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八七章 集思广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能行吗?”

    五月,青州刺史府内,这个句式成了流行词。

    但凡有一定身份的幕僚,闲暇时见面,略略寒暄几句之后,互相之间肯定要问上这么一句。

    “这事儿啊,还真不好说,主公行事向来天马行空,他既然说的那么笃定,也许……”出于对王羽的信心,大多数人都是半信半疑,毕竟这一年多以来,主公已经完成了那么多奇迹了,也不多这一桩。

    为了给自己的话找注脚,这些人还提出了证据:“别忘了,收降黄巾那会儿,主公可是带人从泰山顶上飞下来的!”

    “那,不一样吧?”持疑者也没那么容易被说服,“用大风筝载人,说到底,算不上多新奇的东西,关键是要胆大,我家主公最出名的不就是豪胆无双么?可现在这个……终究还是不成的吧?”

    “成不成,光靠说嘴有什么用?等东西做出来了,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不过,用纸造铠甲这种事,实在让人摸不清头绪,也不知主公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有什么可奇怪的?说起来,改良后的青州纸,不也是主公亲自制作的吗?当时幕府诸君本待以君侯的名字命名之,却被君侯推辞了,说是借助了众工匠之力,不能独居此功,故而才命名为青州纸。以主公的深谋远虑,说不定他早就……”

    “有道理。”

    类似的议论,在刺史府内随处可闻。王羽造纸甲的设想委实让众人惊讶了一番。

    无论信或不信,众人讨论的也都不是纸甲的具体情况。而是从王羽的各种事迹中推断。这是儒家观念对世俗的影响之一,一个有能力的好人。做什么事都有道理;反之,则做什么都有问题。

    这反应让王羽有些无奈。

    如果可能的话,他更愿意对研发和生产过程完全保密,然后在战场出其不意的亮出王牌,打敌人个措手不及。

    可问题是,别看他信心十足提出了纸甲的概念,但实际上,对纸甲的相关细节,他的了解不比别人多多少。所以。只能采取集思广益的方式。

    纸甲在后世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话题。

    有人把纸甲捧到了天上去,认为纸甲制作简单,又便宜,而且防御力比铁甲还高,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

    他们还举出了实例,南宋真德秀任泉州知州时,上枢密院的奏折称:“所有本寨军器都稍足备,但水军所需者纸甲。今本寨乃有铁甲百副,今当存留其半。而以五十副就本军换易纸甲。”

    用一百副铁甲换五十具纸甲,如果不是有不为人知的内情,比如这位真大人的脑子有病之类的原因的话,那只能说明。纸甲确实比铁甲强了。

    也有人对这装备不屑一顾,认为这玩意就是古代的贪官们为了从军费中上下其手,拿出来骗钱的名目。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也很符合华夏官僚的作风,更符合世人对‘纸’的认知。

    一捅就破。才是纸的特性,形容什么东西脆弱。也会说是象用纸糊的一样。拿这东西做铠甲,纯属坑爹,别说跟铁甲比,就算是皮甲,也不可能相提并论的。

    纸甲首现于唐朝中后期,风行于宋。以宋朝重文轻武近乎畸形的社会风气中,纸甲确实有可能是文人们吹捧出来的神兵利器,反正他们自己又不用披甲上阵,给武人用的东西,够便宜就行呗,结实不结实?很重要吗?

    因为各种说法繁多,又自相矛盾,王羽不是考古学家,自然也没兴趣追究到底。

    不过,当他得了蔡琰的提示,对蔡侯纸进行改良时,的确已经有了生产纸甲的想法。当时没有付诸实施,一是因为研发刚开始,纸的产量还有限;另外,他对纸甲的具体性能也没什么概念。

    现在,为了抵挡冀州军装备,尤其是远程攻击力方面的优势,他不得不将此事提上了日程。

    在具体制作之前,他先要验证纸甲的可行性。

    “大家都看见了,觉得如何?”校场上,指指面前的三个人形靶子,王羽向一众心腹问道。

    “嗯,似乎有点道理。”贾诩第一个走了上去,他一手捏着下巴,一手在靶子上来回摸索,眼睛亮亮的。

    王羽采用的试验手段是分别用铁甲、皮甲,和一叠厚纸覆盖在稻草人上,然后分别在不同的距离上,用弓箭和强弩分别射击,根据射击的结果来验证这三种甲的防御力。

    结果很有趣。

    三十步的距离上,铁甲可以抵挡普通弓箭手的弓箭射击,却挡不了太史慈这种猛将的弓箭,也抵挡不了强弩;皮甲则什么都挡不住;而那一叠纸却跟铁甲一样,挡住了普通步弓的射击。

