拍马杀向下一个目标。

    又是一匹白马随后经过,银光闪烁了一下,伤者惨呼声嘎然而止,失去知觉的尸体跟跄了数步,向前一扑,给马蹄扬起的尘烟上,染上了一片鲜艳的红。

    在勇不可挡的主将的带领下,骑兵们如虎入羊群,肆意猎杀自己的对手。

    发生了混乱的冀州军根本无法阻挡这种攻势,甚至连让骑兵的速度慢下来的要求都不能做到。惊惶失措的人群中瞬间被切出了数条巨大的裂缝,殷红殷红的,不断向深入延展,直到把整个阵列切成数段。

    沮授的指令很及时,他放弃了发生混乱的前阵,在前阵崩溃之前,拉着袁绍和一众幕僚退入了那座废弃的宅院,并在门前布下了一道尽可能厚重的防线。

    “杀穿他们!”王羽手中长槊横扫,将一名持着战旗的将校扫飞到半空之中,仗着强劲的膂力,带了半具尸体的长槊依然呼呼生风。他很清楚,这是一场突袭,目标唯有袁绍的性命。

    冀州的援兵都在不太远的地方,很快就能赶回来。麹义的先登营也很谨慎,在最初五百步之后,他们就放缓了脚步。所以,自己没空和杂兵们多做纠缠,也没空扩大战果,要做的只有突进,不断突进!

    “杀穿他们!”赵云和义从们齐声大喝,无视双方人数的对比,丝毫不怀疑命令的可行性,只是追在那个骄傲的身影之后。

    骑兵们的刀锋掠过敌人的脖颈,掠过他们的身躯,带起一蓬蓬血雨;

    马蹄踏过敌人的尸体,踏过破碎的战旗,将其踩得稀烂。

    “轰!”前阵转瞬间被击穿,骑兵们毫不停留,毫不犹豫,紧接着就撞在了第二道矛阵之上。

    “不想死的让路!”王羽大喝,斜压槊纂,将槊锋上的散碎肢体甩开,然后双手平推来了招拨草寻蛇,将身前的一片矛戈丛林拨到一边。

    这种蛮干的举动当然不能持久,后排的矛戈迅速前刺,试图填补这片空白。然而,他们没能成功,接踵而来的万道银光,如绵绵细雨一般,顺着王羽硬砸开的破绽吹进矛阵,快捷无比,无所不至!

    当先的几名士卒惨嚎着丢下武器,翻身而倒,荆棘丛林再次露出了无法弥补的缺口。

    前阵的士卒仓促接战,接到的命令又有些混乱,所以,士气和战意都不如后阵的高,这样的缺口本是很容易就能补上的。但王羽岂会给他们留下这样的机会?

    刚才的配合不是偶然,而是激战中形成的默契。他膂力大,先砸开缺口。然后赵云仗着枪快,将缺口扩大。然后就轮到太史慈展开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直接突击进去了。

    一路上。他们都是这么打的,正是因为有他们三个的配合,破阵才破的那么快,那么轻松。

    现在,少了个太史慈,多少有点不够力,但王羽也不在意,没了太史慈,他还有乌骓!

    “吼!吼!”如同一道黑色闪电一般。乌骓纵身扑入了敌阵,还没落地,前蹄便重重的印在了两名士卒的胸前,将其踢得喷血飞退。摇头摆尾间,后蹄顺势扬起,又将一名试图偷袭的冀州兵踹飞。

    自从跟了王羽,这匹马王之子倒有大半的时间在养尊处优,好容易得到了驰骋疆场的机会,它越战越兴奋。

    王羽有问鼎天下的目标。乌骓也有它的目标,它要超越曾经的强敌,那匹火炭一般的同类。光是在马厩里养膘,又岂能做到这件事?

    被乌骓撞散了阵势的冀州军很快就成了槊下的祭品。第一个冲上来的军官头盔被砸飞出去,脑袋与身体成直角歪在一边;另外几个试图上前围攻的士卒,还没等举起长矛。就被后续跟上来的马刀扫去了半边脑袋。

    “杀袁绍!”

    白马义从的人数大减,但气势却丝毫不逊于刚开战时。冲阵的那一刻;而袁绍的亲卫却远远不具备先登死士的勇气和战技,在白马义从疯狂的攻势下。伤亡惨重,像庄稼一样被割倒,防护最薄弱的颈甲和面甲纷纷散落,大股大股的血水向天空中狂喷。

    “拦,拦,拉下他们啊!”袁绍的声音越来越小,透着无尽的绝望。郭、逢等谋士也没了阿谀吹捧时的神采飞扬,一个个脸色灰败,如丧考妣。

    谁能想到,百余骑的冲阵,会有这般凶猛呢?连破三阵,两翼的包抄还没开始,就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作用,这,这就是骑兵真正的威力么?

    “刀山敢前……”一声惊雷般的大喝压倒了马蹄声,压倒了冀州军的满地哀鸿,傲然宣告另一支队伍的加入!

    “火海不退!”应声的人不多,听上去尚不足百人,但气魄却同样惊人,听在袁绍的耳中,也有如天籁般动听。

    “每战争先……”战号声刚响起的时候,还在几十步之外,喊到第三声,却已经到了战团边缘。

    “死不旋踵!”

