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九八章 以攻为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三哥,我且问你,从春天开始,咱们和袁绍已经大战数场,小战数十场,所为何事?”

    “还能为了啥?”张飞豹眼一翻,不假思索的叫道:“袁绍为人无耻,先是联合刘虞意图谋篡,然后不得朝廷谕旨,强占了冀州,咱们这些大汉朝的忠臣自然要收拾他,狠狠收拾!”

    他说的大义凛然,王羽肚里偷笑,张三爷果然不是真的没心眼,否则这个时候应该说:抢钱抢粮抢地盘才对。

    “三哥说的不错。”王羽点点头,又问:“那以三哥之见,怎么才算是把袁绍狠狠收拾过了呢?”

    “那当然是……”张飞正端起酒樽要喝酒,下意识的就要回答,可话到嘴边,他心中忽然一动。王羽这问题看似简单,很容易回答,但仔细想想,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抢钱抢粮容易理解,把东西装到自家仓库,就算是抢到手了,不过,这抢地盘就很有学问了。一块地盘怎么才算抢到手?对此,张飞还真就没什么概念,没办法,刘备迄今为止,从来就未尝拥有过这种宝贵资源,张飞怎么会有实践经验。

    实例的话,除了袁绍强取冀州,没经过正规程序,其他诸侯的地盘,多半都是朝廷任命,地方豪强认可而来的,后一条尤其重要,所以,袁绍虽然事先没得到朝廷的谕旨,但他在冀州的统治基础依然很稳固。

    “嗯,那鹏举你说说,咱们这仗打到什么样,算是彻底打赢了?”张飞一向不喜欢做复杂的思考,他很干脆的把问题丢回给了王羽这个提问者。

    “赢的彻底,那就只能把袁绍干掉。或者彻底赶出冀州。”王羽笑一笑,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前一条比较容易实现,上次就差了一点点,结果他这次没出现,想要干掉他,就得一直打到邺城,这显然不太容易。”

    当然不容易了,从清河到邺城。途中都是袁绍的地盘。尽管前方打了败仗,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袁绍在冀州南部几个郡国的统治基础却没有动摇,要取邺城,只能步步为营的一路打过去。

    “情报显示。袁绍在苍亭、馆陶都布下了重兵,驻守馆陶的,乃是与张颌齐名的河北上将高览……”王羽用手指蘸着酒,在桌案上画了一幅简图,以示意袁绍的具体布防情况。

    袁绍终究是个枭雄,虽然身上也有世家纨绔的弱点,但在最初的慌乱过后。很快就稳住了阵脚。为了王羽的乘胜进攻,他在广平、阳平两郡构筑了一道坚固的防线,从最南面的苍亭,到馆陶。再到平恩,几个战略要隘都派遣名将,率领重兵把守。

    要通过这道防线可不容易,高览乃是与张颌齐名的大将。从张颌的表现,就能推断出高览的本事了。

    “一城一地的攻过去。就算每仗都能赢,到了邺城的时候,也剩不下几个兵了。如果放着他们不管,绕过去,那就是孤军深入了,随时可能被截断粮道,甚至陷入包围,反胜为败。”

    轻兵偷袭敌军大本营,一举致胜的战例很多,成祖朱棣靖难时就是这么干的。但具体情况得具体分析,朱棣敢这么干,是因为他在南京有内应,有人给他开城门,王羽和公孙瓒可没这个便利。

    麹义也好,张颌也好,冀州的官吏将校,能望风而降的,都已经降过了,剩下的都是立场很坚定的。这是一个崇尚忠义的时代,没人会轻易改换门庭,冀州易主到现在还不足一年,但凡有点血性的,就不会在一年内连易二主。

    眼下和历史上官渡之战的情况又不一样,官渡之战前,袁绍夺了沮授的兵权,将他和田丰一起下狱,冀州派系在幕府中能说得上话的,只剩审配硕果仅存。内忧外患之下,张颌、高览这才无奈投降。

    现在冀州战局虽然不利,但还没到彻底绝望的时候,打了败仗的是麹义、淳于琼,不是袁绍、沮授,对冀州人心不至于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而冀州也还有兵,有粮,只要守住广平、阳平的防线,就不会被王羽一口气端掉。

    最关键的是,目前,冀州内部相当稳定,外来派还没能压倒冀州派,实权大部分都掌握在冀州派手里面。

    所以,张颌、高览这些冀州名将都选择死战到底。

    至于邺城内部,会不会有不安定的因素,王羽无从得知。但他很清楚,奇兵突袭邺城是一场豪赌,兵临城下的一刻,有可能给城内极大的震撼,从而产生动摇者和投靠者,作为内应,一举破城;但更大的可能是,劳师远征,孤军深入,然后顿兵于坚城之下。

    这是名副其实的豪赌,换成刚穿越那会儿,王羽可能会搏一把,但现在,他的家业不小了,犯不上为了这么可怜的成功率拼上老命。

    张飞一边点头,一边砸吧嘴,也不知他是在咂舌,还是心疼王羽拿来画图的酒,等王羽说完,他突然问道:“张燕呢?黑山贼出动了十万大军,攻下邯郸后,袁绍还能这么沉得住气?”