    虽然箭矢最终还是射透了那一叠纸,但露出的那一丝锋芒,却远谈不上对纸后面的人造成伤害。

    射击距离不断向远处延伸,五十步、八十步,一百步……

    最终的结果,铁甲的性能是最好的。在五十步开外,铁甲就可以有效阻挡强弩的杀伤了;八十步之外,只要不是箭矢刚好从甲片缝隙中射进去,铁甲可以硬抗住强弩;百步外,强弩对铁甲的杀伤力近乎于无。

    皮甲的性能要差上很多,在百步以内,连削弱步弓的杀伤都做不到,更别提杀伤力强出数倍的强弩了。

    而那叠厚纸,也就是纸甲的性能则大出众人预料。其防御力虽不如铁甲,但表现出来的性能却远远胜过了皮甲,就算跟铁甲相比,也差不了太多。

    如果再考虑到造价和工期,纸甲一下就把铁甲给比下去了。纸和铁能是一个价钱吗?

    “这纸到底有何特异?居然跟铁甲一样好用?要是真能造出来,那还要铁甲干嘛啊?”太史慈也觉得很新奇。做武将的,谁都知道盔甲是好东西。

    如王羽、孙坚这样喜欢身先士卒的主将。为什么能一直活蹦乱跳的呢?武艺高是一方面,他们身上的甲好,是很关键的因素。

    徐晃的那支重步兵就是最好的明证,他们手里的斩马剑犀利,身上的甲坚固,只要体力充足,就能一直冲杀下去,无往而不利。谁都知道徐晃的重步兵为什么厉害,可却没几个诸侯能复制。不是眼光不行,只是大家都没钱,打造不起这么多盔甲罢了。

    想到全军都武装上这种跟铁甲差不多的纸甲,那种甲士如林的场景,太史慈一下激动起来,哈哈大笑:“这下袁绍要完蛋了,看他还拿什么跟咱们比,砸锅卖铁,他也拿不出上万铁甲来啊。”

    其他人也都围上来了。糜竺比太史慈还要更激动,太史慈想到的只是战场上的事,糜竺想的可比太史慈远多了。

    虽然他在王羽面前说的很有信心,但实际上。青州纸的推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现在毕竟是乱世,徐州动荡不安的局势,使得士子们对文事方面的关注大减。眼下纸用量最大的,反而是青州本身。靠的是书院和刺史府。

    有这种独家且潜力巨大的商品在手,却卖不出去。对糜竺这个豪商来说,算得上是精神和实质的双重打击了。

    现在就不要紧了,用纸造甲,造价虽然远逊于铁甲,但对纸的用量一定小不了。自己要考虑的不是做出来的纸往哪儿卖,而是能不能造出足够的纸来满足需要!

    要知道,现在可是乱世,青州更是激战的漩涡之一,要打仗,盔甲的用量还能少得了吗?这就是源源不断的销路啊!

    如果再想得远一点,等到纸甲不再为青州独家所有,普及开来,那……

    “哥,大哥?”兄弟糜芳的叫声将糜竺从遐想中唤醒,急抬头时,正好和王羽似笑非笑的眼神对视了一眼,他有些慌乱,只觉那双犀利的眼睛似乎看破了他的想法一般。

    “哦,主公,竺……”

    “子仲先生,几位……”王羽没理会糜竺那点小心思,他温和的向糜竺和糜家的那几位工匠笑了笑,问道:“对纸甲的制造,可有何想法?”

    在场的工匠有裁缝,有木匠,还有手工艺方面专精的,就是没有造纸的。他们本来也都在奇怪,造纸甲,和自己这些人有什么关系,但看过演示之后,大家都有点明白了。

    “以小老儿之见,”先说话的是那个裁缝,“这纸甲跟布甲其实差不多,如果把绸布多叠几层,其实也能挡箭。可若是遇上刀砍枪刺,可能就……”

    “连强弩都能挡,却挡不住刀砍枪刺?”太史慈大奇,插嘴打断了裁缝的话。

    “太史将军莫怪,小老儿也是猜的……”老裁缝身子往后一缩,显然听说过太史慈的凶名。

    王羽笑着递过把短刀:“试试不就知道了。”

    太史慈接过刀,当即便试验起来,几刀下去,他就窥出其中的门道了:“这是……”

    “这纸甲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不过,应个急应该没问题了。”

    在提出设想前,王羽就已经试验过了,并且有了结论。纸甲的防御力,主要在于纸可以吸纳冲击力,起到缓冲的作用。

    比如用锥子扎一本厚书,如果用力猛刺,力气小的人未必能一下刺透。而同样的一个人,若是用锥子顶着书本刺,迟早能刺破。

    纸甲的原理正是如此。

    在对远程攻击的防御上,纸甲有接近铁甲的防御力,如果近战,纸甲比皮甲也强不了多少。所以,此物的评价才会出现两极分化的情况,这东西的应用,本来就是有局限性的。

    “具体制作就有劳几位了,先做个样品出来,然后大家再一起研究,看看有没有进一步改进的余地,集思广益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