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八零章 再起风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经历了这场小风波之后,军中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将为军之胆,惨败的影响开始消散,幽州众将的精气神渐渐恢复了起来。

    对王羽来说,更加令他欣喜的是,以单经为首的功勋派看过来的目光中,没了先前的提防猜疑之意,反而带了七分的敬佩和三分的亲厚。直到这一刻,王羽才算是得到幽州军真正的接纳。

    幽州众将,尤其是功勋派,是很顽固的。哪怕是经历了白日的那场大战,他们看向王羽的目光,更多的也是纯粹的敬畏,而没有亲厚的意思。

    公孙瓒让军、赠马的举动,暗示了他们,以义从残部为纽带,双方有可能不分彼此的融为一体,这才让他们重新审视起了双方的关系。

    少数心思巧的,很快就领会了公孙瓒的意思。

    合二为一这种事,短期内是不会发生的,目前,双方仍然是平等的盟友关系。不过,随着河北,乃至天下局势的变化,双方的关系也会发生变化。

    往最极端的方向考虑,如果幽州军彻底败亡,主公就可能会循着今日之例,给大伙找一条后路;反之亦然。除非双方的实力一直保持在相当接近的水准上,否则,盟约只会越来越紧密,而不是相反。

    这样患难与共的关系,比青州图谋幽州基业就容易接受得多了。在白天的激战中,也证明了王羽全无保留的为公孙瓒着想,始终冲杀在第一线,所以。单经等功勋派也没什么可不满得了,他们不再提防王羽。而是将他视为了自家人。

    气氛一融洽起来,很多事情也容易谈了。

    唯一不满的。只有太史慈。他盯着赵云,羡慕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子龙啊,你的命可真不是一般的好,你看看哥哥我,论武艺,不比你差吧?论长相,咱俩长得跟兄弟俩似的;论胆量,我也不差,但说到运气。唉,不能比啊。”从营门外,走进中军帐的路上,太史慈的嘴就没停过。

    他搂着赵云的肩膀,唉声叹气:“主公得了一支强兵,你得了一匹宝马,只有俺,一腔热忱,只落得两手空空。子龙,你说说,你得怎么补偿补偿我?”

    赵云是个正经人,哪见过这阵仗。被这个惫懒家伙缠得没法,无奈答道:“子义兄要什么只管说好了,”见太史慈眼睛猛然一亮。赵云赶忙改口补救:“须得小弟有才行,要是帮忙办事的话。须得不违道义……”

    “放心吧,某是那种没品的人么?”太史慈眉花眼笑。

    以他的豪爽脾气。光是一匹马,就算是万中无一的神驹,也不至于纠结到要为难同袍。他装神弄鬼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见赵云这么配合,他大喜过望,凑到后者耳边就是一阵嘀嘀咕咕。

    作为心腹大将,他二人就走在王羽身后不远,这番动静自然瞒不过王羽。

    太史慈知道王羽耳力好,故而声音放得极低,即便王羽凝神去听,也只听到几个类似‘一切听我指挥’‘保管没事’的字眼。

    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嗯,两大心腹相处融洽,怎么也不能说是坏事。

    王羽想了想,便释然了。太史慈虽然爱闹,但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赵云初来,弄点事情做做,也有利于他融入团队。

    进了中军帐,双方落座,公孙瓒直截了当的提起了先前的话题,他沉吟道:“贤弟,你邀去平原休整,其中的缘故,某思之再三,倒也想到了一些好处,但若要再战的话,有一事须不得不虑。”

    “大哥请直言。”

    “强弩!”公孙瓒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今日之败,某收兵的路上,便一直在反复思量。冀州军中装备的弓弩实在太多了,若不是冀州军马集结得晚,来不及操练精熟,便是不设疑阵,堂堂而战,我军恐怕也难以讨好,再战的话,此事须不得不虑。”

    轻骑兵欺软怕硬,欺负黄巾兵那样的乌合之众,可以轻轻松松就打得对方北都找不着。但对上装备精良的精锐步兵,就不大给力了。

    大战的收尾阶段,公孙瓒对冀州军变阵的方圆阵发动了猛攻,结果无论是骑射,还是冲阵,都没能取得预期中的战果。反而在弓弩的密集打击下,大幅增加了自身的伤亡。

    经历了这样一场激战,冀州兵的人数减少了,但在配合默契方面,以及士气方面,都得到了大幅的增强,实力不减反增。

    此消彼长之下,公孙瓒对再战平原的前景,非常不看好。

    “不要忘了那个麹义!”单经咬牙切齿的补充道。这场大战中,幽州这边最出彩的当然是王羽和泰山轻骑,而冀州军那边,无疑就是麹义。

    此人两度出手,第一次硬生生的顶住了三千义从的猛冲;第二次更夸张,在中军岌岌可危的情况下,顶着太史慈的追击回援,然后从王羽的刀锋下救下了袁绍,说是力挽狂澜也不为过。