    “别提他了。”王羽没好气的撇撇嘴:“他发动的实在太不是时候了,要不是他这么一搞,袁绍根本就不会摆这个乌龟阵,说不定他还会亲率大军来反攻呢!现在好了,他们把袁绍给吓住了,自己又攻不下邯郸,还不如待在山上,给大家都留点念想呢。”

    张燕的大举进攻,根本不在王羽的预期之中。倒不是王羽看不上张燕这支力量,收编黄巾,他有先天的优势,张燕的部众至少也有好几十万,这么多人口,本身就是巨大的财富了,王羽怎么可能嫌弃呢?

    不过,张燕发动的确实不是时候,他的部队既然也是黄巾出身,优缺点八成就一样。黄巾军的攻坚能力,那可不是一般的渣。

    邯郸守将尹楷倒不是什么名将。但邯郸城乃是赵国故都,墙高池深,城防坚固得很,只要有数千敢战之士坚守,十万黄巾就只有望而兴叹的份儿了。

    黑山军的机动力也不咋样,黄巾军的兵民不分家,大军出动的时候,经常都是扶老携幼的,攻不下邯郸城。保障不了后路,他们就只能在邯郸周围打转。

    所以,张燕声势浩大的进攻,除了吓了袁绍一跳,把袁绍死死的钉在邺城之外。什么作用也没有,反而破坏了王羽引蛇出洞的策略。

    他分兵多处,本来就是想示敌以弱,引急于找回面子的袁绍出击呢。

    王羽总结道:“所以,除非有其他势力加入战局,打破局势,否则。擒贼先擒王是肯定行不通了。现在,咱们只能设法侵蚀袁绍的地盘,把他的势力一点一点挤出去。”

    张飞明白了:“原来如此。所以你在平原三郡颁布政令,让百姓西来就食。算作服徭役?这招倒是有点意思。”

    王羽哈哈一笑,抬手向外一指,道:“外面的田,有九成都是地方豪强的。既然他们不识时务,准备死忠于袁绍。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用他们的粮食来赈济饥民,就是最好的惩罚了,哈哈!”

    汉末农民起义时起彼伏,究其根本,主要就是贫富差距过大,豪强利用权力,疯狂的兼并土地,使得越来越多的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沦落为赤贫状态,为了生存,不得不揭竿而起。

    冀州、兖州是黄巾起义最集中的地域,镇压的也最为得力,说明这里的豪强势力相对强大,同时,土地兼并的受害者也更多。

    他们之所以不肯投降,未尝不是王羽实施的青州新政的影响。

    青州新政是倾向维护弱者的政策,与一贯奉行刑不上大夫,士庶有别的华夏传统官僚制度,有着根本性的冲突,后者注重的是维护士族的利益。

    历史上,在官渡之战前,曹操的施政和青州新政颇有些相似,但战后,为了安抚冀州的豪强,曹操不得不改弦易张,将政策恢复成了传统模式。

    王羽眼下其实也可以采取相同的做法,以改变内政,换取冀州豪强的支持,进而更快的巩固的已经占领下来的地盘。

    只可惜,王羽骨子里就不是个政客,他虽然也懂得听取意见,不会因为面子之类的东西固执己见,但原则性的东西,他不会有丝毫的让步。

    华夏几百年一盛衰轮回的命运要如何改变?

    不在内战中消耗太多人口?有用吗?

    要知道,五胡乱华的契机可不是三国,而是西晋时期八王之乱!在那场内讧中,名门司马家的翘楚们互相攻伐,输了的不肯作罢,各自引外地入侵,这才有了其后数百年的黑暗时代。光是在三国时代为中原保留元气,就能避免内讧?

    就算自己解决了司马氏的问题,在其后的一两百年中,不使王室和实力派发生内讧。但只要继续奉行传统尊士族,蔑视庶民的政策,几百年后,王朝一样会步入东汉的后尘,就像后世的唐、宋、明一样,先是内乱,进而引来外虏的觊觎,最后中原一片膻腥。

    所以,王羽打算从根子里,修正华夏文明前进的方向。

    当然,这很难,非常难!雄才大略的曹操,也没能坚持到底,很快就屈从在了现实的压力之下。

    但王羽还是要试一试,他知道自己的政略文才比曹操差了无数倍,但他也有自己的优势,他是穿越来的,多了两千年的见识!

    他的先见之明,让他更轻松的收服名将,建立班底,接纳盟友;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从容的选择最合适的根据地;一定程度上,他还可以预知敌人的选择;比在乱世中苦苦挣扎,眼前一团黑暗的其他诸侯,强得太多太多了。

    此外,他领先于时代的战术战法,也使得他打仗更容易获胜。那些超前的新技术,不但能带来纸甲这样的装备,而且还能带给他经济上的巨大收益。

    有了这么强大的金手指,对哪怕是曹操这样的英雄来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王羽手中。却未必没有实现的可能。

    王羽本来就是个不畏难的性子,试问,他怎么可能畏难退缩,退而随波逐流?