    回援的先登们都是轻装,手中持的是短兵,招牌似的大橹和强弩都不知扔到了哪里去。他们没有立刻加入战团,而是一边齐声高呼战号,一边快速通过混乱的己方战阵,向废墟汇聚而来。

    “子义居然没能拖住他们?”王羽有些意外。

    之所以没带太史慈这个宝贵战力一起突阵,就是因为在突袭的同时,他需要主力部队将先登营拖住。让秦风指挥的话,狙击很可能会演变成生死决战,他也只能留太史慈压阵了。

    百忙之中,他抽空回望,看到远处战场态势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

    麹义判明形势很快,而且非常果断。发现后军遭到突袭的一刹那,他就做了决断。

    将手下将士分成数股,原地留一队人设弩阵狙击,剩下的人回援;若是骑兵仗着机动力迂回,他就再留一队狙击;而回援的主力,则是抛弃一切装备的百余轻兵。

    太史慈因为得到了王羽的叮嘱,不敢强冲,结果一绕再绕,绕到敌人最先设下的狙击阵地开始撤阵后退了,也没能追上麹义的援军。

    “算了,就这么冲进去吧,抓紧时间,还来得及!”长槊疾刺,将一名敌军挑在槊锋,然后用力甩出,王羽大呼酣战。

    没有强弩、长矛的先登营,应该不会太棘手,还有机会。

    这一次,王羽想错了,先登营打仗,最厉害的不是装备,而是他们的斗志!

    从冲阵开始,乌骓的速度,就一直没减过,直到冲到先登营临时构建的最后一道防线,那道看起来极为单薄的防线之后,马速却猛然降低。

    先登营的狙击之强,确实超出了王羽的预料,他奋起神威,左冲右突,就是无法摆脱对方的纠缠。

    一名身穿青色战甲的什长分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却抱着把刀翻滚在泥浆中,试图砍断乌骓的前蹄。另一个小兵身上被义从们接连砍了三刀。临死前张开双臂,牢牢地揪住了赵云的马尾巴。

    被逼得手忙脚乱的王羽不得不痛下杀手。长槊横扫,将一名试图扑上马鞍的敌人砍去半个身子。然后迅速提了提缰绳,心有灵犀的乌骓利落地向前跳步,躲开砍向自己前蹄的横刀,用后蹄将偷袭者连人带刀一块踢飞上半空中。

    令一名持矛的敌兵仍不死心,连人带矛向前猛扑,王羽侧开身体,让过矛锋,长槊顺势一荡。将持矛者的手腕,胸甲、小腹一并砍做两段。

    “保护主公!”赵云高声叫喊,顾不得身后的敌人,手中长枪抖出一团枪花,闪电般探进了几个拼命围攻者的咽喉。

    “荷荷!”拼命者一手用力捂住了咽喉,另一手仍然不甘的往虚空抓着、探着,仿佛仍然在与敌人搏斗着,就这样连晃几步,这才软倒。

    一把战刀带着风声砍来。王羽猛力一拨,将刀拨飞到了半空中。他沉肩坠肘,槊纂带着猛烈的呼啸声撞在了对方的胸口。对方惨叫着后退,却无法抗拒槊纂的锋锐。皮甲被刺透,五腹六脏淌了满地,但双手却死死的攥住了槊杆。

    左侧又传来一股阴寒。凭借在沙场上多年养成的直觉,王羽确信危险来临。他快速后仰。用脊背去找马鞍。一杆冷冰冰的长戈贴着他的小腹掠过,在玄甲上擦出一串电火。

    “是个高手!”王羽心中微凛。动作丝毫不慢,来不及抽出自己的长槊,他单手握住了对方的矛杆,然后一夹马腹,乌骓咆哮着转身,向来人伸出前蹄。

    “啊!”惨叫着被踢飞的却不是偷袭者,而是另外一名小兵。他在乌骓转身的同时,闪身挡在了自家主将身前,一命换一命。

    “麹义?”王羽大声喝问,能值得先登死士这样掩护的,也只有麹义这个主将了。

    “正是某家!”忠心部属惨死,麹义眼中闪过一丝黯色,可手上丝毫不缓,趁着王羽的槊纂还没拔出,抬手又是一戈:“鹏举小儿,还不受死!”

    “差得远呢!”王羽纵声长啸,一手发力回夺长槊,另一手在怀中一抹,手中已经多了一道吞吐不定寒光,闪电般在矛杆上一划,坚固的矛杆应声而折。

    “大好男儿,何苦为贼出力?”王羽顺势将刚夺回的长槊一摆,大声喝问。

    “成王败寇,谁是贼还不一定呢!”麹义虽惊不乱,脚尖一挑,挑起了一把战刀,妙至巅峰的架住这要命的一槊,顺便还高声答了一句。

    “你这人倒也有趣。”王羽微微一怔,然后摇了摇头。

    这麹义的回答倒是有趣,但却不合时宜,立下救主的大功,却不趁机表忠心,而是来了这么不伦不类的一句,这人的情商不是一般的低。

    他回望了一眼自家的队伍,随他冲阵的百名精骑,眼下已经伤亡过半。先登营的伤亡比己方更大,但却像是一座泥潭似的,死死的缠住了骑兵的马蹄。

    失去速度的骑兵,不会再有任何威胁,与其勉强拼命,还不如见好就收,没必要把兄弟们的命白白送在这里。

    至于先登营……既然他们有这么个主将,大可日后从长计议。

    “退,退出去,与子义汇合,再作打算!”判明形势,王羽更不迟疑,横槊在马前一扫,逼退敌人,扬声大喝。

    说是这么说,但骑兵们也都知道主将的意思了,这场突袭终究还是没能达到预定的效果。虽然不甘心,但骑兵们依然听从了号令,拨转马头,反向杀出。

    受了先登营的激烈,冀州军的战意已经恢复了不少,正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助战,却没想到泰山军说走就走,一时也是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扬长而去。

    先前看泰山军退走,他们欢呼雀跃,但此刻,冀州军将却只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身体都软了。心中只是庆幸:终于,结束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