    他的武艺不算太高,若是一对一,肯定不是王羽的对手,但他手下的先登死士,实在是太强了。

    “此人确实不可小觑,经此一役,袁绍势必对其委以重任。”田楷也是忧心忡忡,“一千死士都给咱们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若是由此人执掌数万大军,恐怕……”

    先登营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了,甚至还在王羽之上。毕竟王羽成名已久,世上已经没什么人敢怀疑他的勇武了,而在此战之前,麹义只是个无名之辈,就像是当日的徐荣。

    单、田二将的话,引起了一片共鸣。

    把数万兵马都操练成先登死士那种水准,应该不太可能,可如果麹义执掌了大军的权柄,练出来的兵,肯定要比从前强上一大截。

    冀州之富,沮授之谋,河北诸将之勇,再加上麹义超强的统率力,接下来的一仗,恐怕非常难打,比界桥这仗还要难上数倍!

    “大哥,众位兄长,且听羽一言。”王羽淡淡一笑,朗声道:“麹义虽强,但距当日的徐将军,还有一定差距,何况,某观其心性,他在冀州恐怕难受重用……”

    麹义应该比不上徐荣,后者擅长指挥大军团作战,而麹义最擅长的则是小规模的攻坚或防御。先登死士是全能兵种,那样的兵不可能训练出太多,只能作为尖刀部队使用。

    当然,麹义作为大军团的指挥,也未必就不行,如果他和沮授默契配合的话,未必就比徐荣差了,但他的性格注定了他不可能太受重用。

    对这一点,王羽有着切身的体会。在注重等级,官僚气氛浓厚的团队中,情商过低,蔑视规则的人,哪怕再有本事,也很难出头。送他来这个时代的那记黑枪,就是最佳的明证。

    若麹义在曹操的手下,可能需要重视,但他为之卖命的是袁绍!以袁绍那个性格,即便捏着鼻子用了此人,顶多也就是一时,不可能用人不疑的一直用下去。

    王羽不知道前世麹义的结局如何,演义小说里面,此人被赵云一枪就给挑杀了,根本没在后期的官渡大战中出现。小说的经历不足为凭,但罗贯中既然把他当个龙套写了,就说明他后来的经历可有可无,影响不了大局。

    对这么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硬拼,而是设法搞离间。能把他笼络到自己麾下最好,若是不能,也要加剧袁绍的猜忌,令其自毁长城。

    “原来如此。”幽州众将没人擅长这个,听了王羽的分析,都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如果用智取的方式,不费一兵一卒解决这个大患,甚至把他变成己方的助力,那形势就豁然开朗了。

    “贤弟已经有了成算么?”公孙瓒急问道。

    “小弟也不擅此道,”王羽摇摇头。

    别说他没想到法子,就算想到了,也不会当着幽州众将的面说,这些人习惯了直来直去,喜欢交往的也是同类人。自己若是给他们留下阴险狡诈的印象,那先前下的功夫就白费了。

    “不过,小弟的幕中,却颇有几位能人……”作为一方诸侯,这种事本来也不用王羽自己费神,这阴险狡诈的名声么,自然也不用他自己背。

    “可是有毒士之称的贾文和?”公孙瓒眼睛一亮,自问自答道:“嗯,若有他来主持此事,倒是大有成功的机会。”

    何止贾诩,还有田丰和徐庶呢,三个臭皮匠,加起来能顶个诸葛亮,这三大谋士凑在一起,商议出的计谋将是何等惊天动地?

    “大哥以主力进驻平原,可以就近牵制袁绍,让他无暇旁顾,不能迅速安定常山、河间等郡。若是能相持到秋收之际,我青州屯田有成,大哥也就不必为钱粮之事烦恼了。至于幽州,大哥若是担心,可遣一支偏师回返,稳定局势,同时招募新军。”

    王羽趁热打铁道:“至于冀州军的弓弩……大哥无须忧虑,到时自有我青州军应对,总不至让袁绍占了便宜便是。”

    “贤弟说的哪里话?”他说的豪爽,公孙瓒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当即点点头,应承道:“袁绍若来,我两家自是并肩作战,怎有让贤弟独力支撑的道理?”说着,他果断下令:“纬度,你带五千步卒进驻河间府;关主簿,你带三千步卒返回幽州……”

    除了田楷和刘备,他将其余的部将,各自遣回北方,单经去河间府,邹丹去中山,王门守常山,关靖回幽州招兵。

    如王羽所愿,一条不算坚固的战线再次拉开,正式的告知世人,河北局势还远没到尘埃落定的一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