    既然冀州的豪强不肯就范,王羽也没有迁就他们的意思,干脆来了招釜底抽薪,将收买民心进行到底。袁绍若要将龟缩策略执行到底,王羽就用这招步步为营的推进,一点点的蚕食袁绍的领地。

    豪强其实就是地主。没了土地,短期内他们可能还能蹦跶几下,但时间一长,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到时候,就算王羽不招降。这些人也会恭恭敬敬的送上门来让王羽打脸。

    “当然,在最终屈服之前,他们肯定会顽抗一阵子,比如趁百姓收割的时候出城袭击之类的。”

    王羽当然不会对张飞解释这么多,他只是将驱民入境的效果解释了一下,然后指着用酒画出来的地图,笑道:“所以。马上就有仗打了,很多场仗!三哥若是有意,不妨选几个地方,小弟代伯珪兄做主。谁打下来的城,就是谁当家,如何?”

    “当真?”张飞猛地抬起头来,满是醉意的眼睛陡然一亮。王羽这招可谓高明之极。让人明知道有问题,还是会上当。成功率极高。

    躲在城中的豪强们知道联军兵少,主力还得在鄢县盯着张颌,所以,他们怎么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外来的饥民抢收他们的粮食,只能出城驱赶。

    而王羽这边,就可以派遣少量精锐隐藏在百姓之中,待城门一开,就发动逆袭。除了鄢县之外,清河郡内的其他城池中只有些郡兵,也没有什么大将,自家兄弟的千余残兵,足够夺下一城,说不定自己还可以与二哥分兵两路,同时夺城呢!

    王羽这边当然也不会闲着,盯住张颌用不了太多人,主动权在围城一方手里,张颌不可能看到点风吹草动,就全军出战。

    如果真是那样更好,青州军这边除了步卒,还有二百具装铁骑和八百轻骑,机动力远在守军之上,张颌贸然全军出战,只会方便王羽尽快拔除掉这根钉子罢了。

    至于说,某些地方守护不周,清河豪强突袭成功,那也不要紧,百姓的仇恨不会冲着王羽来的,仇恨只会加倍投向清河的豪强们。民心,会对青州越来越有利,时间若是足够长,清河会彻底变成青州的领地。

    王羽微微一笑:“军机大事,自无虚言。”

    “俺明白了!”张飞揪着虬髯,喜不自胜的说道:“难怪二哥说你谋虑深远,用不着俺多操心,今天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好,就这么着,俺这就去跟大哥、二哥说,尽快选定地点,今天就随着大队一起出发!”

    说完,他一阵风似的卷出了军帐。

    “这个张三哥,还真是个急性子,也不等我把话说完……”张飞走的太快,王羽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他摇摇头道:“也罢,反正玄德公肯定会再来一趟,到时候说给他听就是了。”

    “主公,真的给他们占这么大个便宜?”太史慈忍了好半天了,自家耗费兵力围住最能打的张颌,让幽州军去捡便宜,本来就很不公平了,现在连刘备那个败军之将也有便宜捡,真是太让人憋屈了。

    “反正是别人的东西,拿来送人情不是正好么?”王羽端起酒杯,在鼻端晃了晃,笑道:“先赢不算赢,又不是打下城就能守得住,我觉得啊,袁绍没这么容易被解决掉的。”

    “这种时候了,他还能有什么后招?”太史慈不屑道。

    “难说。”王羽不置可否的摇摇头。

    在战略上,他很少轻敌,连袁术那个纯粹的二世祖,靠着家世的笼罩,都能屡败屡战,地盘、军队越来越多呢,袁绍这个历史上比袁术强大数倍的枭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解决了?

    “所以,这鄢城,咱们坚决不能攻,要留着足够的兵力应变。”

    “莫非曹操会来救援?”太史慈掰着手指一一计数起来:“嗯,河内张杨也是唯袁绍马首是瞻的……刘岱是墙头草,不过难保他不觉得唇亡齿寒……真别说,眼下的局势还真是有点棘手呢!”

    “岂止这几路?麻烦多着呢!”

    王羽云淡风轻的笑道:“所以,好处要多让给伯珪兄他们,他们越强,对咱们就越有利,如果袁绍没咱们想的那么强也不要紧,到时候某派张宁往黑山走一趟,再让人去趟河东,咱们的声势不立刻就起来了?”

    “有道理!”太史慈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能全取河北最好,取不下,占一个清河也不错,就算最终清河也占不下来,那也不要紧,反正明年春耕前,青州是安全的,这就足够了。以攻为守,为青州的发展赢得时间,这不就是咱们的初衷吗?”

    王羽呵呵笑道:“安平远了点,且不去说他,清河以及三郡的百姓,从某手中得了这么大好处,等袁绍卷土重来,还能有他们好果子吃吗?到时候他们会怎么做?能怎么做?所以说,只要撑过这个秋天,然后,就算放弃了清河也没什么要紧的。”

    太史慈的神情从开始的忿忿不平,转为惊叹,最后变成了一脸的崇拜。

    主公没被大胜冲昏头脑,思路还是这么清晰,不贪小利,又有控制局势的后手,这种控制情绪收发自如的本领,真是不可思议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